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新一x你]玩家● 同人文●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1-02

原作者:陈岁

 

*含私设

*全文4k+,一发完

 

        “用尽了逻辑心机,推理爱情最难解的谜。

会不会你也和我一样,在等待一句我愿意。”

 

         你是一个乙女游戏的玩家,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只有一个,攻略工藤新一。脑海中没有任何情感波动的机械音每天都在计算着工藤新一好感度的涨幅,这也代表着你生命的倒计时还剩几天。好感度是红色的,每当它开始跳动时,你就感觉自己好像被推到了悬崖之上,随时都有坠落的危险。说实话,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你一点儿都不喜欢命运被操控到别人手中的感觉。但你没有选择,只能努力去攻略这位传说中的高中生侦探。

 

        今天是你来到这个游戏的第三天,可你连工藤新一的影子都没看到。你在游戏里的身份设定是工藤新一的同学,三天的时间足够你摸清楚身边的一切和熟悉自己的人设。很奇怪,虽然你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却没有任何与这个世界的隔阂感,很快地就融入了他们,就像鱼儿跃进水中,你游刃有余地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并从中潜移默化地添入一些自己本身的性格。如果没有讨厌的倒计时的话,还挺有意思的,就像养成游戏,可惜的是你不能读档重来。

 

        你并没有以前的记忆,据自称系统的家伙而言,是担心你会因为别的情感影响到攻略任务。尽管你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个所谓的攻略意义在哪儿,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一面和系统周旋着,一面迅速寻找有利于自己的信息。就算记忆不在了,有些融在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有的,至少你对高中课本很轻松地就吸收了,刚来的第一天正好撞上考试,尽管没有考到第一,也是在年级前三的位置,算是维持了原主学霸的人设。

 

        终于,在第二节课的铃响前,你终于看到了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工藤同学。怎么说,他现在在你眼中大概相当于一个移动的保命符,蹭一蹭能增加寿命的一种。可是要怎么攻略呢,你又头疼了起来。毕竟学习你擅长,技能你也会很多,但怎么让一个人喜欢你,这真的涉及到你的知识盲区了。绞尽脑汁学习系统给的攻略小技巧的你完美地在数学课走神被抓了,老师双手握拳咳嗽了一声,念及你的成绩也没发火,只是让你上讲台把题目解出来。

 

         你有些不好意思,在走近老师时小声说了句对不起。尽管攻略任务对你来说是重中之重,但尊师重道也是你应该遵守的,就像虽然没有记忆,但是礼貌是刻在骨子里的一样。可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强大剧情引力,老师点的另一个人是工藤新一。你看了题目大概一分钟,拿起粉笔刷刷刷就写了起来。工藤新一比你慢一点写完,整个黑板上就是你们俩的字迹,看上去倒颇有分庭抗礼的感觉。老师满意地点点头,示意你们俩下去,然后又笑眯眯地对同学们夸赞你们俩。

 

        你听见有同学小声说了句好般配啊,像那些少女怀春的心思你自然是没有,不过是有些庆幸这样在外力推动和外界认可下攻略难度应该会减小一些。你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悬在心头的那柄剑总算稍微放松了一些,你不再去想这些,而是聚精会神地听老师讲课。殊不知,你不去想的人,却时不时用余光偷瞄你。

 

        下课后,你还来不及有什么动作。工藤新一就径直朝你走来,你有些受宠若惊。他看上去有点紧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蹲下来与坐在椅子上的你平视,把笔记本推到你桌上,开口说道。

 

        “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那种方法啊,感觉比我和老师想的都更简单。”

 

         你微微一愣,其实那个方法也是你阴差阳错看到一个数据想出来的。但很神奇的是,只有有了一个细微的想法,你就轻而易举地把整个解题过程写出来了,就好像,已经重复了无数次。

 

         你含笑着说了句好,就拿起笔低下头认真地写了起来。工藤新一聚精会神地盯着你写题的样子,他还维持着半蹲的状态,你注意到他出了些汗,默不作声地把同桌的椅子拉开,然后递给他一张纸巾。

 

         工藤新一也小声地向你说了句谢谢,虽然很有礼貌,但你们之间那种刻意而又疏远的气氛不要太尴尬。虽然已经同窗了一年,但实际上你们连话都没说过几句。你把注意力放回题目上,写好之后就侧过身子给他讲比较难理解的地方。

 

        你的思维其实很跳跃,但因为是给人讲题,所以你不得不放慢速度,详细地给他解释每一步的缘由。没想到他总是能和你想到一块去,一点就通,甚至还能举一反三。一通交谈下来,你们都觉得酣畅淋漓,毕竟解出数学最后一道大题的成就感对于中学生而言不亚于拯救世界。

 

        不知不觉你们之间的距离挨得很久,直到笔尖发生碰撞时,两个人才意识到这件事,很有默契地同时开口说了声抱歉然后挪开脑袋,等真正拉远了距离时,两个人看着对方那副样子,又不约而同地开始笑起来。

 

        这时候你们之间的距离感算是彻底消失了,反而有一种相识多年的老友之间的熟稔。不知为何,你觉得工藤新一和你十分合拍,就像是上天为你创造出来的的另一半,他对你好像很了解。这让你有些意外,毕竟在你看来,以工藤新一的性格,应该不是会去主动打听一个女生的情况。总不可能是对你的原身有好感吧,你看了看高达60的好感度,这个猜测始终萦绕在脑海里。

 

         明明这对你的攻略有好处,你却莫名觉得不是滋味。也许是你们太合得来,也可能是他太鲜活,导致你已经没有办法把他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攻略角色看待。

 

         从那天以后,老师就把你们俩调成了同桌。你们之间的关系也很快从同学变成了熟悉的朋友,也因此发现对方真的和自己有很多很多合得来的地方。你们都很惊喜,双方都带着接近彼此的心思,所以你们之间的关系一时间突飞猛进。连带着老师都不由打趣你们俩不会是在谈恋爱吧。

 

         你急急忙忙地否认,脸却忍不住红了。可能是这个游戏太真实,你甚至生出了早恋的罪恶感。工藤新一的好感度已经不知不觉到达了80,不管怎么说都属于喜欢的范畴了,而你对他也越来越喜欢,因为他真的太优秀了。

 

        他总是有很神奇的魔力,让人不由自主把目光聚集到他身上。不过拖他的福,你们一个月内一起撞见了不下五个案子,就连警察都对你们眼熟了,每次都无奈地说句又见面了。你因此打趣他是行走的案件检测器。尽管只是个高中生,但他冷静地将一切娓娓道来时,总会让你有种恍惚感,好像站在你面前的不是那个平常熟悉的工藤同学,而是一个更耀眼也更陌生的大侦探。

 

         你充当了助手的角色,给了他很多帮助。你们两个都属于学识渊博型,但比起他更多的是倾向与破案的思维,你是真正的“行走的百科全书”,因为喜欢看书,所以了解到的东西很多。特别是涉及到一些专业的相关知识,你总是能告诉他问题所在。因此你总是能激发他找到关键线索。就比如有一次,案件陷入了僵局。直到物理老师上课讲到的一个知识点在你脑海中一闪而过时,你才恍然大悟。而只要你把关键的信息和工藤新一一说,他就能抓住你的重点,剥茧抽丝,迅速找到案件的突破口,然后再把作案过程一一复原。更何况,你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偶像——福尔摩斯。

 

        虽然你对破案的兴趣并不大,但这不妨碍你对福尔摩斯的喜欢和崇拜。而工藤新一就更不用说了,被誉为日本的“福尔摩斯”。那你就是女版华生了?你为一些人的比喻感到好笑,不知不觉中,你已经快忘记了这只是一个游戏。

 

         每一颗草木,每一次案件,每一个遇到的人,都让你感受到无比的真实。只有偶尔系统那里红色的好感度才能提醒着你这只是个游戏,而是是个玩家。

 

        现在的你已经不用担心生存问题了,工藤新一高达90的好感度鲜红地飘扬着,并且在你们每一天的相处中缓慢却持续不断地上升着,一直升到了95,好感度停滞不前了。

        系统说只要好感度到达100就可以恢复记忆脱离游戏了,原本你的初衷就是回家。可现在,面对和蔼的老师,可爱的同学,关心你的家人,还有身边这个让你也忍不住心动的工藤新一,都成为了你舍不得的理由。你甚至希望,剩下的5可以永远都没有达到,这个念头出现在你脑海中时,你整个人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忍不住去想,以前的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几岁,做什么,有没有喜欢的人。太多太多的问题得不到答案,致使你有了一种失真感。

 

         系统已经越来越少开口了,你也越来越分不清到底这是现实还是游戏。你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推动着不断往前走,尽管一直在变好,悬在你心头的那把剑却始终没有落下,你感觉有什么东西被你忘记了。这种紧迫感接连几天压迫着你,让你有些烦躁。

 

        工藤新一察觉到了你的异样,却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询问你关心你。他最近几天好像也陷入了什么烦恼,你听他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是个棘手的案子,你因为最近几天都在琢磨好感度的事没有太在意,自然也就错过了他若有所思的眼神。

 

         直到你们一起被绑到一间废旧的仓库里时,你才意识到工藤新一说的案子有多棘手。粗糙的绳子让你的手腕已经微微泛红,仓库里弥漫这一股废弃已久的味道,你们尝试过挣脱绳子,却发现无济于事。原以为绑匪很快就会出现,可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依旧是一片静寂。

 

        你能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却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安静的压抑感似乎要攻破你的心里防线,你感觉到身子有点麻了,费力地调整了一个姿势。你真的分不清这是不是一个游戏了,哪怕是生命倒计时也没有让你如此接近死亡,直面死亡的恐惧感冲击着你。你沉默了许久,忽然开口说。

 

         “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

 

        工藤新一努力地想要安抚你,可现在的情况就算是他也完全束手无策。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久到足够你把从进入游戏到现在的一点一滴都回忆一遍。

 

         你发现你记忆里的一切都仿佛是有色彩的,而工藤新一就是最鲜艳的颜色。从第一次看见他时,他的每一个小动作,都在你的脑海中如放电影般一帧一帧地放映着。放学路上双手放在脑袋后面慢悠悠和你分享趣事的他,案发现场沉着冷静指出真正的凶手的他,偶尔也有犯些小错误不好意思的他,关心你在意你一直在你身边的他。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地真实,真实到你记得所有的细节。

 

         工藤新一率先打破了沉默,他的声音有点低,还有点颤抖。

 

        “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的话,你愿意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啊。”

 

         意气风发的大侦探罕见地用了不确定的语气,说完甚至不敢看你的反应。他可以原原本本地推理出案件的结果,一如你可以准确无误地推算出题目的答案。但你们都没有办法猜到一点,他/她到底喜不喜欢你。这是好感度变化的数字也没有办法给出的答案。没有人可以推理爱情。

 

        你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就感受到自己心跳频率的加速,你几乎是脱口而出地说了一句愿意。

 

         好感度100。攻略完成。

 

        两道重叠的机械音在空旷的仓库响起,你震惊地看向工藤新一,他也如过去任何一次一样,默契地与你对视。

 

来生理期时(/透/琴)● 侦探x人文● 安室透● 透● 琴酒
朋友。” 办公室不知哪个老师打趣他,随即引起了大众善意的哄笑。毕竟和他当了三年的桌,又都是成绩优异受老师喜欢的学生,偶尔也会有老师打趣你们俩。 校园时期心照不宣的暧昧就像刚刚烧红的脸,像...
x]平行线(我们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人文侦探x
一直追随着他,等到后来懵懵懂懂意识到时,才恍然发觉,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你们唯一次比较近的交集是场意外,他被绑架了。当时和他走条路回又住在隔壁的顺理成章也被捎带。 你们被...
当你们久别重逢时(/透/琴)● 侦探x● 安室透● 降谷零● ● 琴酒
原作者:陈岁   *含/安室透/琴酒   “一起吹过的风这样算不算相拥。”   Ver. “第二排的那个同学往右边站一点。” 摄影师拿着摄像机用手比划,踌躇了一下,抿抿唇还是...
】虚假宿敌● ×侦探● 安室透● 赤井秀● 琴酒
,不知想起了什么,又补上句“在日本。”   “节哀。”冲矢昴难得愣了一下,有些抱歉的对说。   看了看,又扭头看了看冲矢昴,好像明白了什么。伸手拽了拽的裙角“呐呐,姐姐,我们去哥哥说吧...
』和FBI的见面 ● 赤井秀侦探
原作者:易潘意♡   第一次写的,不太会写 对世界的地图不太了解,又小姐妹们科普吗 希望大家会喜欢   “叮铃铃铃铃!”   “完了完了!六点半了!要迟到了!”​林小千吓得赶紧从床上...
[琴酒x]许愿瓶● 人文侦探x ● gin
原作者:陈岁   *琴酒/BE/全文5.1k+   00   “啪嗒”声许愿瓶碎了,就像童年和长大,过去和现在,割裂在光影中,明明灭灭。   01 大雨冲刷着这座城市,滴像密密麻麻的网...
】恶作剧● 侦探x● 警校组
原作者:降谷千夏   #ooc致歉      文笔勿喷 #当对他说    我想shang #偶尔试试小狼狗组?#完了我不干净了     你家侦探的死神程度不是说说而已   这不,好好...
〖降谷零x〗破镜(私设:组织已覆灭/降谷零任职警视正)( '▿ ' )是糖 ● 侦探
都无动于衷,最后还是的激将法奏效。   “降谷先生当时听到这件事就答应了耶,该不会是对降谷先生余情未了,所以害怕跟他打照面吧?”   看着那副贱兮兮的表情,不想吃瘪的当场表示自己...
/哀】任我行(04.    “遥远的她”) ● 哀●
。”他摸了摸头发,搪塞道。 步美听到的名字,不禁撇撇嘴:“说话不算数,说好了要一直保持联系,都只有小哀在和我发消息——” 被当面批评了的决定回家找找当时的旧手机,重新拿出来用,可步美又...
/哀】任我行(01.   “第一诫”) ● 哀●
神色,她又说:“喜欢小哀的话,一定记得要早点告诉她哦。” “兰姐姐,又在开玩笑了,谁会喜欢那家伙啦。” 他这样说道。 可被叫做“”的却忍不住回过头去,望着那女孩离开的方向,人潮...
[秀]女朋友经常和死神一起出去怎么办● 侦探● 赤井秀
!   1. 和小兰一起出去的时候,她的身边总会跟着曾经调侃过是不是怕自己的小兰姐姐被别人抢走了所以寸步不离的跟着他,结果他的脸就红了。 觉得也太可爱了,当回家和赤井秀提起...
志/哀】竟渡河(下)11 ● 哀● 志● 灰原哀● 江户川
珍惜她、保护她,不管是作为江户川,还是。 可现在,他却把她弄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