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乙女——你所不知的事 ● 排球少年乙女向● 黑尾铁朗● 及川彻● 赤苇京治● 月岛萤● 牛岛若利

sodasinei 2020-10-31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你所不知的事【黑尾/及川/赤苇/月岛/牛岛】

大写加粗的预警:乙女的成分可能不是很高,私设比以往多,OOC致歉

预警: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黑尾的场合(前提:你→他)

“OO同学,教导主任在放学后给我安排了其他的任务,这边,”校报社长起身在你面前放下一些资料,接着朝活动室外走去,“排球部的专访取材就交给你了!已经联系好了,就今天下午放学后,不会占用太长时间的,毕竟他们也要好好练习…”

“排…排球部?专访取材交给我?”你翻阅着社长留下的资料,深呼吸几大口,心脏依然一个劲狂跳停不下来。

不紧张就奇了怪了!在报社你向来只负责幕后的工作,从没出过采访的任务。还有更重要的,现任排球部主将,在球场上冷静灵活又老练顽强,在平日里却游刃有余时刻噙着坏笑看起来不好惹的黑尾铁朗君,是你已经暗恋了挺久的人。

表白?当然不在考虑范围内。平凡如你,只想守护自己的小心思,能够远远看着恣意挥洒汗水踏实维系比赛的黑尾君,就很满足了。

但也有一不小心满溢出来的时候吧,比如这次排球部的专访,其实是饱含私心的你提出的设想,最好的证明就是方才社长给你的资料中绝大部分是基于你收集的情报而设立的问题,你也算知道为啥这个任务会落到你身上了。

好吧,再怎么说这次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光明正大地去排球部采访,还可以超近距离看黑尾君打球,打起精神来好好完成,为自己的暗恋留一份美好的回忆也是极好的。你整理好了心情,比约好的时间更早地打开了体育馆大门。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学校报社的OO,这次是…”

“小心!”“嗷?!”

“十分抱歉,你没事吧?”你抬头发现的是近在咫尺的黑尾君,似乎还被他捏住了肩膀?“刚才我们队员真不是故意的,还请多加小心。”

“啊…没…没事…我没事!”过于刺激了吧?!大脑短路了半天,回想起来好像是自己差点被弹过来的排球砸到,黑尾君拉住你救了你?!

“真是对不起!我…我以后会注意的!”远处也传来了道歉的声音。

“哦,你是来采访的吧?”黑尾记起了之前社长提到的采访,松开你指了指场边的空地,“在那边进行可以吗?”

“采…采访?!”不是差点被球砸到的后怕,而是与暗恋对象的意外亲密接触,你并没很好地缓过来,“啊…是的!就…就开始吗?”

“要不这样吧,你先在场边休息,“明显的不在状态被黑尾看出来了,他只当是你对刚才的突发状况心有余悸,“采访的资料,作为主将的我先看看,然后再回答可以吗?”

“那…那就…拜托你了!”你一边享受着黑尾的体贴,一边埋怨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都到了这一步,面对面的问答比光盯着黑尾写问卷好多了吧。

嘿嘿,是黑尾君在排球之外认真专注的样子呢!你的视线在他的脸庞和翻阅资料的修长指节间切换,他像是在仔细地思考,写下了不少答案的样子,看来不用担心专访的篇幅了。

这一头的黑尾其实还挺意外的,长期在排球部打球的经历加上越发稳定的场上表现,他也曾接受过不少的采访,不过大多都与粗浅的介绍有关。而这次,字里行间透露的对排球的了解绝非浅尝辄止,问题也有不少是关于技战术层面的,甚至可以从中得到不少的启发。

原来校报社有这么了解排球这么了解音驹排球部的人吗?黑尾似是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地方,眼里多了几分玩味和探寻。

“请问…”黑尾神情的变化当然没被你错过,你下意识觉得是自己准备的问题出了岔子,小心翼翼地开口,“是我提的问题有什么不对吗?”

“喔,你提的问题吗?”黑尾有些惊讶地看向你,毕竟他还无法即刻将你刚才被流弹吓到的样子和手上这么精心准备的问题联系在一起。

“嗯,这次的采访是我做的提案,基本上问题都是我准备的,”你如实回答,“好像结尾处还留了我的名字。”

“OO吗?”黑尾翻到最后一页看了下你的名字,对你笑了笑,“问题都很有意思,我会好好回答的!”

看着你蹭地一下红起来的脸,又扫了扫采访的问题。OO…黑尾在心底默念你的名字,眼里多了点你看不懂的东西。

 

 

2.及川的场合(前提:同级生,普通同学)

从小和画板颜料素描本混迹在一起的你,对被请求画宣传画或板报已经非常习惯了,但这次请你为学园祭的鬼屋准备道具,还真是新鲜的体验呢。

鬼神志异的东西你不喜欢也不害怕,这几天面无表情波澜不惊地完成在同学眼里凉飕飕阴森森的道具后,班长又在众人的提议下拜托你来担任鬼屋门前的售票员。好吧,仅此一次,就帮忙帮到底,你又被说服了。

如果有人说学园祭的鬼屋很受欢迎,你一定会跳起来反驳,一天下来根本见不到几个人过来体验体验,数着记账本上寥寥无几的记录,你都快趴在面前的桌子上睡着了。

但是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鬼屋门口突然跑来一个高大清秀的少年,还差点撞上了你这简易的收银台。

“欢迎光临XX鬼屋,请问做好被吓破胆的准备了吗?”敬业的你对潜在的顾客发出邀请。

“呼,抱歉抱歉!”是跑过来的吗,面前的少年有点喘地解释,“我不是来挑战鬼屋的。”

“及川前辈人呢?”

“前辈不要逃避呀!”

“及川前辈快说实话!”

“是我做的曲奇更好吃对不对!”

“不对,明明是我的蛋挞更胜一筹!”

“真是幼稚,你们没看到…”

听到渐渐逼近的女生嘈杂的吵闹,这位少年面露复杂的神色,迅速缩到桌子底下,给了你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你看到一群女生带着不服输的神情在四处找寻着什么样子,了解了大致的情形。

她们口中的及川前辈全名及川彻,好像是2班的吧。是排球队的二传手,凭借出色的实力和华丽的外形,在女生中很有人气。你好像偶尔见过几次他满脸的笑容,很享受着被迷妹们包围的样子。

“你们是在找一个很高大的穿运动服的男生吧?”你突然的开口,让桌子下的及川紧张得抖了一下,“我看到他往前面的章鱼烧摊子跑过去了。”

“是吗?谢谢你哦!”有了好心人的提示,女生们火速赶往人头攒动小吃区,到底及川前辈最喜欢谁带的食物,一定要问个清楚。

“刚才真是多谢你了!”松了口气从桌子下出来的及川在活动筋骨,“可爱的女生们执着起来真是可怕。”

“不用客…啊不对,”你突然想到,要是刚才谎称及川进了你们班的鬼屋,岂不是可以跟那么多女生做一大笔生意,真是可惜了。不过她们真来买票,多半会发现躲在桌下的他吧。

“你说了什么吗?”及川没听清。

“我说,”不放过任何售卖门票的机会,你提出要求,“想感谢我的话,到我们鬼屋来体验一下如何?”

“哈?鬼屋?”及川跟不上你跳跃的思维,“这…这没必要吧,跟你合影可以吗?”

“噗,”看来是自然地把你归为他的迷妹,居然想这么打发你,忍不住呛回去,“及川同学确实排球打得好,但我觉得花卷同学更帅气呢。”

“切,”有女生当面说他不及队友,及川的胜负欲开始燃烧,“那就去吧,及川大人就算在鬼屋也一样帅气!”

“好的,门票XX元。”计划通的你正在飞快收钱和记账。

“不对!这位…”及川看了眼你挂在胸前的姓名牌,“OO同学,你要跟我一起进去,免得你等下把(看)刚(不)才(到)的(及)女(川)生(大)都(人)叫(帅)进(气)来(的)了(样)呢(子)!”

马上今天的活动就要结束了,你拿出休业的牌子放在桌上,同这位不夸他帅就乱较劲的幼稚王一起进了鬼屋,就当确认一下自己准备的道具有多可怕吧。

和及川一同进鬼屋的经历,让你欣赏了一场表演,身边这位身高一米八往上走的及川,从一开始说让你害怕就揪住他衣角的从容,到后来缩成跟你差不多高,时不时大叫,紧紧攥住你的胳膊差点没驾着你飞奔的样子,还真是精彩的一出好戏。

对于及川来说,却是很纠结的体验,一边是对于以后再也不去鬼屋的坚定,另一边是对当时镇定的你带给他莫名的安心感这件事很不可思议。

哦对了,为了防止你泄露他在鬼屋里的怂样,及川后续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3.赤苇的场合(前提:同班普通同学)

说好的小组学习活动,中途演变成集体玩桌游,看来还是老师留的作业不够多。而且有人立马从书包里掏出道具牌,也是很厉害了。

玩的是国王游戏,官方的说法是可以增进感情,但你认为只是在目睹了彼此的囧样后默契地形成了互相心照不宣的小团体吧。

“终于!来到最后一局!终极惩罚是对视十秒,不准移开视线不准笑,OK吗?”在公布人员前,国王念出想好的惩罚方案。“可以哟!”大家一致同意。“即将酥酥麻麻对视的是5号和6号!”

“哈哈!果然又是这样,恭喜我们的5号OO酱!”随着坐在你旁边的好闺蜜确认她本人safe后下意识掀开你的牌。你默默捂住了脸撇过头,果然如星座运势提到的,今天你有大大的水逆,玩了快两个小时,接受了十之七八的惩罚,就连最后也是你收尾。

“那么6号是?”国王环视一圈,得到了答案,“诶?赤苇同学?”

大家均表示很惊讶,前面的时间里赤苇一直稳稳当当的,没有当过国王也没有被惩罚过,是得到了神眷没错吧!要不是他一直跟你们一起抽牌,几乎要被完完全全当成旁观者了。

“现在的局面,是偶然还是必然?”

“还真是神奇的展开呢。”

“最lucky和最unlucky之间宿命的相遇!”

“对对对,有那么个意思!”

“好期待赤苇同学的表现呢!”

“我说你们,”你赶紧阻止大家炸开锅的讨论,“真是不好意思让大家看腻了我接受惩罚的样子,但你们对于赤苇同学这么期待,我也是很伤心的好不好?”

“那个,”另一个主角赤苇发话了,语气似乎也没什么变化,“我和OO同学可以开始了吗?再不快点等下结束回家就要遇到晚高峰了。”

你朝可靠的赤苇竖起大拇指,他仅用一句话迅速整理了形势,不愧是排球部的指挥官以及你值得信赖的邻桌。而且你还有点隐约的开心,虽然接受了这么多惩罚,有一次过的也有翻来覆去折腾的,这次的对视是和赤苇的话,你想到他一贯沉稳淡然的样子,应该会很顺利吧。

“要开始了哦,3、2、1,go!”伴随话落,国王同学拿开了挡在你和赤苇之间的英语练习册。

这么近距离的对视还真是有点别扭,你头一回如此认真打量起赤苇,天然卷的柔顺黑发蓬松地搭在前额,往下是乍一看没有什么精神的眼瞳,但完全不会错过任何微小的情况变化,会十分细致地进行观察。

而且你了解他在各科考试时的从容应对也目睹过他在排球场上的运筹帷幄,明明是全能优秀的存在,却也能适当收敛自己的光芒,与大家很舒服地相处。比如这次,大概赤苇极有可能在心里并不赞同利用小组学习为借口来玩游戏的行为,但也能好好参与其中,不让大家扫兴,尤其令人羡慕的还有仅仅被抽中一次惩罚的运气吧。

“时间到!”计时员同学突然的声音打断了你乱飘的思绪,才意识到原本你们这是在干啥,“不愧是赤苇同学,面对惩罚的样子也是一丝不乱呢!”

“谢谢夸奖。”赤苇一脸平静地道谢。

“没错哦,”你也感叹这次和赤苇的对视完成得很顺利,“赤苇同学的表情很好,让我很平静呢!辛苦了!”

“OO你够了哦!”

“你是说除了赤苇同学,我们都很搞笑的意思吗?”

“你也不想想游戏黑洞是谁,接受了那么多惩罚的是谁?”

“别忘了我们为了配合你也是受了很多苦的…”

“我错了,请放过我吧。”面对围攻过来的吐槽,你也不知为啥自己突然成了受迫害的中心,“我只想表达托赤苇同学的福,游戏结束了,我们赶紧回家吧!”

学习小组就这样散了,大家在地铁站相互告别,选择不同的方向线路各自回家。

“谢谢赤苇同学!”你在电车到达前正式向赤苇致谢,并挥了挥手,“要一起写作业还要忍受和我们一起玩游戏,尤其是最后的惩罚,辛苦你了!那就下周学校再见哦!”

“好,”赤苇点点头,“下周见!”

怎么说呢,虽然很可能看不出来,其实赤苇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反感类似的活动,毕竟都还只是高中生,学着学着耐不住了想要玩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和同学加深了解增进友情的场合,参与进去也不是什么坏事。前面的时间看着大家很开心在玩确实挺有意思的,哦对了,最后一局和你一起的对视,想起来也是值得回味呢。赤苇很清楚你当时的走神,眼神都失焦了,但你的表情又很可爱,像是混合着开心依赖和满满的欣赏,原来他在你眼中是这样的存在吗?

好像是在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展开哦。

 

 

4.月岛的场合(前提:你→他&他→你)

难得,一向写作文堪比挤牙膏的你这次居然行云流水完成了一大篇!揉了揉酸胀的眼睛,扭一扭僵硬的手腕,才发现教室里已经没几个人了,抬眼看到黑板上的挂钟,原来是放学这么久了。想着再不快点回家就赶不上娱乐新闻,你匆匆忙忙开始收拾书包。

“OO这是打算翘掉值日直接回家吗?”冷不丁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值…值日?”你猛地回头,撞上了月岛玩味的眼神,“对不起,是我差点忘了!”

停下收拾书包的脚步,你强装淡定地走到月岛身边。这种事情居然也能忘记的吗?!你可是进贡了整整五大包棉花糖才说服好友班长给你安排的,和你暗恋的月岛同学一起值日的机会。昨晚都还紧张兮兮睡得不踏实来着,今天却因为区区的作文忘记了,不应该啊不应该。

“对不起啊月岛同学,”你诚恳地承认错误,“是我耽误时间了,我马上开始打扫!”

“哦,那些都不用了,大部分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只是这个…”月岛顿了顿,指向讲台边留下的几块字牌,“老师交代说要换上新的标语,我们把这个完成就结束了。”

“真的吗?实在是太抱歉又太感谢了!”要论什么是羞愧到无地自容的极致,参考你现在的心情就好了,“我去找梯子来,会好好辅助月岛同学的!”

“梯子已经架好了,月岛同学请!”你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给他让开一条路,“我等下把字牌递给你!”

月岛看着你严肃认真的神情,顿生无奈,不经意间都要以为你是来引导他出席某个高档的聚会了,再一次感叹自己怎么就对你这样的笨蛋上了心。

是的,不要怀疑,虽然除了他本人以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月岛对你也是抱有好感的。一开始只是觉得你有点特别,同在升学班,应该也是头脑灵活的类型,但你却很迷糊,本质上在他看来是个笨蛋吧。对某些奇怪的地方异常的关心,很敏感,极其偶尔表现出努力又不服输的样子。

刚才你专注写作文的时候也是,月岛曾经叫了你好几次,你啥也没听到的样子继续奋笔疾书,眼里闪耀着让人看不懂的光。他就这么从教室的角落里盯着你,耳机里的音符越飘越远,你散落的长发挺直的背轻咬的下唇,在光线逐渐变换的空间里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还有现在,月岛在梯子上从你手中接过字牌,看着你使劲仰起头,眼里揉杂了担忧抱歉和信赖的复杂情绪,稍有肉肉并不尖俏的下巴线条,居然觉得值日这种累人的事情也变得有趣起来。

“真是太辛苦月岛同学了!刚才我偷懒了对不起!”忙完后你再次表示感谢和抱歉,“如果方便的话,等下我请你吃草莓小蛋糕可以吗?我知道有一家甜点店做的很好吃。”

你鼓起勇气发出邀请,结合现在的时机,应该不会显得过于刻意吧。

“草莓小蛋糕吗?这个提议不错,”月岛看了眼正忐忑盯着他的你,“但还是等下次吧OO同学,排球部的练习马上要开始了。”

另一旁在排球部活动室等待月岛的山口,不禁有些奇怪,阿月这次的值日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耽误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而他也不会知道,曾经在教室里无意提及发小阿月喜欢的食物是草莓小蛋糕这件事情,也被你牢牢记在了心里。

 

 

5.牛岛的场合(前提:同级生,普通同学)

作为排球强豪学校的新生,你就算对这项运动不太了解,也听说了不少排球部的丰功伟绩风云事迹。

大家谈论得尤其多的,是和你同届的牛岛若利,他更是被视为难得一见的好苗子,教练对其寄予了厚望并加大了栽培的力度。你会特别留意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牛岛是左手主攻手,你也从小开始就是个左撇子,大概算得上是对同类的关注吧。

体育课结束后,老师抽中你留下来整理器材,当你把最后一个软垫归位好准备离开时,突然被暴力的推门声吓住了,暂时呆在器材堆里不出声。

“可恶,那个牛岛不就是个少见的左撇子吗?!”进来了几个面色阴沉的大高个,着装看起来好像是排球部的队服。“明明技术还停留在初中阶段!”

“初中第一名又怎样?长得高了不起嘛!”

“如果我左手打球的话才不会是他这个样子…”

“就是,我真的打从心底不服气!”

“首发的位置竟然被一年级小鬼抢了也太丢脸了…”

哦,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男生之间的嫉妒了吧。白鸟泽排球部整体实力强大,有能力的队员确实也很多,互相之间有竞争很正常,而且良性的竞争也可以助力整体实力的提升。但你听着他们谈论的内容和语气,怎么想也跟团结友善搭不上边吧。

“那个,前辈们好!”你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愤怒和勇气,就这么冲了出去,“刚才无意间听到了排球部前辈们的谈话抱歉了!”

几个在人后说后辈闲话的男生看到突然从器材室冒出来的你也是很诧异,还有那么短短的一瞬被你与瘦小的身板不匹配的洪亮嗓音吓到了,面面相觑,这是哪里来的小丫头?

“虽然我只是无意中听到的,但是前辈们这样谈论自己的后辈真的没问题吗?“你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前辈们都是讲道理的人,不会把你怎么样,“后辈当中出了个了不得的人才牛岛,前辈们有危机意识,不是更应该好好练习吗?难道前辈们以前也都是靠在背后议论别人得到的首发位置吗?”

“而且,请恕我直言,”就算看到了几位前辈脸上越来越不悦的神色,你不怕死的发言还在继续,“如果前辈们认为牛岛选手只是因为左撇子才厉害那就太肤浅了。虽然我不懂技术方面的事情,但是左撇子在日常生活中碰到的困难和不方便,可是比一般惯用右手的人多多了,而且不少时候还要承受别人的误解和指责。这些经历都是前辈们不会有的体验,如果在此以外还可以成长到高一刚进校就获得首发的资格,比起天赋,牛岛的努力不是更值得肯定吗!”

几乎是吼完了一大段话,你像刚跑完了八百米体测,弯着腰撑住膝盖大口大口喘气,“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呵呵!”前辈们突然笑了。“居然一个小姑娘都比我们更明事理。”

“哈哈,要说对不起的是我们了。”

“让你看到排球部前辈不好的样子抱歉了!”

“走吧走吧,赶紧训练去!”说着说着他们朝体育馆外跑去。

你看着离去的大高个前辈们几乎要腿软了,在后悔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

“OO酱,整理器材而已,你真的好慢啊!”是班长过来找你,“国文老师找我们一起去办公室开会,你快点!”

“来了来了!”你赶紧迈了几大步追上体育馆门外的班长,“老师有说是什么事情吗?”

你和班长边走边聊,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后有一个人,一个在这里默默听完前辈的闲话和你的反驳的人,他也穿着排球部的队服,而且还是你和前辈们话题里的主人公,高一左撇子主攻手牛岛若利。

 

 

碎碎念:

这次写的是有点意义不明的情况,算是在正式的loveline开展之前某些场景的解读(?)

目前卡文卡得最严重的一篇。

如果大家能觉得有意思就太好了。

 

排球——拍照 ● 排球少年● 宫侑● 木兔光太郎●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拍照【宫侑/木兔/////】   预警:突发脑洞,私设一堆,OOC致歉,长短不一,第二人称,叫OO   1.宫侑场合 跟家池面男友宫侑拍...
排球——去海边呀去海边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 宫侑● 二口坚● 岩泉一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去海边呀去海边【/木兔////宫侑/二口/岩泉】 预警:是憋到极度想去海边玩梗,有私设,有长有短,OOC致歉,第二人称,叫OO     1....
排球——开车ing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 岩泉一● ● 佐久早圣臣●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开车ing【木兔////岩泉//佐久早/宫侑】 预警:字面本意字面本意字面本意,成年后一同自驾游场面,统一前提是你们都有驾照。又是一个在家太久想...
排球——三月至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三月至【/木兔///宫侑/】 把二月底开心就留在二月吧,为失去难过,也要为拥有放歌! 四时最好是三月,一去回唯少年。 预警:用上与“三月...
排球——理想型世界杯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理想型世界杯【////木兔/宫侑】 预警:脑洞源于韩综游戏,正版玩法是两个人(同场嘉宾或照片)PK,下意识迅速作答,完全是参与者本人主观选择,一般...
排球——壮行会之主将致辞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壮行会之主将致辞【////木兔】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有长有短,第二人称,叫OO 脑洞来自于S01E14,动画根据漫画第36话增加小细节...
排球——关于忙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关于忙【//宫侑///木兔】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有长有短,第二人称,叫OO   1.场合(前提:大学毕业前,校园情侣) 从考场里...
排球——唠叨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宫侑● ● 佐久早圣臣●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唠叨【/木兔/宫侑//佐久早/】 预警:尝试描述是你们相处时话语模式(面对面谈话、隔屏幕发消息等),皆以交往中为前提,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
排球——让小居室更温馨item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让小居室更温馨item【/木兔///宫侑】   预警:时间线统一为刚决定同居后;要准备item是啥呢?有他选择&选择&共同选择。有私设...
排球——On Rainy Days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On Rainy Days【/木兔//宫侑/】 预警:是关于下雨天老梗,有私设,第二人称,OOC致歉。     1.场合 天气预报误报概率总会...
排球——所谓靠衣装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所谓靠衣装【/木兔///宫侑】 预警:是与平时穿着style不同反差场面,具体服饰表现有参考有原型,是我个人萌点(?!),下次来写反过来,也就是...
【HQ】身高差●排球少年●宫侑●佐久早圣臣●西谷夕●●男神X
原作者:妈爱吃辣   (宫侑|||佐久早||西谷|ver.)     【一】 Q:女朋友身高一米七是什么体验   【宫侑】 A:1、出门经常被夸 {好登对}  {这两个人走在一起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