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x你〗破镜(私设:组织已覆灭/降谷零任职警视正)( '▿ ' )是糖 ●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1-02

原作者:樹

 

第二人称 ooc预警

 

私设:组织已覆灭/降谷零任职警视正

还私设了小兰的大学专业

 

( '▿ ' )是糖

 

起先小兰问你能不能做个试验,配合她完成毕业研究的时候,你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但当你听说这个试验需要由你和你的前任共同完成,你回绝了小兰。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得出来小兰也找了你前男友降谷零过来帮忙。

 

你跟他已经分手将近一年,而且分手后相互没有联系过,如果因为这种事重新见面,怎么想都很奇怪。你也并不指望那种从不管闲事的家伙会愿意帮一个大四学生的忙。

 

再说了,跟前任重新约会的人会是什么反应,这个课题也太奇怪了吧???

 

小兰央求了你大半天,你都无动于衷,最后还是工藤新一的激将法奏效。

 

“降谷先生当时一听到这件事就答应了耶,你该不会是对降谷先生余情未了,所以害怕跟他打照面吧?”

 

看着工藤新一那副贱兮兮的表情,不想吃瘪的你当场表示自己会配合小兰。

 

你跟降谷零当时本就是和平分手,还不至于见了面就会鸡飞狗跳。而且他还是个公安,也不会做什么坏事。

 

去就去呗。

 

其实小兰所给的实验要求很简单,让已经分手的情侣到不同的地方打卡,每项活动结束之后会有提问环节。为了收集最真实的反应,参与者需要佩戴微型摄像机在衣领上。

 

十点钟才需要见面,你却在那天凌晨四点就醒过来了。望着镜子里满脸憔悴的人,你下意识就惆怅起来,要是这么灰头土脸去见前任,岂不是要被笑话?

 

你强迫自己睡回笼觉,但根本无济于事,只好先起床开始护肤。纠结了几个小时,你终于在临出门的时候化好妆、挑好衣服。

 

第一个地点是电影院,你顾不上吃早饭就急匆匆想往地铁站跑。刚下楼你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白色马自达。

 

降谷零靠着车门若有所思,见你下来了,他很自然地笑了笑。

 

跟他的从容不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愣在原地不知所从的你。顾虑到针孔摄像头,你不想被人拍下失态的模样,只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走上前打招呼。

 

你真的高估了自己,跟降谷零四目相接的时候,你居然还是哽咽了一下。

 

降谷零的眉眼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看上去清瘦了许多。

 

“你肯定还没吃早餐吧?”降谷零示意你过来车旁,“我给你带了三明治。”

 

你回过神,“我已经吃过了……”

 

降谷零微微一愣,但他并没有揭穿你,打开了车门让你坐进去。

 

上车之后你就开始走神,甚至都不敢看他。时隔一年,居然是因为小兰的毕业实验才重逢,怎么想都有些啼笑皆非。

 

你的目光落在降谷零衣领上,很难想象他那么注重隐私的人,也会愿意佩戴这种针孔摄像。看来工藤新一跟他关系是越来越好了啊,竟然能够说服他。

 

车里有股淡淡的香味,你下意识闭着眼嗅了一下,是你从前最喜欢的佛手柑的味道。

 

你们分手前的一个月,你还跟降谷零抱怨过他车里全是烟味,你甚至质问他是不是非要每次都拿烟味来熏你。在那之后降谷零就没有继续在车里抽烟,可没等他买来车载净化器,你们就已经分手了。

 

降谷零侧目看你,“这个味道还喜欢吗?”

 

你下意识点了点头,“喜欢啊。”

 

……

 

话一出口你就开始尴尬,你们都分手那么久了,轮得到你在这说喜欢?

 

“我现在已经戒烟了。”降谷零低眸,“以后车里不会再有烟味。”

 

你干笑两声,“这好像跟我无关吧。”

 

降谷零没有回话,启动了车辆就往电影院去。

 

选电影时,你陷入了纠结。眼下票房大卖的几部影片都很吸引人,你看了半天也没选出来,只好把这个难题抛给降谷零。

 

降谷零很果断地就选了部目前很火的卡通片,你看到电影票上的片名险些破功笑出声。

 

其实这部卡通电影还挺好看的,剧情新颖而温馨,你专注于电影,没有发现降谷零其实压根没看电影,他全程一直都在瞄你。

 

电影结束之后你就饿得顶不住了,顾不上自己还在和前男友参与试验,你直奔影院门口的面包店准备买东西。

 

“我们还是去吃正餐吧。”降谷零立刻拦住了你,“等下还得回答问题呢。”

 

你试图拒绝,“看完电影也差不多够了吧。”

 

降谷零耸肩,“可你不继续参与的话,就没法交差了。”

 

你叹了口气,“我就不该答应小兰。”

 

降谷零指了指领口,“嘘,别被听到了。”

 

你们选了一间西餐厅,点菜时你的手机响了起来。小兰给你发了短信,让你询问降谷零一个问题。

 

【分手后你有遇到比我更合适的人吗?】

 

……

 

你完全不想问这种自取其辱的问题。

 

降谷零早些年还在当卧底的时候就很受欢迎了,那时他兼职的咖啡厅每天坐满了想去搭讪的女学生。你一开始还会跟他闹,再后来你看到他被搭讪都有些麻木了。

 

剿灭那个神秘组织之后,他一路高升成为东京警视厅的警视正,自然而然也成了女下属们爱慕的对象。

 

这种时候问这个问题未免太可笑了。

 

比你更合适的人?讲句难听的,想爬他床的女人多了去了。只要降谷零愿意,他的女伴可以每天都不重样。

 

“没有。”

 

降谷零出声打断了你的思路,他一脸认真,像是怕你没听到,他又一字一句补充:“我没有遇到比你更合适的人。”

 

你诧异他居然知道你的问题,但想到这本来就是小兰所安排的试验,没准降谷零也收到了要回答问题的提示。

 

怎么可能会没有呢……你并不相信降谷零的回答,只是再追问的话就显得自己很在意他了,所以你默不作声。

 

降谷零点的菜都是你从前喜欢吃的,可你满脑子都在想他会不会是在骗你,几乎没怎么吃。

 

“不合胃口吗?”降谷零似乎有些紧张,“我们要不要换一家店?”

 

你摇了摇头,“不用麻烦了。”

 

面前的女孩不论神情还是措辞都很疏离,降谷零心中莫名有几分酸楚。他很期待你能在他回答完之后给点反应,哪怕是质疑问难也可以。但他等来的只有沉默。

 

“接下来是去书店。”降谷零看向手机,“要求是一块看完一本书。”

 

你觉得小兰这个读心理系的人也真是异想天开,居然会提这种奇奇怪怪的要求。

 

吃完饭之后你们一块去了书店,满屋书墨的香味让原本就没睡够的你顿时犯困。但你不想丢人现眼,掐了掐胳膊试图让自己清醒。

 

降谷零知道你不爱挑选,示意你先去找个位置坐下来,他负责拿书。

 

你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双手撑着下巴看向前方正在找书的降谷零。

 

其实很早之前你有跟他提议过,以后要在家里摆一个超大的书柜,这样你们有空的时候可以泡杯咖啡再看看书。可降谷零却不以为然,说是哪有那么悠闲。

 

降谷零很快就回来了,看到他手里的古文书,你当场自闭。

 

你觉得他在演你,可你又没有证据。

 

只看了两页,你眼皮就开始打架,书店的背景音乐又是舒缓的钢琴曲,本就没有定力的你在看完第一章之后直接睡着。

 

臂弯突然的受重让专注看书的降谷零回过神,你的脑袋靠在他手臂上。他试探性地喊了你几声才发现你已经睡着了。

 

降谷零不忍心叫醒你,又或者说他不想看到你清醒时那副冷淡的样子,所以他轻手轻脚地抱着你往沙发靠,你上半身都伏在他胸膛。

 

他的目光落在远处的书架上,显然他也想到了你刚刚在想的事情。

 

自己的小女朋友满脸期待在构想未来的居家生活,可他却不敢回应。那时正值降谷零在组织最如履薄冰的时候,他无法许诺能给你这么安逸的生活。等到他终于能让你过得优渥,你却决绝地跟他一刀两断。

 

时至今日,降谷零也依旧觉得那阵子真是他活得最失败的一段岁月。

 

你睡了半个多小时就突然惊醒,但早在你醒来的前五分钟,降谷零就已经扶着你趴回桌上。

 

一睁眼你就看到他在专注地看书,好像边上完全没你这么个人。你颇为尴尬,睡相要是被录下来了,岂不是贻笑大方。

 

降谷零看了你一眼,“抱歉,是我的疏忽,忘了你最头疼看这种古文书籍了。”

 

“没关系。”你捏着眉心,“看完了吗?要是好了就赶紧换下一个地方吧。”

 

“看完了。”降谷零站起身,“接下来去警校。”

 

你匪夷所思,“去警校做什么?”

 

降谷零道:“你没看邮件吗?小兰让我们去对方上学的地方,你大学是在澳洲念的,暂时去不了,就只能去我以前读过的警校了。”

 

你是不太想去那个地方的。

 

并非是你抗拒跟他完成任务,而是你知道警校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梦想跌入现实的分界点,无疾而终的友情……

 

你不愿意降谷零睹物思人。

 

你试图改道,“要不还是换个地方吧?去我的高中也可以?”

 

降谷零斩钉截铁,“不用,就去警校。”

 

刚系完安全带,降谷零就收到了消息,你觉得大概是小兰让他问问题。

 

果然下一秒降谷零就开口:“你当时会和我分手是一时冲动吗?说说理由。”

 

你神色慌乱,急忙扭头看向窗外,降谷零怕你不相信,将他的手机递给你,上面果真是这个问题。

 

“可以不回答吗?”你尴尬地笑了一下,“讨论这个好像没有必要了。”

 

“谁说没有?”降谷零沉声,“你也不是那种虎头蛇尾的人吧,既然答应了人家要帮忙,总该好好配合,不能影响别人的研究。”

 

你看着那个问题,上面每个字你都认识,可连成一句话你就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分手是你酝酿很久很久的。

 

你跟降谷零的感情其实一直很稳定,哪怕是他化名安室透去卧底的那段时光,他依旧把你保护得很好,从不轻易提分开。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厌倦这段关系的呢……

 

你蓦然想到你们分手前半年,黑衣组织已经被击溃,可主要头目还没落网,降谷零没日没夜地进行抓捕,忙得没空回你电话。

 

但就在那个半年,身边的朋友陆续成家,你和降谷零在一起整整六年,他却从没提过结婚的事情。

 

你们之间的感情其实根本不需要那本婚书来证明,然而,你毕竟只是个普通女孩子,也会幻想纯白的婚纱。

 

你在短信里委婉地提过一次,问他之后有没有什么关于你的打算。但降谷零直到第二天才回复,那条信息你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乖,以后再说好吗?我现在一心只想给景光报仇。】

 

你固然是知道诸伏景光的死对降谷零打击有多大,也一直支持他彻查真相为挚友报仇。可独守空房好久好久的你脑子转不过弯,只觉得满腹委屈。

 

从那之后你就不再那么频繁联系降谷零,而他也越来越忙,没意识到你们的感情出了问题。原本好好谈一次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却因为你们相互沉默而开始发酵。

 

降谷零正忙于抓捕罪犯,你不想给他添乱。可是忍一时风平浪静,忍久了越想越气。在降谷零带队成功缉拿犯罪分子之后,你提了分手。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你回过神,迎上降谷零有些焦急的眼光,他看起来很生气,像是不满你的回避。

 

“不是一时冲动。”你咳了一声,“我是深思熟虑之后才提分手的。”

 

降谷零皱眉,“理由?”

 

你垂眸不去看他,“你太忙了,我只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每天跟喜欢的人待在一起。我跟你在一起看不到未来……”

 

降谷零怒道:“怎么就看不到未来了?”

 

你抗议,“这不属于小兰的提问范围。”

 

“她要求你说清楚理由。”降谷零正色,“所以我有权根据你的回答提出自己的质疑。”

 

……

 

行吧,不愧是当警视正的人,把耍赖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你叹了口气,“我说不过你。反正就是没有未来。”

 

降谷零道:“我薪水很高。”

 

你反驳,“不是钱的事,我工资也不低。”

 

降谷零轻声,“我现在不忙了。”

 

你低着头,“可是工藤……”

 

降谷零笑了笑,“他们跟你说我每天忙着查案,是不是?”

 

你颔首,“对啊,说是忙得都没法睡觉了。”

 

降谷零道:“因为家里太冷清了,待着没意思。”

 

你不假思索,“那也没必要忙成这样吧?胡子也不刮,邋里邋遢的,还瘦了这么……”

 

意识到自己话太多了,你立刻住口。果然习惯是很可怕的事情啊,你以前就喜欢这样念叨降谷零,都分手了还是没改过来。

 

降谷零笑道:“你很关心我。”

 

你蹙眉摇头,“没有!”

 

降谷零不给面子,“你撒谎的时候每次会皱眉,然后摇头否认。”

 

你试图辩解,“那是你看错了!”

 

降谷零笃定:“没有看错。”

 

你转移话题,“先去下一个地方吧。”

 

降谷零很快开车到了警校。原本这个地方是不让外人通行的,但门卫哪会不给他面子,直接就放你们进来了。

 

今天是周末,警校里没什么人。降谷零逐一给你介绍警校里每个地方,还讲了不少从前他和他朋友的事情。

 

朋友相继殉职,对降谷零来说是不小的打击。可他又觉得天无绝人之路,你在他身边陪伴了很多年,所有昏暗绝望的时刻都是你跟他共同度过的。讽刺的是他居然也有作为前任面对你的一天。

 

你见不得他满脸悲戚,“好啦,先不说这些了。都是当大官的人了,不可以哭鼻子。”

 

“谁跟你说我要哭鼻子了。”降谷零看了你一眼,“我一直想向你道个歉。”

 

你诧异,“道歉?”

 

降谷零道:“当时我太想给景光报仇了,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不起。”

 

你耸肩,“没必要道歉。如果你真的为了儿女情长忽略正义,那就不是降谷零了。”

 

降谷零皱眉,“那你为什么不肯原谅我?”

 

你尴尬地低头,“你今天话也太多了。”

 

“我一直是把你放在首位的。”降谷零忽然攥着你的手腕,“你信我。”

 

你被抓得有些疼,“你松手,我信我信。”

 

降谷零道:“是我太迟钝了,没能及时发现你的心思。”

 

你纳闷,“你又发现我什么心思了?”

 

降谷零盯着你,“你想跟我结婚。”

 

突然听他这么说,你有些尴尬,想开口辩解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剧烈地咳嗽起来。

 

“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降谷零本在揶揄,但看你咳得泪花都出来了,他急忙拍着你的后背帮你顺气儿。他的触碰令你莫名眷恋,你下意识靠了过去。

 

降谷零过意不去,“抱歉,不该逗你。”

 

“没事没事。”你缓了过来,“我自己不小心呛到的。”

 

降谷零道:“今天行程已经结束了。”

 

你顺口问了句,“这就结束了?”

 

降谷零促狭,“你不想这么快结束吗?”

 

正尴尬着,你们俩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你看着那个问题,一时无言。

 

“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降谷零的提问让你意识到,他也收到了小兰的短信,你们拿到的是同一个问题。

 

你支支吾吾,“我……我不愿意。”

 

“小兰是学心理的,工藤是个侦探,而我是警视正。”降谷零眯着眼,“这有摄像头,你的反应可是会捕捉到的哦。”

 

你试图辩解,“我……我这个就是最直观的反应啊!”

 

降谷零道:“最直观的撒谎反应吗?”

 

你急得跺脚,“才不是!”

 

降谷零笑了一下,“那你还没问我呢。”

 

你莫名其妙,“问你什么?”

 

降谷零指了指你的手机,“小兰的问题。”

 

你立刻把手机藏进口袋,降谷零伸手就抢了过来,但手机锁屏了。

 

你松了口气,“打不开了吧。”

 

降谷零摁了几个数字,“哎呀,桌面这个人好眼熟,长得好像我。”

 

“零!你怎么乱开别人手机?”你踮脚想拿回自己的手机,“还给我!”

 

“你可不是别人。”降谷零看了眼短信,“你是自己人。”

 

你又羞又急,“你讨厌,快点还给我!”

 

“啊,短信是在这。为什么这里会有个宝贝啊,谁又是你宝贝了?”

 

降谷零躲闪着,点进去之后那串号码显示的却是他的。

 

你有种东窗事发的无力感,又够不着手机,气得你拉下脸瞪他。

 

“还给你。”降谷零无奈,“还是这么容易生气啊。”

 

你瞪了他一眼,“问题你看到了,我就不问了。”

 

降谷零道:“我还想跟你在一起啊。”

 

你接过手机藏起来,“我走了。”

 

“你还没回答我。”降谷零拦住你,“不然没法交差哦。”

 

你没好气地吼了一句,“愿意!”

 

降谷零愣了片刻,“再说一遍?”

 

你转身想要离开,但降谷零眼疾手快地从身后抱住你。

 

降谷零柔声,“你再说一遍。”

 

你一脸傲娇,“没听到就算了。”

 

降谷零道:“你最乖了,再说一遍呗。”

 

你红着脸,“愿意。”

 

话音刚落,降谷零就吻住你,他气势汹汹,你被亲得都快喘不过气了。

 

你挣扎,“相机……有相机……”

 

降谷零笑道:“早拆了。”

 

你睁大眼睛,“什么时候?”

 

降谷零坦白,“你那会在书店睡着的时候。”

 

你气得抬手打他,“好你个降谷零,拆了也不早说,还说什么相机会拍下你的反应。”

 

降谷零道:“不这么说怎么知道你的心意。”

 

你嗔怪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降谷零态度强硬,“你还爱我,别狡辩。”

 

你叹了口气,“我没想狡辩。”

 

“跟我和好吧。”降谷零捧着你的脸,“我家里还缺个女主人,虚位待你。”

 

你突然不好意思了起来,“我……”

 

降谷零道:“你只需要回答行,或者不行。”

 

你沉默了很久,久到降谷零都要怀疑没戏了。

 

“我太心急了。”降谷零垂眸,“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你不紧不慢地跟在降谷零身后,他没有作声,也没有回头看你。

 

“零。”你跑上前,“行啊!”

 

降谷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你踮起脚尖往他脸上一啄,“行行行行行!”

 

【透她】听风且吟● 侦探● 男神x● 安室透●
原作者:千夏   #ooc致歉    文笔勿喷 #第三人称 #较多 #双向恋 校组那个我觉得我还能鸽几天嘿嘿   盛夏的风依旧那么的热,蝉鸣的季节吵吵闹闹地却又过得那么快 桃沢唯趴在波洛的...
『诸伏景光x』命犯桃花(诸伏景光未加入组织)● 侦探校组
原作者:樹   第二人称 非常ooc 校组全员存活设定 诸伏景光未加入组织 约1w字 一见钟情 16倍速恋爱   01   一毕业,就被调派到刑事部搜查一课。本以为前辈们都正襟危坐、满脸...
】一生只有一次的拥抱 ● 侦探● 赤井秀一● 男神x● 安室透● 琴酒●
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举手投足间也格外小心。时常过来这边,最喜欢的事翻阅书架上的漫画,知道他在看什么,千万个分中那短暂的站台画面,摩天轮最后的停留,即将爆炸的大楼和掉落在地面的警察手册...
校组〗愚人节快乐(假装在讲梦话的时候喊其他人的名字)#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 #诸伏景光 #侦探
耳边轻声道:“再不理我的话,回家可要受罪的。”   ♡   【】   今天要加班,他不忍心可怜兮兮地独自在家,让过去厅等他。   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下午,也还没有过来...
×】听说喜欢坏男人● 侦探● 安室透● 校组● 诸伏景光● 萩原研二● 松田阵平
超市附近遇到了君以前所属的男子天团。   更“巧”的,萩原研二一开始并没有看到,只看到了君,不管不顾地扯着嗓门儿朝他大喊:“小,刚刚我们才遇见那个以前在校围着团团转的小姑娘呢,怎么这么...
】命运终结● 男神×侦探● 安室透● ● 赤井秀一● 琴酒
原作者:Violet   第二人称,有。 ooc我的,成年组大家的。     [] 听着大洋彼岸打来的电话声,枪声和爆炸声作为背景音乐,男人的嗓音显得无比好听,就像塞壬的歌声,以组织...
当你们久别重逢时(新/透/琴)● 侦探● 男神x● 安室透● ● 工藤新一● 琴酒
凭借良好的职业素养只震惊了三秒钟,就淡定自然地同诈尸的前男友打招呼。坚信,只要不尴尬,尴尬的就别人。 果不其然,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好几次欲言又止地看。毕竟严格算起来你们还没...
校组]关于我的女朋友路痴这档子事● 侦探● 诸伏景光● ● 松田阵平● 男神x● 萩原研二
!只没往右边看而已。以后还乖乖看着她比较好,免得她自己跑的什么地方去。   我家小姑娘……好吧所有的女孩都自带路痴属性……但只要我们俩出去玩,她带路,那么正确的路一定另一条!而且给...
校组】女友变文豪● 诸伏景光● 侦探● 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
。     “多乎哉?不多也~”        萩原研二:孔己?鲁迅?     从未发现看书会如此认真。已经捧着这本书看了两个小时了。       “在看什么?这么认真?”     “史书,我看...
校组]吃饭二三事● 侦探● 诸伏景光● 松田阵平● 男神x● 萩原研二
可以吃到一起了。 《的喜好我愿意一一尝试》     小姑娘吃饭还好,也就两种东西不吃,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瘦瘦小小的很让我担心,她最讨厌的香菇。但是很多料理都需要香菇,像茶碗蒸啊,炖鸡啊...
校组】当他的哥哥(他恋人欠我一个哥哥)● 侦探● 男神x
原作者:千夏   #ooc致歉           文笔勿喷 #他恋人欠我一个哥哥 #梗来自QQ空间     hiro 清晨,还在被窝里的时候,他轻轻走进的房间,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他清秀...
]整牙风波● 侦探● 诸伏景光● 校组● ● 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 赤井秀一
的土豆炖鸡怎么样?我没放香菇哦~”坐在对面看着。 “嗯很好吃!鸡肉炖的很烂对整牙人士真太太友好了!真好~”说着站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便继续开始吃饭。 唔……咬到骨头的将它吐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