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错那旅游征文大赛:杜鹃美醉勒布沟/黄阔登(湖北)

     去年,五月,藏南行。这也是我一次入藏。不辞长途颠簸之苦,一路行来,我们简直成了虔诚的朝觐者。

     从五光十色的城市来到高原地带,一时恍若隔世。对于我这个以前从未亲近过藏区的人来说,原先,它仅是一块充满神秘诱惑的梦中之地。直至踏入其域,曾在梦里千转萦回的想象,才真正变得生动具体起来。 

    “藏南明珠”错那,世外般安谧,美得像个梦。

       那日,与友徒步错那的勒布沟。

      五月的勒布沟,密树交柯、草蕨覆地、山花烂漫、鸟雀千啭、溪跃瀑展……有声,有色,有韵,勒布沟就像一副巨大的立体画卷,处处皆景,引人入胜。如果忽略不时闯入眼帘的雪山,仿若人行江南哩。

      沟间,弥漫着润湿的芬芳,在它的怀抱里,鲜氧直沁肺腑,连呼吸都成了享受。细细品味,似乎还能嗅到来自远古的气息,一种贴近大自然母亲的感觉陡然而生。

      这个时节,勒布沟最耀眼的景致,莫过于花绽淋漓的杜鹃。杜鹃是这个季节当之无愧的花之主角儿,它们伸茎抽枝、吐苞绽花的倩影,把勒布沟的春色烘托得分外明媚绮丽。

     平地生出的杜鹃,恐会少了几多摄人心魄的神韵。勒布沟的杜鹃,一簇簇,一层层,因地势而高低错落,给人一种层叠有致、蜿蜒起伏的立体美感。其神其韵,诗词千阙亦难尽喻。

      因为生长的年份不同,杜鹃树的身形大小各异。年份较轻的杜鹃,树形尚细弱,如体态轻盈的少女,羞涩里有着期待,翘望中生着含蓄,只是默默召唤懂得欣赏的人前来知晓。年份久一些的树呢,树形挺拔,颇具阳刚之气,一树繁花满枝炽然,大大方方展露傲人风采。而那些老树,铁干嶙峋,虬枝如龙,或仰卧斜伸,或横空搏击,抚云临风,千般姿态,万种顾盼。沧桑古拙的老树,花枝却丰韵万端。老树开新花,苍郁的枝干和柔美的花朵相映,脱离了娇怯模样,反而显得雍容华贵。这,便是在岁月中沉淀出的一种大气之美,观之让人油然而生敬意。

       仪态万千的杜鹃,不知为勒布沟注入了多少秀媚与灵气呢。

       从山顶到沟底,完全抛却了点线面的拘谨刻板,杜鹃们生得野趣无比,花绽恣意,富有动感。艳红的热烈欢脱,粉红的娇美可人,莹白的清雅脱俗……有些杜鹃,看似红粉之色,其实还间杂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淡蓝色调,唯美梦幻。我还第一次观赏到黄色杜鹃花,它们密簇枝头,像一群披着黄纱于风中轻盈起舞的灵动美少女,格外动人。

     从沟顶到谷底,各色杜鹃,尽情舒展芳容,亦彼此掩映陪衬,我中有我,你中有我,浓淡参差,至于谁为谁添俏,谁为谁生情,倒不须分辨了。繁复错落的花景,不拘一格,透出别样的层次和韵味,像漫不经心随意而作的山野诗赋,虽不循平仄对仗,却依然韵味十足。

      时有杜鹃花拂过脸庞,轻柔、嫩滑,一如相触婴儿细细溜溜的肌肤,让人好生柔情。细观,朵朵杜鹃,娇美得如脱尘的佳人,欲语含羞,惹人怜爱。花瓣里,细长的蕊丝儿俏皮地伸于花瓣外,宛如蝴蝶的触须一般,摇曳生姿,如似窈窕的仕女挽一缕薄纱醉舞在轻盈的云朵里,别有一番情趣。

     微风轻漾中,与翠叶黛枝相衬,“佳人”们忽而掩面轻嗔,忽而低眉浅笑,忽而眼波流转,美得让人噤声。绕花徘徊,欲赞,却一时词穷。

     不时可见精灵般的蜜蜂流连花中,须毛已粘满花粉,却久久不舍离去。这倒让我们切切羡慕起这些小精灵们来了,可以如此亲近娇美的杜鹃花,却丝毫不显唐突。

     那些被杜鹃簇拥的高大青松、杉树,似乎也收起了粗犷的性子,于花丛中,宛如一个个腼腆的“护花使者”。还有的杜鹃,花开石上,望上去,就像美人出浴留在石头上的一袭红彩衣。多美的意象哇!怪不得能让这些粗硬的山石都羞答答起来。

      且行且赏,眼前是一场延绵不断的视觉盛宴,恍惚间,人也幻化成朵朵杜鹃,俏然绽放,笑迎春风,真是无与伦比的享受。

     走呀走,不经意地举首回眸间,都能撞得一怀心醉的美。行走间,遇一大片花开红艳的杜鹃林,几无杂色。堆红叠绯,大气、丰美,无比炫目,仿佛是谁将天上红艳艳的云霞扯了来,再轻轻盖将下来。

     放眼望去,如火如荼的杜鹃花与远处逶迤连绵的雪岭遥相映衬,其梦幻之景状,何似在人间!

      在一棵高大的冷杉下,遇上一位坐在草甸上作国画的“驴友”,活泛的画笔和舒朗的眉宇,让人能感受到他心中跃动的欢欣。作品基本完成,其画线条劲细流畅,色彩浓丽。只见画上的一株杜鹃,茎横卧、枝斜伸,枝干疏密有致,花朵洇染红晕,丰腴妩媚,蕊靠着蕊,瓣贴着瓣,朵朵醉目,背景似是红云染天。我瞧见画名叫“勒布沟杜鹃天”。

     嗬,好一个“杜鹃天”,妙!想想看,千万棵杜鹃同时盛开,是怎样的繁华盛事呀!岂能不是“杜鹃天”?也只有身临这杜鹃的世界,情景交融下,才能真正理解这样的意境吧。 

      这些高原杜鹃呵,饱经风霜雨雪的洗礼,无需照料,无需灌浇,即使绽放在无人相识的茫茫野岭和峭壁绝崖,亦绝无“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幽怨。根与枝,叶与花,脉脉相连,那顽强而旺盛的生命,那傲然而灿烂的身姿,让人不得不为其赞而咏之,绘之。    

     流连美景几忘时,不觉夕阳已至。斜阳里,淡霭中,沟中的杜鹃花色似乎更浓了,从容深邃,勾人心魂,让人久久不忍离去。(作者单位:湖北空军95028部队)

『我爱我家征文选登』母亲的红砖房∣
门口,只见根母亲平时用来挑柴的扁担,被深深插在土里。母亲一手叉着腰,一手把住扁担,说了句“修房”的话。初升的太阳散发出清澈的光芒,把母亲娇小羸弱的身影长长地投射在斑驳的土墙上。 母亲好强。左邻右舍...
“世界读书日”有奖征文13号/:《人生有梦书香伴》
故乡,是川南一个僻静的山村。当年的孩童,除了课本,平时没啥课外书可读。那些皱皱巴巴破成花卷儿样的“娃娃书”(连环画),可是难得的宝贝,最为抢手,我们你传我借,看得津津有味。 比起只能翻来复去看几本...
金种子喝酒讲故事有奖征文选登【009】丨武汉:让父亲喝上好酒
。     父亲拿个小木凳,坐在屋前的香樟树下,身子半歪靠着树,对着正剁草的母亲,絮絮叨叨着,眼中流露出一种陶醉,说:“好酒,那个香哟……好酒哇,嘿嘿,今天喝了好酒!”母亲笑着说,瞧你的哇,没出息的...
【非专业组】——我的老中医爷爷
木制的小格子,不时瞄瞄格子上贴着的纸,纸上面用毛笔正楷写着各种药名儿:白芷、当归、藏红花、白苏子……看着一目了然,又很神秘,似乎每一个方格子里都有讲不完的故事。 柜台上放着用来压处方的大理石镇纸...
《亲密关系》读后感
合起来一段话就不知道说的是啥。         这本书当时不知道谁推荐买的,这次读完之后才发现可能当时买了。《亲密关系》有好几本同名本,一本的作者罗兰.米的,豆瓣评分最高9.4,另一本的作者是莎伦...
JK罗琳与她的魔法世界(日记形式脑洞文)
多(手动滑稽)! 到学校以后,邓利多教授接待了我,对我说道:“既然道隔墙向你敞开了,那么就说明这个世界很欢迎你。”随后他又递给我20个加隆——是巫师世界的一种钱币,金灿灿的!除此之外还有银西可和铜...
木叶白牙如果不死,能否成为四代火影?
彼一时的三忍实力不同做借口,我就试问一句,三忍的实力在进步,难道白牙的实力不会进步? 就你会进步,别人不会?真是奇怪,凭什么你三忍实力进步了,白牙就得原地踏步? 还有,白牙是用刀的没,但他种程度...
【dq11】妖魔军王
传奇怪,SS, 技能: 吉舞蹈:随机5回无属性舞蹈伤害+命中敌概率行动停止。 卑劣作战: 敌1体无视替身给与吉诅咒状态,下回合自身AI2动自动使用技能。(该技能不能反射,战斗中只能使用1次;被...
【罗德纹章】贤王守护队挑战
凸起的恶心石头。 悟道之书,S饰品,重量2,速度20,固有效果:合体魔法伤害+10%,用处不大,不如带书目前只对佐拉岗和巴基拉生效,有这时间还是看看书吧。。。比悟道好多了...
克苏鲁神话(一)外神篇 科普向
苏鲁的赞美、对撒托古亚的赞美、以及对不可言说其名讳的至高存在的赞美。虚空中永远飘荡着对他们的赞美,森之黑山羊将繁衍昌盛。耶!莎·尼古拉丝!孕育万千子孙的山羊!” 三原柱神之一。“森之黑山羊”它是...
父辈的水窖,东塬人
东塬是典型的黄土台塬,塬是旱塬,是干,山是光秃秃的石灰岩山。历史上一直干旱少雨,人畜饮水十分困难,种植的都是些耐旱作物,农业基本上是靠天吃饭。 以前塬上人主要吃窖水,家家都有口大小不一的水窖。每...
伊利丹是个什么样的人
感觉伊利丹本质上就是一个狠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种。 人家的思维方式很明确:我恶魔猎手,众人皆我独醒,谁妨碍我我就杀谁,我一定能彻底消灭恶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