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纹if】一枚戒指引发的惨案 #火焰纹章if #神威

sodasinei 2020-11-01

原作者:行止

 

*女神威

论龙马哥哥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送戒指给自己的妹妹?

 

 

  最近,神威的身上多了一件东西。

  对于并不喜好佩戴饰品的她来说,极其少见的、将一枚朴素的指环戴在了手上。

  ——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若是心声可以发声,那么一时之间,军营里怕是要被这句话吵到天上去。尽管那枚指环的样子并不像是婚戒的款式,也没有戴在无名指的位置上,可这个消息,还是很快地被传播开来,让整片暗夜与白夜的人在私下里一齐暗流涌动。

  “不好了、不好了!里昂哥哥已经知道了吗?神威姐姐她好像是要结婚了的样子!”

  总之,等事情传到艾莉泽的耳中时,差不多已经发展成了这样。

  “……无聊。只不过是戴了一枚寒酸的戒指罢了,有必要闹腾到这种程度吗?”里昂闻言,啧了一声,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嗒”得一下将书摆在了桌面上。  

  “啊啊啊……是谁?到底是谁抢走了我的神威……!”在房间的一角,相较于似乎还算平静的其余人,神情显得异常悲伤的卡米拉,几乎快要掉下眼泪来了。只是从她的架势来看,那完全就是想要拿出斧子。事实上,她也确实在那么做着“不可原谅!到底是谁做的这种事?!”

  “——你们都安静点。这种事情,不亲自去问神威的话是不会知道的吧。”最后,还是由大家信赖的马库斯哥哥出面,稳定了局势。他人正站在窗边,直直地朝着漆黑一片的窗外看,只留下笔直的背影给自己的弟妹们。

  “不愧是哥哥……”里昂的神色稍稍放松了一些“真是冷静呢。”

  “对呢……我们的神威、我们的妹妹可不是那种在完全不告知我们的情况下,随便缔结婚约的女孩。”尽管重点不大对,但卡米拉还是把刚刚拔出的斧子收了回去,点了点头。如果真的那么做了,也绝对是另一方的错。她无比确信地想到,并在思考到底要如何处理那个人。

  “哎?也就是说、马库斯哥哥会去问姐姐的,对吗?”艾莉泽则眨了眨眼睛“哇啊!我不想神威姐姐结婚啦!”

  “哎?”

  面对妹妹的话,马库斯似乎小小地惊了一下,但是很快便止住了:“……啊,我会去问的……就今天晚饭的时候吧。”

  “如果那是真的要怎么办才好?”

  “艾莉泽,别吵了……反正……那也是只是迟早的事情……”

  “不想要就是不想要啦!”

  “乖、乖。神威是绝对不会做那种事的,我们要相信她才行哦,艾莉泽。”

  “唔唔……”

  在晚饭时间到来之前,暗夜方发生了诸如此类的对话。等到了晚上,神威便会过来一起吃饭了,是属于暗夜王室的小小聚餐。

  在饭桌上,里昂几次欲言又止。卡米拉好像没有食欲,而艾莉泽就仿佛受了什么委屈。神威倒是觉得奇怪,但问他们,他们也不说。

  “……神威。你手上戴的是什么?”

  而马库斯则是默不作声地吃着菜。直到整场用餐都快要结束了,他才拿餐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如此问道。

  “啊、这个吗?”

  神威抬起了自己的手,纤细白皙的手指根部,被一枚银色的戒指给牢牢套住了,在灯火下正微微地闪着光:“这个……是龙马哥哥给我的东西来着。”  

  “噗——”

  神威的口吻很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怀念。只是不知为什么,帐篷外似乎传来了类似喝水被呛到的声音。紧接而来的是被压抑住的剧烈咳嗽声。可神威却没工夫理睬那个,伴随着她的话语,帐篷内的氛围正徒然发生着改变。

  “哎……哎?大家,怎么了?”突然变得好激动啊,神威想。

  “你问我们怎……咕!”里昂闻言,脸都微微涨红了,噎得半天没说出话。

  艾莉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吃惊过,连“哎、哎”的声音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内发出来。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烛火有阴影的缘故,马库斯哥哥与卡米拉姐姐的脸,总觉得显得异常阴沉可怖……尤其是眼神。

  “姐姐……神威姐姐要和白夜的第一王子在一起了吗?不、不行的啦!”

  最先打破这种诡异沉默的还是大家的小妹妹。她撑着桌面,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因为、你们是兄妹对吧?!”

  “艾莉泽?不,不是那样的……”意识到妹妹的思考方向出了问题,神威刚想说点什么,却不想事态的发展速度远超她的预料。

  “白夜……!平日里看起来人模人样的那群家伙,居然连自己的亲妹妹都——”就连一向沉着冷静的马库斯,似乎都因为这个消息而震怒了。也不知道神威想要解释的意思他有没有听进去,几近当即要出门上马“我绝不同意这门婚事!”

  “哎……哎?!等等,马库斯哥哥、你们误会了啊……!”

  “啊啊……可怜的,我可怜的神威。”卡米拉掏出了斧子,露出了安抚的表情“你一定是被那个男人欺骗了对吧?没关系……没关系的,姐姐我会替你解决掉这个问题的。”

  “卡米拉姐姐……”这下可头疼了。神威的额头上,冷汗都流了出来。没想到大家居然会在这种地方产生误解,得赶紧解释才行“这个只是兄妹感情的证明呀、你们都想到哪里去了!”

  “哦……?兄妹感情的证明……之类的东西吗?”里昂冷冷地站在一边,双手交叉着摆在胸前,也不知道他那到底算是什么语气。

  “对啊……里昂,你也赶紧劝劝哥哥和姐姐啦!”

  “这世上,真的有用戒指代表兄妹情的哥哥吗……?!”里昂一拍桌子“他是不是自己手上也要戴一个啊!?”  

  “里、里昂……”

  今天的大家一个两个的都是怎么回事?完全不听别人说话。神威正头痛呢,马库斯已经开始往外走了。当然,他的身后还跟着卡米拉,甚至里昂也作势要赶过去。

  “啊、真是的!谁快来阻止他们一下啊?”

  理所当然地,能挡在那个样子的马库斯面前的人(还有愿意去阻拦的人)一个也没有。神威只好一跺脚,自己追了出去:“大家快住手啦!”

  于是,暗夜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地往白夜那边的帐篷走去。顺带一提,不知为何人越走越多了。神威一边追他们,一边又劝了好几句,不见成效。这样下去根本没有脸面去见龙马哥了啊……神威捂住了脸,如此想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呢,千万不要闹出什么事情,赶紧把问题解释清楚才好。

  “……哥哥,听说你送了神威戒指,那是真的吗?”

  而与此同时的白夜方,也是一副风雨欲来的景象。小樱一直欲言又止地左右环顾。拓海则是垂着脑袋,与盘中的秋刀鱼决了一场为时一小时、至今仍在持续的死斗。日乃香看看龙马,又看看弟弟,也是好久没有说话。终于,在饭局即将结束的时候,把问题抛了出来。

  “啊,是真的。”龙马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与语气都与往常别无二样。

  拓海的呼吸节奏一紧,可是,仍然什么都没有说。

  “那个到底是……?”

  “……别误会。那只是我们小时候一起为她祈求平安的护身符而已,没有别的意思。”龙马说着,叹了口气“呼……我想,有一件事要对你们……”

  “——白夜第一王子!”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马库斯的声音。  

  “唔,暗夜第一王子的马库斯?”龙马几乎是硬生生地将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然后,露出了些许奇怪的表情“都这个时间了,他过来这里做什么?”

  “那个……我觉得可能和神威姐姐的事情……有关系……”小樱的声音越说越小,到后面几乎都听不到了。

  “神威?”龙马闻言,表情则更加奇怪了“是发生了什么事么?那样的话,我出去看看……”

  “你这衣冠禽兽!”

  可他只是刚刚从椅子上站起来而已。卡米拉、马库斯,以及跟在这之后的艾莉泽与里昂等人,便直直地闯了进来。同时,门外似乎已经传来了暗夜与白夜的王族护卫的殴打声。  

  “龙、龙马哥哥……”神威欲哭无泪似的跟在四人身后,一手拉着马库斯的披风,一手扯着卡米拉的衣摆“对不起……但请你给大家解释一下吧!”

  “哎?什么……这是怎么回事?”龙马刚刚摆出严肃的脸,想要质询对方的目的,又被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神威,你说的解释是指……?”

  “……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么?”马库斯阴沉着脸,声线对比平时的沉稳多了一丝隐忍的味道“你可是神威的亲哥哥!你对妹妹做出这种事,你还配叫大哥吗!?”

  “不是,这其中是真的有误会啊!”神威只好拼命地把马库斯往回拽。另一边,卡米拉已经边说“觉悟吧”、边举起了斧子“龙马哥,你快说点什么!”

  “……啊,没错。”龙马的目光变得坚定了起来。大家的视线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你们都误会了。其实我和神威并不是亲兄妹!”

  “……?!?!”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

  “等、你在说什么呢?!”就连卡米拉也颇为错愕,她眨了眨眼睛,好像无法理解对方的语言一样。

  “对不起……这是兄妹间只有我一人知道的秘密。”龙马合上了眼,仿佛在回忆着什么“神威……其实你不是父王的孩子,而是命女王从故乡带来的孩子。因为是心爱的女人的孩子,父王将你视为己出……”

  “什么……龙马哥,这是真的吗?”

  “啊,是真的。”龙马的表情显得有些忧郁“父亲、母亲,请原谅我。我原本想要一直保守住这个秘密的……”

  “啊……哥哥,这件事我也知道。”日乃香顿了顿,如此说道。

  “哎?……是真的吗,日乃香?”

  “恩……妈妈给我们留了信……”小樱微微点了点头。

  “所以……姐姐和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拓海从怀中掏出了一张信封,那封信看起来已经被他翻过好多次了,隐隐地有些褶皱。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神威,神色复杂。  

  “所以说……不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我一人而已吗?”

  神威也不知道应该要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了了。

  偏偏就在这时,两边的人都陷入了沉默,没有一个人回复她。

  “…………”

  “…………”

  “……啧。事到如今说这个是想干嘛啦?”终于,里昂一摆手,将刚想往前走几步到人群中央去的神威往后给拉了回来,没什么好气似的问道。

  “啊……我原本是想和大家公布了这个消息的,看来是没什么必要了。”龙马双手环着胸“神威,正好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等等……你是认真的?!”里昂的瞳孔都有些缩小了“在现在?在这里?”

  “……唔。虽然无法确定你到底想说什么……”马库斯皱了皱眉头,同样的很不给面子“但总觉得,完全不想听。”

  “……那你们出去不就好了,我原本也没想说给你们听。”

  “龙马哥……你是想说什么?”神威露出了些许好奇的神色。

  “……神威,你往后站。”马库斯说着,用手臂一挡,把神威推得更靠后了,几乎要挨到门口了。

  “哎、哎?”

  “看起来、是到了要战斗的时间了呢……”

  “你们暗夜的烦不烦啊?”

  两位第二王子开始摩拳擦掌,拿书的拿书、拉弓的拉弓,战事仿佛一触即发。

  “姐、姐姐……”就算神威把希望寄托于现场的对比之下还算理智的年长女性(这里单指日乃香),对方也只是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看来、你需要更加严厉的处理呢。”卡米拉那边在跃跃欲试,完全就是要加入混战的样子。

  “抱歉,神威……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日乃香只好略带歉意的如此说道“总之、你和樱先退下吧,以免被误伤了。”

  神威看着自己的哥哥、姐姐、弟弟与妹妹,此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让人如此无力的无助感。

 

if】龙马x神威x马库斯温泉混浴 #火焰if #神威
之后一定得提醒神威才行……如果是撞到别(男)人在澡堂里、那还了得吗?! 神威……虽然能够亲近哥哥这点让人很欣慰,可是……马库斯心情则很复杂。难道说只在这么短时间里,神威便与白夜哥哥也产生了...
『涉英甜饼』戒指宝石 ● 涉英
』   0. 下了整夜雨终于停了,清晨阳光灵巧穿过窗帘缝隙,轻轻落在正处于睡梦中少年手上镶嵌着紫色坦桑石戒指上。   1. 雨后清晨,连沾满了露水玫瑰都还未苏醒,平日里时不时便小声叫唤...
[恶狼游戏/洸]If lift can come back 2● 新村洸
原作者:蘇淺默.   注:ooc   承诺洸来了~ 微虐又有点沙雕   If lift can come back 1是关于伦雪 不雷可以去看 链接:If lift can come back...
占有欲(if线,假如当初骨被囚禁)#龙马 #布鲁克 #海贼王
原作者:残页   if线,假如当初骨被囚禁。   恐怖三桅帆迎来了特殊客人,那晚在岛上闹事鼻歌被他自己影子逮住,狼狈被对方抓住了他口中“宝贵爆炸头”,一路从森林拖行到了古堡。 “弗嘶,弗嘶...
胳膊上有身能考大学吗?
初中时候,那时候古惑仔电影比较流行,跟朋友们看完古惑仔电影,热血沸腾,于是也在自己身上身,我朋友是在胸上,而我是在了胳膊上,条龙,当时觉得比较酷,没多想。闲暇时间除了疯玩,就...
【铁块x你】私密身 #擎天柱 #威震天 #大黄蜂 #声波 #烟幕 #震荡波 #药师 #路障 #救护车  ● 人机● 男神X你● 乙女向
蜜蜂,是你自己上去。 和大黄蜂车内挂饰一模一样款式,每次爱人无意瞥见都会抱起你转好几个圈。 “beep~bee!”他总会用软软地金属面颊蹭蹭你,遍重复着他最喜欢你。 “是,是我知道~”你也...
【食物语】由洗澡引发修罗场 ●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ALL女少主● HE● 甜文
原作者:沐凝鸢   趁着现在不周风雷动活动剧情时期摸个鱼,国庆期间有空写文,真是太香了!超级开心呀!   【食物语】由洗澡引发修罗场 *过金银蹄髈梅影寻踪剧情产生灵感。 *少主亲手帮纯情可爱...
【食物语】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⑫偷天换日 ● BG●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ALL女少主● HE● 甜文有点小虐
!⑫偷天换日 *接第八剧情,私设少主被易牙刀捅死后重生回到了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少主已过,幕后黑手是詹王(就是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那个人) *我流女少主,all女少,不喜勿喷...
【罗德】年轻龙王
技能: S级, 龙王眼光,单体神波; 贝基拉刚,群体3级基拉系咒文伤害; SS级, 龙神爆炎,随机5回无视减伤伊欧系咒文伤害,基础看起来不高,胜在伊欧抗性怪不多,一般弱点也能有300多伤害起步...
【罗德】蜘蛛新生
大蜘蛛终于有消息了,和之前预计一样。。。蜘蛛是简单加强,新生幅度有限,但不管怎么样也算变强了,反正无氪人手只,氪金个个九合,祝大家好运。 技能: 冥府邪法:体技,己方全体(除蜘蛛自己以外)解除执念...
【罗德】试炼篇
1.兽王试炼。 主要是物理系攻击,叫小弟,想想该怎么办~~ 任务5个,5人以下队伍过关,送称号超越真兽王之人;不死人过关,送兽王镰刀+3只;纯史莱姆系队伍过关,送1B书;总重130以下队伍过关,送...
【罗德】岩圈王新生
技能: 秘藏最终兵器,咒文,敌全体伊欧系咒文伤害,回合最后使用。 硬盾,体技,2回合间自身70%减伤,战斗中只能使用1回。 特性: AI2回, 突发心灵盾, 突发层魔抗, 防御力+100 队长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