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泊团宠】当他们想让你喝药(师父x你亲情向)#史上最强弟子兼一 #岬越寺秋雨 #逆鬼至绪

sodasinei 2020-11-01

原作者:行止

 

【岬越寺秋雨的场合】

  “……居然这么简单就生病了,还是平日里的锻炼不够啊。”外表儒雅随和的男人一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胡子,一边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正端着一碗不知名的墨色液体,似乎无法透进一丝光的水面微微摇晃。

  “师父……你拿着的那是什么……”你本来是好好地躺着的,然而只是闻到了气味而已,你那姑且还算是敏感的生命危险防范系统就已经为你敲响了警钟。

  “没什么——只是为师为你熬的药罢了,赶紧喝下去、赶快好起来,然后继续锻炼吧。”男人恰到好处的微笑使他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训练机器,他跪坐到你的床边,把药碗放到榻榻米上,试图让你自觉地坐起来。

  “我拒绝!”
  
  只是理所当然地,你并没有买他的面子,把经过充足的日晒后又好好拍打过的柔软棉被往头上一盖,全当这之外的一切事情都不存在。

  “……哎呀呀,真是令人头疼的弟子啊。”如果忽略掉这人脑袋上冒出的井字,那么姑且他的语气上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可是为师的一片心意,你就是这样对待的吗?”

  “我这只是珍惜生命所进行的自然选择罢了……说到底岬越寺师父就连平日里泡的茶都是苦苦的,药我就算是一口也不想喝。”

  你的声音闷闷地从被子的下方传出来,差一点点就让这位喜好同时自满于自己茶道的男人破功,可他看着在棉被下蠕动的你,尽管眼睛都已经在冒光了,可是深吸了一口气、又忍了回去:“怎么尽是说这种任性的话……你的同伴和敌人可是一天都没有停止过锻炼,这样下去的话,你可是会被这个世界甩下的哦?”

  “……被甩下的是在这个年代依旧雕刻老土地藏的师父的品味才对。”

  “………………”

  于是岬越寺秋雨离开了,不知道他临走前到底进行了怎样的思考,以至于长时间都没有发声。而那份直到临走都没有把你的脑袋从被窝里拔出来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惧的行径,大约就是慈爱的表现吧。

【逆鬼至绪的场合】

  “喏,秋雨那家伙给你熬的药,你就趁热赶紧喝了吧。”

  紧接着,高大的男人单手托着小小的瓷碗走了进来,坐到了你的旁边。

  “不要。”你看了他一眼,(因为是最好说话的家伙)理直气壮般露出了咸鱼似的表情。

  “哈?”尽管对你的拒绝有所预料,可他还是在诧异了一瞬之后,大笑了起来“搞什么啊!身为我的弟子还害怕喝药这种事情,说出去不让人笑掉大牙了?”

  “总之就是不要。”你撇了撇嘴,顺便,这种低劣的激将法对你怎么有用。

  “小鬼吗你!嗯……总之,你先把药给喝了,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吃拉面好吧?”

  “现在不想吃。”

  “啧、那就是糖?糖果总行了吧!……真是的,女人真是麻烦……之后就给你去买,现在先乖乖把药给喝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他微微垂着脑袋,与从被窝里只冒出一双眼睛的你进行了长时间的对视,最后,在你那毫无波动的眼神下败下阵来。

  “啊——算了!你爱喝不喝吧!”

  男人好像发怒了一般大步走了出去,临末了轻轻地把门给带上了,事后送来了梨子。

  “就算再怎么不想吃药,多少吃点这个吧。”

【马剑星的场合】 

  “没问题吗?秋雨好像很生气哦?”

  这个老头似乎倒是没有劝你喝药的意思,往你的身边一坐,端起不知哪儿来的茶杯就开始喝茶了。

  “没关系。”你眯着眼睛看着洁白的天花板“我好歹也有点考量……反正锻炼的程度到了濒死左右就已经是极限了,除非你们想把我往死里整,我左右也不会更辛苦的,这样多躺几天还挺舒服。”

  “哎呀哎呀……”他轻轻拉低了自己的帽檐,又拿出块手帕擦了擦脸“有个想法清奇的弟子可真不好对付啊。”

  “……你少在那里摆出事不关己的样子,那碗药的药材绝对是你提供的。”

  “我那可都是为了你的健康考虑呀。要是换做别人,我还不给用呢!”

  你俩大眼瞪小眼。最后,估摸着他是感受到了你不会轻易动摇的坚定决心,留下一句我去买新出的杂志了之后,便离开了。

【阿帕查·波帕查的场合】

  “阿帕阿帕,这样可不行啊,好孩子要好好喝药才行的!”阿帕查轻轻点着手指,似乎在努力地思考怎样才能让你喝药。

  “……别白费功夫了,师父。”你脖子一梗,仗着阿帕查只要不出手打人就是天使的设定,肆意蛮横“我是绝不会喝的!”

  “啊啊但是,这样下去的话你的病就好不了,然后身体就会越来越虚弱,最后就会死掉了不是吗?”

  “到底是谁和你说的啊!我只是感冒而已啊!?”

  “阿帕……阿帕查知道了。既然你无论如何也不想喝药,那么为了不让重要的弟子死掉,阿帕查会拼尽全力为你祈福的!”  

  你看着他从裤兜里掏出的怎么看都像是诅咒玩偶一样的东西,心一横,全当没有看见。

  唯物主义大法好。

【香坂时雨的场合】

  “喝……药。”

  “……我不要。”

  “……喝药。”(刀光一闪)

 

乙女】朋友之上,xx之下(锻冶摩里巳BG) #男神x #弟子
。     理解到这点时、本应该对所谓的朋友界定感到疑惑的。可如果去问他的话,他却会爽快地点点头:“对,我们是朋友。”   而问别的家伙,比如叶翔、风林他们一准也是这么。所以大约可以认定...
乙女】飞鸟亦需落脚之处(叶翔BG) #男神x #弟子
原作者:行止     绵长的呼吸悄然地传递在狭小的房间里,静谧的环境中就连钟表的些许滴答声也无。没有被完全拉紧的窗帘被太阳渗透出了条窄缝,明晃晃的阳光就从那里照射在的手臂,微微地人有些发热...
灭乙女】(生日特典)他们替我祝福● 男神×灭之刃●不死川实弥●黑死牟●甘露蜜璃●蝴蝶忍●女神×
眼,温柔倒映着这个世界的影子。 而如此美好的,也在其中。 会在哪里和我看着同片天空呢。 好把这样令人感动的美好同起分享。 那就拜托他们替我声:[生日快乐]吧 愿:【事事顺遂,喜...
艳文/藏镜人】废园秋 ● 金光布袋戏● 藏● 罗碧
。 “这酒……” 他使尽浑身气力抬起头,朦胧视线中,依稀可见艳文素来平静的面容浮出苦涩笑意。 “艳文,……算计我……” 他恨不能咬碎口钢牙,劲却在分分化消他的气力。 艳文的目光一直留驻...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灵灵】露琴 ● 金光布袋戏● 灵尊
,酒入玉杯,杯是对,人影也正好是双。 “君子捎来的酒,些。”慈眉善目的老者捻须轻笑,另手作请,对着对面的紫衣人款款道。 说是人,那身着紫衣的却不似寻常人物,眉目凌厉,身形高挺,举手投足都...
【战刻/杉谦信x】关于那位不速之客 ●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戦ブラ● 杉谦信● 战刻夜曲● 杉景胜● 直江
续,这种事我来就好了。”刚刚接过,景胜拉住了,“续做就好了。” “就好好在这里晒太阳吧。”续拍了拍的肩膀,往厨房走去。 续走后,和景胜坐在走廊下,有句没句得聊着。 “哼哼,...
【铁块x #霸天虎喂汤药 #擎天柱 #威震天 #救护车 #声波 #震荡波 #禁闭 #药师 #红蜘蛛 ● 人机
,他从不勉强,只是靠着处理工作的他,等主动下去。 “快点好起来,不是和我去散步吗?” 难道看到爵士他们要在基地举办派对的擎天柱小声说道“,陪我出去走走吧?”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和谁...
【瓜饺椒烟亲情】我与我周旋久 5 #非常君 #冽红角 #骄子 #霹雳布袋戏
,蓦然听得声低,一道凌厉剑光斜飞而,正中骄子肩臂,登时鲜血飞溅。骄子圣剑歪,邃无端趁机招“天衣无缝”,明意征圣正击在圣剑剑脊,竟他在圣剑击出了一点裂痕。 中计!无论非常君能不能来,这小子...
【瓜饺椒烟亲情】我与我周旋久 6 #霹雳布袋戏 #冽红角 #非常君 #骄子
非常君什么?他强硬地搀住非常君,将他拉回了正厅,按在椅子坐下,又倒了杯茶放到他手里,分明是长谈的架势。 非常君皱了皱眉,低声道:“我一个人……” “就知道要这么说!”骄子径直到他对面坐下...
寄流年(倦收天x) ● 霹雳布袋戏● 霹雳乙女● bg● 倦收天● 同人
抚养照顾多年。长兄如父,请师兄若是得闲,记得来参加我的婚礼。” 十年前 瘟疫肆虐时,方八九岁。父母逃出了瘟疫,却没能逃出饥荒,坐在荒冢前哭的哀戚,位身着道袍的少年着光走来,他伸手,带离开这...
【瓜饺椒烟亲情】我与我周旋久 3 #非常君 #冽红角 #骄子 #习烟儿 #霹雳布袋戏
黄岛骄子与祸天韪言不合,战端将起,忽觉不妙,当下甩开祸天韪,化光蹈海,直奔囚心角。祸天韪以为他要逃,立刻追,趁机出手,致命杀招直奔骄子后心。忽来一道凌厉刀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祸天韪...
【瓜饺椒烟亲情】我与我周旋久 1 #非常君 #冽红角 #骄子 #习烟儿 #霹雳布袋戏
被动的局势非常君如鲠在喉。他温柔地揉了揉怀里习烟儿的脑袋,下了决定:“他必有目的要完成,为此,来日后他还会出现,不可放松警惕。如果他坚持不出……台面人殊死后,探,务要查清此人。 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