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她】听风且吟●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男神x你● 安室透● 降谷零

sodasinei 2020-11-02

原作者:降谷千夏

 

#ooc致歉    文笔勿喷

#第三人称

#私设较多

#双向恋

警校组那个我觉得我还能鸽几天嘿嘿

 


盛夏的风依旧那么的热,蝉鸣的季节吵吵闹闹地却又过得那么快

桃沢唯趴在波洛的桌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忙碌的安室透,脸上的红不知是热还是羞

 

“安室先生,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不相信”

男人顿了顿,笑着端上一杯美式冰咖啡,注视着桃沢唯,成功把她盯的满脸通红

 

小姑娘独具一格的搭讪有些让他意外,他还以为这么害羞的孩子不会主动开口的

毕竟之前每次安室透靠近时,桃沢唯都会红着一张脸,即使他们并没有越界的触碰,可她依然害羞的冒气

 

小姑娘已经连续三个星期来光临波洛了,风雨无阻,每天在下午三点都能准时看见一张带着小酒窝的阳光笑颜

三个星期来,桃沢唯从不掩饰自己对安室透的喜欢,注视着安室透的眼睛总是含着迷恋

她的执着不加任何掩饰,总是带着天真的绚丽,可以融掉一切

 

喜欢安室透的高中女生如过江之鲫,但她们只是在远处羞涩的望着他,或是在他靠近时小心翼翼的表达爱慕之意

惨遭拒绝后,几人也只是兴奋于和安室透讲上话了

过后还不遗余力的鄙视一下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的桃沢唯……她们羡慕着桃沢唯的勇气和毅力

 

每当这时,小姑娘会一改往日腼腆的样子,脸上是浓浓的挑衅
“略!你们就是嫉妒!”

桃沢唯吐着舌头做着鬼脸,带着些得意回应着他人对她的不看好

想到这儿,安室透不禁失笑

 

桃沢唯此时咬着指甲又看向窗外,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把她的脸颊晒出一片红晕

她好像有些失落

“呐……不相信嘛”

“嗯……我是唯物主义者”

 

桃沢唯一下子蔫儿了,重新趴在桌子上沉默着

她的眼里是安室透看不懂的复杂

 

​最近波洛的旁边开了一家便利店,就在安室透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是一位姓张的婆婆开的

 

一如既往,工作完后的安室透准备回家

下班后街道上冷冷清清的,只剩下三三两两的路人,冷风顺着领口往里灌,让他忍不住直打寒噤

​张婆婆的店中依然闪着灯

​“总有一些人,原本只是生命的过客,后来却成为了记忆的常客”

​婆婆轻声呢喃着

-

“喂!混蛋!都让开!”​

一个女孩娇小的身子冲进正在打架的人群中,一眼便找到了孤立无援的他

挡在因为打架而显得头发凌乱,伤痕累累的男孩面前

 

然而年龄还小的孩子根本没有轻重意识,领头的人手一招呼就让他身后的小弟上来教训这俩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女孩有些惊慌失措的退后一步,咬了咬唇,随后心下一横


她死死的将男孩抱在怀里,男孩似乎很惊讶,被她抱住后想挣扎

“别动!”


女孩小小的身躯紧紧的护着他

 

“​零要是受伤,我会心疼的……”

 

或许是见他们不还手,领头的深感无趣

“呸,走了”

他恶狠狠的带着人离去

 

“唔……”

女孩疼的哭卿卿的把头埋在男孩怀里

 

“---,你可以不用管我的,我打的赢”

男孩有些愧疚的抱紧女孩

 

“不可以打架啦!不过零刚刚居然没有跳起来跟他们拼命……”

 

他抹了抹鼻子,脸上有点薄红

 

“你让我不要乱动的​”

​-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

一盏灯静静地照耀着,房屋内的光线昏暗无比,墙壁上投落的人影变幻不定


现在是凌晨俩点

 

又失眠了啊

安室透烦躁的挠着满头金发

 

梦里的……是谁呢……为什么那么熟悉


下午三点,桃沢唯如约而至

 

梓小姐习以为常的推了安室透一下,笑的不怀好意

“啊啦,安室先生的小追求者”

“话说这是我第一次见你没有对喜欢你的女孩露出礼貌的微笑,然后再拒绝哎”

“要是对人家小姑娘有好感,就趁早追到手哦,小心耽误了人家”

 

看着桃沢唯笑吟吟的脸,安室透怔了怔

“……”“知道了”


“安室先生!安室先生!”

桃沢唯脸上洋溢着的青春和活力可以驱赶走很多阴霾

“咱们今天一起回家吧!”

窗外的阳光暖洋洋的洒进屋内,她伸出纤长的手指轻捋鬓角,一切的思绪都尽数飘散

 

“……”“好”


那夜星空,微凉的风吹过,带着一丝躁动

夜晚稍带些凉意,安室透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桃沢唯的肩上

她喜欢在离他一肩远的后面乖巧的迈着腿,与那些喜欢并肩的女生不同

 

灯光下桃沢唯清澈的眸闪烁着意味分明的惊讶与喜悦,女孩灿烂的笑容仿佛能驱散一切阴霾

 

安室透有些发呆,回过神来耳尖微红

 

“安室透!我喜欢你!没有人会比我更喜欢你!我最最最喜欢你了!”

 

三个星期以来的第一次

 

桃沢唯如此清晰的表达着自己的心意

 

然后,女孩像是突然反应过来,脸瞬间红了,逃也似的跑开

 

她清澈的话语被风吹散了,仿佛梦呓一般落在安室透的耳畔

 

张婆婆的店依然亮着

 

“人潮涌动的街头,总会有人擦肩而过,总会有人只能错过”

-

“zero,你家领导来看你打球了”

 

“呀!小阵平快跑!可恶的小降谷要塞狗粮了!”

 

“啧,我当然知道,没想到金发混蛋是我们这里第一个脱单的”

 

篮球场上,兄弟们吵闹着,看到女生的时候着起哄,被好友连推带赶的扔出了球场

 

“零!喝水嘛”

女孩治愈的笑容绽放着,男孩接过水

常温的

眼睛染上笑意,自己也感受不到温柔眼神注视着女孩

 

“喂,我说你,这个球场是我们的”

“第一就是了不起啊,这么目中无人”

然而总有人想要打破这个满是粉泡泡的场景

 

“还金发黑皮,该说混血,还是说杂种的血统了不起”

 

“喂,你不要太……”

 

女孩带着愠怒的话还没说完,那惹事的人就被踹在地上

 

“挡道,碍事”

“还让人耳根子不清净,找死?”

卷毛少年缓缓收回腿,漫不经心的掏着耳朵

旁边是另一个下垂眼的男孩窃笑

“小阵平好样的,哈哈哈”

 

“干,干嘛,要打架?”

“难道你们是和那个杂种一伙的!”



被打趴在地上的惹事者没有丝毫自觉,口出狂言,这下彻底激怒了几人

 

卷毛少年一个箭步跨到他面前,拎起他的脖颈领子,硬生生把人提了起来

 

“混蛋!嘴巴放干净点!”

 

“本,本来就是,不过是第一!还不知道是哪来的杂种!有什么拽的!”

 

“第一是很了不起,比起你这种小角色来说就更了不起了”

 

“他有拽的资本”
 

猫眼少年脸色平静的回复到

 

场面剑拔弩张

 

“什么情况……”

当事人一脸愣,无措的挠了挠脸,女孩也有些无奈,试图上去拉架

“大,大家冷静点……”

向前迈一步

“冷静一下……”



“等一下,---”

金发男孩试图阻止女孩的动作,可还是慢了一步

“滚开!”

 

女孩被惹事者狠狠推开

“---!!”

“唔……”

她有些狼狈的跌在男孩怀里,男孩的脸色也霎时冰冷到极点

“喂,从刚才开始……”

“你不要太过分了!”

 

“噗嗤,零当时就像一个护食的小猫,明明刚刚还很冷静,结果一下子就炸毛了”

“嘶,轻点”

男孩摸摸已经上过药的伤口,看着面前因刚刚自己想的比喻逗到笑的花枝乱颤的女孩

无奈的叹息

 

笨蛋

-

又做梦了……


已故的挚友和……神秘的女人

 

依然看不到面貌,依然听不到名字

 

安室透抬起手,灯光从他的指缝尖撒到脸上

 

冥冥之中他突然有一种预感……

 

神秘的女人究竟是谁……他马上就知道了

 

“安室先生……”

女孩红着脸嗫嚅着,有些局促,像是还对昨晚的事情感到羞耻

 

“是桃沢小姐啊”

安室透抿了抿唇,笑到

“有什么事情嘛”


“我……我能包养你一天吗”

女孩通红着脸小心翼翼的问到,生怕被拒绝的样子


可爱到爆了啊


就这样,安室·被包养·透同桃沢唯玩了一整天

 

他们普通的情侣一样,一起逛了街,一起吃了饭,一起去游乐园玩

 

天渐渐将它漆黑的翅膀展开

 

安室透牵着正奋力和棉花糖作斗争的桃沢唯,来到了摩天轮脚下

“就剩这个咯,我记得你以前超级爱坐,尤其在晚上,你常说今晚的月色很美”

安室透笑着回忆着,突然愣住,和同样僵住身子的桃沢唯对视


“你……?”

他疑惑的出声,却被桃沢唯打断

“走了走了去坐摩天轮!”


这么明显的回避问题……安室透皱了皱眉


在摩天轮上看夜景真的很美


苍空中的明灯越来越多了,而城市各处的真的灯火也次第亮了起来

尤其是围绕着游乐园的那片霓虹灯灯光,从半空倒映在乌蓝的湖面上,随者波浪,晃动着,闪烁着

像一串流动着的珍珠,和那一片片密布在苍穹里的星斗互相辉映煞是好看

柔弱的月光与灯光融合成一片昏暗的天地,隐隐约约,朦朦胧胧

月光透过夜间的缝隙,在座舱上投下许多星星,他们如同漫游于银河之间,那实在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惬意

 

桃沢唯眯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切

“真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

 

“我们之前果然是认识的吧”

安室透低下头,眼神晦涩不明

“见到你第一眼就觉得熟悉”

 

“承认对我一见钟情了就那么难吗”

桃沢唯不满的撅撅嘴巴,但也顾不上安室透的反驳了……时间快到了

她忽闪忽闪清澈的眼睛,看向安室透,里面依旧是他看不懂的复杂和……眷恋

她注视着他,眼睛也不眨,怎么看也看不够的样子,仿佛要把他牢牢刻在心中

 

“今夜的月色真美”

 

“降谷零,我爱你,这世界上没人比我桃沢唯更爱你了”

-

女孩身下已经成了一个小血泊

她甚至没有了意识

 

“---!!!”

 

男孩冲过去搂住了女孩瘦弱的肩膀

想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又怕牵动了伤口导致出血更大,他只能小心翼翼的环着她

 

完全止不住不断涌出的鲜血,女生有些眼神涣散,却在看到泛着水雾的紫眸时突然有了些聚焦

“零……”


少年抱起在她肩上,毫不在意她的血弄脏了他的衣服

“我在,我在”

 

他紧紧的握住女孩的手,头埋在她的颈脖,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我是不是要再也看不到你了”

 

渐暗淡,手心的温度也越来越凉,心下浮现将要失去什么的无力感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挚友……爱人……


她胸口的起伏正在变小,呼吸正一点点变得微弱

 

“零……舍不得……”

 

怀里的人很轻,能能感觉到她正渐渐离他远去,像指缝间的流沙,想要抓住却是徒劳

 

“……所以连你也要离开我了是吗”

 

他带着哭腔的喘气声传入女孩的耳中

 

“喂……做出这幅表情可不像你啊”

女孩似乎是想嘲笑他,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瞬间疼的皱眉

 

“呼……那祝愿我们降谷先生所想的一切都能如愿以偿……未来要继续追下去……”

 

“不要,不要……”

 

“晚安,零”

 

像从前那样的话语,可这次的“再见”,却已成了永别

 

男生安静的保持着动作,拥抱的力度越来越大,他幼稚的想把女孩揉进身体里,似乎这样她就还在

 

“你说向日葵是怎么熬过没有太阳的夜晚的”

 

明天和死亡永远不知道谁会先来,声音,风,时间都变得轻柔缓慢,又只是一瞬间

 

“降谷零,我爱你,这世界上没人比我桃沢唯更爱你了”

-

梓小姐觉得安室先生今天很不对劲

 

看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连咖啡倒溢了都不知道

 

今天的他工作十分潦草,只是常常看向窗外发呆

 

临近三点了,那个小姑娘应该又要来了吧

 

看着突然有些局促的安室透,和他那时不时眺望门口的迫切

梓小姐了然的笑了,有人要脱单啦

 

三点到了……俩人所期待的人没有来

一分钟,俩分钟……十分钟

 

“该不会是你一直不给予回应,人家小姑娘放弃你了吧!”

梓小姐猜测着

 

安室透一僵,慌慌张张的换着衣服

“我今天先请个假”

 

 呀,某人去追逐爱情了呢,梓小姐偷笑

 

安室透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知道太阳快要落山了

汗水滑落,湿透衣裳,眼前的景物化成一片模糊的虚影

 

没有找到

 

“公主把她的记忆分成三份给予王子,从此她的世界中再没爱情”

 

不知不觉停在了张婆婆店前

 

张婆婆摇着椅子,悠哉悠哉的扇着扇子



安室透喘着气,细细的品味着张婆婆的话

 

“她失去前世记忆了对吗”

 

张婆婆笑而不语

 

“今生这段爱情是她主动开始的……”

 

终于……找到了

 

安室透望着不远处等红灯桃沢唯,强忍着想扑过去把她揉进怀里的冲动

 

“那么何时结束,我说的才算”

 

他笑了

 

“小姐,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桃沢唯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男人

 

“哈?……那种东西是出现在小说剧情里的吧”

 

好熟悉……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桃沢唯虽茫然,但还是礼貌的回答了这个莫名其妙却又亲切的男人

 

“我也不相信,我是唯物主义者”

 

男人笑着揉揉她的头

 

“但是我总觉得你是我前世今生的命中注定”

“闪婚吗,在日落之前”

 

“????”

“是我老了吗还能这样玩????”

“你不是不相信前世今生吗”

 

阳光落在他金灿灿的头发上

 

桃沢唯有点呆,久违的心动……

 

回过神来的时候,脸上覆盖的光影越来越强烈,她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唇在自己的唇上,然后快速抽离

 

“我只知道,就像陨星离开轨道会失去方向粉身碎骨,离开你,我活不下去”

 

桃沢唯:???????

 

当你们久别重逢时(新//琴)● 侦探x● 工藤新一● 琴酒
原作者:陈岁   *含工藤新一//琴酒   “一起吹过的这样算不算相拥。”   Ver.工藤新一 “第二排的那个同学往右边站一点。” 摄影师拿着摄像机用手比划,踌躇了一下,抿抿唇还是...
】一生只有一次的拥抱 ● 侦探● 赤井秀一● x● 琴酒●
又打开了——他已经穿好了衣物,相顾无言下还是率先打破沉默       “请问...是先生吗?”       看见他眼里闪过一丝警觉,才想起来此时他对外的身份还是,不知该作何解释索性把漫画...
】Last night ● 侦探x● 赤井秀一● ● 诸伏景光●
。饶是在感情里再迟钝,懂了的意思。       “前辈....”     “叫我”     (看透开车)   ———————————————————   【赤井秀一X...
】孩子太像爸爸怎么办 ● 侦探● 赤井秀一● x● 诸伏景光●
我的珍宝”     小小       小小有着和爸爸如出一辙的浅金发色和灰紫眼眸,翻看自己先生幼年照片时怀疑他就是复刻2.0。       小家伙正义感十足,也很严格,经常言之凿凿地...
】秋天第一杯奶茶//少女情怀侦探● bourbon● bg● 波本● ● 同人文
上扬的嘴角透露出内心的窃喜。   后来就不省人事了,校医说是有点轻微中暑,拿好药后,不知怎么的,坚持要求会操场训练,校医也只能无可奈何答应了。   来到操场,后有点懊悔,他后悔不应该以...
】酒馆与酒● ×侦探● 赤井秀一● 冲矢昴● 琴酒● Gin
原作者:Violet   第二人称,有私设。 ooc是我的,成年组是大家的。     []   “Early Time,谢谢。”脱下西装外套随手搭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懒洋洋的趴在吧台上,手指...
】命运终结● ×侦探● 赤井秀一● 琴酒
原作者:Violet   第二人称,有私设。 ooc是我的,成年组是大家的。     [] 着大洋彼岸打来的电话声,枪声和爆炸声作为背景音乐,男人的嗓音显得无比好听,就像塞壬的歌声,以组织...
×】听说喜欢坏男人● 侦探● 警校组● 诸伏景光● 萩原研二● 松田阵平
,“来,给我讲讲君的小粉丝吧,有点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用余光就看到了老公放下了茶杯,眼神也直直地扫了研二,目光中着核善,突然开始心疼这个桃花眼帅哥。   “啊,没什么,就是以前小...
】虚假宿敌● ×侦探● 赤井秀一● 琴酒
话,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哦,警官。”提着给Gin带的三明治,倚在墙上沉着声警告工作间正在忙的,“也知道,阻止不了我,毕竟是一同的伙伴,有时还是很有用的哦。”   “我知道了,下次会小心...
】甜点● ×侦探● 赤井秀一● 琴酒● Gin
原作者:Violet   第二人称。 ooc是我的,成年组是大家的。   [] 如果用甜点形容的爱人,应该就是Schwarzwaelder(黑森林),神秘而又经得起挑剔。平时相处时的...
】论科目二没过的侦探● 波本● bourbon● bg● 同人文
。   “阿娜达原来是为这件事担忧啊,有我在,将来还需要动手开车吗?”想起了他的那辆马自达RX—7破损时的样子,以及见多次悄咪咪地抱怨开车如何惨烈的样子,想劝说他的上司慢点开...
]打工日记(/秀/琴)实际上是恋爱日记● 侦探● 赤井秀一● 琴酒● ● Gin
都非常照顾我。 原来在咖啡店端端盘子也很累的。 要!努!力! 才不是因为先生在这里我才选择到这里打工呢(o^^o)   7月3日 阴 今天见到了住在楼上侦探事务所的小兰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