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白痴吊车尾的,我喜欢你”☆私设如山● 同人●火影忍者同人 #佐助 #鸣人

sodasinei 2020-11-03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第一次写佐鸣文有点慌慌的,希望没崩QWQ

☆ooc预警

☆不喜勿喷,欢迎大家提建议~

☆私设如山

 

盛夏的阳光火辣辣的烤炙着大地,路边的妖艳的花朵都垂下了它高傲的头颅,连小草都蔫蔫地趴在地上,知了挂在树枝上不知疲惫地问候着这炎热的天气。

“啊啊啊啊——卡卡西老师怎么还不来啊!我快要热死了得吧哟!”鸣人像一张大饼似的瘫在树荫下哀嚎着。

“鸣人,我们耐心地等等吧,卡卡西老师没准过会儿就来了,对吧佐助君?”小樱擦了擦额上细密的汗珠,无奈的笑着回了鸣人一句,眼神却不断飘向靠在树上一言不发的冷酷少年——宇智波佐助。

佐助没有回答,脸上也写满了不耐。

“啊,早上啊各位。”

一位白发死鱼眼的忍者倒吊在树上,笑眯眯地和鸣人等人打招呼。

“太慢了!!!卡卡西老师你就不能早一点吗?!”鸣人”刷”的一下从地上窜起,指着卡卡西的鼻子怒道。

“啊,抱歉抱歉,我在来的路上看到一个提着重物腿脚不灵便的老奶奶,我.......”卡卡西心虚的抓了抓他乱糟糟的白发解释着。

话还没说完就被鸣人打断了,“这种借口谁会信啊!”

小樱忍着心里的不快拉着想要揍卡卡西的鸣人,打着圆场。

“卡卡西,把我们叫来有什么事?”佐助打断了三人的打闹。

闻言,卡卡西收起那副颓废的样子,有些严肃的看着三人,“我们有任务了,现在给你们十五分钟回家收拾东西,十五分钟后在村口集合,我们要去尘之国。都明白了吗?”

鸣人佐助小樱三人脸上浮现出跃跃欲试的表情,先前的懒散烦躁一扫而空,齐声喊道“明白!!”

“散!”

 

十五分钟后,村口。

 

“终于不用再做那些无聊的D级任务啦,话说,卡卡西老师,我们的委托人呢?我怎么没看见得吧哟。”鸣人兴奋的四处张望着寻找委托人的身影。

“啊,这个啊,她嫌我们太慢了就在火之国边境的旅馆里等我们,我们最好快点过去,这位委托人的脾气可不太好啊。”卡卡西率先跳上树梢回头对还在原地的三人喊到。

“卡卡西老师,这位委托人长什么样子啊,委托内容是什么啊,尘之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啊,我从来没去过得吧哟。”

“闭嘴吊车尾的,吵死了,到了不就知道了。”

“哈啊?明明你也很想想知道吧<(`^´)>还有谁是吊车尾啊,混蛋佐助!”

“哼。”

“鸣人!你怎么这么和佐助君说话!”

在收到小樱的一记爆栗后,鸣人捂着头委委屈屈地闭上了叭叭个不停的嘴。

走在前头的佐助皱了皱眉,回过头朝鸣人的方向瞥了眼,心里竟然泛起一丝奇怪的感觉,意识到这点的佐助不爽的哼了一声,赌气似的扭过头追上了卡卡西的脚步。

卡卡西一行人马不停蹄地赶了三个多小时的路,终于到了委托人所在的旅馆。

“到了,就是这里,我们稍微迟了一点啊,希望这位大小姐不会生气吧。”卡卡西苦恼地挠了挠头发轻叹了一口气,领着三人走进旅馆。

“叩叩叩——”

“请进。”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打扰了,我们是木叶的忍者。”卡卡西坐在榻榻米上介绍了一下自己。

“你就是我们的委托人?”鸣人眨了眨那双蓝色的眸子,好奇的打量着委托人。

这位委托人约莫十五六的样子,身着烟蓝色长裙,及腰的金色长发梳起一部分,盘成一个简单的发髻,上面有支凤凰样式的簪子。

“喂,吊车尾的,给我收敛一点!”佐助扯了一样鸣人的袖子,轻声提醒他注意场合。

“你们太慢了,我等了你们很久!我讨厌等人!”少女缓缓转过身,琥珀色的双眸冷冷的看着他们眸中还有一丝复杂的情绪,柳眉轻蹙,俊俏的脸上写满了不耐。

“我是你们的委托人,无景優。”无景優打量了一下鸣人等人,不屑地嗤笑一声,“这些小鬼也要去?呵,这可不是小孩儿玩的地方,一不小心可就没命了。”

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看了看鸣人,后者瞬间炸毛跳了起来,指着无景優怒道,“喂!你看不起谁啊,我可是很强的!我以后可是要当火影的男人!”

“哦?是嘛。大话谁都会说,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啊小鬼。”无景優轻抿了一口茶,“不早了,出发吧。”

“无景小姐,现在可以跟我们详细说说您的委托了吗?”

少女沉默了一下,吐出一口浊气,“嗯。你们的任务是救出我二哥,他身上继承了无景一族的力量,如果无法控制会死很多人,婆婆把他囚禁在竹松山上。我得到了消息,婆婆想要杀了二哥,以绝后患。还有一个任务,在竹松山附近的瀑布旁,藏着一张七弦琴,这是我们兄妹四人的东西,它被婆婆夺走了。”

“啊啊,听上去有点棘手啊。”卡卡西揉了揉他乱糟糟的白发。

“钱不是问题。”无景優瞥了卡卡西一眼。

“无景小姐,这张七弦琴是你们的东西,为什么会被婆婆夺走,这位婆婆是谁啊?”小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们兄妹四人是族长的孩子,族长死后婆婆就成了我们无景一族的掌权者,这张琴威力很强,婆婆生怕我们会用这把琴造反,在我们还小的时候借故抢走了琴,不知为何没有销毁,具体藏匿地点我也不清楚,就拜托你们了。”

“呐呐,我说,不就是一把琴嘛,有什么厉害的,你想找回琴,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听说要找东西鸣人不满地问着无景優。

“白痴吊车尾的,婆婆不想让无景優找到琴,自然会监视她,而且无景一族精通音律,可通过乐器杀人。”佐助白了鸣人一眼。

“不愧是佐助君!”小樱看着佐助冒着星星眼。

“哼。”佐助轻哼一声。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爱出风头,哼。”鸣人嘟着嘴嘀嘀咕咕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顺着一条幽静的小路走去,周围都是竹林,在小路的尽头出现了一座三进三出的宅子。

房顶由琉璃瓦构成,白色的墙上画着狩猎图,朱红色的殿柱支撑着整座建筑,宅子的正门上刻着一把大折扇,扇面上有兰花的纹式。

无景優停下脚步,“到了。”

鸣人迫不及待地冲过去好奇的四处看看,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房子好大啊,好漂亮,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房子的吧哟。”

佐助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房屋,片刻后,低下头握紧了双手,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无景優注意到了佐助的不对劲,看到他身后宇智波族徽时,了然一笑,手轻轻搭在他肩上,“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话刚落音,便率先走进了宅子。

“大哥,我回来了。”

“嗯。辛苦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看见无景優身后的卡卡西等人愣了一下,准确来说是他们额上的护额。

无景優侧开身子,一一介绍卡卡西一行人。

听罢,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点了点头,“我是小優的大哥,无景逸,无景一族不允许外人进入,你们就先住在我们这吧。”

夜幕降临,无景優手持一把玉箫坐在庭院中吹奏,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渺渺,不绝如缕。

月光倾洒在无景優身上,宛如一道屏障把她和尘世隔绝开来。

不知何时,鸣人佐助站在无景優身后,默默听着这哀伤的曲子。

箫声骤停,三人谁都没有说话,诡异的沉静在院中弥漫开来。

“曲子很好听,姐姐,为什么曲子会这么悲伤的吧哟?”鸣人坐在佐助身旁,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率先打破了沉默。

佐助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无景優,“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无景優轻笑一声,“没什么,只是提醒你,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这曲子是写给我姐姐的,我们兄妹四人和寻常人家一样,老大无景逸,总是跟在我们后边帮我们收拾烂摊子,我们闯祸了,主动抗下过错,替我们受罚,老二无景辰,继承了无景一族的力量,他从未失控过,他对我们俩个妹妹很好,会带我们偷溜出去玩儿,老三无景韵,她很温柔,擅长医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后来一切都变了,三姐惨死,二哥被囚禁,我被视为弃子,大哥被族人百般刁难......”

无景優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里的恨意,“这曲子是为她而作,也是为我们逝去的快乐时光而作,知道太多对你们没有好处,回去吧,不早了,明早你们该开始任务了。”

无景優走后,鸣佐二人还坐在原地。

“佐助.....”

“嗯......”

“姐姐她好像很痛苦,我.....想帮她...”

“这是心结,只能靠她自己解开,我们能做的就是帮她找回那张琴,救出她哥哥。”

见鸣人情绪低落,佐助安抚似的拍了拍鸣人的后背,“不早了,回去吧。”

夜深了,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在鸣人耳边响起,“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鸣人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准备躺下继续睡时,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

鸣人只得站起身披了件外套就往外走,顺着声音的来源走去。

在黑暗中藏匿的人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随后瞬间消失在原地。

彼时,感觉到不对劲的佐助猛然睁开双眼,看到身旁的鸣人不见了,不耐地啧了一声,急匆匆地追了出去。

另一边,那人见鸣人早已走入迷幻之森,拿出玉笛开始吹奏,随着笛声的响起,森林中的迷雾越来越浓,缠在树上的藤蔓像有了生命似的开始活动.........

“嗖——”破空声响起,一枚苦无擦过那人的鬓角,钉在书上。

“混蛋!你把吊车尾的带到哪里去了!”声音是连佐助都没察觉的焦急。

“有点意思,竟然能找过来,呵呵呵呵。”那人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如果你能找到他,我便放过你们,若不能,那就葬身在这里吧,呵呵呵呵呵。”话还未落音,那人便消失在黑暗中。

“可恶!”佐助低声骂了一句,毫不犹豫地冲进迷幻森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佐助还没找到鸣人,自己的体力也不断流失,佐助撑着膝盖喘了口气,擦了擦额上细密的汗珠,“混蛋吊车尾的跑哪儿去了,真是一点都不让人放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过了不知多久,佐助找到了昏迷在地的鸣人,佐助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鸣人出了什么事儿。

“吊车尾的.....吊车尾的...”佐助推了推鸣人,鸣人没有反应,“鸣人...别睡了,醒醒....”佐助的声音开始颤抖。

“吵什么啊,混蛋佐助。”鸣人艰难的睁开双眼,“可恶,浑身没力。”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听到有人在喊救命,我就过来了,我捡到了这个,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鸣人拿出一把精致的有着兰花样式的折扇,上面还连着一块烟蓝色的布料。

佐助接过扇子和布料,皱了皱眉,联想起之前的种种奇怪的地方,“难道?不好!鸣人,我们快离开这里!这对兄妹有问题!”

佐助背起鸣人,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此时森林里的雾越来越浓,一道清悦的声音在森林上空响起。

“哦呀~被发现了啊~那就不能放你们走了,把命留下吧哈哈哈哈哈哈。”

佐助放下鸣人,自己挡在他身前,俨然一副保护者的姿态,“混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想救出你二哥了吗?!”

“咻——”

一枚银针朝佐助射去,“呵,二哥早就出来了,编这个借口出来不过是为了把你们骗过来杀了罢了,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复仇!是你们木叶的忍者杀了我三姐,此仇不报难解我心头恨!”

佐助打开写轮眼,一边寻找无景優的位置,一边抵挡着攻击。

“就这点程度吗?难怪你会被族人抛弃,你是个废物!”

“哦~是嘛?小弟弟,你这激将法对我可没用哦~,不过你既然一心求死,那我满足你!”

诡异的琴声在森林中响起,一道光圈困住了鸣佐二人,“幻术,音尘绝。”

(原谅我不会写打斗场面QWQ)

光圈散去后,佐助浑身是血半跪在鸣人身前,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眼神恶狠狠的盯着无景優。

“怎么会.....”无景優看到佐助替鸣人挡下攻击,即使浑身是伤也要护着他,这让无景優想起三姐还活着的时候,有次她们来遇到危险,那时三姐也是这么护着她的,无景優开始有些动摇,没有立刻下杀手。

“佐助!”鸣人湛蓝的眸子中满是泪水,鸣人拼尽全力移动到佐助身旁,接住倒下的佐助,“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笨蛋吊车尾的,我...喜欢你...好好活下去....”佐助认清了自己的心意,对鸣人表白了,话还未落音,佐助便陷入了黑暗。

“不!!!!!佐助!!!!!”鸣人抱着佐助的身体,痛苦嘶吼着。

橙色的九尾查克拉刚覆盖上鸣人的身体,却又悉数褪去。

“别白费力气了,这毒可是我为你精心准备的,也不要妄想卡卡西会来救你们,他现在应该死透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本来不想杀你们的,谁让你们不仅不听劝,还发现了我的秘密,那就只好一起杀了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景優笑着走到两人身边,准备给他们最后一击时,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只手阻止了她,“小優,够了,放了他们吧。”

无景優看着来人,“大哥?”

“小辰,你先救救这个黑发小子,再不救,估计要死了。”无景逸转头吩咐道。

“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可以为三姐复仇了!你们为什么要阻止我!为什么!”无景優揪着无景逸的手大吼,泪水打湿了她的双颊。

“冤冤相报何时了,就这样吧,你现在这个样子小韵知道了她也不会高兴的,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我们几个能幸福,好好的活下去!你明白吗!”

无景逸抱住愣在原地的无景優,“小優,回来吧,放下仇恨,我们去花之国吧,你不是最喜欢那儿了嘛。”

..........

“佐助,你那天是不是说了喜欢我?”鸣人刚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寻找佐助,问他这个问题。

“谁会喜欢你啊,混蛋吊车尾的!”

“诶?可是我明明听见了,你说你喜欢我....”

“吵死了!我说没有就没有!”

.....

几日后,无景優送卡卡西一行人出去,临别时,无景優拿出一对海豚样式的链子递给佐助,“佐助,祝福你。鸣人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辛苦你了啊,加油,有缘再见。”

一行人在吵闹声中见见走远.....

 

 

乙女向】当被开水烫到☆日常小甜饼● ●宇智波鼬●●止水● 漩涡
原作者:吹泡泡阿蛙   ☆日常小甜饼~ ☆ooc预警 ☆第一次写乙女 不喜轻喷(土下座) ☆内含/鼬/止     事情是这样在吃杯面时候,一边倒热水一边玩手机,结果热水倒在腿上...
乙女向】当被别人搭讪时●旗木卡卡西●男神X●漩涡●宇智波●波风水门●斑●千手柱间
女孩子,找搭讪一直不少。 每次都会吵吵嚷嚷地问, “ **酱一定没有给他联系方式吧?没有吧没有吧!” “这个哪里好了啦!一点都不配不上**酱说! “连白痴都不说!” “**酱绝对不...
乙女向】当偷亲他● 旗木卡卡西● 漩涡● 波风水门● 宇智波鼬● 日向宁次● 爱罗
  看着他背影 心里失落极了 大概自己是被讨厌了吧   第二天,顶着巨大黑眼圈找上了门 “**酱昨天到底对做了什么说!那个白痴在宿舍发了一晚上疯,连脸都不洗了,一提到就脸红,该不会...
<乙女>当他们吃醋时 #乙女向 #漩涡 #宇智波 #卡卡西 #带土
原作者:Dr.茶焼♪   ⊙内含,卡卡西,带土, ⊙ooc预警!ooc预警! ——   “回来啦!”   “...”   “君?”   “那个男是谁?”   “啊...啊诺,说...
乙女向】他生日 ● 漩涡● 宇智波● 旗木卡卡西
原作者:Ihznan.南栀   漩涡/宇智波/旗木卡卡西 第一次接触乙女文,tag打错了记得告诉 本文女主(也就是“”)叫南倾。 祝您观看愉快   【漩涡愉快撕下昨天日历...
乙女】他喜欢生理表现● 旗木卡卡西● 男神X● 漩涡● 宇智波● 日向宁次●止水● 奈良鹿丸●带土
?” 闺蜜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不知道是,鹿丸对所有话,翻译过来都是一个意思——“想了”“和聊聊天吧”   当他喜欢时,看见一切美好有趣事物,都忍不住想要告诉。     当...
【综漫乙女】当和他告别●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陀思妥耶夫斯基● 乙女向●
小姐。”     “诶,xx酱明天要走了吗?”睁着蔚蓝色双眸认真看着,眸子里满是不舍。 “嗯嗯。”掐了一把他软fufu脸,“别露出这种表情啊,被看到了估计又要笑话了...
乙女】他们奇怪吃醋点 #卡卡西/水门/扉间//宁次/斑/带土/● 男神X
着,希望他在心目中地位是高于木叶,高于大义     扉间   不一定要做最厉害 但必须是心目中最厉害   分身术好厉害!!! 扉间:(那是分身数…… ) ...
乙女】他对疯狂心动瞬间(内含扉间///宁次/鼬/爱罗)#男神X
原作者:Julie不吃香菜   内含扉间///宁次/鼬/爱罗   扉间   认真工作样子真很美。 每当挽起头发,露出专注神色,都让扉间目光完全无法从身上离开。 露出一小截...
<乙女>终于等到 *又刀后来糖后来沙雕前期性格不是很好 #乙女向 #宇智波
喜欢在班上是属于吊车那一类,和不同,不爱说话,不张扬。 因为实力,很嫌弃,甚至有时候会表现出厌恶。 “嗯...知道,我会努力,至少不能让觉得为宇智波丢脸...
礼物 #乙女向 #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斑 # #日向宁次 #李洛克 #
原作者:夜阑   李/卡卡西/宁次///斑   小李 小猫送礼类型,会把自己认为最好东西送给,比如哑铃、杠铃和握力器什么。 到最后基本变成他在用这些东西,但是瑜伽垫还是有在用...
乙女向】如果要参加有前男友聚会● ● 日向宁次● 宇智波● 宇智波斑
男友早就吓得快昏过去了,地上摇晃影子快赶上边上。   “算了啦!”绕过他跑到右边抓起他袖管晃了晃。   明显一僵回头瞪了一眼,抓紧机会在他脸上啵了一口:“现在想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