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一乙女】飞鸟亦需落脚之处(叶翔BG) #男神x你 #史上最强弟子兼一

sodasinei 2020-11-01

原作者:行止

 

  绵长的呼吸悄然地传递在狭小的房间里,静谧的环境中就连钟表的些许滴答声也无。没有被完全拉紧的窗帘被太阳渗透出了一条窄缝,明晃晃的阳光就从那里照射在你的手臂上,微微地让人有些发热。虽然仍是冬天,可盖在你与你枕边人身上的被子还是七扭八歪地斜在一旁,没有多少是盖在你们两个身上的,至少上半身是如此。感受到了你清醒过来的动静,叶翔稍稍皱了皱眉毛,连眼睛也没有睁开,手却像自己带了导航一般,将你的小臂握在了掌心。

  “呼……”男人的胸口被阳光映得金灿灿的,仿佛多了一道会闪光的细长疤痕。若是换在别处,很难想象他会如此地放纵自己的警戒心。他的掌心温度很高,就好像一个人肉的小暖水袋似的,比什么隔得远远的太阳来的暖多了。顺便一提,不管是帅气的项链、精致的耳饰,亦或者非常cool的皮质外套,现在都如同破烂一样散落在一旁。毕竟这是睡觉时所不需要的。被子下的他赤身裸体,而你也一样,只剩他那处直接印在脸颊上的纹身,在阴影处若隐若现。

  平日总是随意扎起来的他的头发、此刻正胡乱地散在枕头的另一边,有相当的一部分都和你的缠在了一起。好在,你们两个的发质都不错,不会特别的难以处理。你的身体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些许酸痛、不管是来自于体内还是体外。思虑至此,你情不自禁地踢了他一脚,换来他一声低沉的闷哼。

  “……你干嘛?”

  有些昏昏沉沉的他的声音倒没有夹杂着怒意。可能也是因为你确实没有用多少力气的缘故,对方根本不痛不痒。他拿那只金色的眼睛看了看你,又拿那只青色的眼睛看了看窗户,以阳光的角度来看,现在说不定都接近中午了。于是他稍稍舒展了一下胳膊,坐了起来。

  青色的发丝从他的脖颈一直垂落到他的腰间,而后,混杂在了被褥的上方。叶翔揉了揉眼睛,有点难得的纯真感。然而事实上是,这种清爽贤良的感觉并不会在他身上持续太久——至少等穿上衣服的那一刻,一切都会被毁掉了,你无比的清楚这一点。

  “要起来了吗?”你趴在枕头上,用手指轻轻勾玩着他的头发,微妙的有些不舍得。

  “不是你踢了我一脚吗?”男人瞥了你一眼,原本去拿发绳的手却停了下来。

  如果你们两个的师父们、有哪怕一位在场,恐怕都会有点生气。两个练武的家伙搞到一起,非但没有一起提升,反而一起堕落了可还了得?但他们好歹也不至于如此不识趣,况且也不会真的过来,因此你才不管呢。你把被子向上拉了拉,盖了住自己的胸口,就准备继续美滋滋地睡过去。

  “……”

  叶翔摸了摸你的头,没有说话。他的手指穿梭在你的发根间,有种异样的安心感。事实上,你已经做好了他口吐芬芳的准备了,类似于你是猪吗之类的,但是他没有。这倒让你稍稍地有点奇怪了。

  “怎么?”你只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他。

  “什么也没有。”而当你看向他的眼睛的一瞬间,男人却好像有点不快似的,唰地一下躺了下来,与你一同钻进了被窝。

 

】朋友之上,xx之下(锻冶摩里巳BG) #x #弟子
。     当理解到这点时、本应该对所谓的朋友界定感到疑惑的。可如果去问他的话,他却会爽快地点点头:“对,我们是朋友。”   而当问别的家伙,比如、风林寺,他们一准也是这么想。所以大约可以认定...
【梁山泊团宠】当他们想让喝药(师父x亲情向)#弟子 #岬越寺秋雨 #逆鬼至绪
!”      只是理所当然地,并没有买他的面子,把经过充足的日晒后又好好拍打过的柔软棉被往头盖,全当这之外的一切事情都不存在。   “……哎呀呀,真是令人头疼的弟子啊。”如果忽略掉这人脑袋冒出的井字...
【普罗修特高的忧愁(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JOJO向● x
原作者:写写   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第一人称BG,师生paro,意识流。   普罗修特老师不喜欢我。 “喜欢”是个很微妙的动词。无论情绪还是情感,它的反义词都该是“讨厌”才对。 但社会...
【承太郎】疾走● JOJO向● x
”。熊熊大火彻夜未熄,我成为良秀。 日本、不,世界总有天会完蛋,肤浅平庸的人总有天会毁了这个世界!消灭他们不可谓不算某种善行!“教主”仍意识清醒,以晨间主播般利落的声调说着话,面孔呈现出某种奇怪的...
艳文/藏镜人】废园秋 ● 金光布袋戏● 藏● 罗碧
任何欣喜色,反倒更没好气,齿缝间挤出句“来做什么”后,重重跌回床。 还是这般的暴脾气。艳文心下轻叹,前三两步将罗碧扶回原位。罗碧显是有意走脱,但眼下实力悬殊,连番挣扎是半分都于事无补...
【SD向】当他用名来称呼的时候● 流川枫● 赤木刚宪● 三井寿● 牧绅● 灌篮
队长王牌,年级的时候就成为首发队员代表海南参加比赛,和阳高校的藤真并称为奈川双壁等等等等系列事情。并不是心怀歉意而到处打听他,而是海南到处都流传着牧的传说,听得太多都能倒背如流了...
【北冥封宇/未珊瑚/欲星移】阑干十二 ● 金光布袋戏
以我对珊瑚的了解,所谓字体,并无分——女子笔势豪爽自是值得褒赞,男子下笔秀气无不可,对么?” 此话出,未珊瑚哪还有半分耍小性子的脾气,扁扁嘴道:“该说的让阿宇说了个遍——我要再不理,可就...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杉の陣 掌中珠 翻译1 ● 战刻夜血● 戦ブラ● 杉谦信● 杉景胜● 甘粕景持● 直江续● 柿崎景家
原作者:aijima_sena   试着翻译了小段……看过全篇的表示我杉家真好真好真好 蓝色的天空中,漂浮着白色的云朵……这是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的,平静安稳的天。 “想要借助,的力量...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灵灵】露琴 ● 金光布袋戏● 灵尊
,于是按下不表,伸手拿过半碟杏干,“要跟着先生好好念书呀。吃杏脯么?” “唔,既然大伯已经吃了半碟,萤华也可以吃。”小姑娘嘀咕了句,高高兴兴拣了两粒杏脯塞到了嘴里。 对方失笑:“很机灵嘛,之前...
【战刻/杉谦信x】关于那位不速之客 ●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戦ブラ● 杉谦信● 战刻夜想曲● 杉景胜● 直江
着抱怨的语气但也拿起杯子饮而尽。 “只是倒个水而已。” “还记得次怎么和我说的吗?‘只是搬几本书而已’,结果呢?先不说谦信大人,景胜那眼神差点没把我杀了。” “续,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
【迪亚波罗】再见!新宿(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JOJO向● x
原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0. 所有人都知道社长是小气鬼,只有我背地喊他冤大头。 1. 迪亚波罗是我的社长,也是每周六在新宿酒吧喝得烂醉的渔网衣大姐...
[综]偷吻月亮 #凹凸世界 #鬼灭刃 #文豪野犬 #食物语 #向 #bg #x
,扬起了抹得逞的笑容。 “那么,” 他假若无意地拉了装有钥匙的口袋。随后将脸凑到眼前,眼角的小十字透着欢俏, “我——亲爱的小粉丝朋友,能收留我这个有家不能归的可怜人吗~” ——[我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