当你参加恩师退休宴时喝醉了(木兔乙女)● 排球少年乙女向● 木兔光太郎

sodasinei 2020-10-31

原作者:悄悄乱写

 

木兔乙女——当你参加恩师退休宴时喝醉了

 

预警:

1.第二人称,你叫OO,有私设

2.成年后,交往并同居的前提

3.有亲亲的描写,食用请小心,OOC致歉

 

“今晚真是打扰了,老师再见!预祝您和师母旅行愉快,好好保重身体哦!”一直好好引导你帮助你且一同受邀的几个师姐一边搀着你一边与恩师还有师母告别。

“哪里哪里,你们都是我的骄傲,退休前能聚一聚,看着你们都这么有出息我很开心!就是没想到OO这个酒量还敢替你们挡师母的酒,麻烦把她安全送到家!”恩师细心叮嘱你们,顺便埋怨地看了眼自己的妻子。

师姐们动身送你回家,“OO酱还是住在那里吧?”“Yep,同居后一直没挪窝的。”“呀,在包里翻到钥匙了,lucky!“”赶紧的,多亏OO酱帮我们挡了师母的酒,等她醒了我们再好好感谢她吧!”“没错,师母劝酒哪能不喝,真是辛苦OO酱了…”

“OO,听得到吗?”师姐先是把你搬进公寓,稍微给你解开了衣服,帮着你卸妆和护肤,喂你喝了解酒冲剂后将你挪到了床上。

“今晚谢谢你了!我们先走,改日联系!”半梦半醒间听到师姐的声音,你忙支起身子道别,“辛苦前辈们了,前辈们再见!”“好好休息!”

听到关门声后,你强打起精神走到客厅喝了杯水,回到卧室里脱下身上黏腻的衣服,换好居家服继续躺平。

大概一个小时后,木兔意料之外回到了家中。“OO酱,我回来了!”光子武器到了晚上还是元气满满,不愧是大型猫头鹰,“明天俱乐部放假一天,我们出去玩吧!就去上次你说的游乐园怎么样?我听侑侑说那里的过山车特别刺激!一起去吧嘿嘿嘿!”

“诶,OO酱人呢?没听说她今天加班呀…”放在平时,听到可以一起出去玩的消息,你不是应该立马跳起来抱住他并且询问想吃什么便当的吗?好奇怪呀今天……“都快十点了应该是在家的嘛…这个味道…是酒!OO酱你又双叒叕喝酒了吗?!”

 

说起酒来,木兔有点不开心,不对,是大大的不开心。

身为运动员的他,就算知道自己相当能喝,为了保养身体当然不会随意喝酒。而你,虽然明知自己的酒量不好,却是喜欢收集酒品尝酒的类型,美其名曰迷上了各种酒瓶的造型,甚至到了连友人出国旅游都会被拜托代购当地特色酒回来的程度。

更过分的是,你还会偶尔逗逗他,故意在他面前喝点儿,一边说着【好遗憾,光太郎选手不能享受这等美酒,那就交给我吧】,一边故作惋惜地一饮而尽。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成了你的兴趣爱好之一,虽然对光太郎的脾性琢磨得很清楚,是一直以来都保持在可以和赤苇交流心得的水准,绝大多数的时间也会很好地照顾他的小情绪,敏感地察觉任何有关他状态的风吹草动,

但就是忍不住在这种方面坏心眼欺负他,哪怕知道这么做之后,木兔要么会闹别捏消沉好一段时间,非要你求他哄他才能复原,要么会借机惩罚你,让你尝到挑衅大型猫头鹰的苦果,你还是无法停止自己这种时不时发作的贱兮兮的癖好。

“不是吧?居然把自己灌倒了?”在家转了一圈后才在卧室发现酒味很重的你,木兔有点惊讶,一直以来,你喝酒都是很有分寸控制在小酌怡情的程度,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那OO酱现在是不是很难受?我现在是不是要做点啥?明天还能一起出去玩吗?”越想越头大的木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积累了不开心和怒气呢。

“OO酱OO酱!”木兔略显幼稚地把你从被窝里拽起来,一脸难受地盯着你撒娇耍赖,“我不管我不管,你偷偷喝多了,难得明天放假想和你一起出去玩,你快看看我,说说是不是不能去了,你赔我的假期!”

 

“??光太郎?!”被聒噪的声音和来自肩膀的晃动强行从梦中拉扯出来,你有点不耐烦,试图迅速撇开他继续缩进被窝,

“欢迎回来!要不你赶紧洗澡睡觉吧,我好困…”

“哼,不要!我一点儿也不困!”感觉到了你敷衍的态度,木兔更是瞬间炸毛了,“OO酱趁我不在喝了这么多,好不容易我明天有假期想和你一起去游乐园,快说是不是该泡汤了?!”

木兔偶尔会像现在一样,意外地在不开心时逻辑清晰&表述精准,“和光太郎一起出去玩吗?”

虽然脑子有点不清醒,可还是抓到了关键词,光太郎难得的假期,还有游乐园约会,你顿时双眼放亮,“我可以我可以!”

“…可是我不想去了!”

木兔听到你的秒答反而更火大了,“啊,不是光太郎你提议的吗?”

你没意识到他在因为你不爱惜自己喝多了闹别扭,迟钝的在状况外,“谁要OO酱自己喝醉了?才不想和偷偷喝酒的人一起去游乐园约会呢!”

“哦呀哦呀,我们的光子武器怎么了嘛?”

“哼,我不和OO酱一起去了!”

“对不起嘛对不起嘛,光太郎我错了!今天和几个前辈们一起去了老师家里,是师母来劝酒的,前辈们有的家在外地,有的明天上早班,还有的家里有小宝宝,我是晚辈,家离得近,明天也休假,又还没结婚,就只好挡在她们前面了嘛…”

你试图给木兔解释喝多了的缘由,

“你这意思是前辈们都比我重要啰?!”

…居然被木兔呛到了,你顿了顿,“当然不是,我完全,一点儿,也没有那个意思…”

你突然有点儿慌了,特别是你看到木兔的眼神开始不对的时候,该不会是那个马上要来了吧?

“光太郎我真的错了,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保证明天一定早起一起出去玩。而且什么都听你的,你说,明天我们是带烤肉饭团配茉莉绿茶还是牛肉玉子烧搭原味酸奶?”

不妙啊,一想到木兔有可能真的进入消极模式,别说是明天不能出去玩,搞不好后面连着几天还会给队友们添麻烦。

你只好捏一捏额角,强忍着醉意绞尽脑汁,同时露出自己最乖顺的笑容盯着他,暗暗祈祷能迅速遏制这不妙的苗头,“明天…OO酱做照烧鸡腿饭和橙汁吧。”

木兔慢慢地把脸转向你,表情有微微松动的迹象,“已收到光太郎先生的点餐指令!请问还有别的要求吗?有的话尽管提哦!”

嗅到了转机,你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鼓掌,“…嗯……”

像是突然有了啥主意,木兔突然低下头,视线在地板和你之间飘来飘去,“我要OO酱补偿的亲亲!”

 

“啊,亲亲吗?!”听到这个要求,你也多少感到有些意外。

一直以来,你们的亲吻相对而言都很自然,在木兔手舞足蹈绘声绘色给你描述比赛多么胶着,而他的发挥多么神勇时,你会突然抱住他,攀着他厚实的肩膀,rua一把他的头发,并以亲上脸颊为一系列偷袭的结尾。

木兔也会忍不住借着你邀请他品尝刚出炉点心的机会,咬一口蛋糕后揽住你的肩膀来一个可可味的吻。好像这种明确直接的要求还真的很少见,就算是为了安抚他的情绪,也基本都是软糯的话语,示弱的表情,直白的夸奖,再奉上他喜爱的食物。

“不可以吗?“你思考的时间有点长,木兔开始担心是不是自己的要求让你为难,要被拒绝了,但是一想到是你喝多了不对在前,并且主动提供追加要求的机会,木兔立马理直气壮地追加威胁,“明明是OO酱说的,要不然我们明天就不…”

“当然可以!”你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咳…那么我们先说好,亲完后就早点睡觉,明天带着便当一起去游乐园玩,光太郎答应不答应?”“那…那是当然!”听到你的回答,木兔心里蹿起了期待的小火苗,但四目相对时猛地看到了你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直觉告诉他可能事情不会如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就这么说好了,记得一言为定哦!”你首先起身从床上晃晃悠悠站稳,引导着一直站在床边的木兔坐好,“准备好了吗?Here we go!”

说完你跨坐在木兔的腿上,双手捧起了他的脸,“左翼的木兔光太郎,在拦网上方轰出一记重扣!”

你的唇贴上了木兔的额头,“看哪!灵性地将球轻击到前排,捕捉到对方防守漏洞的木兔选手沉着得让人敬佩!”

这次是他圆圆的眼睛,“木兔光太郎!继续保持连续多场的火热手感,又是一记精准的压线直球!”

来到了左颊,从双唇传来的温度告诉你,木兔的脸已经可以煎鸡蛋啦,“出现了,压倒性的武器,木兔牌超级近网扣杀,何其刁钻的角度!”

吧唧一口,重重地在右脸宣誓主权,“无触球直接得分!王牌主攻手木兔,用直奔底线的强力跳发为BJ干脆利落拿下了比赛,欢呼声要将体育馆掀翻了!!”

最后停在木兔微微颤抖的双唇,短暂接触后,你还忍不住用舌头沿着他好看的唇形描绘了一圈。

“OK,亲亲结束了,”趁木兔脑子发热一时消化不过来的空档,你赶紧起身撤退钻回被窝里,风平浪静仿佛一切没有发生过,“光太郎你也赶紧洗澡睡觉,不要耽误明天一起去玩,晚安!”第一次做这么刺激的事情,就算是埋在被子里,你也是脸红到不行的同时心脏狂跳,却在这故作镇定把他支开。

不得不感叹,喝酒一定要把握好度的说法真是一等一的正确!

“OO酱…”愣了大概一分钟,反应过来的木兔从背后圈住侧躺的你,从肩颈处感受到的湿热的气息让你轻轻颤抖,“这么做…太犯规了吧…游乐场…嗯…过山车…我们改天再去…拜托…再…再来一次!”

你不慌不忙拉开木兔的手,转过身来直视他眼里毫不掩饰的精光,甚至眨了眨眼,不闪不躲地捏了捏他的脸,“不是说好了亲亲完就睡觉嘛,光太郎你也同意的,我喝多了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呢,不许耍赖哦!”

“可是…”没想到你早就打好了小算盘,木兔一时语塞,“OO酱还没洗澡的吧,不洗澡不可以睡哦!”

“我喝多了不方便现在洗嘛,而且明天还要早起准备便当,倒是光太郎…”你知道只差临门一脚了,笑得一脸狐狸相并毫不犹豫拿出杀手锏,“再不去洗澡,等下太晚打扰到我的美容觉,可是只好让光太郎睡!沙!发!了!呢!”

“可恶!OO酱你给我记住了!”“记着的记着呢!”望着木兔心有不甘走向浴室的背影,你躺在床上都快笑断气了,虽然木兔全程惊呆的反应让你很是开心,但一想到刚才堪称狂野的所做所为,还是为自己以后的处境默默捏了把汗,并告诫自己以后不能再在酒后这般耍木兔玩儿了。

当天晚上,你在酒精的作用下睡得十分踏实安稳,一夜无梦。可怜的木兔,却在每每要睡着时回想到你奉上的一系列亲亲,害羞得蒙着头滚来滚去。

 

第二天,不知是前辈给你的解酒药在睡梦里发挥了作用,还是一想到游乐园约会就倍感期待,起来后的你容光焕发,连洗澡和准备便当都全程哼着欢快的小曲儿。但我们的光子武器,彻夜未眠,寻着香味走到厨房问候早安时,你看着他耷拉下来的头发和可以掉到下巴的黑眼圈,一个不小心把章鱼肠煎糊了。

要问第二天后来的游乐园约会,当然,不耍赖的木兔还是和你一起去了。

至于感想,双方当都是后悔,无比后悔。

木兔这家伙因为睡眠不足直接进入消极模式,对以前都会拉着你至少坐三圈的过山车跳楼机等等设施完全无视,直奔摩天轮,表示要你乖乖当膝枕好好睡一觉,碰到认出他的漂亮球迷小姐姐也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你都开始脑补名为《论前木兔球迷爬墙支持佐久早选手的可行性分析报告》的三千字小论文了。

而你,为了哄他让他振作精神,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走投无路给木兔所有枭谷的前队友和经理打了求助电话,还是不见任何成效,只好忍痛和你心心念念的过山车们say bye,拖着颓丧的大型猫头鹰早早踏上归家路。

回到家里,身心俱疲的你已经失去了要好好给木兔做大餐的念想,还没来得及问木兔饿不饿,能不能让你偷懒拌一碗沙拉就好,突然来劲大型猛禽就盯上了你,无视你的撒娇和哀求,天还没黑就把你拖进了卧室。你,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怕不是史上最迅速的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第三天,BJ的官方ins发布了选手们新赛季的备战情况,特别提到木兔在练习时发挥了120%的实力,嘿嘿嘿的笑声回荡在场馆里久久不散,还连带着BJ全员都自主加练了一个小时,Foster教练表示,对赢得下周的比赛充满信心。

而你,在领导那谎称自己生病,无端用掉一天宝贵的带薪假后,打起精神给赤苇发了消息,请他帮忙将官方消息转发给昨天被你求助的朋友们,顺便在网上下单了好几件贼贵的高领毛衣,当然,费用从那个猫头鹰混蛋的零花钱里扣除。

 

End

 

碎碎念:

有请三号下手对象木兔光太郎。

今天也是一片丹心喝醉梗。

他真的很神奇,写着写着就忍不住开始搞笑了,见谅!我永远喜欢木兔光太郎!

元宵节快乐!保持好心情继续宅着!

 

排球——三月至 ● 排球少年● 及川彻● ●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宫侑●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三月至【及川//黑尾/赤苇/宫侑/牛岛】 把二月底的不开心就留在二月吧,为失去的难过,也要为拥有的放歌! 四时最好是三月,一去不回唯少年。 预警:用上与“三月...
排球——关于忙 ● 排球少年● 月岛萤● 赤苇京治● ● 及川彻● 牛岛若利● 宫侑
给组长汇报情况,顺手回的消息。【谢谢的关心,今天情况不是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早点休息,晚安!】 “OO酱可能通宵吗?”看着窗外丝毫不见停止迹象的大雨,开始为担心,“不...
排球——Play It Cool ● 排球少年● 宫侑● 黑尾铁朗● ● 赤苇京治● 佐久早圣臣
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主动道出最近的困惑,坦白直言希望前辈指出的错误,不要再变得不像自己,早日恢复平时的开朗健气。 的脸上表情错杂,正默默为自己的冲动捏把汗之,胳膊被突然拉着大力...
排球——去海边呀去海边 ● 排球少年● 赤苇京治● ● 牛岛若利● 黑尾铁朗● 及川彻● 宫侑● 二口坚治● 岩泉一
救生衣,只是愣一瞬,心里并没有慌张。 “OO酱在哪里?”先一步被老板捞起来的面色惊慌,四处搜寻的身影,“OO酱!” “没事吧?”海浪有点大,发现自己被冲得有点远,一边游过去一边...
排球——唠叨 ● 排球少年● 及川彻● ● 宫侑● 牛岛若利● 佐久早圣臣●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唠叨【及川//宫侑/牛岛/佐久早/黑尾】 预警:尝试描述的是你们相处的话语模式(面对面谈话、隔屏幕发消息等),皆以交往中为前提,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
排球——壮行会之主将致辞 ● 排球少年● 牛岛若利● 黑尾铁朗● 及川彻● 赤苇京治●
的主将上台发言!大家掌声鼓励!” 把C位让给前辈,回到舞台的角落关注台上和台下的情况。还找准时机,带着一脸求夸奖的神情,眼睛暗搓搓瞟赤苇,他安静地站在前辈斜后方,脸上挂着浅...
排球——让小居室更温馨的item ●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宫侑
排球star的朋友也万不能随意对待。 回到家后,开始兴奋地给展示今天的战利品。“看!这个杯子上面刻圣诞老人,过节给装热可可好不好?右手边的盘子,用来盛厚蛋烧再好不过!这里呢,是...
排球——所谓靠衣装 ● 排球少年● 赤苇京治● ● 及川彻● 黑尾铁朗● 宫侑
安全感和信赖感,于是的衣柜里满满当当的只有休息日的衣裤,全是样式简约材质亲肤的组合,没有花多的心思考虑所谓的美感和搭配,总而言之是只要方便舒适就买。 男友对此也不甚在意,现役排球运动员先生...
排球——What's your name? ● 排球少年● 及川彻● 赤苇京治● 宫侑● ●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What's your name?【及川/赤苇/宫侑//黑尾】 预警:是吃醋的老梗,即可能威胁他地位的是哪个?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排球——宣誓主权(第二波)【宫侑//牛岛】● 排球少年● 牛岛若利
卸下确保城市道路畅通的重担,重穿高中制服,在和煦的阳光中笑着闹着,就像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年代。 “哇,照得很好看!”盯着照片,无意识夸奖道,“OO酱完全是高中生呢!” “请注意言辞!”...
排球——开车ing ● 排球少年● 牛岛若利● 赤苇京治● 及川彻● 岩泉一● 黑尾铁朗● 佐久早圣臣● 宫侑
他双颊鼓鼓地嚼着章鱼脚,还主动将音响打开的时候,看来那个120分的又回来,“这么期待的吗?” “那可不是!”知道这不方便牵手,伸长脖子靠在的肩膀上,“OO酱没听说吗,和恋人一起来...
排球——On Rainy Days ● 排球少年● 及川彻● ● 赤苇京治● 宫侑●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On Rainy Days【及川//赤苇/宫侑/黑尾】 预警:是关于下雨天的老梗,有私设,第二人称,OOC致歉。     1.及川的场合 天气预报的误报概率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