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专业组】黄阔登——我的老中医爷爷

yahuoo 2020-06-03

在咱乡下,也许是长期的口耳相传吧,男女老少都能辨识一些常见的草药,懂得一点配方疗效。遇到小伤小痛也不会惊慌失措,只需不紧不慢,提个小锄,到田边地角刨几块树根草皮敷上,或者拔几棵野花草,煎成药汤喝下去,不出几日,也就药到病除了。

而咱村的人采药用药又比别村的精到一些,因为我们村里有一位老中医——我的爷爷。河边草,水边木,该咋采,该咋用,大伙儿乐意问他,爷爷也乐意讲。有人跟爷爷开玩笑,说您老先生讲得这么耐心,大家都成医生了,不怕短了你的诊费啊。爷爷淡淡一笑,真这样,就太好了。

爷爷的医术,在我们那里小有名气。如今,他已是90高龄的耄耋老人,依然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早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了,他还是闲不住,继续拿脉问诊,十里八乡的乡亲身体有啥不舒服或者疑难杂症都愿找他瞧瞧。

爷爷在镇上开着一个小中药铺,自己坐堂,亲自抓药。我从小就爱到爷爷药铺里玩,久了,就喜欢上了那股浓浓的草药味儿,也喜欢那一层层木制的小格子,不时瞄瞄那格子上贴着的黄纸,黄纸上面用毛笔正楷写着各种药名儿:白芷、当归、藏红花、白苏子……看着一目了然,又很神秘,似乎每一个方格子里都有讲不完的故事。

柜台上放着用来压处方的大理石镇纸,还有小巧的戥子,包草药的一叠方纸和棉线等物件。柜台下的矮木桌上放着一个铸铁药臼,配着黄铜做的碓,舂起药来,那有节奏的叮当声煞是好听。爷爷抓药时,很庄重,很虔诚,全神贯注,提着戥子,称量相当精细。有时药料不过多了几根茎须或叶片儿的重量,他都要掐下来,说多了一丁点,煎出的药水药性就变了,马虎不得。 

爷爷收藏了许多老医书,大都是线装本的,《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唐本草》《本草纲目》……在药铺后的小房间摆了满满一书架。这些医书可是他的宝贝,有些还用红绸布包着,不让别人乱碰。有一回,我在一本医书里夹了几只蝴蝶,想把它们枯成标本,结果被爷爷发现了。爷爷很生气,好几天不让我去药铺,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碰那些老宝贝了。

有时候到同学家里玩,有人提起我是黄老中医的孙子时,认识爷爷的人就会立即表示出对他的感激和敬仰之情。他们都曾被爷爷看好过病。还从别人嘴里,听到不少爷爷治好疑难杂症的故事,说得最多的是爷爷治好失语症的故事。

前些年有一个外乡姑娘,复读好几年没考上大学,一时心火上涌,突然得了一种奇怪的“失语症”,急得脸红脖子粗,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她家里人带着她到处求医问药,钱没少花,效果基本没有,后来找到爷爷,爷爷开了几付“开窍药”,又给她扎了一段时间银针,结果姑娘的病完全好了,前后用了50块钱。

爷爷腿脚还算灵便的时候,不少的药都是他亲自采回亲手炮制而成的。 

以前,爷爷常到一个叫观音崖的地方采药。爷爷说,观音崖泉水清,空气好,阳光足,那里的药材是最有疗效的。虽然去观音崖需要徒步行走近两小时,他还是坚持要去那里采药。

有时,爷爷会带着我和姐姐一起去采药。天还未亮,爷爷就叫醒睡梦中的我们,一人背上一个小背篓,带着干粮就出发了。

等到我们走到目的地时,已是红日半悬。观音崖的确是个好地方,数道清泉,潺潺涓涓,灵气聚集;翠竹杆杆,修直挺拔,别有幽情;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树梢投射下来,把在草丛上滚动的露珠,映照得如同水晶般璀璨;还未消散的云雾,披着点点碎碎的阳光,犹如仙境,生在这里的花花草草,自然颇具灵性了。而行走在山路上的我们,似乎成了缥缈于山巅的采药仙人。

采草药,在我们眼里是那么有趣。记得最好采的是金银花,初夏时节,在观音崖的泉水边,山路旁,随处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它弯弯的枝条十分诗意地伸展着,盛开的金银花,黄的似金,白的似银,一阵山风吹来,所有的花儿彷佛成了少女掀起的裙摆,随风摇曳着,缕缕清香飘散空气中,沁人心脾。

也有不少草药生长在很陡峭的地方,如石斛、百合等,长在崖壁斜坡上,所以采药也是很辛苦的事,不过还是快乐多于辛苦。 采药时,整个人的身心放逐于青山绿水之间,置身于青枝绿叶中,寻寻觅觅。蓦然回首,一丛丛熟悉的透着温馨的蒲公英正在草丛中朝人微笑。低头间,一大簇开着淡黄绿色花儿的石菖蒲,近在咫尺,伸手可采。放眼望去,绿油油一大片,长得像韭菜的,是麦冬草……很快,篓中便有了艾蒿、藿香、半夏、马齿苋、菖蒲、麦冬……

等到太阳偏西时,我们已收获颇丰了。爷爷叫我们在一旁喝水,自己则开始把采得的药草分成小把捆好。也许是太早起床,也许是来时路上太兴奋,也许是一天的劳动确实辛苦,在爷爷收拣药草的时候,有一回,我竟然趴在姐姐的腿上睡着了,后来的事情,就有些朦胧了。只记得是趴在爷爷的背上,高高低低间,依稀听到远处的寺院暮钟声声,悠远绵长……

药铺没事时,爷爷会给我们讲故事,有神农尝百草呀,钱乙一味黄土救太子呀,还有李时珍亲尝曼陀罗遇险呀……每每看到他气定神闲地一番望闻听切,然后龙飞凤舞地开出药方,山头田角的野草在他手里成为救人的良药,便觉得爷爷成了故事中的神医了。

有时候,爷爷还在药铺帮人煎药。周末或放假时,我时常去打打下手,添添柴火,观观火候,这个“苦差”一直持续到我参军离开故乡。说是“苦差”,不是累,是因为煎药时,药罐里总要飘出阵阵药草的苦味。久而久之,这种苦味在我鼻息间成了怡人的香。在我眼里,中药香,不同于花香果香,而是混合了各种草药的气息,萃取了各种天然药物的精华,是一种厚重而质朴的风雅之气。

煎药时,我总会想起《红楼梦》中一个小小的情节,有一回贾宝玉为晴雯煮药,丫头怕药味熏了屋子, 宝玉却有一番妙语:“药气比一切的花香还香呢!神仙采药烧药,再者高人逸士采药治药,最妙的一件东西!这屋子里我正想各色都齐了,就少了药香,如今恰全了。”足见古人采药熬药确是风雅之事呢,而每当看到有人病恹恹地来找爷爷,喝了几日汤药,又两脚轻松千恩万谢地离开,我是越发喜欢这份“苦差”了。

爷爷最最反感有人说中医“不行了”。有一回我从部队休假回家探亲,向爷爷说起某些人的言论。爷爷的拐杖戳得水泥地“通通”作响,生气地说:“这些人懂不懂中医的阴阳五行、四诊八纲?懂不懂十二经络、五脏六腑、奇经八脉?认识几棵药草?会几种炮制法?根本就不懂中医的来龙去脉,怕连《本草》都从没翻过,凭啥就说中医不行了?《本草》没用了?唉,尽说外行话,数典忘祖……”自我记事以来,从没见爷爷发过这么大的火。

我的姐姐,当年采草药的小姑娘,现在,也是一所中医院的中医了。爷爷说这叫后继有人。说这话时,爷爷满脸欣慰。

家征文选登』母亲红砖房∣
许多木料,要便宜卖。母亲卖了一头猪,将木料买了回来。 为了节约钱,母亲决定修厕所用自制泥砖。母亲借了砖模子,自己挖泥做泥砖。做泥砖要在夏天火红太阳下做才成,因为必须借助炽烈太阳尽快烤干湿砖坯...
首届错那旅游征文大赛:杜鹃美醉勒布沟/(湖北)
……有些杜鹃,看似红粉之色,其实还间杂着些许不易察觉淡蓝色调,唯美梦幻。还第一次观赏到黄色杜鹃花,它们密簇枝头,像一群披着纱于风中轻盈起舞灵动美少女,格外动人。      从沟顶到谷底,各色杜鹃...
金种子喝酒讲故事有奖征文选登【009】丨武汉:让父亲喝上好酒
样子,八辈子没喝过酒哟。父亲眯缝着眼,说,你懂啥哟。平时话不多父亲,那天话匣子却关不上。还真没有见过父亲这种表情。     父亲那次絮絮叨叨半天,过后,也就不提了。     偶尔与父亲进城,...
“世界读书日”有奖征文13号/:《人生有梦书香伴》
故乡,是川南一个僻静山村。当年孩童,除了课本,平时没啥课外书可读。那些皱皱巴巴破成花卷儿样“娃娃书”(连环画),可是难得宝贝,最为抢手,我们你传借,看得津津有味。 比起只能翻来复去看那几本...
【系列词】山鬼 ● 填词
》-Rin' 演唱:碧落溪   绀账册丹砂乍遗落一笔, 辞过三途川横无际。 观重华,如锦似缎皆成昔, 罡风起,缈缈兮步履。   嶙峋层岩洪荒馈礼, 闻杜宇春晓相期。 贯幽径,偶见瘦马居客驿...
[食物语乙女向]邻居大有问题(五) #bg #桃花粥 #吉利虾 #三鲜脱骨鱼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现代微神幻pa。早夏逸事。内含 桃花粥/吉利虾/三鲜脱骨鱼。 ✧自爽产物,当他们是你邻居,普通邻居。ooc&渣文笔&第一人称,慎入。   #“这一生碌碌无为,最大...
【铁骕求衣/欲星移/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布袋戏
了一叶乌篷,那粗缆还被风带得不住轻晃。守船鳞族望见欲星移走出,远远地便俯身行礼。欲星移抬手示意免礼,铁骕求衣不禁揶揄道:“分明可以游回海境,这折腾。” “夜观星斗,今日风和日丽。想大伤初愈,正要...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布袋戏● 戮世摩罗
’?”那人反击道。 白衣人微微挑眉:“这算是认了自己是程侍郎部下了?” 那人时气结:“你——” “公子莫动气,若是艳文误判,艳文也没不许公子否认呀。” 白衣人彬彬有礼一抱拳,更是叫对方怒火直蹿。身份...
[食物语乙女向]邻居大有问题 #bg #玉麟香腰 #屠苏酒 #川味火锅 #太白鸭
? 如果是隔壁那位轮椅上年纪轻轻“中医的话,想应该是...... 汤姆和杰瑞。 是一名市医院小医生,辛辛苦苦平平淡淡地做着一个称职社畜。小锦旗也拿过不少,常常将它们视若珍宝般挂在卧室...
木叶白牙如果不死,能否成为四代火影?
,势力,关系。 实力和声望,上面几个人都不相伯仲,高也高不到哪里去。 接着看势力,事实上,论势力,其实也不相伯仲,要说谁高一点,反倒是纲手高一点,虽然千手一族没落了,但好歹爷爷和二爷爷都是曾经火影...
[食物语乙女向]邻居大有问题(二) #bg #麻婆豆腐 #诗礼银杏 #龙井虾仁 #北京烤鸭
作出一副凶巴巴样子,却由于脸上可疑红晕而没有丝毫威慑力, “你要做哈子?!那都是!……,老朋友!” 气氛尴尬了半晌。 神色凝重,目光深沉地看向他, “实不相瞒,你po……老朋友,都是...
酋对永7神器使评价 ● 永远七日之都● 永远7日之都
原作者:身心巨皮猫草 ڡ   S级: 钟鬼:缘分到了自然会找你(意思就是你这酋还是抽不到) 爱缪莎:救人36w,不爽不要玩! 濑由衣:你抽不到,怎么?不爽来打一架! 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