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第十二月一日(蝙蝠侠与迷失的神明) ● 综英美● 恋与DC● DC乙女● 蝙蝠侠

sodasinei 2020-10-31

原作者:段里

 

蝙蝠侠与迷失的神明

嘘,来听谎言与真实的故事吧

无限循环日

韦恩先生找夫人之旅

 

​天凉了,昨夜的雪正是融化之际,屋子里厚重的深蓝色窗帘拉的严严实实,透不进一点光亮,也望不到外边的景色。灯开着,壁炉里是木头燃烧时的声音,空气中夹杂着木材燃烧的气味。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披散着头发赤着脚从楼梯上下来,踩着地毯走到沙发边,她站定,点燃了桌子上的蜡烛台。

然后她坐在沙发上,翻开了手边的书。

书的封面已经磨损的厉害,只能依稀辨认出几个字母。​

一切都跟昨天一样。

 

布鲁斯坐在了她对面的单人沙发上。

楼上的钟敲响了整点。

女人开口,嗓音中带着被烟熏过的哑,是很适合讲述的声音。

 

“第一篇,神明”​

 

她稳稳当当的抱着书本,垂着头,手指划过书页,压平纸张,讲述了书中的第一个故事。

故事的开头落了俗套。

她读到

 

在很久以前,有一位天上的神明。​她每天冷眼看着凡间的人类生活,嘲笑他们的愚蠢与懦弱,时不时地给某个觉得讨厌的人施加诅咒,然后看着他们为不幸命运祈求神明。

多可笑,他们视为信仰的神明并不爱世人。

她烦透了人类,却没有办法说服其他神明清除这些废物,​她的死对头格兰特对她说既然你这么想杀死人类,为什么不亲自下去动手呢,然后就将她击落到了凡尘。

 

​有一对母子把她捡回了家,简略的清理了她的伤口。

那是一个很贫穷的家庭,缺失父亲的角色,瘸了一条腿的母亲独自承担着父母的身份。他们生活在常年见不到光的老房子里。那间唯一有窗户的卧室窗破了个大洞,往里家里刮着灰尘与冷风。

已经是冬天,家里的男孩子还穿着一件薄外套,每天裹着一件破旧的毛衣出门捡瓶子。

这样的家庭收容了落难的神明。

 

神明没有觉得感激。

灰尘染脏了神明的洁白,简陋侮辱了神明的尊贵。

神明严惩了不洁的人类,离开了那个小屋子。

神不爱世人

女人合上了书,起身吹灭了蜡烛。

 

布鲁斯在床上睁开了眼睛。窗外的风击打着树枝,窗帘开着,玻璃上粘着一朵红色的绒花。

他下床,用床头柜上的手帕擦拭墙上挂着的相框,从圆的擦到方的,从小的擦到床头的大的。

其实都很干净,他每天都擦一遍。

 

做完这项工作,布鲁斯下楼到餐桌。阿福已经做好了早餐。

“早上好,布鲁斯少爷,很高兴您还记得今天上午要去公司开会。”

“早上好,阿福”布鲁斯自觉略过了开会这个话题。

“今天会下雪,出门的时候记得多穿一件衣服,不要忘记带伞”布鲁斯放下刀叉,穿上大衣换上鞋子。

“我出门一趟,不回来吃午饭了,晚上见,阿福”

“晚上见,布鲁斯少爷”

 

布鲁斯顶着风雪,推开了古堡的门。

头顶上的雪花感受到室内的温暖融化成了一粒小水珠,顺着他的鬓角滑下脸颊,留下一道水痕。

窗帘拉着,灯开着,壁炉发出火焰燃烧的声音。布鲁斯脱下带着被打湿的大衣,换掉鞋子,松了松领带,走进了客厅,楼梯上是咯吱咯吱的下楼声音。布鲁斯转头,白衣服的女人正走下最后一层楼梯,金色的长发用珍珠发夹夹在耳后,散碎的头发贴在面颊,挡住了表情。他回过头,从花瓶里摘下一片红色的花瓣握在了手心里。

布鲁斯坐在了单人沙发上,女人走向桌子,点燃了烛台,然后坐在沙发上,翻开了书。

整点的钟声响起。

女人开口了

 

“第二篇,财富”

 

离开的神明遇见了一个有钱的商人,商人穿着私人定制的衣服,戴着最名贵的手表,开着全球限量的跑车。浑身上下都透露出高贵富有。神明对他很满意,对他说可以为他带来无尽的财富。于是商人成为了她的第一个信徒。

商人为她购买了一座城堡,让自己的妻子女儿成为她的奴仆,待在她的身边侍奉她。这是贪得无厌唯利是图的一家人,他们跪在她的身前,祈求神明带给他们更多的财富,赐予更多的祝福。

神明满足了信徒的愿望,给予了无尽的金钱与荣耀。让他们拥有神明的偏爱,做受尽宠爱的神之子。

 

得到一切的人类没有满足,他们拥有了人可以拥有所有,却又想得到更多,他们又跪在神明的面前。

神明大人神明大人,我们想要拥有长长久久的生命,可以永远陪伴在您的身边。

神明拒绝了这项请求,愚蠢的凡人总是贪得无厌,居然妄想长伴神明。

被拒绝的商人偷走了神明的鞋子,她的妻子偷走了神明的腕花,他们的女儿偷走了神明的一根头发。

暴怒的神明收回了他们的祝福,重新赐予他们贫困与灾难,赤着脚离开了城堡,重新走上了人间的道路。

蜡烛重新被吹灭,在黑暗来临之前,布鲁斯最后看了一眼女人的脸。

 

布鲁斯擦干净了房间的相框,阿福已经做好了早餐。

“布鲁斯·韦恩今天不会出现在公司,阿福”布鲁斯手中的餐刀划开了盘中的煎蛋,与餐盘接触发出摩擦的声音。

“那真遗憾,老爷,我一会要出门一趟”阿福在他身边放下了一杯牛奶。

 

“今天会下雪记得带伞与厚外套,阿福,还有,今天我不在家吃午餐”

“晚上见,阿福”

“晚上见,布鲁斯少爷”

布鲁斯目送管家先生离开家,自己在庄园里慢悠悠的逛,一间房一间房的走。墙上有许多空相框。书房落了一层灰。他伸着食指拂过,留下一道长痕。

走到最后一间屋子,也是他的卧室,他拉开了窗帘,窗户上的红送花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着,窗外飘起了小雪。

 

他仰面躺在床上,坠入了雪地里。他睁开了眼睛。

布鲁斯又坐在了那个单人沙发上。

他捻着手心的花瓣,看她翻开了书,听敲响的钟声。

 

“第三篇,宿敌”

 

重新上路的神明在凡间遇到了她在天上的宿敌。格兰特一如既往的叫她厌烦,但是他们这次没有打起来。因为格兰特转生成了一名人类。

这意味着,神明不能伤害他。

格兰特抛弃了他作为神明的骄傲,选择转生为低贱的人类。他娶了一名人类女人,像个人类一样有了孩子,有了家庭。

这很愚蠢,因为他不是真正的人类,他仍然留着作为神明的记忆,却用人类的眼神看着她。好像是怜悯,好像是感叹。仿佛他过人类的生活是多么的神性,仿佛她才是那个在生死泥潭里挣扎的人类。

 

多可笑,不过百年,他的身边人就会回归尘土,而他还是那个永生的神。

这只是一场可笑的神明的堕落。

真是神明的耻辱。

他不配为神。

 

布鲁斯拦下了女人合上书的手,把人压在了沙发上,在女人愣神之际抽出了那本书。

翻了新一页,他开口读道。

 

“第四篇,伊芙琳”

 

停留凡间的神明藏起自己的名字,隐瞒自己的身份,她出生在云朵中,如今却盛开在地下的淤泥中。她冷着一颗心,途径人世的污浊,她干干净净的来,也是干干净净的淌过泥浆。

她有走过许多地方,也曾怜悯也曾责难。她看到了很多人的记忆,遇见过年轻男女的爱情。她拥抱过初生的婴儿,也为故去的老人唱过葬歌。

她不对人说再见,也从不计划着重逢。她不曾停留,她知道人的生命过于短暂,所以她保持行走,她遇见更多活着的人类。

 

神爱世人,她怜惜自己的信徒。她有了人性,有了属于人类的名字。

那是一位美丽的老妇人母亲的名字。她说神明就像她的母亲一样,是从阳光里走出来的人。

从那以后,神明有个人类的名字——伊芙琳

伊芙琳出生在人世间。

 

“第五篇…”

布鲁斯停顿了一会,怀里的女人迷茫的抬眼看着他。却碰到了一个垂落的吻。

人间吻住了他的神明。

 

“第五篇,神明与爱人”

伊芙琳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类男人。他压抑自我,投身黑暗,长期把自己浸泡在黑色的泥潭,他守护着阳光,自己却固执的把自己藏进黑暗。

他是个不讨喜的好人。

伊芙琳想帮助他,却被他拒绝了,还被被灌了一耳朵不好听的话。

伊芙琳从没见过这么难搞的人类。

 

他好像是个绝望的救赎者,用着伊芙琳眼中有些天真的手法。这种复杂让她选择停留,开始是想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搞死自己,后来想要偷偷摸摸的留住他的一条命,再后来她水到渠成的成为了他的爱人。

爱人,多奇妙的词语,第一次有人可以让她这样称呼。

 

她想要帮助迷路的旅人,却一脚踏空,跌入了他的怀里,然后被顺势抱紧。

伊芙琳尝到了做人类的甜头,才发觉做神明是怎样的孤独。她见过的所有山川河流,都抵不过爱人眼中转瞬的光芒。

神明有了偏爱的人类。

 

“第六篇,初雪”

神明算好了那一年的第一场雪,披上了人间的白纱,羽毛为饰,百鸟引路,嫁给了她的爱人。

她从生命的起始开始行走,始终走不到生命的终结。她却从来不觉得痛苦难耐,将一切划为自己习以为常的生活。直到遇见了他,才觉得自己不能再忍受一日的孤独。她真正的有了呼吸,有了悲喜,而不是作为一个局外人在世间游荡。

她有了归属,有了家。

以爱人之名,她有了自己的手心线。

很奇怪,神明陨落,却在微笑。

 

怀里的女人已经闭上了眼睛,她终于放松了紧绷的身体,软软的将头落在他的肩上。浅浅呼吸声落在他的耳边,扑在他的心脏,迸发出炽热的暖。

他知道她没有睡着,她在等他唤醒她的意识,带她走出荆棘与迷雾。

他当然会。

 

“第七篇,人间”

 

如果神明不再是神明,人间还是人间吗。

神说爱人,世间却仍然是罪恶,妥协与死亡。人间路是泥泞不堪,是人类亲手为自己铺平了路,洗净了伤口。

生活是人类自己的,神明不曾感同身受,随时准备着舍弃。

这就是神明之爱,只是神明随意撒下的一点善意。

不见得是爱,也不见得是不爱,只有人会以人类的标准强说爱意。

如果是神学会了以人的身份去爱人呢?

犯了错的究竟是自甘堕落的神明,还是引诱圣洁的人类。

只有死亡才可以平众神之愤。

 

可是神明是不死的,于是他们杀死作为人的伊芙琳,将神明流放虚假,日日夜夜的重复惩罚者为她编造的故事,颠倒着她的真实记忆,重新学习如何做一个真正的神明,如何走过光怪陆离的荒唐人间。

罪恶,阴暗,恶毒,铺天盖地的恶意自书中袭来。

人间变成了罪恶之境。

 

“第八篇,十二月一日”

 

伊芙琳穿着白色的长裙,金色的长发用一枚珍珠发夹夹在耳后,抱着一捧红色的花朝着布鲁斯走来。他们交换了吻,许下了一生的誓言。

初雪如期而至,为新婚的二人撒下第一份洁白,这是天空的贺礼。

这是神界的神花,永不凋落。一生承载着神明的记忆。我带着它走向你,从此以后,你就存在于我的记忆中。它会永远替我们指引彼此。

“新婚快乐,韦恩先生”

“新婚快乐,韦恩夫人”

 

他们成为了俗气又深情的夫妻

于十二月的第一天,第一场雪,第一次共用姓氏。

岁月漫长,他们慷慨的耗费爱情,温柔而又坚定。

 

“第九篇,回家”

 

“我等你,布鲁斯,记得带我回家”这是伊芙琳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她相信布鲁斯会带她回家,布鲁斯也终于找到了落难的神明大人。

他走进了她循环的世间,与她一起经历一世百世的虚幻。

 

故事怎么可以这样写呢?

布鲁斯终于不想再听那些神明编造的傻逼废话。

真正的故事,让我来跟你讲述吧。

布鲁斯把那本众神的谎言丢进了燃烧的炉火中。

 

“跟我离开这里吧,剩下的故事让我慢慢跟你说。”

我们还要过很多个十二月一日,还要看许多场初雪。

要我抱你吗?阿福已经做好了晚饭,在等我们回家。

 

卡了两天终于写完了,头秃

 

激情写文,没有文笔,感谢观看,感谢包容

 

蝙蝠奇遇记 ● DCDC
地上转了个圈圈,迈开腿往卧室走去。 布鲁斯十分确定自己现在是只公猫,怎么会有人给只公猫起名叫做怀特小姐! 伊芙琳:深藏功名 自从昨天醒过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只娇气宠物猫,布鲁斯就试图偷偷向蝙蝠洞...
蝙蝠小偷 ● DCDC蝙蝠
原作者:段里   财神节限时掉落黑漆漆名,先到先得。 专属小偷预警 偷蝙蝠镖上网卖店家。开黑洞偷披风把人也给拖走了故事。   这是蝙蝠这个月丢六个蝙蝠镖。这天是这个月九天。 虽然他...
蝙蝠撒娇精(亲情向)● DCDC蝙蝠● 夜翼● 迪克格雷森
运行了年。 然后他们直面了蝙蝠怒火。   温妮是整个基地唯一一个人类试验品,资料上显示她只在这里待了一个月,马上就会被转移到纽约。 蝙蝠差点被漫天恶意黑暗幻觉淹没在那个小小实验室里。 还...
蝙蝠拥有平凡● DCDC蝙蝠
原作者:段里   蝙蝠有时也会感到沮丧消沉。   每当这时他就会期盼结束夜巡回家用小甜饼做夜宵然后抱着他​妻子睡个好觉。 但他从不在面上显示出他急迫,也不​会在痛击罪犯时过于暴躁。所以他罗宾...
真实总是这样● 复联● DC ##托尼(钢铁)#布鲁斯(蝙蝠)#史蒂夫(美国队长)#克拉克(超人)#索尔(雷神)#戴安娜(神奇
。”   “对了,今天是咱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你想看看哪里风景?”   “别跟我客气,老夫老妻了。”   “好吧,天色也不早了,希望今天纪念日没让你失望。”   “晚安,甜心。”     布鲁斯(蝙蝠...
掉落夜翼视角● DC● 红头罩● 蝙蝠DC● 杰森陶德● 夜翼
皇冠。迪克很担心他会挨打。 杰森居然没有达米安进行兄弟之间交流,这不科学。他真疯了,怎么办,迪克开始犹豫这件事应该告诉蝙蝠吗?还是他知道这件事?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儿子心里健康吗? (...
今天蚊蚊人类 ● DCDC● 红头罩● 蝙蝠● 杰森陶德
出名不是什么鸽子,而是蝙蝠。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还没问出口,我同乡就被人类带走了。 我烦恼了一会,没想出答案又有点生气,就偷偷吸了口我人类血。然后我不气了,我决定赐予他蚊子称号...
红头罩先生蚊子小姐● DC● 红头罩● 蝙蝠DC● 杰森陶德
普通话。 他从没怀疑过这是什么针对他阴谋。 原因显而易见。 这只蚊子挺傻,她居然觉得蝙蝠是人类孩子。害得他一连做了好几天噩梦,梦见都是黑漆漆猫猫蝙蝠。 烦躁 不过对于他来说,这种梦也不算...
童话王国公主殿下 ● DCDC蝙蝠
中间脾气最好也是最活泼,他总是有各种各样方法让Floria感到快乐,他可以让她从第一颗星星亮起笑到最后颗星星熄灭。他是收集快乐魔法师,他房间是世间快乐起点储存地。他好像有把丈量快乐...
超人小烦恼● DCDC● 超人●
大不了,毕竟身材高大年轻男性相比,和蔼老人家很少有威胁,也更安全。毕竟这是大都会,还是超人附近。 如果是哥谭就算了,自从克拉克亲眼见证了蝙蝠把一个夜间出来作乱老人押送回阿卡姆并且对他日常说...
蝙蝠】月亮上胡萝卜● DCDC蝙蝠
朋友。 总的来说,他不是个情感外泄感情轰轰烈烈男人,伊芙琳又是个害怕被太阳灼烧温吞性格。   可谁又不爱那颗人间灼热呢? 只有长颈鹿先生,趁着晚上偷偷到兔子家门口,敲敲门口路灯,抖落地...
布鲁斯老师作业● DCDC蝙蝠
去了这句。伊芙琳颤颤巍巍抬眼看了一下布鲁斯,还在认真批改作业,似乎没有听到这句。就接着往下写。   总的来说我数学老师还是挺能干,至少我数学终于能及格了,还能往及格线以上窜个十分。感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