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里面,如果雏田要学习仙术,湿骨林,妙木山,龙地洞,哪个比较好?

hinata 2020-06-04

如果雏田要想学习仙术,去湿骨林学习仙术,是可取的。

龙地洞那个地方,雏田基本上是找不到,而且也不可能拜师中期的大蛇丸,妙木山的蛤蟆们根本不会教,要问为什么,其实很简单,火影世界是典型的血统论,会有以下情节。

深作和志麻两位向大蛤蟆仙人报告:“自来也这次带回的女娃子天赋极高,瞬间便可以吸收自然能量!”

大蛤蟆仙人:“不错,不错,简直和当年的羽衣一样,如果她不是女娃,我真怀疑她是羽衣转世,等一下,白眼!超越羽衣的天赋,女娃,在我活了几千年,聚齐这些特征的女性只有一人,是!是!不好,深作,志麻,一定要想办法阻止她修炼,最好找机会把她赶出妙木山!”

在他们眼里,一切都是血脉,连天选之子也是六道血脉阿修罗转世,超越羽衣血脉的女性,当然只有羽衣他妈——大筒木辉夜,所以妙木山一定会阻止更坏的事情发生。

但是蛞蝓不一样,湿骨林的蛞蝓没见过羽衣修炼,更不知道羽衣他妈妈,所以可以放心。

龙地洞太偏,没有大蛇丸或兜,根本找不到,妙木山看到吸收速度一定会捣乱。所以最近,还是拜师纲手去湿骨林学习。

木叶白牙如果不死,能否成为四代
,而纲手又是医疗忍者。 如果排开来比较,纲手反倒是最有可能继承的位子,事实上,三代死后,也确实是纲手回来继承,但那是后话。 然后是关系,这里的关系,指的是跟上一任的关系。 ……不,其实各...
sodasinei【读书笔记】菊池宽「恩讐の彼方に」
探究竟。在他亲见,并有惊无险通过它时,他忽而起了念头,为此处的人们去除这一祸患。若事成,每年便可救三四人、十数人的生命,千百年那也就是千百万的生命,如此决意,他开始独自为凿通这一壁努力...
【食物语】由洗澡一事引发的修罗场 ●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ALL女少主● HE● 甜文
面之三鲜脱鱼,遵照预告,前来取走空桑最珍贵的宝物。” 一个戴着兜帽的银发男子乘着滑翔机向你掠来,碧绿色的眸子里含着调皮的笑意。 “阿喻!”你有些惊讶看着三鲜脱鱼。 他正将你拉上滑翔机,一道...
吞吞果实能力者如果丢到世界,将会造成无法估量的灾难
上一篇,海贼世界里最强的恶魔果实——吞吞果实 我分析过,吞吞果实的上限非常高。 世界的上限越高,能力者的上限就越高。 如果吞吞果实能力者,去了的世界,那将会是世界灾难的开始,就如同一头幼虎...
「食物语」说真的,少主不想和他们做同学(1)
,我害怕我的头发给烧没啊。   可能还会有尸首异处的命运。   “砰!”我的桌子被狠狠捶了下,力气之大到我的桌子陷下去了一个。   阿弥陀佛,你是集力量之大成者吗?   我颤颤巍巍抬起了头...
【试译·德秋声】谈已故的镜花——对手的死 #日本文学 #德秋声 #泉镜花 #翻译
好像在高等中学的考试中因为其他的学科落第,所以才没能到那里学习。过了相当久的时日,到了我也已经沉迷文学许久的时候,在一条名叫棚的大路上的一家书店里,借了一本新小说类以外的汉文书来读,镜花与店主颇有交...
[食物语乙女向]我的邻居大有问题(二) #bg #麻婆豆腐 #诗礼银杏 #龙井虾仁 #北京烤鸭
他挥袖,犹豫着说道, “我恰好得了友人赠与的井,明日……与我一道品赏罢。” 谁能拒绝?谁能拒绝??! “没问题!”   --- 说句题外话。 我打开了先生给我的盒子。 差点亮瞎了我的眼。 里面是...
【试译·国独步】星 #日本文学 #翻译
眼睛望向那远处的连,心中想起爱情与愤恨,黑发随风飘在肩上,全身沐浴着初升旭日的光芒,站在苍空中的他的身姿就如同自由的化身。 (二十九年十一月作)     原文:青空文库《星》(国独歩) 初出...
[子推燕x你]人间流浪手册 #食物语乙女向 #bg #男神x你
。   他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你说,没有啊,我很。   你顺着河边铺的一条条长走着,左手边是初秋微枯黄的小草,右手边是冰凉河水。你边踩着长走,边作漫不经心问道, “燕燕。你说,一只小船,...
【海贼王乙女】翻个牌子?(内含艾斯/治/路飞/索隆/香克斯/乔巴) ● 男神x你● 海贼王乙女向
原作者:大酱酱酱酱酱   单纯为了爽 ooc有 私设有 开了个后宫 雨露均沾就不是渣女! 内含艾斯/治/路飞/索隆/香克斯/乔巴(x) 临时的脑摸鱼了个爽 未来大概率有其他人后续     艾斯...
[食物语乙女向]我的邻居大有问题 #bg #玉麟香腰 #屠苏酒 #川味火锅 #太白鸭
。他待人总挂浅笑,却无半点虚伪掺杂,举止谈吐流露他极的修养。说他是绅士,我总觉得与他身上的隐隐骨气不符,脑内便涌上那一句‘谦谦公子温如玉’,也是我贫乏的大脑能想出的最形容。 玉先生一副上好的样...
[食物语乙女向]小年轻的蝉鸣收集录 #bg #女少主 #鬼城麻辣鸡 #诗礼银杏 #开水白菜 #东璧
那么些时间供她出神。 银杏......银杏......哎...... 渐渐她脑袋变得昏昏沉沉,眼前景象也成了鹅黄柳絮一样的模糊一片。   少主猛摇头,坐起身来拍了拍脸。 不可以,不能睡!诗老师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