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伏景光x你』命犯桃花(私设诸伏景光未加入组织)●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警校组

sodasinei 2020-11-02

原作者:樹

 

第二人称 非常ooc

警校组全员存活设定

私设诸伏景光未加入组织

约1w字 一见钟情 16倍速恋爱

 

01

 

一毕业,你就被调派到刑事部搜查一课。本以为前辈们都是正襟危坐、满脸横肉的老头,但你意外地发现,除了年岁最大的目暮警官,其他前辈们都还算平易近人。

 

新警上任,正常来说是不太可能参与到什么刑事案件的处理,加之这儿人员充足,治安也挺好的,你初就职这阵子除了打打杂、跑跑腿,便没什么要紧事了。

 

物以稀为贵,美人同理。

 

你样貌温婉乖巧,又留了一头黑长直,粉白的小脸儿总是带着清软笑意,腰线玲珑,双腿修长而笔直,活脱脱就是梦中初恋的标准长相。

 

阳气超标的刑事部本就是男多女少,佐藤警官名花有主,其他单身男警官们就开始打起了你的主意。

 

但大家毕竟都是同事,从事着最正义凛然的职业,有好感也不会逾越。即便有谁献殷勤献多了,正直的伊达前辈也会及时制止他们这种让你有所困扰的行为。

 

佐藤警官对你也很是关照,不仅业务上指点你许多,还把好朋友由美也介绍给你认识。年岁相仿的女孩子们最容易成为姐妹,你很快不再墨守成规喊她俩前辈。

 

只是每每下班,三位警花并肩而行,候在门外的高木警官红着脸牵走他心爱的美和子,而由美一头扎进那位帅气逼人的太阁名人怀里,徒然剩你一人。

 

但你也不酸,还有什么是比看着好姐妹幸福更快乐的事呢。

 

佐藤美和子跟宫本由美恨铁不成钢,为此,佐藤甚至发了大招,她把隔壁爆炸物处理组两位堪称门面的单身帅警官也介绍给你。

 

萩原警官风趣得很,三两句就跟你聊开了,你们礼节性地交换手机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至于那位松田警官……生人勿近,不提也罢。

 

02

 

难得处理完琐事,你悠哉拆开新到的咖啡要去泡一杯,却听到高木警官在门边喊:长野警察们过来了,佐藤警官准备一下吧。

 

你不明所以地眨眨眼,佐藤美和子很快道出缘由,长野警局派了人过来交流。

 

你百思不得其解,“我怎么没听说?”

 

“警视厅不成文的规矩而已。”佐藤美和子耸肩,“每半年就会有一次私下里的经验教训交流会,不算是很正式。”

 

你感到很新鲜,“我能去看看吗?”

 

能多学点就多学点吧,毕竟是前辈们的经验交流会嘛。

 

佐藤美和子点了点头,领着你一块过去。据她说,不出意外,这回肯定又是那几个老面孔。

 

你一头雾水,“谁?”

 

佐藤美和子边走边给你介绍,你们行至会议室门口,便瞧见一位身穿制服的女警朝佐藤打了个招呼。你猜那大概就是佐藤刚才所说的上原由衣。

 

果然,佐藤美和子微笑着回应:“上原警官,好久不见。”

 

上原由衣瞧你眼生,笑问:“这位是?”

 

你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了一番,话才讲完就瞧见爆炸物处理组那两位形影不离的美男子有说有笑地走来。

 

佐藤美和子道:“哪阵风把你们吹来了?”

 

松田阵平难得地一笑,“来见见老同学。”

 

你曾听说警校前两届的学员里,有五位综合素质极高的前辈,爆炸物处理组占了两位,你们搜查一课的伊达航也是其中之一。至于其他二位,却闻所未闻。

 

你问了句:“是萩原警官和松田警官当初在警校的同学吗?”

 

萩原研二看了看你,一本正经地解释:“老同学顾名思义当然是糟老头子。”

 

你脸色微微一变,不是惊讶,是为自己刚刚听风就是雨的猜测。

 

佐藤美和子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怪萩原研二乱跟你开玩笑。

 

“又败坏我名声。”

 

很清润的嗓音。

 

你下意识转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几乎是下一秒,你就看见了一个很年轻的警官:他面容俊朗,穿着齐整的制服,短发清爽利落,光是看他那通身清淡而不失持重的气质,就能猜到这人平日里该有多么温润如玉。还有他的那双猫眼,一览无余的纯粹,你忍不住想象了一下,这个人笑起来必然非常温柔吧。

 

上原由衣笑道:“景光,你迟到了噢。”

 

景光?是他的名字么?

 

你望着他出了神,默默记下这个称呼。

 

诸伏景光朝她颔首,“是啊,买不到咖啡。”

 

萩原研二跑到他身边,一把勾住他脖子,“好久不见啊Hiro!”

 

诸伏景光弓起腿踢了萩原一脚,“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

 

松田阵平同样走上前,“难得啊,景光也会刮干净胡子了。”

 

诸伏景光跟他们聊了几句,很快就走过来。他先是跟佐藤寒暄了两句,才转头看着你。

 

他伸出手,自我介绍:“你好,初次见面,我是诸伏景光,目前在长野警局本部工作,请多关照。”

 

你还没神游回来,佐藤美和子轻轻碰了碰你的手肘,你才急忙回握住他的手。

 

一秒,两秒……你就这么一直抓着诸伏景光的手。周围突然安静下来,萩原研二跟松田阵平意味深长地对视,然后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从诸伏景光的视角看下来,面前这个女孩儿眉眼间似有几分手足无措的意味,他不免担心是不是自己太过唐突了。

 

佐藤美和子低声道:“自我介绍啊。”

 

你如梦初醒,慌张地自报家门又急匆匆收手,心想这回可真是丢脸丢大了。

 

“倒是很少见Hiro话这么多呢。”萩原研二故作高深,“小阵平,你记不记得我们以前第一次集训完,Hiro怎么自我介绍的?”

 

诸伏景光知道这两个家伙又想拿他寻开心,飞过去一记眼刀。萩原研二立刻吐吐舌头,假装没有看到。

 

佐藤美和子下了逐客令,“好了好了,你们俩也该干嘛干嘛去。”

 

松田阵平深以为然,拽着萩原研二离开。临走了还不忘丢下一句:“景光,七点半,老地方见啊。”

 

诸伏景光道:“好啊。”

 

你还没从刚刚那阵尴尬里缓过来,倒是诸伏景光先笑着解释起来,说他那两个朋友只是想拿他开涮罢了,无意捉弄你。

 

上原由衣看了看时间,“我们也差不多该进去了吧?他们应该准备要汇报了。”

 

佐藤美和子先行进屋,上原也紧随其后。

 

而诸伏景光迈步就要进屋,你不由自主在想:好看的人就连背影也富有吸引力。你望着他衬衣下透出来的清直背脊线,还有一看就让人充满安全感的太平洋宽肩,再度走了神。

 

诸伏景光顿住脚步,“怎么了吗?”

 

“你……我……”你还以为自己的视线太明目张胆了,急忙低下脑袋,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诸伏前辈,我去给你们泡咖啡吧。”

 

糟糕,这什么跟什么啊。

 

你扭头小跑,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还好此刻没有其他人在场,否则也不知道第二天绯闻该传成什么样。

 

而会议室外,诸伏景光停下了要推门而入的动作,往你离开的方向看了又看。

 

03

 

你用办公室里的咖啡机煮了一壶咖啡,恰巧外出执勤的伊达航回来了,他热心地要帮你一起给众人给端咖啡。

 

伊达航乐呵呵地开口:“这次好像我那个长野的同学也来了啊。你们见过了吗?”

 

你颔首,“见……见过了。”

 

伊达航道:“景光人很好的,你对他印象怎么样啊?”

 

你不自在地又点了点头,“还行。”

 

伊达航絮絮叨叨又给你讲了些事,你从他那里得知诸伏景光招桃花的程度仅次于萩原研二。你们进会议室时,正好是中场休息,伊达航招呼大家过来喝咖啡。

 

诸伏景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着笔跟高木警官边聊边记。青年将衣袖卷上去了些,露出一截小臂。也不知高木涉说了啥,那人笑了笑,你没出息地在心里感慨他果然笑起来很温柔,就像……就像风雪夜里一杯烫热的清酒,让你浑身都跟着温暖起来。

 

你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怎么回事,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看。实在是很难把这个清淡如竹的男人跟萩原、松田还有伊达航联系起来啊……也不知道他以前上学时会是什么样呢?参加负重跑的时候肯定不会跟你当年一样狼狈吧。

 

诸伏景光察觉到你的目光,弯了眼眸冲你笑了一下。几乎是同个瞬间,你莫名其妙地就听到春日野穹下的潺潺溪流声。你耳根发红,不敢再盯着他看。

 

伊达航出声叫你,“你帮忙把咖啡给景光和高木吧。”

 

你不动声色地往左手边那杯咖啡里多加了两块糖,小心翼翼端过去。

 

高木涉接过其中一杯,抿了两口就感觉苦涩,再看隔壁的诸伏景光也是一脸奇异的神情,他不由开口:“太苦了。”

 

诸伏景光轻轻“嗯”了一声,他本只是想随口附和高木涉,却未曾想你因他的回答而紧张起来。

 

真的那么苦吗?你后悔自己刚才没能再给他添几块方糖。

 

诸伏景光一抬眸,就看到你耷拉着脑袋,一双灵动的小鹿眼也毫无光彩,小姑娘家的,没什么缜密心思,想的什么全都写在脸上。诸伏景光知道你误解了他的话,嘴角却不由得噙起笑意,心想:怎么这么呆呀。

 

短暂休息过后,大家又投入下一轮交流,这次上场的人是诸伏景光。

 

青年西装革履,站在台前侃侃而谈,指节分明的手时不时指向屏幕。你的视线随着他的手指移动着,到最后竟连他说了什么也不记得。

 

你并不知道,台上那人的目光也频频看向你。女孩儿撑着下巴,眼睛像长在自己身上似的,诸伏景光是什么玲珑心思,岂会瞧不出个中妙趣。这趟来东京,看来是不虚此行。

 

会议结束已是饭点了,佐藤美和子喊你一块去吃饭,可你觉得她和高木警官难得吃顿烛光晚餐,自己还是不要当电灯泡比较好。

 

“不介意的话,跟我们一起吃吧?”上原由衣笑眯眯地看着你,“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标致的小姑娘呢,就像看到亲妹妹似的。”

 

大和敢助扶额,他怀疑由衣是变相自夸,但他不敢说。

 

一个人吃饭也是吃,一群人吃饭也是吃,你还没开口呢,就看到诸伏景光他们过来了。

 

大和敢助道:“景光也来想想吃什么吧。”

 

“他不跟我们一起。”上原由衣瞥了大和敢助一眼,“景光难得有空回来东京,当然是要找好朋友喝酒了。”

 

所以说,就不能和他一起吃饭了吗?你不免有几分遗憾。分明你才跟诸伏景光接触不超过半天,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他这般上心。

 

诸伏景光跟身后的伊达航对视一眼,“要不然大家一起吧?”

 

你蓦然想到爆炸物处理组那二位不是很好相处的警官,心生犹豫。

 

萩原警官眼睛毒辣得很,松田警官也是个嘴上不饶人的,刚刚自己初见诸伏景光就失态,指不定要被调侃呢。平常也就罢了,可今日却不同了,你不想诸伏景光误会。

 

误会……你有点无奈,如果真的能够只是个误会就好了啊。

 

上原由衣跟大和敢助倒是没有异议,而诸伏景光不动声色观察着你。

 

小姑娘一张白嫩娇弱的脸蛋儿甜甜软软的,像棉花糖似的,尤其是那双鹿眼,清澄而温和,眼波婉转间犹如秋水日潺湲。

 

虽然样貌娇柔,但也许是穿了警服的缘故,眉宇间也染了几分飒爽。

 

只是……为什么蹙眉了呢?诸伏景光想,也许她是在犹豫吧。

 

于是他笑问:“难得有机会,鸣宫警官你跟我们不一块吃顿饭吗?”

 

伊达航没有料到自己这位一向内敛的老同学居然也有开口邀请女孩子的时候,但他并不是个多事的人,摸了摸后脑勺,当作无事发生。

 

同样惊讶的人,还有上原由衣。整个长野警局谁不知道诸伏景光是洁身自好出了名的,纵然生得丰神俊朗,也从不和女生主动搭讪,今儿这是怎么了?

 

上原由衣偷偷打量你一眼,就心下了然。十足十的小美人,谁不心动呢?

 

她露出老母亲般的微笑,觉得没准可以给她远在长野的那位老朋友提前报喜。

 

你心虚地摇头,“你们去吃吧,我……我还有文件没整理。”

 

上原由衣道:“先吃饭嘛,一会回来我让景光帮你一起整理。”

 

你本就是随便编个借口不想去,听到上原由衣要找诸伏景光帮忙,就更加无措起来。好丢脸啊……要被诸伏前辈看笑话了吧。

 

大和敢助完全在状况外,“由衣,人家有任务就不要叨扰了。”

 

“……”一向好脾气的女警官恶狠狠地瞪了自家竹马一眼。

 

伊达航耿直得很,“诶,我不是听高木说你已经把档案移交完了吗?”

 

你恨不得钻进地缝里,伊达前辈也真是没心眼啊,怎么就拆穿了?你没有忍住,抬起头小心翼翼看了诸伏景光一眼,他神色依旧淡淡的,好像完全没把你的谎话放心上。

 

他看了看手表,“我们先走吧,松田和研二他们该等急了。”

 

上原由衣也听出来你是在婉拒,只好依依不舍跟你道别。

 

随着他们离开,偌大办公厅就只剩你一人了。你懊恼地跺了跺脚,怪自己没有把握机会,假如刚才借这个机会问问长野众人的联系方式,没准以后还能再跟他聊聊天。

 

有多久没有这种少女心雀跃的感觉了呢?

 

还在学生时代,追求你的人就不在少数。他们夸你可爱、夸你温柔,可你认为自己是要成为警察的人,才不要给人柔弱花瓶的印象。

 

然而,当那个素未谋面的男子站到你面前,你无缘无故地希望自己能给他一个好印象,比如说……比如说可爱。

 

04

 

诸伏景光有公务在身的时候,基本是滴酒不沾的,今天却反常地连灌了三壶。就连总是豪饮的萩原研二都看不下去了,打趣他没必要一看到老朋友就这么激动。

 

“我很唐突吗?”

 

诸伏景光冷不丁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在座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是要表达什么。

 

松田阵平一本正经,“景光唐突地问了句‘是否唐突’,真的很唐突啊。”

 

伊达航道:“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吗?”

 

萩原研二问:“因为降谷不在,你觉得有点遗憾没能团聚?”

 

伊达航若有所思,“啊……说起来,零那家伙应该要明年才能回国吧?”

 

诸伏景光没有作声,默默又抿了口酒。

 

他从前不是没有谈过恋爱,自然知晓自己在看到你那一刻,心里就有了别样的情愫。哪怕诸伏景光自认为他还算温和,但面对你,他下意识就想把自己的气性再收敛一些,谁曾想适得其反了。他为人处事哪次不是游刃有余,怎么一见到那个眨着小鹿眼的女孩儿,就乱套了。

 

果然是我唐突了,她是在拒绝和我吃饭吧……诸伏景光这样想着,没忍住又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得了得了,别喝了。”萩原研二拦住他的酒杯,使了个眼色叫松田阵平赶紧把酒瓶拿走。

 

“我没听说你有谈恋爱啊。”松田阵平嫌弃地看了看他,“怎么,被哪个地下情人甩了?”

 

诸伏景光敛着眉心,“胡说八道。”

 

萩原研二越看他这副样子越不对劲,有个疑惑呼之欲出,就看到大和敢助他们姗姗来迟。

 

“太慢了吧。”松田阵平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快来,好问问景光这是怎么了。

 

伊达航帮忙接过大和敢助带来的下酒菜,而上原由衣直接走到诸伏景光旁边,用力地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上原由衣道:“禁止酗酒!”

 

大和敢助打圆场:“景光难得喝一次酒,没什么大不了的啦。”

 

上原由衣看向伊达航,“说起来,你们这期毕业的人里,只有伊达交了女朋友吧。”

 

萩原研二点头,“是啊,真羡慕班长。”

 

松田阵平吐槽:“也不知道谁一周拒绝了十次告白?”

 

上原由衣故作不解,“我看你们警局那位鸣宫小警官挺可爱的,就是不知道人家有没有男朋友了啊?”

 

诸伏景光看了她一眼,但没有作声。

 

“你说鸣宫吗?”伊达航若有所思,“没,前阵子我还听佐藤要给她介绍男友。”

 

萩原研二补充:“然后失败了。”

 

诸伏景光莫名松了一口气,转念间又觉得自己真是不怎么礼貌,才刚认识没多久,怎么就克制不住这份心思。

 

05

 

直到结账了,诸伏景光才后知后觉自己把钢笔落在会议室里。

 

爆炸物处理组那两位住得近,跟伊达航打了车就一块回去。而上原由衣眉飞色舞,要求大和敢助陪她到处逛逛。

 

诸伏景光突然觉得,这或许是个机会。明天他得返程回长野,这次是有公务在身才来,往后怕是没什么机会再见面。

 

抱着这样的念头,诸伏景光转身就往警局的方向走。

 

他喝了些酒,所幸脚步还算稳,秋夜寒凉,晚风吹得他清醒了些。他意识到那份想要深入了解你的心思只增不减,大概是真的栽了。他不由得加快脚步,期望你别那么快回去。

 

该说神明会暗中帮助心意相通的人们吗?

 

诸伏景光重新踏进位于二层的办公室时,你正巧刚小憩醒来,睡眼惺忪地站起身。

 

一抬眸,你们二人视线蓦然重叠。

 

你怀疑自己大概是睡懵了,揉了揉眼睛,才发现面前确实是诸伏景光。

 

-天啊,不会被他看见我打瞌睡了吧。

 

你紧张兮兮地垂下头,甚至都不敢打招呼了。

 

“我的钢笔落在会议室了。”诸伏景光率先开口,“带个路吗?”

 

你立刻同意,“诶,好的!”

 

说罢就转身要给他带路,全然不去怀疑堂堂一个警官怎么可能会不认路。

 

诸伏景光不紧不慢跟着你,余光瞄过你有些乱糟糟的桌面,联想到你脑门上浅浅的红痕,他推测你直接睡着了。只是不知道吃了吗……

 

“是这支吧?”你眼尖地发现会议室办公台上的钢笔,拿起来就要还给他。

 

诸伏景光伸手来接,“是的,谢谢你了。”

 

指尖相触的瞬间,你被他浸了秋风凉意的手冰得瑟缩一下。诸伏景光看在眼里,面不改色地问了句:吃过了吗?

 

这会离得近了些,你才闻到诸伏景光身上淡淡的酒气,是跟伊达前辈他们喝酒了吗?你不想节外生枝,下意识就要说吃过了,可他目光烈烈,你顿时没胆量撒谎,只好如实交代。

 

……果然。

 

诸伏景光眼里十二分的无奈,他顺着你一开始的借口问:“是因为工作太忙了吗?”

 

你点点头,“是啊,忙……忙到现在。诸伏前辈你应该吃过了吧?”

 

诸伏景光道:“嗯,我跟他们随意吃了些。”

 

你回答:“这样啊。”

 

气氛莫名冷了下去,诸伏景光不再接话,你也不知道说什么。

 

分明有很多问题想问的。

 

晚上有没有吃饱?都吃了什么?明天就要回去长野了吗?以后还来不来?

 

沉默半晌,你终于没忍住出声,“下次……下次有机会我再请诸伏前辈吃饭吧。啊,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把上原前辈他们也叫过来……还有萩原警官他们……”

 

“刚刚那家店做的菜有点咸了,适合研二他们的口味,但是我吃不太惯。”诸伏景光慢悠悠开口,“上原跟大和散步去了,伊达他们三个也已经回家了。还有,我跟研二他们是同学,也大不了你和佐藤警官多少。”

 

你一时听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一口气告诉你这些?从菜品的口味到他们是同学,还提了佐藤警官,跨度也太大了吧?

 

你笑着接话,“就算是好朋友,吃饭口味也不一样的嘛。”

 

诸伏景光叹了口气,“我意思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吃顿饭。”

 

你受宠若惊,“什么?”

 

“还有。”他看向你,“怎么你看到佐藤警官就是喊美和子,我反倒成了你的前辈?”

 

你还没反应过来,“那我喊你诸伏警官吗?”

 

“……”诸伏景光无奈,“都好。”

 

06

 

入夜后,街市陆陆续续亮起了招牌灯。你和诸伏景光并肩走着,他清和的侧脸柔和在无垠夜色里,当真是胜过月光万筹。

 

你平常话本就不多,此刻又心如乱撞,耳根红得不像话了,好在头发足够长,掩盖了秘密。

 

说是要请他吃饭,可你一时半会压根想不到能吃什么。平常你要么自己做好便当带来,要么就是下楼买点速食,今天就属于后者。早知道会碰上这么一位警官,就该自己随便做点什么才是啊,省得现在漫无目的,也不知吃啥。

 

你时不时就偷偷瞄他一眼,诸伏景光长得很高大,可那张脸却难得有些幼气,若非众人亲口盖章他和伊达前辈他们同龄,否则说他才大学毕业,你也是信的。

 

“再走下去,好像就是另一个街口了。”诸伏景光突然顿住脚步,一侧目就跟你对视上了。

 

你做贼心虚地移开视线,“不好意思啊,说着要请你吃饭,结果反倒带你兜了一大圈子。”

 

诸伏景光道:“我没关系。倒是你,还饿着肚子吧?”

 

“前面拐过去就是一家西餐厅了。”你灵光一现地指着路口,“还挺好吃的,试试看吗?”

 

诸伏景光点了点头,“那就有劳你带路了。”

 

这条街他其实来过很多次,小时候也好,读警校那阵子也罢,他对这熟悉到甚至清楚这段路到底有多长。但看着你,他觉得自己还是装傻充愣为好。

 

你哪知道诸伏景光在想什么,加快步伐只想赶紧带他去用餐。

 

服务生热情地招待了你们,自作主张就安排了情侣座。

 

你看着座位周围粉粉嫩嫩的爱心气球无言以对,诸伏景光倒是比你坦然得多,他翻开菜单看了看,点了一份炙烤牛小排和美式咖啡。

 

诶……不是不喜欢咸口吗?你在心里犯嘀咕,但又觉得也许是自己听错了。

 

你不动声色点完自己那份,找了个话题:“诸伏警官,你们是明天就回去长野吗?”

 

诸伏景光颔首,“是啊,只批了一天假。”

 

“我还没去过长野呢。”你看向窗外,“肯定很漂亮。”

 

-只有好山好水才养得出他这么好看的人。

 

你在心里默默想着。

 

“是很漂亮。”诸伏景光认同地点了点头,“所以我才会想着要回家工作。”

 

你讶异道:“诶?你没有在那长大吗?”

 

诸伏景光道:“嗯,小时候出了点变故,我是在东京的亲戚家里长大的。”

 

你不好窥探隐私,改口道:“那到时我去长野找你玩……呃,我是说找你还有上原前辈。”

 

“好啊。”诸伏景光弯了弯眼眸,“我很欢迎你来找我玩。有我在,就别找上原了吧。”

 

他口吻很平淡,你却面若绯霞。他的意思难道是……想两个人单独出去玩吗?

 

正巧服务生端来了冰美式,你顺手想把桌面的糖块儿给诸伏景光,他却摇了摇头。

 

“你今天那杯咖啡,”诸伏景光看着你,薄唇弯起好看的弧线,“糖分超标。”

 

你以为他在说那杯咖啡甜,殊不知他意在你。

 

“抱歉,我之后会记得你那杯少放点糖的。”

 

话一出口,你就觉得不对劲,他明天就要回去长野,以后除非有特殊情况,不然哪有再给他泡咖啡的机会啊。

 

诸伏景光笑了一下,“会有以后的。”

 

07

 

用完餐,诸伏景光顺口提议要送你回家。你出于矜持想要拒绝,可一想到再有十多个小时,他就得回去长野了,你最终同意。

 

你们俩一前一后在桥上走着,天地之间安安静静,只剩秋夜的风声,和你扑通扑通的心跳。

 

诸伏景光默默跟在你后头,晚风吹拂,你乌黑的发丝被吹乱了几缕,他知道自己没有理由帮你整理头发,只好不自在地看向周围。

 

而你忽然在想,也不知道时间能不能停下来,就留在这一刻不要朝前走了。

 

今天是你第一次见到诸伏景光,可这短短半日里春心萌动的次数,竟比过去二十多年加起来还要多得多。

 

你感觉自己有点肤浅,未知全貌就贸然对一个刚见面的男人动心了。可感情这玩意吧,犹如洪水猛兽,挡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的。一晚上就足够了,吃过饭、散过步,等到明天他回去长野,这份少女心事也就随之寂灭。

 

前边不远就是你的住处,你犹豫片刻,轻声提醒他可以不用送了。

 

几只小雀扑腾着翅膀飞远,消失在无边夜幕之中。不远处是几对行人:学生情侣你侬我侬走在人行道上;一位母亲抱着孩子,小朋友手中的气球蓦地凌空飞走,惹得他大哭。

 

你想,这一刻的人间烟火味儿真好啊。它属于这世界上每个平凡的人,属于你和诸伏景光。

 

诸伏景光沉默了一路,最终问出了那个让他有些纠结的问题:“虽然可能会冒昧,但我始终有点在意……你是平常就很腼腆吗?还是说跟我走在一块比较拘束了?”

 

你没有料到他会这样问,愣了愣。

 

下午初见时恍若一眼万年的对视、跟他相握的手、那杯加了糖的咖啡,还有……还有他认真发问的样子。

 

一切的一切重重叠叠,你好像察觉到什么,可一不留神间那个念头又溜之大吉。

 

诸伏景光自知失礼,“抱歉,我多言了。”

 

他想:若是松田阵平他们在场,肯定要笑话自己这么莽撞。诸伏景光鲜少这样打直球似的追问,沉稳、礼貌……外人给他贴了太多太多这样的标签,但他觉得,面对你,他像是又回到了十来岁满腔热意被激活的时候。冒冒失失地开口,又提心吊胆等你回答,再到自我圆场,诸伏景光忍不住要埋怨自己的冲动了。

 

“我平常确实不怎么会聊天。”你摸了摸后脑勺,“而且我也担心自己说错话,毕竟我和诸伏警官认识时间不长嘛。”

 

诸伏景光眸色一亮,“是这样吗?”

 

你腼腆地点点头,想到眼前人明天就要回长野了,你无端想多说几句,“我感觉我这人嘴有点笨,就比如那会在会议室外面,我一时紧张都给忘了要自我介绍了,让你见笑了。”

 

“完全不会噢。”诸伏景光低下头看向被你握过的右手,“我当时只觉得,鸣宫是个很可爱的人呢。”

 

你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姓氏从外人嘴里念出来那样好听,甚至没反应过来他刚刚夸了你。

 

“倒是我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诸伏景光无奈地摇了摇头,“又是贸然邀请你吃饭,又是这样莫名其妙问奇怪的问题。”

 

你急忙摆手,“没有的,能认识诸伏警官,我特别特别开心!”

 

诸伏景光罕见地刨根问底,“有多开心?”

 

你脱口而出:“就好像吃到了烤肉一样,有那么那么开心。”

 

“看来我们今天吃的晚饭不合你口味。”诸伏景光将你迅速捂嘴的羞怯神情尽收眼底,“过阵子来长野吧,我请你吃烤肉。对了,提前声明,只欢迎你一个人。”

 

你后知后觉诸伏景光的话有些暧昧了,尽管你不确定诸伏景光是在真心邀请你还是客套,你心里的那头小鹿依旧到处乱撞,让你面容都泛起绯色。

 

同样地,你也罕见地调皮起来,“那……那我若是跟美和子一起过去,诸伏警官就不愿意见我了吗?”

 

很是娇俏明媚的笑容,诸伏景光干这行久了,阅人无数,格外懂得察言观色,他觉得你大概是在意他的。骨子里的少年气性上来,他莫名其妙就想要哄哄你。

 

“我可忍不住,”诸伏景光笑了笑,语气故意一停顿,果不其然等来了你疑惑的眼神,“我可忍不住不见你。”

 

对方已经很直白了,迟钝如你,也总算听出他字里行间别样的情意。飞蛾扑火是一件很傻的事情,然而,你还是想投身烈焰。

 

你大概是着了什么魔,伸了手就去抓诸伏景光的衣袖,还幼稚地扯了两下,“但是……但是我一直到下半年都没有放假啊。”

 

你垂头丧气的模样看得诸伏景光心里一软,加上这突如其来扯衣袖的小动作着实把他给可爱到了,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轻轻替你理整齐了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发梢。

 

诸伏景光笑了笑,“只要你想见我,就一定能见到。”

 

人一旦有了心仪的对象,就会开始在意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分量,不得到自己是唯一的答案就决不罢休。你没由来想起那句:景光的异性缘可是跟研二不相上下啊。

 

“诸伏警官也有这样邀请过其他女生吗?”话问出来,满满的酸味。你觉得自己也真是有些没脸没皮了,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吃起醋来。

 

“没有。”诸伏景光郑重其事,“长野警局目前只有上原一位女警,我之前在警校里也没接触什么异性。这是我第一次约女孩子。”

 

你看他一脸严肃,心情莫名好了许多,小小声说了句“我也是。”

 

诸伏景光没有听清,“什么?”

 

你答:“这也是我第一次答应异性的邀约。”

 

话都说到这份上,暧不暧昧也就那么回事了。你摊开他的手心,边写边念一串数字。诸伏景光知道你是在告诉他号码,不动声色地记下了那些数字。

 

你眨了眨眼,“背会了吗?”

 

诸伏景光不答反问:“背会的话,是有什么奖励吗?”

 

你故意不作声,诸伏景光顺着你的意思,一错不错讲出那串数字。

 

“背诵辛苦了。”你嫣然一笑,“手这么凉,那就奖励一个暖手袋吧。”

 

你小心翼翼握住他的双手,可你软乎乎的小手哪里覆盖得住他的大手,反被他扣住。

 

诸伏景光道:“我怕凉到你了。”

 

“Hiro。”你眨了一个wink,心满意足看到他吃惊的表情,“我刚才忘记给你说啦,吃烤肉这种事,我只想跟关系最亲近的人一起。”

 

-所以,等到那天,我们就正式交往吧。

 

你觉得他那样聪明的人,一定听得懂你没说出口的话。果然,面前的男人展颜一笑,他揉了揉你的头发。

 

“不许反悔。”

 

x〗归来(存活)大概是个久别重逢的故事(?)● 侦探
原作者:樹   第二人称.非常非常ooc 存活 大概是个久别重逢的故事(?)   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次接到班主任的投诉电话了。儿子千里本是很乖巧的,转学之后却染上了爱打架的坏...
×】正态分布(没有殉职)● 安室透● 侦探
原作者:Alex_亚力克   没有殉职,一直在组织卧底,卧底名字借用了一下声优绿川老师的名字! 一个遇到了像Sheldon一样的的故事。 谁说理科生不懂浪漫! 正文   在走过波洛...
】如果能去到他的世界() ● 侦探● 男神x● 松田阵平
意涌上来,合上眼。 有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X】                              |一|       一开始只是些模糊的片段,那些飞快闪过的...
〗当老了(与的老年生活剪影 )# #伊达航 #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 #降谷零 ● 侦探
原作者:樹   第二人称  严重ooc 与的老年生活剪影  手动给∠( ᐛ 」∠)_   【】   这一生似是眨眼间,好像昨天才刚和在一块,眼下你们...
x]Nighty nighty● 侦探● 男神x● Scotch
。可是再也听不见了。”“我应该知道的我加入组织后我们的感情注定是曲悲歌。” 夜深了,的照片放在床边,轻轻抚摸的照片。        “Nighty” ボクは君に会えて,こんなに幸せだよ...
[x]遇见真好● 侦探
商场。    “ 这件蓝色的外套很适合hiro呢!”  “   是吗?那就这件了”。    “那我买一件和一样的衣服,这样就是情侣装了~”     五      毕业后的加入了公安,需要去一个...
〗愚人节快乐(假装在讲梦话的时候喊其他人的名字)#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 # #降谷零 ● 侦探
上车就开始假装困,体贴地帮盖好毯子,一路上都不敢把车开得太快,生怕觉得颠簸。   快到家楼下的时候,故意喃喃自语:“太阁名人,我可以。”   皱眉,但他还是温柔地拍了拍,提醒...
×】别来无恙● 侦探
,一举一动,一如当年。   那个当年啊。   的心突然揪紧,那些和他在一起的往事,一幕一幕地就突然浮现在眼前。高跟鞋掩住了犹如擂鼓的心跳,感觉眼泪就要不受控制地流下来了。   Hiro听到这边...
〖降谷零x〗破镜(组织已覆灭/降谷零任职视正)( '▿ ' )是糖 ● 侦探
原作者:樹   第二人称 ooc预警   组织已覆灭/降谷零任职视正 还了小兰的大学专业   ( '▿ ' )是糖   起先小兰问能不能做个试验,配合她完成毕业研究的...
]吃饭二三事● 侦探● 松田阵平● 男神x● 降谷零● 萩原研二
原作者:空气猫   非常非常严重的occ预警 很多          夫人的口味毕竟重,基本上属于无辣不欢的女孩子,吃什么都想加点辣椒。比如吃拉面她会家很多很多辣椒,或是吃火锅一定会要...
×】告白● 侦探
不是了解君。”   “我叫,” 听到他无比认真地说着,“我生在长野县,父母遭遇不测之后就被接到了东京,在东京长大。有一个哥哥,是位很优秀的刑警。我喜欢推理,射击,网球,好车,做料理...
x]每一天都想要和在一起啊● 侦探
了某池面帅哥也会在无意之间会招不少桃花遇见这样的情况会把抱在怀里让坐在他腿上在耳边轻声说着“别生气了,我错了。”末了还会用胡渣轻蹭。 “喂!这里是办公室啊啊啊。”  “没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