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乙女】雪中童话☆太宰单人●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 同人

sodasinei 2020-11-03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甜文预警,超甜~不甜你打我(๑>؂<๑)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太宰单人

 

 

1.

你很喜欢雪,雪是纯白的,是世间最纯洁的颜色。每到下雪的时候,你总会仰头看着天空中的雪花从天空中飘落,伸手接住落下的雪。

 

“xx,别玩儿啦,快回来。”好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扭头看见好友站在门口冲你招了招手。

 

你一脸不情愿地放下手中的雪花向好友走去,雪地上留下一串脚印,“干什么干什么,叫魂呐你。”

 

“死丫头怎么说话的你?”好友抬手给了你一个暴栗,“我等会儿要出去一趟,组织那边来任务了,你好好看家,别去雪地里玩儿了,小心感冒,多大个人了跟个孩子似的。”

 

“你才是小孩呢!”你捂着头嘟着嘴控诉地看着罪魁祸首,“你不觉得雪很像童话里的场景吗,王子会在雪中救了公主,最后两人幸福的在一起了。”

 

“幼稚。”挚友白了你一眼,“我很快回来了,在我回来之前好好看家。”

 

“很快是多快,组织给了你什么任务?”不知为何你隐隐感觉有些不安。

 

“两个小时。”好友收拾了一下行装,“回来给你带你喜欢的小蛋糕。去见一个人,把这个给他,地点在雪山。”好友扬了扬手中的文件袋。

 

“那你不能骗我噢。”

 

“傻孩子,你爸爸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说什么呢,明明我才是你爸爸!”

 

“等你什么时候比我高了再和我说这个吧,小矮子——”

 

“喂——”

 

送走了好友,你总感觉心里总是不踏实,好像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强压下这种感觉,打开电视吃着喜欢的零食,安慰自己多想了。

 

两个小时后,好友还没回来,你心里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你猛然站起,收拾了一下行装,出发去雪山。

 

越靠近目的地你的不安感就愈发强烈,你抚了抚心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胡思乱想。

 

就在你到达雪山时,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您好,请问是xx小姐吗?”

 

“我是。”

 

“我是武装侦探社的国木田,这里发生了雪崩,南星(你的好友)小姐不幸遇难了,我们在雪山西侧缆车旁边......”

 

“南星小姐不幸遇难了。”你脑子里回荡着这句话,你感觉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

 

你跌跌撞撞地跑向国木田所说的地方,看到好友躺在地上毫无生气的样子时,你的心莫名平静下来了。

 

耳边充斥着哭喊声,你跌坐在好友身旁,颤抖着手抚摸她的脸,冷,太冷了,没有一丝温度,连你的心也一起变得寒冷。

 

你没有哭,只是这么呆呆地看着好友的脸庞,喃喃自语“骗子,说好的很快就回来了,你骗我。”

 

“美丽的小姐需要肩膀吗,我的肩膀可以借你噢~”一道好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般缓缓地回过头,眼神空洞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还没等你回答,一个暴怒的金发男子给了这个男人一个暴栗,“混蛋太宰,你又偷懒!干活去!”

 

你回过头,深深地看一眼好友,对身后的人说到,“国木田是吧,我朋友...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

 

没等他回答,你摇晃着站起身,一步一颤地离开了人群,走到了僻静处。

 

你支撑不住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手紧紧地抓着胸前的衣服,大口大口地喘气,疼,入骨的疼,疼到你呼吸不过来。

 

就在你以为你将死在雪地里时,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了你,耳边传来轻快的语气,“小姐如果身体不舒服还是尽早就医为好噢,生命可是很脆弱的。”

 

你艰难的睁开双眼,“是你?”

 

“我的名字叫太宰,太宰治。”自称是太宰的人对你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很快就到医院了,小姐再忍忍。”

 

不知过了多久,你悠悠转醒,头顶是刺眼的白炽灯,周围是白色,鼻尖弥漫着浓重的消毒水味。

 

“在医院啊,”你捂住还隐隐作痛的胸口,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啊,小姐终于醒了。”太宰推门看见你醒了把手中的食物递给你,脸上还是那虚假的笑,“小姐睡了两天了,先吃点东西吧,我的联系方式在床头,有事联系我,我还有工作,回见。”

 

“谢谢。”

 

“不用客气。”

 

这是你和太宰的初见,他给你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在笑着,缺给你一种很悲伤很孤独的感觉,还有他身上打满了绷带,是受伤了吗?你不明白。

 

 

2.

“果然是这样。”武装侦探社的会议室里放着一叠资料,“这两人都是那个组织的成员啊,这个叫xx是组织里的高层。”

 

“这个组织无恶不作,是时候该除掉他们了。”社长看着手里的资料沉思片刻,“有一点很奇怪,为什么xx会把南星的尸体留给我们处理,陷阱吗?”

 

乱步拿出一片薯片放进嘴里,扫了几眼资料,“不是陷阱,xx无法面对好友的死亡,又沉浸在悲伤中,没想那么多。”

 

太宰难得的收起那虚假的笑,盯着桌上的你的资料片刻,“社长,任务交给我吧,xx小姐是个突破口,她似乎有些恨这个组织呢。”

 

得到社长同意后,太宰走向你所在的医院,预判着你的行动和组织的行动。

 

 

 

3.

“啪”巴掌重重的扇在你的脸上,面色阴沉的男人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眼神如蛇一般阴冷地盯着你,“为什么,不把南星带回来,嗯?”

 

你毫不畏惧地瞪着男人,眼里是毫不掩饰地恨意,“你为什么要让南星做那个任务?!你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要杀她?!”

 

“是又怎样,她和你走太近了,她会是你的软肋。”男人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你反映这么激烈,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

 

“你混蛋!”你挣扎的想要站起来,却被黑衣人一脚踢在腹部,你的身体如断线的木偶般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吐出一口鲜血,疼得你无法动弹。

 

“谁让你这样和首领说话的,越来越没规矩了。”黑衣人抽出枪抵在你额上。

 

“西杀,住手。”男人走到你跟前睥睨着你,“留着她还有用,送去刑讯室,别弄死了。”

 

“是,首领。”

 

你被西杀从刑讯室丢出来后,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血液浸染了你白色的衣服。

 

你扶着墙一步一步地往家里挪动,因为伤口的疼痛,你不得不停下休息,炎热的天气让你汗流浃背,伤口疼得你两眼发黑,双腿再也无法支撑你的身体,脸朝地面摔了下去。

 

迎接你的不是滚烫的地板,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小姐,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是太宰,你张了张嘴,强撑着发出了一个音节,就昏死了过去,“走....”

 

“唔。”你被伤口疼醒了,闷哼了一声,挣扎着想要起身 。

 

“哦呀,小姐醒了?”太宰按住你乱动的身体,“你伤的很重,最好别乱动噢~”

 

你目光复杂地看着太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问出第一次见面就困扰着你的问题。

 

“太宰先生,为什么你时时刻刻都在笑呢,有时候你明明不开心吧?”

 

太宰愣了一下,没有料到你的观察这么细致,随即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是啊,为什么呢?”

 

你疑惑的眨了眨眼,“是因为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下意识的举动吗?还是受到某个人的影响?”

 

太宰帮你倒水的手顿了一下,“.....谁知道呢。我去帮你煮点粥吧,你受伤了不能吃太重口的东西。”

 

“嗯,谢谢。”看着太宰离去的背影,你想起首领对你说的话,“太宰治是武装侦探社社员,既然你和他有了接触,接近他去刺探情报,如果失败,你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你的脸色沉了下来,眼前闪过好友死去的样子,周身弥漫着恨意。

 

 

4.

太宰带着你来到安葬你好友的地方,你吐出一口浊气,把满天星放在她的墓前。

 

“她是我的至交好友。”你将额头抵在墓碑上,“有时候像我的老师,有时候又像我的妈妈.....”

 

太宰站在你身后低着头似乎想起了什么,收起了虚假的笑,默默的注视着你。

 

你也不在意太宰有没有听你说话,继续说着你的往事,“最开始我们相看两厌,后来不知怎么着就成了好朋友了。”

 

“她啊,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但是...但是她从未骗过我,”说着说着你哽咽了,“这是她第一次骗我,也是最后一次。”

 

太宰把手放在你肩上拍了拍,“小姐,人啊在失去至亲的时候是会哭的,振作点,她不会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武装侦探社

 

“太宰先生,这样真的可以吗?”敦忐忑不安地询问着电话里的太宰。

 

“按我说的做,我什么时候失误过。”太宰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我们动作要快点,重要资料我都放在u盘里了。”

 

“是。太宰先生....”

 

“放心,如果可以,我会把她带回侦探社。”

 

 

次日清晨,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睡梦中的你。

 

“xx,情报探听的怎么样了?”

 

“今天上午九点,雪山缆车旁,侦探社社长会在那里出现。只要我们尽全力一定可以干掉武装侦探社。”

 

“知道了,届时首领会带上重高层前去,你负责接应,不要搞砸了。”

 

“是。”

 

彼时,咖啡厅听着音乐喝着咖啡,听到你和组织成员的对话,唇边浮现一抹笑意,“至今为止都算到了。”

 

 

九点,雪山缆车旁

 

你提前两个小时在这里布下陷阱,你的好友死在这里,他们也必须死在这里,给她陪葬。

 

“xx,武装侦探社社长呢?”首领发现不对劲皱了皱眉,如蛇般阴冷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你。

 

看到他们走到了陷阱所在的位置,你松了口气,冷笑一声,“没来啊,去死吧,给南星陪葬!”

 

“果然,”首领立刻使用异能想要杀了你,他身后的高层也浮现了愤怒的神色。

 

你淡定地拿出笛子吹奏出一支诡异的曲子,无数红色的细长虫子从地下爬出穿透首领和众高层的皮肤啃噬着他们的血肉,惨叫声响彻云霄。

 

首领嗤笑一声,“料到了你会叛变,我早已让西杀带人在另一侧埋伏,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你脸色一变,没料到首领会来这么一出,拿出防身的蛊虫,准备和他们同归于尽。

 

十分钟后,首领和高层早已死绝,而首领说的另一对人马还没出现。

 

你皱了皱眉,将装蛊虫的罐子抓在手中,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xx,受死吧!”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你来不及反应,就被来人刺穿了腹部。

 

“真是好样的,自己吸引我们的注意,让武装侦探社的人带着军警偷袭我们总部,在另一侧埋伏的人也被武装侦探社干掉了。”西杀拔出刀子,往你身上又刺了数刀。

 

你忍着剧痛快速撒出手中的蛊虫,“你怎么会?”

 

“呵,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了,首领说了计划后,我留了个心眼儿,果然,你忘了当初是谁收留了你吗?”数秒后伴随着一声声惨叫西杀死在了雪地上。

 

终于,结束了,你没有想到太宰早就算计好了一切,而你只是他计划中的一环,这样说来,他总是会消失一段时间,还有一些奇怪的事情都说的清了。

 

原来,被骗了啊,看来,对我的好也是演戏吧....

 

 

5.

在一片瓷白天地中,虚弱的你捂着流血不止的腹部倒在了地上,眼神空洞的望着空中飞舞的雪花,静静地看着它们飘落大地,与四周的景色融为一体。

 

你与好友在雪地里相遇,她死于雪崩,和太宰在雪中相遇,你倒在了雪地上,他不知所踪。

 

心,好疼,比身上的疼到眼前发黑的伤还要疼上百倍,一滴热泪混合着脸上的血液滴落在雪地里,融化出一个浅坑。

 

你不禁想起多年前和好友相处的时光:

“喂,我说,你怎么又看这种电视剧啊,假的要死。”你对着好友翻了个白眼,夺走她手中的遥控器,“有什么好哭的真是。”

 

你骂骂咧咧地把一盒纸巾塞给好友,完全不理解她为什么看这种东西会哭,“结局肯定是公主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啦,无聊的电视剧。”

 

好友抽出一张纸随意的抹了把糊了满脸的眼泪,打着哭嗝,说话带着浓重的鼻音,“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或许会在一起,但是,现实不是童话故事,没有那么多美好的结局,你不是公主,他也不是王子,两人最终结局只能是错过,成为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你也太悲观了吧。”你撇了撇嘴表示不认同。

 

“如果,王子为了某种目的接近公主,赢得了公主的芳心,在公主知道真相后,你觉得公主还会选择原谅王子和王子在一起吗?”好友认真的看着你的眼睛问道。

 

“哈啊?你这是什么假设。”你抓了一把瓜子继续道,“公主肯定会原谅王子啊,这还用说?”

 

好友见你还是一脸难以理解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揉乱了你的头发,“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你可以选择相信童话,但现实不是童话。”

 

“是啊,现实不是童话,我真傻。”你抬手捂住自己的双眼,热泪在你的脸颊上肆意流淌,“我爱上了一个永远不可能爱上我的人,我就像是活在童话里逃避现实的人啊。”

 

不知过了多久,脸上的泪结成了冰,身上的伤口疼到麻木,雪花逐渐覆盖你的身体,你的意识开始涣散。

 

你努⼒想体⾯⼀点开掩饰你失败的事实,但那张因为疼痛⽽苍⽩的脸上,悲凉和不⽢却⽆处遁形。睁着疲惫的眼睛,⾃虐般的任由冰冷的雪花落在瞳孔上,刺痛的感觉让你眼眶酸涩,竟像是流泪的感觉。

 

真是讽刺啊,你这么想着。

 

你喜欢雪,你甚⾄不⾃量⼒的幻想过能在童话般的雪中,接受着亲友的祝福,和你最爱的那个⼈结为连理,共度余生。

 

而讽刺的是,送你最后一程的竟是你最爱的雪。

 

蓦地,你听见有脚步声向你靠近,……是谁?

 

恍然之中,你努⼒抬起眼⽪——⽆尽的苍茫之中,身着驼色风衣的收⼫⼈缓缓向你⾛来。

 

你⼲涩的吞咽了⼀下,慢慢开⼝“你把雪弄

脏了,太宰先⽣。”

 

他在你身边蹲下,视线从雪地上异常明显的⼤⽚⾎污移到你脸上。

 

你扯出一抹笑,强撑着看向太宰,“没想到....你一直在骗我.....小时候院长骗我说爸爸妈妈在工作,过段时间就回来了,”你喘了几口气继续道,“后来组织的人骗我说只要成为他们的一员就带我去见爸爸妈妈,我的好友骗我,她说她很快就回来,可是她再也没有回来.....”

 

你咳出几口鲜血,哽咽着继续道,“没想到连你也骗我,你...咳咳咳....”

 

太宰背对着光,半蹲在你身前,你看不清他的神色,“太宰,我时间不多了,你能....最后骗我一次吗,说一句你爱我,哪怕...是违心的...”

 

没等到回到的你眨了眨眼睛,蓦地笑了起来“太宰先生,你知道吗......其实啊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话还未落音,你便失去了生息,你最终带着深爱着的雪,死在了最爱的人怀里。

 

 

“抱歉。”他说。

 

 

怎么样怎么样甜不甜不(๑>؂<๑)

我在写什么啊,果然写文不能先写结尾吗QWQ,

结尾写完了,前面越写越水,我是屑TAT

 

】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江户川乱步●中原也●●国木田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你
原作者:离岛   【】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国/敦/泉/芥/福/与/织/宫/森 #文豪×你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他是鬼(篇)● x你● 文豪
原作者:子   *文豪X鬼灭之刃(只是背景) *私设ooc  *小学生文笔   作为你的男朋友挺好的,待你温柔体贴。他完美无暇,就一个问题,比较懒,不愿动。可大冬天,你自己也想缩在被...
】如果你是德云女孩☆日常小甜饼● 文豪●中原也●
。   “呀~大家早上好呀~我叫,我也是侦探社的一位最受尊敬的社员,是我,我是,我有一个名字叫这个名字属于我,你们........”你话还没说完就被愤怒的国木田打断了,“混蛋...
】当他们体验分娩阵痛机● 文豪●中原也●江户川乱步●中岛敦●
点头。 躺在机器旁的依然不老实,“小姐~你舍得阿受苦吗,我可是最讨厌疼痛的了QWQ” 你选择性无视了一旁的医生点了点头。 身旁的机器上的数字一级一级的上增,的神情也越来越痛苦,本来想...
文豪x你x 阴阳怪气怎么 #男神x你 #文豪 # #中原也 #bg
真有以为打架能威胁到吧。”          哦吼,完了。这是在场港黑众人心底的想法。        只见中原也压低了帽檐,脸色被阴影遮挡了,你看不懂他的情绪。        完球了,我居然...
】当你用极端方法减肥☆日常小甜饼● 文豪●中原也●江户川乱步●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日常小甜饼 ☆日常ooc ☆短小预警 ☆内含/乱     在一起后,你就没有控制过饮食,导致你的体重一路飙升。 于是你开始了减肥...... “小姐,你...
】当你被沙雕广告洗脑● 文豪●中原也●江户川乱步●国木田独步●
你。 新的一天从沙雕开始。 你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清了清嗓子大吼一声“旺旺!” 还在睡梦被你一吼吓得一巨灵,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委屈巴巴的说“小姐~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呀,都吓到阿了,要小姐...
】和好容易,如初难☆本篇还是专场● 文豪
失神的你。 “........嗯” “你和他的过去...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吗?” “唉..”你吐出一口浊气,“那个...我曾经很喜欢他,喜欢到明明他已经委婉的拒绝了,我还是忍不住的对他好...
】当你情绪崩溃● 文豪●中原也●
,双手掩面大哭。 走到你身后,轻轻环住你的腰身,让你靠在他身上,他温润的嗓音在你耳边响起,“小姐,别怕,我在。” 不知过了多久,你渐渐冷静下来了,你抬起哭肿了的双眼看,“阿,你不问问我...
】当你被道德绑架● 文豪●江户川乱步●●中原也●
叽叽喳喳的很开心,在一旁无奈又宠溺的看着你,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美好,直到你们上了电车....... “阿,快来,这边这边”你站在座位前招了招手。 这时一个带着十二三岁孩子的老妇一把推开你,你重心...
】当你移情别恋● 文豪●中原也●江户川乱步
家小姐:没什么好说的,你竟然监视我,爬吧!阿,这都是假的!你快收起你的笑,了!!!还....还...还有那啥...能把门打开吗.......我要憋死了!小黑屋paly什么的不适合我啊!!!  ...
初遇的时刻()(含/中原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文豪 #男神×你
原作者:玖玖鹤   我是ooc老国王,ooc我最强。 撞梗道歉 含/中原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你和他的初遇是在河边。 那天你因为某些原因有些想不开,所以跑到河边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