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内普]霍格沃兹暗恋实录● HP乙女向● 西弗勒斯斯内普● 斯莱特林● 恋与HP

sodasinei 2020-10-31

原作者:段里

 

雪融化以后,会变成春天

 

遇见他以前,我一直喜欢的是卢修斯叔叔这样金色头发灰蓝眼睛的男人。优雅又忧郁。

 

​但故事就像我没有进心心念念的拉文克劳,穿上那件蓝色巫师袍一样,我换上了斯莱特林的墨绿色,喜欢的是黑发墨眼的斯莱特林院长。

艾达说是因为我幼年丧父,缺少了父亲的疼爱,所以才会喜欢年长的老男人。

我觉得她说的对也不对,我的确喜欢待在斯内普教授身边所感受到的安全感,但对他的感觉是我从未从其他男性长辈身上所获取的。

 

我也许不是魔药学学的最好的斯莱特林,但我绝对是最努力的那一个。

我的家族都是擅长魔咒与变形术,我也一样,在别人绞尽脑汁挥舞魔杖时,我总是可以轻松的为斯莱特林加上分数。我可以说挥舞魔杖对我来说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简单。

相比说这是一种天赋,这更像是一种传承。

但我喜欢的是魔药学教授,而不是魔咒,或者变形。

我可以努力背过课本,得到笔试高分,却没办法在单纯操作上得到哪怕是一个D

是不幸也是幸运,我成为了去地窖关禁闭最勤快的斯莱特林。

 

我隐秘的隐藏着我的小快乐,与我的心上人呼吸着同一小块空气。那是我距离他最近的时候,没有其他的闲杂人等,只有我与他。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他,所以为什么?”艾达这么问我。

为什么?

这要怎么说呢

那就从头说起吧

 

作为那一年的霍格沃兹新一届的斯莱特林小女巫,那是我第一次离家,那时候我还没有与艾达交好,每天都一个人走过长长的走廊,一阶一阶跑上移动的楼梯,从一个教室跑到另一个教室。

霍格沃兹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充满诱惑与危险。我穿梭在迷宫里,跌落再爬起,被高墙遮住了双眼。

 

一个落单的小斯莱特林,总是容易受到格兰芬多的针对。即使我用尽了我所学的所有咒语,都没能改变我带着一身恶臭离开的命运。没有人来帮助我。

也许有人经过,也许有人看到。但是没有人出面阻止。小孩子的恶意总是莫名其妙的。

 

我在路上遇到了斯内普教授,他把我带回了地窖。用魔咒清理了我身上的气味。

他当然没有安慰我,反而狠狠地讽刺了我一顿,说我为斯莱特林丢了脸。

我没说虽然我如此狼狈,但我的对手也不好过。我只是像个小鹌鹑一样听他从嘴里喷洒毒液。

从他的嘴里,我学会了很多新奇的话,我变得伶牙俐齿起来,与人吵架从不落下风。

 

家族的天赋让我的魔咒很快走在了同级同学前面,即使是二年级的小巫师也很难在魔咒上占到优势,我狠狠地教训了曾经欺负过我的人。再往后的期末考,我的成绩让我脱颖而出,我有了朋友。

这很斯莱特林,我们总会选择性有价值的朋友。

 

“看起来你们的第一次独处并不愉快。”艾达说。

 

那是他真正意义上教给我的第一课,关于如何成为一名斯莱特林。

 

我糟糕的魔药操作让我的坩埚成为了易碎品,我购买坩埚的频率甚至有些赶不上我炸掉它们的速度。

我再度炸掉坩埚然后在庞弗雷夫人处醒来时,就被院长亲自灌了魔药。

那绝对是我喝过最难喝的魔药,也是效果最好的。

他没有像以往一样长篇大论的讽刺我,只留下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他说:“如果你不是一个斯莱特林,如果你们的老院长不是魔药课的教授,你在魔药课上的糟糕表现会让你扣光你在其他课上挣到的分数。”

 

“然后你就开始疯狂学习魔药?”艾达问道。

“也不是,然后我就开始了疯狂的去地窖关禁闭的生活。”

说起来,爱去地窖的习惯,似乎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后来呢?”艾达开始感兴趣了,催促着叫我往下说。

后来……

 

后来我开始能在魔咒课上得到分数,开始是一点点鼓励分,教授总爱找各种理由给斯莱特林加分,再给格兰芬多扣分。然后禁闭关多了,我就成了魔药课的优等生。

斯内普教授说,他亲自给补习魔药,让我不要给他丢脸,然后我就真的让自己不给他丢脸。

魔药提高之后,我就成了那年考试的第一名。

“然后你就连续占据了好几年的第一名,被院长亲自开小灶,我突然不羡慕你了。”艾达评论道。

那段时间我就像他的小尾巴,肆无忌惮的跟着他,他是我最喜欢的教授。

 

那时候已经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很多人愿意跟我打招呼,大家好像都忘记了曾经对我的漠不关心,欺负了我的人也都不记得曾经对我做过的事情。

越来越多的人把我拉进他们的小团体,那说不上是一种友谊,无非是一种合作。

我不是很感兴趣,但我还是试图融入这种大众的生活。就算那让我觉得很无聊。

那时候的我或许是教授眼中的愚蠢的小巨怪。

最后我也没有放弃这种无趣。

我发现即使我们的院长再怎么不受欢迎再怎么被人说闲话,也有人愿意上赶着去巴结他。

就像我说的,那只是一种合作,并不是一种友谊,我没必要为此感到纠结。那只是浪费我的时间与精力。

他是一名标准的斯莱特林,我也学着是。

 

那时候的喜欢,还是当他是教授。

第一次意识到不同的喜欢,是一个圣诞节。我没有回家,而是选择留在学校,那一批留校的人中没有我熟悉的,吃完饭,我就一个人在学校里溜达,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地窖,地窖里没有人,只有壁炉在噼里啪啦的发出燃烧的声音。

我就沿着走廊走,一层一层的寻找他,也不是一定要找他有事,就是打发打发时间,消消食。

他在一层走廊里看雪,说起来我很少看见他在课堂以外的地方长时间停留,他连吃饭的时候都是快速的,只是短暂的停留教师席。

他好像不是喜欢孤独,只是习惯孤独。

他仍然穿着他黑色的长袍,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也许在天上看,他会是白茫茫一片中的一粒小黑点。我当时很想真的骑着扫帚上天去看一看。

听到我走近,他用那双漆黑的眼睛看向了我。

那双眼睛一点也不生动,是一点星光也没有的夜空,深邃又冷漠。

他的眼睛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他叫了我的名字。

我曾在课堂与地窖里无数次听到他的声音,我熟悉他的音色,语调与表达重点的停顿。

我的名字很好听,他的声音也很好听。

虽然他依旧是讽刺了我,但我却为此心动。

我遇见千万遍,却在某个不起眼的瞬间,在一个很寻常的细节上感受着心脏的震动。

喜欢他是一件很不浪漫的事,不管是对于他,还是对于我。

 

“这也太仓促了,只是因为叫了你的名字?”艾达不可置信的大呼小叫起来。

“也许不是因此喜欢,只是突然有了理由。他唤我的声音很好听,所以我喜欢他。”

“好吧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艾达嘟囔着翻了个身,不一会就睡着了。

有什么关系呢

总之,我爱上他了。

 

斯内普教授喜欢什么?

我不敢去问他,更不敢堂而皇之的去问别人,就拜托艾达去帮我跟画像打听。

他们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

知道的都说,他喜欢红头发绿眼睛的女孩。

她叫莉莉·伊万斯

她是小救世主的母亲,是一名格兰芬多。

喜欢上格兰芬多的斯莱特林,我已经猜到结果了。

他与我的距离,比我想象的还要远。

我突然想起了丽塔,那个红头发绿眼睛的赫奇帕奇,她的魔药也是一塌糊涂,但他似乎对她更为宽容。最起码他没有让她成为地窖的常客。

 

艾达对我说要不算了,霍格沃兹大把大把的小伙子叫我挑选,何必挂死在一棵不会开花的老树上。

可我只喜欢那一棵不开花的老树。

我在沉默中又度过了那年。

 

我没想到会在假期见到斯内普教授,还是在卢修斯叔叔的宴会上。

他依旧穿着一身黑色,只不过是从巫师袍变成了礼服。

还好我没有选择穿那件黑色的礼服,而是选择了现在这件更为活泼的蓝色。

快去邀请他跳一支舞,艾达一直在催促我。

犹豫?纠结?

怀着迷茫的心情,我去邀请了他。

我没敢看他是什么表情,我的手都有些颤抖,还好他答应了我,不然我一定会忍不住哭出来。

那太不斯莱特林了,他可能又会责备我。

他还是有些绅士与温柔的,至少他没有不耐烦的拂了他学生的面子。

在他面前我还是有面子的吧?

 

那首曲子过去的很快,我冰凉的手搭在他的身上,紧张却没有在他面前跳错一个脚步。

我真的越来越像一名真正的斯莱特林了。

那是梦一样的夜晚,太阳升起后我们都绝口不提那一场舞。

“你什么时候要向他告白呢?”艾达问

“明年吧。”我这样回答。

明年有明年的雪,有明年的他,还有明年的我。一切都是最新的。

然后也许就是明年又明年吧

我没有兑现我所说的明年

 

十七岁生日的那天我收到了一份没有署名的礼物,是我最喜欢的天蓝色包装纸。打开以后是一对圆润的珍珠耳环。

“是麻瓜的东西,看来有一位隐藏的麻瓜巫师想要追求你。”艾达语气不善,她不喜欢麻瓜,就像大多数斯莱特林一样。

没有听艾达的阻止,我把它戴上了耳朵。

我就要毕业了,万一,我是说万一,这份小礼物是我心里想的那个人送的呢。

那只霍格沃兹的公用猫头鹰永远不会给我答案,我想的那个人也不会。

我的学生时代结束了。

 

毕业后我在圣芒戈的魔咒伤害科找了工作,过上了昼夜颠倒的医生生活。忙碌真的很容易让人遗忘生活,等我缓过神来已经是圣诞节了。

离开了霍格沃兹的第一个圣诞节,我要一个人过了,而我什么也没有准备,换上常服想要随便找一家餐厅解决晚餐。

大片的雪花在空中飘着,我为自己加了好几个保暖咒才感觉身体暖和起来。

靴子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趁着四下无人,我偷偷的加重了自己的脚步,在地面留下深深地的脚印。

雪水浸入我的棉靴,脚底有了微微的湿意。

我就像自己六岁时那样自娱自乐,却有一些怅然若失。

教授现在在做什么呢?跟新来的小巨怪一起吃圣诞晚餐,还是在那条走廊看雪。

 

今年冬天的雪,好像格外的冷,我又给自己加了个保暖咒。却与另一个咒语重合,从头到脚都被暖意包裹了起来。

施咒的声音很熟悉,我却像被踩了脚的猫一样很不优雅的跳了起来。

身后是熟悉的高大身影,熟悉的黑色眼睛。

 

这次,他没有责骂我。

我却哭了。

 

激情写文,没有文笔,感谢观看,感谢包容

 

【卢】fly me to the moon● 西● LMSS● 哈利波hp● 卢修马尔福●
,加的分数可不少。 坐在软扶手椅上的,内心却不似表面那般平静。 卢修……那个茨中第一个用平等眼光看他的,他的挚友,他的……他的人,就在一周之前,离开了茨。 他知道他去了...
hp】Last Christmas #hp #HP同人 #哈利·波 #西·
。   “为什么想要西?”   “因为西很好!”   他稍微有点小开心。   “之前我被那个臭马尔福欺负的时候就是西来拯救我的!当时啊他就像一个奥曼,就是来拯救我的!!”   脸上...
HP】当你和谈恋爱后 #西· #HP同人 #哈利·波 #hp
先生和怀小姐都是抱着祝福的心态的,西只是喝多了。”   (…哥你的笑容我已经掉光血了。)   邓布利多 “(摸摸胡子)年轻真好。”   “怀?是阿尔最喜欢...
×你」红蓼小姐 #hp #hp #哈利波 #西·
要什么花,西?”   “都可以。”我思忖片刻,补充道,“最好是红蓼。”   我来到了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最先见到的是我曾经的治疗师亨德森先生。我他询问:“那位小姐呢?”   他挑眉表示疑惑,不...
hp】又是在茨被撑腰的一天● hp● 哈利波● 卢修西● 卢平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含: 西 / /卢修 /西 ▪老年组真香 点击学习骂人技巧     西 平日寂静的办公室里传出阵阵争吵声,其...
【卢】Trough out his life● 哈利波hp西● 卢修马尔福● LMSS
!” 没有人为他鼓掌,的学生从不像其余三个学院那样友好,贵族们不屑为一个头发油腻,穿着脏兮兮袍子的非纯血鼓掌。 于是西,未来的双面间谍,梅林勋章的获得者,很识相地坐在了末席。 在他...
家有娇夫初养成【西篇】 #哈利波 #hp #西 #hp
by/ 一棵草   -你×西 -教授 -又称 恋爱中的一些小属性   ①西醋王,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背着他)   当他气势汹汹地穿过人群,并且好巧不巧地发现你的身旁正站着一...
hp众人 X 你】阿尼玛 #教授 #哈利波 #hp #hp
,还是被吓到一愣一愣的。   总之你这个样子,让一不苟言笑的西轻笑一声,随后便抱住了你。   “这么怕蛇,你怎么做地窖蛇王的夫人呢”   (我在一篇hp的评论里看到过一位小姐姐的危险发言...
×你」送你一只羊毛袜 #hp #西 #hp
西。 而我的妻子,西娅•,已经变得迟钝又糊涂了。   她昨天说,就在上个周末,雷古通过壁炉她交谈,他她透露了神秘人“把灵魂切片分割”的秘密。但我猜测这是在她二十多岁的...
X你】当你逼他吃水果 #西· #hp
得作为女朋友(老婆)的身份好好管他。 你在水果店挑了几个芒果,回去茨魔法学校的路上时,才想起西不喜欢吃甜食。 你一阵懊恼,一路上一直在想怎么逼西吃芒果。 推开了地窖的门,你朝办公室里...
】知名校友 #西·教授 #HP
领域都有茨的校友,这也是每个茨学生的骄傲自豪之处。 作为院长,魔药课教授的西·教授自然要接待校友们。教授对此十分不满,听到这个决定时,怒瞪着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校长...
X你】圣诞舞会 #西·教授 #哈利波 #hp #双子 #韦
原作者:万事皆休   茨的圣诞宴会是最令讨厌的,他讨厌小巨怪们吵吵闹闹,讨厌为什么要举办宴会浪费时间,他完全可以用这一个晚上的时间炼制魔药。魔药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东西。 为什么兰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