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乙女】当你突然和他说你是男生● 全职猎人乙女向●bg #小杰 #奇犽 #酷拉皮卡 #雷欧力 #库洛洛 #伊尔迷 #西索 #科特

sodasinei 2020-11-04

原作者:村口专业烫头王师傅

 

·内含人物:主角团四人➕库➕西➕伊➕科

·ooc强势预警!!!!

 

你:兄弟,交往这么久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一件事情,其实,我是个男人。

 

小杰:

“啊咧?xx是……男生嘛?”

跟小杰说的时候正巧赶上他洗完澡后要擦干净他的头发,结果听到我这么一说后,他动作一顿,白色的毛巾搭在他墨绿色的塌下来的头发上。那双小鹿一般明亮清澈又无辜的双眼以及那一副震惊的神情,让你一刹那间想撤回前言。但是说出去的话就泼出去的水,再说了,想看到小杰听到这句话时的表现,这件事情你已经期待了很久了。

所以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小杰,爱我你怕了吗?

小杰表示自己:不敢动不敢动

“是呀,之前想要得到更多的照顾所以就只能这么装作女孩子了……那个,小杰,你会生气吗?”你装作小心翼翼的样子向他问道。

“完全不生气哦。”半晌,小杰开口道。

“欸?”这回换成你惊讶了,你抬起眼看向小杰,仔细观察着小杰的眼神,想从中看出些什么端倪。

『难道是暴露了么?』你心里想着。

“因为……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我喜欢的一直都是xx你这个人嘛~对于我来说,喜欢你在先,接下来才会是性别吧?”

不愧是你,小杰,是你会说出的话!

“而且,如果是男生的话,我们今后也会有更多时间在一起了吧?这样想想也是件开心的事呢不是吗?”

“是的,呜呜小杰我这辈子会一直喜欢你的!”你冲过去给了小杰一个结结实实地熊抱,收获了一只面色通红的某位天然撩少年。

 

奇犽:

“嗯?你是男的?噗——大大咧咧又暴力的样子倒确实……”

“奇犽!”

“你该不会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掉了吧?”

“我要是真输了就选真心话了好不好……算了,本来是不想打击你的。小伙子,你的女朋友,我,其实是个男哒!”你面露同情地拍了拍奇犽的肩膀,仿佛是在告诉他:请允悲。

“……你再说一遍。”奇犽低下了头,额前的碎发遮挡住了他的表情,但是听到他阴沉下来的声音,就能感受到奇犽此刻的心情。

“兄弟,说几遍都是一样的。我是个男人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没办法,我也只能接受咯~”奇犽抬起头,刚刚消沉的样子荡然无存,仿佛刚刚的事情完全不存在一样。你佛了,这就是变化系嘛?i了i了!

不对,奇犽你就这么接受的???

“就……这么接受了?”你呆呆地说,

“不然呢?”奇犽白了你一眼。

你无话可说,正要跟他说你只是开个玩笑,结果这时一名女仆敲了敲门提醒奇犽,洗澡水已经放好了。奇犽回应了那位女仆一句“知道了”,随后就一把抓住你的手腕,把你拉到了浴室。

“小兄弟,虽然我…我们都是男人,但是我这人没有什么特殊爱好哈……”你看着在你面前慢慢脱下上衣的奇犽,心里慌成了狗。

“你放心,我也没有。再说了,都是男人怕什么?”

“啊这……说得好!”

“那么,你要穿着这件裙子洗澡么?不脱下来嘛?”奇犽狡黠一笑,慢慢地走近你,你见状况不对,便害怕地后退,退着退着就退到了角落。眼见着奇犽的猫爪子向你逼近,你猛地推开他落荒而逃,逃出了他的房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奇犽房间前差点被你推门撞到误伤的女仆内心:???

 

酷拉皮卡:

“男人吗……”酷拉皮卡的视线从文件上移向了你,从容的表情倒是让你显得像说谎一样。你只能表现得比他还要波澜不惊,才能让你把这场戏继续演下去。

“很抱歉,跟你交往那么久骗了你。一开始……我……嗯…以为你是妹子的……”

“所以就来接近我,通过主动聊天的方式以此来推动我和你的相识吗?”

“嗯,毕竟妹子好沟通嘛……结果没想到你是个男人,一开始想过要不就这么退缩得了,但是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就……掉进去出不来了。”

“我遇到过很多以貌取人的家伙。”酷拉皮卡端起书桌上的一杯咖啡,放在嘴边喝了一小口,随后又放下,看着黑咖啡里你的倒影出神。

“那个,酷拉皮卡,虽然你是个男人,但是我也…喜欢你,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接受我……”

“也遇到过像你这样说的人。”

“虽然一定程度上是见色起意,但是说是没有真情流露绝对是假的!我是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啊!而且你身边只有凛仙一个人协助你,他也会忙不过来的。还有…你最近绝对又没好好吃饭,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xx。”酷拉皮卡沉默着听完你的一字一句后开了口。他轻唤了一声你的全名,使得你身子一震,以为自己说了什么冒犯他的话语。

“我遇见过很多随便又轻浮的人,他们大都会对他们喜爱的人或物采取先下手为强的策略,而随后的日子里,随着他们感情趋于平淡而丢弃曾经珍爱的事物。而你……”酷拉皮卡从椅子上起身,慢慢走向你。在经过你的时候似有阵风吹过,吹乱了你耳边的碎发与心。你整个人僵在那里,心里默念着后悔,早知道就不开这种玩笑了。

“则是跟他们截然不同。”你瞪大了眼睛,眼神里充满了讶异。

“你在我的身上付诸了真心在其中,我想再是迟钝的人也会察觉到的吧?并且,你能够坚持了这么久,我就算再是心如磐石,也毕竟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不会在意呢?”

“酷拉皮卡……”你有些动容,转过身从背后一把抱住他,你的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纤细的腰身,心里只觉心疼与难过。

“谢谢你对我所有的关心与照顾,但是我既然说过不会让你掺和进这趟浑水里就一定不会将你牵扯进去的。就算你今天说自己是个男人,明天说自己是别的物种,我都不会改变这份心意的。”酷拉皮卡转身回抱住了你,他摸了摸你的头发。

“我要守护好我仅剩的挚爱,所以也请xx对我多一些信任呢。”酷拉皮卡低头看着,露出了既无奈又温柔的笑容。

 

雷欧力:

“哈???你…你你再说一遍?!”雷欧力听到你说自己是个男人之后就炸了,他张大了嘴巴,脸上表情甚是精彩。你差点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唉,其实你昨天搂住我的腰的时候我就想说了,但是吧,我感觉也不反感所以就随你去了。”你向他抛了个媚眼,要是照以往雷欧力绝对会瞬间捂住通红的脸颊说着你犯规这样的话,但是现在的雷欧力只觉得浑身打冷颤,并且想要抱住自己。

“怎…怎么可能?你这个家伙怕不是在骗我吧?一定是的吧?”

“唉,雷欧力,你那一脸吃了屎的表情也太让人伤心了吧!人家…老子我明明平时那么A,你居然看不出来……就这个观察力,还是把你的猎人执照没收还给协会总部算啦!”你故作伤心道。

“就…就算是你这么说……你虽然平时的行事作风也不像个淑女,但是你也完完全全没有一点地方像个男人啊!”雷欧力面色缓和些许,但是仍然是不相信你所说的话,

“就算我一点也不像个男人,但是我的心还是坚信自己是个男子汉的。说起来啊,雷欧力,其实你还是挺符合本男子汉的审美的……”你心生一计,于是便一脸笑意盈盈地向雷欧力逼近,他见状一脸恶寒地向后退着。

“雷欧力,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不……我……”

“真是的,果然你喜欢的不是我这个人呢,要不然,无论我是男还是女,你应当都不会介意的……”你停住了脚步,主要是怕真的会吓跑雷欧力,这就不值当了。

“xx,你听我说……”

“雷欧力,来赌吗?就赌我是男还是女。”你的双臂交叉环在胸前,抬头看着他勾起嘴角,笑着说道。

“这根本也没有猜的必要吧?”

“赌输了你可以亲自来验证哦,赌赢了的话,我答应你一个愿望。怎么样?”

“……行。”

你心里默默吐槽着某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大叔。

“我说过会一直尊重你的想法的,所以我赌你是……”雷欧力走过来牵着你的手,将你拉过来按坐在沙发上,他的双手放在你的双肩,微微俯下身贴近你的耳边。他的影子能够将你整个人淹没。你被笼罩在他的身下,感受着雷欧力的炙热的气息扑在你的耳朵上的温热又令人发痒,听着他浑厚低沉的嗓音所吐出的几个字眼。

“男的。”

你偏过头回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你可真没出乎我的意料……算了,我愿赌服输~”

 

库洛洛:

“嗯。”许是因为嘴里还有泡沫的缘故,库洛洛只是简单了应了一声。

他喝下一口水,鼓起腮帮子漱了漱后就吐了出来,然后看着镜子问道:

“盯着我做什么?”

“第一次见到起床时候的你,原来你也是睡觉会炸毛的类型啊~”

“是吗,听上去你也是。”

“那个,库洛洛,你,就不想说些什么吗?”你看向库洛洛,期待他会对于交往了一段时间的女朋友突然说自己是男人这种事情有什么反应。

你喜欢库洛洛,喜欢他的那张帅脸,也喜欢看他吃瘪的样子。某位旅团成员曾对于你的这一行为现身说法:比起库洛洛,你有些时候更像个魔鬼。

“爱情是什么?”他反倒抛给你一个问题。一般别人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反而抛给你问题时,可能只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罢了。

“马克思说过:爱情是指一对男女基于一定的客观物质基础和共同的生活理想,在各自内心形成对对方的最真挚的倾心爱慕,并且渴望对方成为自己终生伴侣的一种最强烈、最稳定、最专一的感情。”这很简单,当谁没学过思修呢?!知识点你简直说是信手拈来。

“那就对了,你也说过是男女之间的前提吧?”库洛洛笑了笑。

“那就是说,洛哥您今天要和我分手呗?”你轻哼了一声,心想着待会儿一定要趁他出去做任务时跑到他房间翻出来他的备用皮大衣,然后一边哭着骂他混蛋,一边给他的皮大衣剪成窗花。

“如果我对你的感觉符合你以上所说的一切,只不过除了性别不同呢?”

“滚啦,谁和你有共同理想啦……”你捶了库洛洛的胸口一拳。

“我们两个人的灵魂早已融为了一体,自然你的理想也会是我的理想了。亲爱的xx,我们现在已经踏在同一条贼船上了。”库洛洛微微弯下腰,伸出右手抚过你的脸颊,再滑至下颌,温柔地抬起你的下巴,温和的眼神是是你沦陷的漩涡。

“只是还有一件事想问一下你,如果是你向我隐瞒了性别的话,你的念能力会不会受影响呢?”

“会的哦,是那种一被人窃取就会让盗窃者瞬间暴毙的哦~”

 

 

伊尔迷:

“原来你是男的啊。”伊尔迷说道。

你觉得伊尔迷这人最神奇的地方就是能面无表情地作出各种情绪上的反应。比如像现在——面无表情地恍然大悟。

“对于这件事我还是很抱歉的,不过你既然也把我囚禁在你家,所以咱们俩暂且算是扯平了。这样吧,你让我离开你家,以后咱们俩再无瓜葛,有缘再相见怎么样?”你翘着二郎腿坐在伊尔迷房间里的沙发上,偏过头期待地看着伊尔迷,想起不久的将来或许能够离开揍敌客家你就开心扬起了嘴角。坐在你旁边的伊尔迷微微皱起眉头,将手放在下巴上做思考状。

看来是个很难思考的问题,你甚至想去上个厕所回来继续看他思考,可正当你起身,手腕就被他抓住了。

“坐下。”他说着。

“伊……”

“我有话要对你说。现在就要。”

“好嘞,您说,我听着。”你倒要听听伊尔迷还会说出什么魔鬼的语言。

“你说你是个男人,所以这也是你多次拒绝和我住一个房间的理由?”

“对……”

“我拥抱你时你总会发抖也是因为这个吗?”

“对……”你想起每次伊尔迷都突然出现抱住你,每一次你都会被吓到。而某个始作俑者说:这是给你一个惊喜,不喜欢吗?

你内心:我也在你执行任务的时候给你这个惊喜你要吗?!

“那么这样就都能解释通了。”伊尔迷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那啥……”

“可我依旧在意你,我想要你一直留在我身边。”他也侧过头和你对视,向你的方向坐近了几分,将左手搭在沙发背上,似要将你圈住的样子。

“听说怀孕石能够使人受孕,无论男女。我会去尽快寻找的,这样妈妈也不会多说什么了吧?”

伊尔迷勾起了嘴角,本该是一副美景,但在听到他接下来说出的话时,你觉得那就是属于撒旦的微笑。

“这样你就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身边了吧?”

 

 

西索:

“哦?男人么……♠️”西索盯着双指间的那张扑克牌看了有一会儿,视线再次投向你的时候,你正在打着哈欠。

“本以为我最喜说谎,没想到xx也是个出色的小骗子呢~♠️”

听了这话,你停止了打哈欠。

“没办法,伪装成女孩子是个极容易地快速搭讪方法嘛~再说了,西索,你用轻薄的假象骗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咱们两个人彼此彼此。”

“但是以此来博得他人的关注什么的可真是让人生气呢~♣️”西索迅速地靠近你,然后伸出手掐住你的脖子,力道把握得很是得当,既不会让你窒息死亡,也不会让你逃走。

“多么漂亮纤细的脖颈啊,xx的肌肤真是像象牙一样的白皙呢~♠️如果我在加重些力道会不会留下我的痕迹呢?♣️”

你由于双手被西索一只手抓住紧紧地按在墙壁上,因此你除了双腿之外也没有办法挣脱西索的束缚。于是你抬起腿想要踢他一脚,可惜的是西索他强行地将腿挤进你的两条腿间。你表示:西索手在我脖子上,我不玩了!

“西…西……”

“嗯?现在还有心情笑出来吗?♣️”西索鎏金色的眸子暗下来几分,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但是你现在更生气,不只是因为你要凉了。

“西…西索,你先放手!要死掉了……”

“嗯。”西索松开了手,你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先澄清一点,老子刚刚没有笑!那是在叫你的名字!咳咳……”

“哦,那真是抱歉呢~”西索眯起眼睛说道。

“你哪里是抱歉的样子?真是的,我是男人这件事情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了,就应该等我和你哪天盖被子纯聊天的时候再说,哼!”

“嗯?”

“现在看来不会有那么一天了,再见!”

“xx酱忘记了答应过我什么了嘛?♠️”

“什么?”你懵了,心想着:害有这种事情吗?为什么自己总是给自己挖坑呢?

“xx可是说好今天是来陪我玩的,但是只是告诉我这么一件小事就走嘛?♠️”

“既然是男孩子的话,我想我也无需顾虑什么了~♠️”

“来吧,我们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来好好的玩耍呢~要玩·个·尽·兴·哦~♥️”西索挑起你的下巴说道。

 危  你  危【此时应有bgm:《to be continued 》】

 

 

科特:

“男生??”科特少见的语气里透出几分惊讶。

“是呀,没想到吧?”你在电话那头强忍住笑意说着,不得不说,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频频通过宅内热线联络梧桐,让他帮你接通科特房内的电话。起先梧桐还愿意为你接通,次数多了之后,梧桐在某一天直接递给你一张写着科特房间电话号码的小纸条,然后对你说:

『xx小姐,您以后就直接打过去就好了,请不要再通过我来联络科特少爷了!』

对于科特来说,你的每次来电都没有啥正事来找他。今天看见一只猫觉得像他就打电话跟他说一声,明天看见一件和服觉得很漂亮就打电话想让他试穿。奇怪的是,揍敌客家五少爷居然脾气这么好,从来也没有烦过你,属实是极其幸运了。

直到你今天和科特开玩笑说你是个男人。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你也开始觉得尴尬起来,并且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哦。”随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你觉得很不安,心里想着:不会吧不会吧,难道就因为这个我和科特的情谊就断送在此了吗?!

过了一会儿,房间内的电话铃响了起来,你快速地走过去接通了。

“喂,这里是xx……”

“是我,科特。”

“哇,好难得!科特少爷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

“妈妈听说你是男生很开心,所以要我把你叫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

“对了,妈妈说你不回来她就去找你。”

“得嘞,我这就过去(╥﹏╥)”

你匆匆地跑到了基裘的房间,得到应允后推开门看见的不是基裘,而是科特。

“那个,基裘夫人呢???”

“妈妈有事先出去了,她走之前特意叮嘱我要帮你关上这件裙子。”科特双手递给你一条小裙子。你一看,这种lolita风格的蕾丝荷叶边的华丽的小裙子让你这个心理上的猛男感觉到虎躯一震。

“科特,我觉得我穿短裤也挺好的……”

“妈妈说你穿上去会很好看。快点换上……”

科特向你逼近了几分。

“不然我不介意帮你换。”

你只能认怂地自己换上了,科特看了之后点了点头,然后又拿出好几套风格极其少女的裙子让你一一试穿。离开房间的时候在路上偶遇了基裘,她称赞你衣服好看非常适合你,还询问你是哪里买到的。你听了这话,心里也就明白个八九不离十了,你再也不想回想自己浪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羞耻感爆棚的前提下舍命陪少爷玩奇迹暖暖的悲惨时光。

 

猎人】亲wen后马上擦嘴巴 ●bg ######西#伊尔#凯#侠客#飞坦#爆儿#云古
用平板看着一部有名的经典爱情片,看到有趣的画面时笑了起来,转而抬起头看了身后的带着温柔的笑意,看了看后就闭着眼低下头吻了的嘴唇一下。如果接下来写的甜饼,那么画面就会在此停止...
猎人】若替代品● 猎人bg # # # # #西 #伊尔 # #柯 #爆
变态发言吧?” “我在心里难道西那种人划上等号的吗?”伊尔半眯起眼。 “难道不吗?” “啧——” “伊,再怎么挣扎,再怎么反抗也摆脱不了变态二号的事实的。”点了点头。 “就算是...
猎人】假如他们成了老父亲● 猎人bg # # # # #伊尔 #西 # #凯 #侠客 #云古 #飞坦
,对: “可是……爸爸最崇拜的人就妈妈啦!” 认真地正视,并点了点头。 5.在对待孩子的态度上,始终温和的。对于男孩子还女孩子,都会要求他们保持冷静理智...
猎人】广场舞斗会● 猎人 # # # # #伊尔 #西 #
这些东西都哪学的,神秘一笑,先弯下腰的姥姥着失陪,然后就牵着的手将到了人群的中心,带着跳了几下简单的拉丁舞。每天就学医在加上跳舞,嘿嘿一笑,...
猎人的面自杀 ● 猎人bg # # # # #伊尔 #
呐喊着……伊尔似乎觉察到一瞬间的失神,手上的道微微加重。有些吃痛,便急急地唤着的名字。 “伊?手……疼……” “抱歉。”道了歉后就松开的手,缩回来揉了揉自己的手...
猎人】Journey● 猎人bg #西 #伊尔 # # #
,骑在马上的真的像一位王子一样。伸出手邀请上马,那一幕像极了童话故事。骑白马的不一定王子,有可能唐僧。对于这句话,表示没关系:谁王子都要骑白马,我们骑的黑马,并不...
猎人】被发现的痕迹● 猎人bg # # # # #伊尔 #飞坦
地捂住了的嘴。     现在可以害怕到了极致,那种感觉就像当着西的面一张一张地把的扑克牌抛空中来一个“撒盐空中差可拟”一样可怕,又或者伊尔的长发一剪子剪下后再拿给看...
猎人的朋友给骚话被发现● 猎人bg #伊尔 #西 # # #
?” “其实,这个我的姐妹,只朋友罢了。” “朋友?”伊尔歪了歪头。 “对,就像西那样的。” “早不就好了,看紧张得,我又不会对怎样。”伊尔继续刚刚一样搂着,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
猎人】被窝● 猎人bg #西 # #伊尔 #柯 #侠客 #金
温暖到让人想靠近啊。 西骗人,想利用我给取暖。(包子脸)   『单人床』 母胎单身了十多年,并且在十二岁时经历了那场变故后就没有什么心思分摊给恋爱了。许这月老急着接...
猎人】在?见个家长?(全员×)● 猎人
竖起了大拇指。 晚饭结束后,你们一行人在公园里散步,爸凑过来聊起来。 “个值得托付的人,我刚刚聊天的时候也就顺口了一句对什么菜过敏,然后紧接着我们就聊了一堆别的乱七八糟的...
猎人】perfume and flavor● 猎人
),会很注重自己的个人形象。不过由于当时对于这番话并没有过多评论,我推测身上的香水味也不会太过浓郁。所以那种古典香型的淡香水会更适合。 古典香型的淡香水能体现男性成熟稳重的气质,就...
猎人】来学骑自行车吧● 猎人bg #·富力士 # #西 #伊尔 #
小心,从未让有摇摇欲坠要摔倒的感觉。 “看到了吗?!我居然学会骑车了!unbelievable !等我学成归来就一起骑单车去公园玩!” “嗯,我们好咯?看到这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