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乙女】当着他的面自杀 ● 全职猎人乙女向●bg #酷拉皮卡 #小杰 #雷欧力 #奇犽 #伊尔迷 #库洛洛

sodasinei 2020-11-04

原作者:村口专业烫头王师傅

 

·内含:酷/杰/雷/奇/伊/库

·内容十分狗血,文笔十分ooc,请大家注意

 

酷拉皮卡:

你跪坐在楠木制成的棺材旁,呆呆地看着里面安详睡着的男人。

“一直都想让你好好地休息,这下子大概可以了吧?”

你伸出手轻轻地将他脸上粘着血迹的发丝拂到耳后,在用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另一只牵起他的手,将它贴近你的脸颊。冰凉的触感却让你怎么也无法清醒。

“酷拉皮卡,我恨我没有在你饱受折磨的大半辈子时间里好好地陪伴你。你看,我也受到了我的报应。”

“如果有来世,一定要当一个普通人,平平凡凡地生活着,然后安享晚年,子孙满堂。或许你也不喜欢吵闹的环境,但是……我希望你能像个普通人一样幸福地过完一生。”

“无论我们是否还会再相遇……”

“请记住……我…我从现在开始,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我们永远都不会再分开了……”

你举起匕首,上面返还的寒光在午后暖阳照耀的房间内没有一丝违和感。

朝而同起,暮而共眠。这是你对酷拉皮卡的承诺,无论生死,赴汤蹈火,你在所不辞。

高高举起的匕首即将落下,突然门外一阵躁动,你无心去管这些事情了。

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你身后的门被推开了。一道人影窜到你身边,打掉了你手中的匕首,你想捡起来的时候,那个人先你一步把它踢到了远处。你抬起头看了过去,瞳孔便瞬间放大了。

“酷…酷拉皮卡?!”你震惊道。

酷拉皮卡焦急地看着你,你伸出手在酷拉皮卡脸上揉了揉,捏了捏,反复确认着。

紧接着,你又托起他的手贴近你的嘴唇,感受着久违的温暖。

“发生了什么……”你还没有说完就被酷拉皮卡猛地抱住了。

“酷拉皮卡……你还活着吗?”你的手慢慢地抚上酷拉皮卡的金发。

“我还活着……”他的吻落在你的发顶,你也终于能回过神来,平复下了情绪。

“所以……棺材里面的是用念能力伪装的假人?”你窝在酷拉皮卡怀里玩着他的头发说着。

“看样子是这样的。”

“凛仙他们和我说你遭遇不测时,我的心跳差点停止了哦。”

“对不起,是我太迟了。要是再晚一步,连你也要失去了……”

“我早就已经做好随时为我们的事业献身的准备了……唔唔……”你抬起头正要向他表明你的决心时他的吻就落了下来,将你剩下的言语封在了口中。

良久,他松开了你,轻声道:

“你要好好地活着,我所不能窥全的世界的原貌,还要劳烦你帮助我继续见证下去。”

“我答应你,酷拉皮卡!”

 

小杰:

你弯下腰在树林中草丛里仔细地寻觅着,刚刚和朋友在追跑打闹时一个不注意就把装在口袋里的绿宝石项链弄丢了。那可是今年爸爸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要是弄丢了……你不想去想象后果了,只能一边自认倒霉,一边仔细地搜索着。

“怎么办啊……到底丢到哪里去了??”你苦恼道。

不知走了多久,你走出了这边树林也没有找到。你着急起来,心想着这次是少不了一顿骂了,就在你放弃之际,一道亮光晃到了你的眼睛,你向那里走过去,定睛一看,正是你的绿宝石项链。只是,这项链垂挂在这悬崖上生长的树木的虬枝上,你想要拿到需要费些劲。

你自认为四周是没有人能够来帮助你的,于是你便蹲下来跪在地上,伸出手向项链的方向够去。

距离项链还有大约一厘米的距离,你觉得胜券在握。于是,你挪了挪身子,向那个方向靠近。

“拿到了!”你松下了紧张的心情,正要挪回去,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危险!”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你反而吓得失去了重心,于是……

“救命啊!!!”你当时心里慌死了,以为自己就这么离开美丽的世界了,幸好那个人及时地赶过来一把抓住了你的胳膊。你抬起头看清了来人的模样,是个有着刺猬头的少年,他琥珀色的眼眸中满满是焦急和歉意。

“抓紧我的手!我这就把你拉上来!”他的力气很大,真的就将你拉了上来。你的脚踏在熟悉的土地上,因为刚刚直击心灵的恐惧让你的腿还有些发软,于是你一个趔趄便要向前倒去,他见状立马上前接住了你。你便扑到了他的怀中,嗅到他身上的清新自然的气味后你回过神,快速地稳住了自己的身子。

你向他鞠了一躬,感激地对他说:

“谢谢你……”

“不用谢啦,我是杰·富力士。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啦,我带你下山吧?”

 

 

雷欧力

“她们都不会理解我!她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笑得那么幸福……可是我……”

你曲起腿蜷缩在角落里,将头埋在放置于腿上的抱枕中。沉默地宣泄着情绪,以无声的方式呐喊着。

当家庭变故,友情背叛,桩桩件件如雨滴般汇聚在一起的痛苦之事就犹如积压过重的云层再也无法支撑其重量,终于降下了倾盆大雨。淋湿了狼狈的你,在你的肌肤上拍打出了轻微的疼痛,又像是根根纤细的银针,没入了心脏。

“睡一觉就会好起来了吧?”实际上你也已经好久没能安稳入眠了。你睡不着的时候,总会犹豫着想要拨通了雷欧力的电话。

【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就来找我聊天吧!反正我也是夜猫子,复习到深夜都是常有的事了。】

『可是,深夜还不睡对身体不好哦。亏你还是个医生呢。』

你最常干过的事情就是:拨通了他的电话,和他天南海北的聊天,然后经不住困意最终沉沉睡去,你觉得雷欧力大概是有魔力。

你踉踉跄跄地走到是书桌旁,胡乱地翻着桌子上堆积的杂物,从其中淘金一般地找出了一瓶安眠药,又从厨房倒了一大杯水。拧开了药瓶盖,倾斜着药瓶要倒出来药片。

【我回学校办点事,大概五点就会赶到你家了,记得要给我留门啊!】

“抱歉了,雷欧力,我可能要睡一觉了,可能会有点久。”

“xx,我回来了!我找到了你家的钥匙了!”门外响起了雷欧力洪亮的嗓音,依旧是那样健康又透露出了无尽的活力。

雷欧力打开你的房门,看到瘫坐在幽暗的房间里的你,呆滞地看着手心里的几颗安眠药片。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向你,抓过你手心里的安眠药片,又将它们扔到了垃圾桶中。他双手紧紧抓住你的肩膀,你慢慢抬起头,凌乱的发丝搭在你的脸上,遮掩住了你的部分情绪。只露出了布满血丝的眼睛。

“你这是在干什么?!我们说好要等着我回来的!”

“我……我只是想睡一觉,然后忘记所有……”你低垂下眼。

“你差一点点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啊……”雷欧力瞪大的双眼里满溢着担忧与后怕,如果这时你看向雷欧力的眼睛,你还会发现雷欧力眼底隐隐的泪光。

“为什么想忘记会这么难呢?如果我这一辈子都无法走出去了,无法安稳入眠呢……”你抬眼看向雷欧力的瞬间眼中也已是噙满泪水。

“我会成为你的安眠药。”

你带着泪眼勉强向他挤出了一个笑容。雷欧力公主抱起你走向沙发,他让你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规律的心跳声,你的情绪也终于稳定下来。

『终于可以安然入睡了。』你想到。

 

 

奇犽

今天揍敌客家的女仆们过得可谓是提心吊胆了。

原因……还不是因为你!准三少夫人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非要拖着病体在宅子里转来转去,还要每一个房间都巡视一遍。女仆们想要过来扶住你也被你拒绝了,她们一脸为难地看着你一瘸一拐的走在前面,也无法说些什么,只能跟在你身后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了。

“嗯……这间房间不错,就这间了!”你看着这间房间的吊灯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女仆们还是松了一口气。

“拜托你们一个事,可不可以帮我把奇犽少爷叫到这个房间啊?拜托了~”你双手合十向她们请求到。

“好的,请xx小姐稍等片刻。”

就等她们这句话了!你等她们走后就抓紧行动起来,你将事先准备好的白绫向上抛使其穿过顶上的吊灯,接着你又搬来小板凳,踩在上面够到了白绫的另一端并把它拉下来,你打了一个松散的结,这样一切差不多准备好了,就等奇犽进门了。

想出这个方法只是因为奇犽对于你这次的受伤态度很是冷漠,才不是因为你最近看古装剧看多了呢!

你也只是想试探奇犽对于你是否还抱有那份心。

于是你抓住这条白绫放在你的下巴处,踮起没有受伤的那只脚,等待着奇犽的到来。

过了一会儿你听到了某个人专属脚步声,于是你做好了准备,但也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太紧张,你忘记了自己还有一只脚受伤了,于是你不小心碰到了你的伤脚,然后一阵剧痛让你滑了一跤,结果就是你的小板凳被弄翻了,你感受到了脖颈上紧紧地束缚感以及整个人悬空的感觉。以上一大片的描述我们统称为:玩脱了。

“叫我来这里有什么……xx?!”奇犽以风驰电掣地速度冲向你将你抱了下来,在奇犽怀中的你仍然惊魂未定。

“奇……咳咳咳!”你剧烈地咳嗽起来。

“她们为什么都不在你身边?!明明你正受着伤,真是的,我的命令都不听了,这群人……”

“奇犽?是你让她们整天什么都不干跟着我的?”

“不然咯?你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我当然要让她们跟紧你了,笨蛋!”他弹了一下你的脑门。

“原来你心里还有我?!我太开心啦!”你开心地鼓起掌来。

“别高兴得太早,我们之间的帐等你彻底康复后再算!”

 

 

伊尔迷

再次踏进揍敌客家大门的你算是彻底的死心了。

在与伊尔迷相处的几日里,你也无数次笑着对他说着喜欢之类的情话,但是奇怪的是,你的心里却远没有你的话语那般甜蜜。那种毫无一丝波澜的心境让你自己都感觉到了奇怪,可是偏巧伊尔迷看上去对于这些话很是受用。你能感受到他的嘴角出现了丝丝松动,不再如以往一般僵硬。

“小伊,我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什么一样呢……”你坐在揍敌客家的私家车上,此时外面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车内甚是安静,窗外的雨滴敲打车窗的声音也自然清晰。

“忘记了什么?”他目视前方问道。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啊。说起来,我居然从现在就开始健忘了……”你托腮看向车窗外。

“既然会遗忘,就证明了它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伊尔迷的语调平淡,你听上去觉得很有道理,但是心中总是隐隐地有种不对劲的感觉。你便叹了口气,想压下来这种不适感。随着放在座位上的手背上蓦地传来略有些低温的触感,你偏过头,是伊尔迷将手握住了你的手罢了。

“小伊?怎么了吗?”你有些惊讶于伊尔迷突然的举动。

“马上就要回到家了,你会开心吗?”他看着你。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嘛,当然开心了!其实只要和小伊……”突然你的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似乎在呐喊着……奇犽?

伊尔迷似乎是觉察到你一瞬间的失神,他手上的力道微微加重。你有些吃痛,便急急地唤着他的名字。

“小伊?手……疼……”

“抱歉。”他向你道了歉后就松开你的手,你缩回来揉了揉自己的手。

回想起在车上的这一段时,你总是会感觉到奇怪。你感冒嫌药苦时,伊尔迷会在你忍住喝完药后递给你一颗巧克力糖球以示嘉奖,你的脑海里就闪过一个白色的身影。你在后山散步时,伊尔迷陪在你的身边,你和他聊天时也时常会想起,似乎也有这么一个少年,总是在你的软磨硬泡之下陪你到后山散步。他总会和你聊得热火朝天,有时看到天色暗下来后还会使坏讲几个惊悚故事吓吓你。而且在你回到他家的时候就一直没有碰到奇犽,你觉得很是古怪。终于在某一天,你因为晚上没有吃饱就偷偷溜出房间,溜到了厨房,于是就这么在厨房碰见了奇犽。

也正是因为你看见了奇犽,你才发觉,你的记忆似乎都回来了。你当初逃出揍敌客家也正是因为奇犽,可惜伊尔迷一直也没有放过你,他找到你也在你的大脑中安插了念针使你的记忆被篡改。你才发现你自认为真实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之前你疑惑着为什么面对伊尔迷你没有过心动,现在你也明白了缘由。死去的东西即为失去了价值,又怎么能在祈求它活过来呢?

这一次你再也没有逃跑的机会了,在婚礼之前你一直被禁足在自己的房间。基裘夫人听伊尔迷说要将婚礼形式定为你喜欢的中式婚礼,她也准许了。大概也是留给你在踏进婚姻的坟墓前最后的自由了。

结婚那日你坐在床上,看着桌子上仆人们送过来的三个托盘。这三个托盘上摆放的东西甚是有趣:最左边的托盘上是叠好的正红底金线绣花中式喜服,上面还压着金镶玉头饰。中间的托盘上摆着一瓶药水,标签上的成分你看了,是属于慢性毒药。最右边的托盘上则是横着一把匕首,大概是淬了剧毒。

这慢性毒药你曾听基裘夫人谈过,家中的医师总会随时陪好各种解药的。这瓶慢性毒药喝下去并不苦涩,反而还会回甘。毒性会在一天后发作,发作时不会太过疼痛,但是总会隐隐地提醒着服药者,另外,定期服用解药是完全不会出事的,对于服药者来讲是一种折磨。

而那把匕首,上面涂有剧毒,接触到的人通常会瞬间感受到麻痹,继而停止心脏跳动。

你笑了起来,心想着:看来,揍敌客家人都打得一手好算盘。要么是心甘情愿被人掌控,牺牲了人身自由;要么是苟且偷生也不得不受制于揍敌客家;要么是,选择直面死亡与痛苦。你会怎么选择呢?

你毅然地拿起了那把匕首,把玩了一会儿后决然地将它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就…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的计谋得逞了……”

伊尔迷推开了门,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你皱起了眉头。他轻轻抱起你,不管血污弄脏了他的喜服。他试图掰开你紧握刀柄的手,但是还是失败了。最终他叹了口气道:

“这一次,是你赢了。”

 

 

库洛洛

夜间的风除了仲夏都是微凉的,你总是这么觉得。

“你带我来了顶楼说是要找我谈事,怎么,难道只是想吹吹夜风吗?”库洛洛解开了额头上缠好的绷带,不安分的阵风吹拂着他额前的碎发,碎发来回扫过他额头上的逆十字标志。

“在看我吗?”库洛洛转过头与你对视,他眼睛如同黑曜石一般,说不上是清澈透亮,但是单是直视他的眼睛,很难去看透他真实的内心。那份深不可见底的罪念,往往是最不可触及的深渊,保守估计也会是马里亚纳海沟的深度吧?

“库洛洛,你的头发来回扫过的感觉怎么样?”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他撑在栏杆上的双手骨节分明且白皙,在黑夜里也是如此的耀眼,正如他宝石蓝色的形如灯泡的耳坠。

“它会扰乱你的心吗?”

“并不会,倒不如说,在它扰乱之前我也已经没有所谓的心思。”他又转过了头,看上去对于这个问题他并无兴趣。

“也是,你向来是个随心所欲的人,又是个坚定的唯心主义者吧?”

“这个解释倒是说得通。怎么今日开始同我谈起了哲学?”

“因为恋爱谈不下去了。”你耸了耸肩,摊手说道。

“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没有看透你,包括你的能力,还有你的心。你总是表面应付答应了我们每个人,实际上你自己早已有了自己的选择。你所拥有的准则是这里面的人们从未有过的准则,至少我还未见到过。”

“库洛洛,你这个混蛋是从什么时候偷走我的能力的?”

“我忘记了,也许很早吧?”

“你知道我在被一堆小混混围攻的时候想要逃走,发动能力时发现地上的蜗牛走了一米远,但是自己纹丝不动的心情吗?”

“虽然没有当场见识过,但是听了你这么绘声绘色的描述后就能理解了。”

“你真的是个混蛋,永远都在靠着别人的东西圆你自己的梦。你这样做还有什么意义?”

“你所谓的偷,又何尝不是一种意义?难道生的意义还被人为添加了什么条条框框吗?”库洛洛靠近你,帮你将糊在脸颊上的头发拨到了耳后。他微微笑着,清秀的脸庞加上温柔的笑意的双眼足以骗过世间。

“结束吧。”你轻轻拍开他的手,抬起腿跨越了栏杆,转过身。在习习的夜风中偏过头,稀碎凌乱的月光洒在你的脸庞还有你的长发。你背朝楼宇于明月,向面前的男人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趁着良辰美景尚在,你要在今晚把温柔的美景一一撕裂居高临下地洒在他的面前。

你向后倒去,微风随着你的极速下坠渐渐喧嚣犀利起来。

不一会儿,你居然听到了一声轻笑,居于你的上方位置,你惊愕地睁开眼,正是库洛洛本人,如假包换。

“这是要与我殉情了?杀死a级通缉犯罪团伙的老大会不会在我死后追加丰厚的奖励呢?”

“抱歉,这不是殉情。”他举起来那本书,及时地发动了你的念能力。转眼间,你们就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你正被他抱在怀中。虽然是有惊无险,但是你仍然感到了莫大的遗憾,来自于库洛洛还活着,亦或是你还活着。

“而是拯救,亦或是救赎。”

 

猎人你突然和说你是男生● 猎人bg # # # # # #伊尔 #西索 #科特
逼近,你猛地推开落荒而逃,逃出了房间,跑回了自己房间。 房间前差点被你推门撞到误伤女仆内心:???   : “男人吗……”视线从文件上移了你,从容表情倒是让你显得像...
猎人】亲wen后马上擦嘴巴 ●bg ######西索#伊尔#凯特#侠客#飞坦#爆儿#云古
用平板看一部有名经典爱情片,看到有趣画面时你笑了起来,转而抬起头看了身后温柔笑意,看了看你后就闭着眼低下头吻了你嘴唇一下。如果接下来写甜饼,那么画面就会在此停止...
猎人】假如他们成了老父亲● 猎人bg # # # # #伊尔 #西索 # #凯特 #侠客 #云古 #飞坦
给反驳回去了,为自己及时努力地挽尊孩子们心里一暖,先是抚摸了一下孩子头顶,然后面对比思姬,骄傲地扬起下巴说道: “看吧老太婆,这就是我孩子!”   : 1.有了孩子后是个慈父...
猎人】广场舞斗会● 猎人 # # # # #伊尔 #西索 #
!你就仗我……算了,你就继续作死吧!” 你:虽然作死很快乐,但是后果还是挺让人腰痛。   向来宠你,能包容你一切胡闹。今时今日在这个喧嚣公园里,终于绷不住了。...
猎人】若你是替代品● 猎人bg # # # # #西索 #伊尔 # #柯特 #爆
?” “让厨房人去做就是了。还有,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和你十指相扣,紧紧地牵手。   : “~”你本来是不敢进来打扰工作,但是凛仙刚刚敲了敲你房门,神色有些...
猎人】被发现痕迹● 猎人bg # # # # #伊尔 #飞坦
很乐意代劳。” 搂住了你腰,平日里冷静神色中透出了几分炙热。     : “哥,算了算了!不值不值!冲动是魔鬼啊!”你紧紧地抱住腰企图拖住行动,但是不过都是是...
猎人】Journey● 猎人bg #西索 #伊尔 # # #
,骑在马上像一位王子一样。你伸出手邀请你上马,那一幕像极了童话故事。骑白马不一定是王子,有可能是唐僧。对于这句话,你表示没关系:谁说王子都要骑白马,我们就是骑黑马,并不...
猎人】perfume and flavor● 猎人
),会很注重自己个人形象。不过由于当时对于这番话并没有过多评论,我推测身上香水味也不会太过浓郁。所以那种古典香型淡香水会更适合。 古典香型淡香水能体现男性成熟稳重气质,就...
猎人】整点儿童节限定东西● 猎人
头。 “听说有一些恶趣味人会在喜欢这样来叫,很抱歉我不是那种人哦。”一把抱起你不由分说地走向卧室。 【看来接下来日子也算是有的干了。】你揉酸痛腰摊在床上。     : 你本来是...
猎人】在?见个家长?(全员×你)● 猎人
崇拜目光。你看父母很是开心样子,仿佛刚进门时质疑年纪是你一样。   : 父母寄语:人家是个博学多才、体贴入微又善良好孩子,xx你偶尔也要多帮帮人家啊,知道了吗? 你知道...
猎人朋友给你说骚话被发现● 猎人bg #伊尔 #西索 # # #
被窝永远为你敞开(///▽///)” “乐意之至。” 于是就把她移到了黑名单中。(朋友:???)   你:做什么都是对是坠吼!     : 「喜欢你,让我...
猎人】被窝● 猎人bg #西索 # #伊尔 #柯特 #侠客 #金
拥有个安稳夜晚,那就要抱紧我啊~” 你得意道。 :不对,我仔细一想还是觉得两个人挤一张单人床有点太挤了,虽然抱她睡很安心,但是……(碎碎念模式开启)   『失眠』 “。” “嗯,你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