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乙女】若你是替代品● 全职猎人乙女向●bg #小杰 #奇犽 #酷拉皮卡 #雷欧力 #西索 #伊尔迷 #库洛洛 #柯特 #爆库儿

sodasinei 2020-11-04

原作者:村口专业烫头王师傅

 

·内含:主角四人组➕三美➕柯特➕爆库儿

·前方有狗血剧情出现➕ooc预警,请大家谨慎食用!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玫瑰就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玫瑰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就是衣服上的一粒饭渣子,红的还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张爱玲

 

小杰:

你有时总觉得小杰在看向你的目光总会有些奇怪。

“那个,我们认识吗?”初见时,你看着这个总看向你的这个和你同龄的少年露出了奇怪的眼神,你还以为自己的脸上沾上了食物的残渣,还使劲地用纸巾擦了擦脸颊。

“啊……没…没有啦,你不要再擦了,脸都红了呢!”

你没好意思告诉他,你是因为怕生以及被陌生人盯着而害羞地脸红。

“很抱歉刚刚一直盯着你看,我的名字是杰·富力士。”他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右手扶上了后脑勺。

“嗯,我的名字是xx……”

“隔这么远交流太麻烦了,我就坐过来和你说话吧?”他拉开了你前面的座位很是自来熟地坐了下来。

“好的,那就重新介绍咯,我是……”

“啊咧,和她的名字也只差一个字呢……”

“啊啊?她是?”

“是我之前的一个朋友啦,她叫庞姆啦。话说,你的眼眸好漂亮啊,在太阳照射下感觉会闪闪发亮呢!”

“啊,我……”第一次受到男孩子的夸赞,特别还是陌生男孩子,你不免会觉得害羞还有些许的窃喜。

后来的你们再次相遇,相识,相知,再到相爱。在恋爱中的少女并不是智商为负的,想到的,还极为敏感。在你们相爱的日子里你总觉得会有些不对劲,很多小杰准备给你的惊喜虽是让你心动,但是你总隐隐觉得这份惊喜似乎他也曾送给别人过。

直到某一天——

“杰,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怎么啦?”

“庞姆到底是你的谁?”

你举着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个有着棕色长发的看上去温婉可人的女子。你看着他沉默不语失去了往日里能言善辩的模样时,不甘心地咬了咬下唇,声音里带着哽咽地对他说道:

“我都听说了……你会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和她长得相像?那可是抱歉了,我这个人就是死不会做谁的替代品,你和她过去吧!”你收起手机转过身就要离他而去。没有出半步就被拽住了胳膊,你挣扎着却被他一把死死地搂住了。

“不许你说死这个字!也不许你说自己是替代品!”他声音里有几分怒气,但是你也正在气头上。

“哈?不是替代品还能是什么?!拜托你了,纠缠起来的样子很难看的。”

“我和庞姆分开大概是因为我还不够强大的缘故吧?我需要足够的锻炼和变强的时间,这样也会缩短和恋人的相处时间……我记得我这么跟你说的时候,你告诉我说,你不会在意的……还说实在不行就会陪我一起变强……”

你闭上了眼睛,还是回抱住了他。

“你一直都是那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我平时冲动起来会不顾所以,你总会及时出现像现在这样抱住我,让我不要冲动……这样的好的你,才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在我心里,谁都无法替代xx你!”

你忍住眼泪,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再看向小杰的眼神多了几分温柔,你轻轻说道:

“那就请杰·富力士多多疼爱我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吧?”

“我会的,用一辈子发誓!”小杰坚定地望向你的双眼。

 

 

奇犽:

“奇犽……”

你看到了从黄泉之门推开进来的奇犽,便兴奋地跑向了他。

“嗯,你为什么来这里接我呢?以后老老实实地在房间里等我,或者是客厅都行。不要再随随便便出来了!”奇犽撇了你一眼,只是冷冷地甩下了这句话。你听到后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了,愣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回过神。

你并不是奇犽的初恋,听闻奇犽的初恋因为体弱死在了一场家宴中。奇犽家族作为暗(防和谐)杀世家,平日里都会进行一定量的耐毒训练,那个姑娘的一日三餐都是不同揍敌客家的人一起享用的,而是差专人送到房内。那次家宴中,她无法推脱掉,只是喝了一小口葡萄酒,不出几秒后整个人就不省人事了,待家庭医生过去时,人已经救不回来了。你和奇犽相识是在一家医院。那时你的隔壁床便是奇犽,你看着他一脸阴沉又忧郁地看着天花板出神。在病床上呆久了的你出于友好便先行和他打招呼。一来二去,你不仅和奇犽认识了,还顺带认识了他的几个朋友还有他的兄弟,甚至某一天你还见到了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问起你的病因来,你只是笑笑说是调理身体。顿了顿后,又说:

“我也算是个药罐子,什么药都算是打过交道了呢。”你苦笑了笑。

喜欢上奇犽后,也等来了他出院的日子。那天,你叫住了他,犹豫着对他说:

“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也算是你的朋友吧?那个……从今往后多加保重,然后……如果日后有了什么烦心事,随时可以找我倾诉的!”他看了一眼你,欲言又止,只得转身离去。

过了一个月,你再一次遇见他时可谓是惊心动魄。那时他大概是要完成任务,你不慎被卷进了这次任务中,还险些丧命。因为你当时只顾着保护奇犽,才一时疏忽受了伤。等你醒过来时,发现躺在了陌生的房间,你正恐惧着时奇犽便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他的父母。奇犽二话没说,上来就和父母说你是他的恋人,并希望父母同意。基裘夫人除了对你的能力感到好奇问了几句以外并没有拒绝,尤其是当她听闻你是个药罐子的事实后语气里还带着些许兴奋。

你那时就想,或许是她曲解了你的话中的真意。所以日后你频频地生病时,基裘夫人总是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并吐槽过你弱不禁风。

“怎么?还傻站在那里干嘛?等着风吹后再感冒吗?!”身后传来奇犽愠怒的声音。

你还未来得及回头,身上就被披上了一件外套。你转过身,看着奇犽皱起的眉头轻声呢喃着:

“果然,你始终都是把我当做了她吧?我虽然从小起就是个药罐子,但是好在人也皮实,小病常有,大病倒是很少有哦……”

“我说——你还希望生大病不成?!”奇犽敲了敲你的额头。

“啊,好疼……”你揉了揉额头不满道。

“什么她不她的,我们不妨先来算算我们的账吧?”奇犽牵住你的手,拖着你向前走去。

“啊?”你不解。

“我早和你说了很多遍了,不要在这种风大的时候出来等我,受了风寒感冒难受的难道是我吗?!你是不是嫌自己的药还不够苦让你尝到了甜头了吧?!”奇犽气呼呼地拽着你走着。

“真是的,我本来是不爱说教的,结果卡娜莉亚有一天都和我说,说我最近开始爱唠叨了。呼——我这都是为了谁啊?!”奇犽回过头瞪了你这个罪魁祸首一眼。

“你和她是不同的人,你也说过,过去的缅怀也没用。还不如……还不如珍惜现在身边的人啊……喂,笑什么笑啊你?!”

“是是~我不笑了,你今天做任务也辛苦了,我给你烤点你最爱的曲奇怎么样?”

“让厨房的人去做就是了。还有,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奇犽和你十指相扣,紧紧地牵着你的手。

 

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你本来是不敢进来打扰酷拉皮卡工作的,但是凛仙刚刚敲了敲你的房门,神色有些为难地看着你。你询问他有什么事情,他递给你一杯咖啡,和你说想让你帮忙送到酷拉皮卡那里,你微微一笑便应了下来。虽然酷拉皮卡前几天还在和你冷战,但是你觉得这么一直不说话下去也不是方法。于是,你敲了敲他的房门。

“我来送咖啡的,请问我现在可以进来了吗?”没有及时得到回应,你又敲了敲门,提高了几分音量说道。

然而还是没有人回应你,你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轻轻地推开了门。只见那座位上并没有酷拉皮卡,你便视线下移,却不想看到了露在外面的一双脚。你心中一紧,忙把咖啡甩在桌子上,滚烫的咖啡溅到了你的脸上,你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跑过去来到酷拉皮卡身边,抱起他焦急地问:

“酷拉皮卡!你怎么了?醒一醒啊!”

酷拉皮卡双眼紧闭,没有回答你。你更是着急地冲着门外大喊:

“快来人啊!快去叫救护车!凛仙!”

“唔……”酷拉皮卡在你的怀中动了动,似乎是醒了过来。

“酷拉皮卡,你感觉怎么样?”你担忧地看着他。

“并无大碍,就是感觉困了所以就睡着了。”酷拉皮卡从你的怀中直起身,你便收回了那副关心的神情,转而换成了毫不在意的样子望向一边。

“那就好,那么,我就先去忙我自己的了。boss你就……”

酷拉皮卡伸出了食指竖在你的唇前,你便将剩下的话咽回了心里。

“就一会儿,让我靠着你的肩膀小憩一会儿可以吗?”酷拉皮卡嘴上是询问你的意见,实际上不等你回答就整个人向你靠近,他的头枕着你的肩膀,垂下来的碎发徐徐地拂过你的上臂,让你觉得有些发痒,但你仍没有挪动半分。

你在知晓酷拉皮卡心中的那个白月光时,心里难受了一段时间。每每想起酷拉皮卡望向窗外明月时追忆往昔的神情和温柔的笑颜,你既同情又不禁羡慕起那个姑娘来。同情中又不知该同情那人,还是该同情自己。你总想能被酷拉皮卡念念不忘的存在,该是多么完美的人啊?

“xx,我……”酷拉皮卡并没有醒,刚刚也只是他的梦呓罢了。你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但你也并不感到遗憾了。人,理应向前看,更应珍惜眼前。就算是所谓的替代,也请记住,并不是所有事物都能够找到相应的替代的。

 

 

雷欧力:

“所以,你就一直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对吗,雷欧力?”你坐在沙发上看着雷欧力一脸紧张地站在你的面前,气场极弱仿佛只有一米三。

要不是你今天和雷欧力在家做大扫除,你都不会发现这张照片,那是雷欧力和一个女人的合照。你很好奇,就举着照片去问他了,他一看见这张照片就瞬间石化了,然后支支吾吾地和你解释了这个女子的身份,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啊啊……是我在拿到猎人执照前认识的,然后因为一些小纠纷就分开了……”

“为什么分开了呀?嫌你穷吗?”

“喂喂!就说我现在虽然也没有那么富裕吧,但是也不全是她的错啦,毕竟谁都想过着好日子……”雷欧力说着说着,激动的情绪就逐渐平缓下来,整个人陷入沉思之中。

“我记得,你我刚交往的时候,你站在医大的小花园里和我唠叨了一大堆,十句里有七八句都是在说你的条件不太好,让我三思什么的。那时我是真的想走了,说实在的~”

“啊……这样嘛……”雷欧力一下子像丢了魂一样地瘫在沙发上。他低下头,整个人散发着自闭的气息。

你偷笑了笑,便走过去挨着他身边坐下了。

“这个女人确实和我有几分相像呢,雷欧力,你果然还是忘不了她的吧?”

“不不不,我不是的,而且也没有把你当作替代品什么的,这点请你相信我!我喜欢你,因为你和她不一样的!”你看着雷欧力慌乱的眼神,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哈哈哈哈哈哈看给孩子吓得!”你扶了扶雷欧力的后背,一个没忍住就笑出声来。

“啊咧?”雷欧力瞬间变成了包子脸加上豆豆眼的形象,呆萌地看着你。

“我也没说要和你分手,你害怕什么!说实在的,她虽然和我像一点,但其实我们两个人很多地方都不像。就比如,我一直都喜欢你也不会离开你这一点……”你双手捧住雷欧力的脸颊,将他的头扳过来使你们的视线相对。

“看来她命也不太好,我就要幸运很多咯~”

你用力地在雷欧力的脸上亲了一大口。

 

 

西索:

你今日寻了半天都没能寻到西索,想来西索的行踪也不太可能被谁完全掌握,于是你就抬起头望了望今夜的皓月当空的美景,不想却看到了坐在房顶的西索。

“晚上好~原来你在这里呀♥️”西索向你伸出手打了个招呼。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晚上风大,你下来的时候小心点,不要摔下来。”你眯起眼道。

“不担心我会感冒么~♣️”

“也可以这么说吧?”你歪了歪头。

“哼哼~你一直都是这么可爱又不解风情。要上来和我一起吗?♠️”

“不了,我要早睡早起,况且这房顶这么高,我爬上去怕是要到明天了,就不打扰西索大人的雅兴了~”你摆了摆手,无情地回绝了西索。但是下一秒你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绑住,然后这像绳子一样的东西直接将你整个人拉起来再抛向了高空。你觉得西索真的是想不开,在如此的花好月圆夜,吟诗作对或是饮酒作乐又或是趁着月色朦胧追忆往昔都是很不错的选择,为什么非要听着你那一声刺破天空的哀嚎呢?你在心里发誓要对西索弟弟比一辈子的中指。

“ok,完美着陆呢~♥️”西索今晚唯一不狗的地方就是稳稳地接住了你,当然,接不住你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西索,如果不是我拯救了你,那么你一定注孤生了!”

“嗯?拯救……吗?♣️”西索听到了你的话后竟然扯出了一个微笑,带着笑意的脸庞显得有一丝温柔。你怀疑你看错了什么,直揉着自己的双眼。西索握住了你的手腕,向你说道:

“气氛正好,就给你讲一个有关拯救的故事吧,不许拒绝哦~♠️”

你听着西索讲着那个有关拯救的故事,故事情节老套的很,无非是小男孩弄丢了他的月亮后就肆意妄为起来,可惜,地球不会因谁离去就停止了运转,小男孩四处生事后只得一个人舔舐着自己的伤口,看着它一点点地结痂再到愈合。从头至尾,西索都没有变过,无论他自己的月亮是否弄丢,他依旧都是他自己。一直都是波澜不惊,又不悲不喜,无论有没有你,他会一直潇洒过活,我行我素下去。

“西索,如果我也离开了,你……”你觉得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你猜猜吧~♣️”

“求你和你的下一任小月亮讲我的故事的时候把我美化一下谢谢!”

“谁又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呢~♠️”西索贴近你的耳边轻声说道。

你不知道这究竟是一块免死金牌还是一句有些许分量的承诺。

 

 

伊尔迷:

“小伊,妈妈还是想说一说你的那位准夫人。她太弱了,妈妈希望你能够选择一位强大的姑娘来作为妻子。妈妈相信你也不想再重蹈覆辙的对吧?”基裘坐在伊尔迷旁边,轻轻地摇着一把折扇对他说道。

“妈妈,我知道了。”

“明白了就好,还是小伊……”

“我会好好地锻炼她的,不会让她拖后腿。”伊尔迷说完了便站起身,向基裘微微欠身,就离开了房间。

你就站在房间外,虽然他们的谈话你并没有听清楚,但是基裘的重重的一声叹息你倒是听到了。

“嗯?你在这里啊?来得正好,跟我去后山一趟。”伊尔迷抓住你的手臂轻而易举地就把你拖走了。

“等等,小伊!你这是要带我去干什么呀?”你急急地问他。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伊尔迷倒是奇怪地偏过头看向你。

“我要是听见了不就不会这么问你了嘛……”

你嘟囔着。

“带你去后山锻炼身体素质。”伊尔迷没有跟你继续废话,而是加快了步伐。等你们到了之后才发现伊尔迷所谓的锻炼只是——绕山跑

你应当庆幸的,得亏不是和他激情对打,不然下一秒伊尔迷就会跪在地上焦急地求你醒过来。好了,不调侃你了。伊尔迷和你确立关系后似乎变得良心了些许,比如,今天的绕山跑他就提出要和你患难与共,就是一起跑。

你听了之后自然是赶紧谢主隆恩,然后和他一起苦逼的跑了起来。这一路上你被伊尔迷面无表情地吐槽了许多遍速度太慢,你不服,毕竟你不姓揍敌客(至少现在是)也从没有受过他们家的魔鬼训练,自然也没有他们家人那么强大的体魄,能坚持这么久已经是很看得起他伊尔迷了。用了大半天的时间,你们终于跑上了山顶。你瘫倒在一块大石头边,连伊尔迷拿着针来找你玩耍都被你拒绝了。你抱着这块大石头,坚定地对他道:

“伊尔迷,你要是再来拿着针找我,我就举……sorry,有点沉举不动……我就一头磕死在这块石头上!”

“连你也是这么说……真的是伤脑筋,无论是哪点都这么相像。”

“嗯?谁?”你警觉起来,脑海中想了半天,想起了一件事。似乎是在你之前伊尔迷有一个快要结婚的对象,然后听说死在了一场任务里,这些是你听基裘和你聊天时提到的。仔细想想,你们在一起后,他似乎从没有强迫你去训练自己的能力,有任务时也似乎没有让你去完成。你与那个姑娘有着几分相像,这么一想也确实解释得通伊尔迷见到你时皱眉的原因了。

“伊尔迷,我明白了,我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替代品。”你垂下头说道。

“嗯。”伊尔迷居然不去反驳,你就更不想说话了。

“算了,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嗯?那我在想什么呢?”伊尔迷走到你旁边蹲下身看着你问道。

“还不是什么‘虽然你只是个替代品,但是我会让你变得比她更配合我,让你成为我最得意的试验品’之类的变态发言吧?”

“我在你心里难道是和西索那种人划上等号的吗?”伊尔迷半眯起眼。

“难道不是吗?”

“啧——”

“小伊,再怎么挣扎,再怎么反抗也摆脱不了你是变态二号的事实的。”你向他点了点头。

“就算是替代品,你现在也依旧不会对我言听计从的吧?所以,你依旧是你,况且……”伊尔迷靠近你时一把将你抱了起来,公主抱着你走在下山回家的路上。

“况且你是无可替代的。”

虽然伊尔迷这人平时比较狗,但是每一次都会说出让你脸红心跳的话来,你害羞地将头埋进他的怀中。

【成不成为试验品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她活着就好了。】

 

 

库洛洛:

“xx,你是什么系的?”库洛洛冷不丁地问你。

你前些日子才刚刚开始听说念能力,正想着要找库洛洛来鉴定一下。于是你从侠客那里得来友情提供的一杯水,你向他竖起大拇指,夸赞侠客十分有队友情。

“那就用水见式测试一下吧?”库洛洛放下了书,似是很感兴趣地说道。

“嗯,库洛洛,你很好奇是吗?”你一边将气汇聚在自己双手,一边和他搭话。

“嗯,怎么说呢,毕竟是你,所以我自然会更感兴趣,更关心一些吧?你先安静一下,马上就会出来结果了。”看着库洛洛认真地盯着水杯的样子,你嘟起了嘴,内心腹诽着库洛洛对你的念能力都比对你要上心。

过了一会儿,杯子里出现了碎屑和沉淀物,库洛洛出神地望着那杯水出神。你大声地说道:

“唉~原来是变化系啊,真是的,人家还想着当一个强化系呢!”

“嗯,为什么想当强化系?”库洛洛的眼神移向你。

为什么嘛……如果你没记错,在你之前先行试探着库洛洛的心思的那个女子也是个强化系的吧?这也是你从侠客那里听到的,那个姑娘是一个合格的强化系,性格极其单纯,对于库洛洛极度信任且忠贞不渝。临死前也不知道自己从始至终都在被人利用着,甚至是还挣扎着向旅团基地的方向爬去。

等等,为什么你会对这些事情门清?

“六大系当中并不存在鄙视链,每一系都有自己的优势与劣势,还是要看念能力者是否足够有实力。”库洛洛的视线移回了面前的那杯水,他的语气里仍然是足够的冷静和平淡,就像是这杯中的死水一般。

“可是我想要听起来就很厉害的系嘛,这样不就能更好地来协助库洛洛你了嘛~”你蹦哒到了库洛洛的身边,又一屁股坐了下来,伸出双手抱住库洛洛的左臂,撒娇似地摇了摇,眼神里满满的透着属于少女的娇俏可爱。

“这样就错了哦,你的能力最重要的要保护自己。毕竟,在我心中没有什么比你的安全更加重要的。”库洛洛转过身将你拥入怀中,你满脸幸福地依偎在他的怀中。

「等我一点一点地找回记忆,终有一天蜘蛛也将自投罗网。」你想到。

【这次是变化系,看起来再生能力也并不是全无用处的。】库洛洛勾起了嘴角。

 

 

柯特:

你的童年里充斥着流星街那恶劣的环境和恶臭腐烂的气味。发黑的污水窝在满是坑洼的土地,堆砌着大大小小的垃圾不知是谁临时搭建的住所。你捧着哥哥捡来的一块发霉的面包津津有味地吃着,那时你以为你身边的一切就是整个世界的全部了。

直到你在某一天被带到了揍敌客家,为了赚钱维持生计,你成为了揍敌客家的女佣。成为了女佣之后,你便被分配到了揍敌客家五少爷的手下,成为了他的贴身照料的女仆。你手脚麻利又体贴入微,也将五少爷照料得很好,而且你这个人性格很好,爱笑也爱和人聊天,五少爷柯特也因为此和你的关系比较近。一开始柯特对于你的主动搭话保持着不理睬的态度,好在你比较坚持,久而久之,柯特这颗坚冰的心就被你的热情而渐渐融化。一次,柯特提前完成了任务回到家,碰巧看到你于是就把一条项链放在了你的手上。不巧的是,一名管家看见了你们,于是你就在被关进审讯室接受相应的惩罚之后赶出了揍敌客家。

“对不起,柯特少爷……连累了你……”你看着同样受到惩罚的柯特愧疚地说道。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拥抱了一下你就头也不回地离开。

你被赶出了揍敌客家也只能回到流星街了。在流星街的这几年里,你潜心修炼,为了让自己强大到足够配得上柯特,这样才能让你拥有和揍敌客家人对话的资本。功夫不负有心人,你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只是,在某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你回到家发现家里出现了个陌生男子。等你仔细看后才发现,这个人正是柯特。你心里惊讶大于欣喜,差点以为有人雇佣柯特来要了你的命,毕竟这么多年为了变强你也树敌无数。

“别怕,我不是来杀你的……跟我回去吧?”柯特走近你,低下头轻声向你说道。

“……行吧。”你还是妥协了,总觉得如果不妥协,大概也没有机会了吧?也有可能,不答应的话就会被柯特强行带走也说不定。

回到久违的揍敌客家时,柯特就当着父母和几个兄弟的面说着要娶你为妻的话。席巴看了一眼你点了点头,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了。只是基裘笑靥如花地看了你一眼,又对柯特说:

“她和你之前的那个小女佣真像,过了这么多年,看来小柯特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替代品了~”

在和柯特走回房间的路上,你就一直憋着笑,肩膀一耸一耸的动静让柯特不禁将视线移向了你。

“行了,收敛一下吧。被发现了看你怎么笑得出来。”

“哈哈哈抱歉啦,柯特少爷~看来我真是个小人物,这么快就被夫人遗忘了。”

“妈妈就算是记得也不会多说什么了。”

“是呀,真是太好了!”

柯特微微上扬了嘴角,你极少见到柯特的笑容,看来他的心情很好。

“就算是替代品吧,但是什么替代品都比不上初心。”柯特握住了你的手。

 

 

爆库儿:

“啊!对不起对不起!你有没有被碰到啊?”你不知被谁推了一下,所以就一个趔趄扑向了前面的一个人。那个人反应极快地将你扶住,你抬起头想和这个人道谢,结果你们二人的目光相接触时,那个人脸色大变一下子把你推开了。

“你……下次给我小心点,我的弓箭上的箭羽都快被你压掉了!”

你看着对面的有些恶劣的态度心里觉得很摸不清头脑,于是嘴里嘟囔一句“至于么”就远离了他。

后来的考试中你总明显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你,可往往是你一回头发现并没有人有功夫看你,这就很奇怪了。

你心里感觉很不舒服,于是一直也有留意着,终于在陷阱塔的测试里你找到了了那个人,正是爆库儿。看到你发现他的时候立马就撇过了头,但是那一脸慌乱的神色是掩盖不住的。你摇了摇头,向他走了过去。

“那个,兄弟,你老是看我干什么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还是欠你钱了?”

“没…没有!只是……太像了也……”爆库儿一开始情绪还有些激动,可越说声音便越小了。

人说,有缘千里来相会。这不,你们两个就在军舰岛再次碰面了,还是在同一个房间。

“怎么是你?!算了,我去和别人换一间……”爆库儿看见你依旧是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就在他转过身推开门时,你一把拉住了他,将他拽到一边,同时你后背靠着门挡住了他的出路,气势汹汹地问他:

“你这人有点奇怪啊!我又没招惹你,就对我这么厌烦吗?!”

“不……我不是讨厌你,就是……”爆库儿陷入了纠结之中,看着他半天蹦不出一个字儿的样子,本身性格就比较爆的你也烦了。

“不是讨厌,那你喜欢我啊?”

“是啊……”爆库儿说完自己也懵了,可能是因为在想些什么所以刚刚说话没有过脑子吧?

后来你和他在了一起,也知道了他为什么总是以那副神情来面对你了。原因是:你长得和他曾经的恋人很像,像到什么地步?大概是你和她不一样的地方只是性格吧?爆库儿的那个恋人在四年前和他一同参加猎人考试时不幸遇难,他只能看着那个女孩子被森林中的魔兽重伤而自己却无法做什么。他也匆匆退出了考试,重新回到家中努力修炼起来。没想到再次参加猎人考试时碰到了如此相像的你,从那时他就下意识地在考试中默默关注着你的行踪,看到你平安无事会偷偷地放心地笑着,看到你受伤会不由自主地想要为你包扎伤口,却在清醒过来时狠狠掐了自己胳膊一下。

你听着他讲起从前深受触动,于是猛地抱住了他,你紧紧地搂住他,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倾听着他的清晰的心音。

“别伤心了,都过去了。再说了,你现在不是找到了可替代的人嘛~有什么可难受的……”

爆库儿紧紧的回抱住了你,你感受到了他身子的颤抖。

“不!不许这么说!你……才不是替代品,我也从未这么想过!你就是你,我喜欢的是你,无论你和她长得像不像……”

你拍了拍他的后背,轻轻地笑了笑。听着所谓的告白,眼泪竟然也慢慢流下来。

 

猎人】亲wen后马上擦嘴巴 ●bg ######西#伊尔#凯#侠客#飞坦##云古
用平板看着一部有名的经典爱情片,看到有趣的画面时笑了起来,转而抬起头看了身后的,他带着温柔的笑意,看了看后就闭着眼低下头吻了的嘴唇一下。如果接下来写的甜饼,那么画面就会在此停止...
猎人】当突然和他说男生● 猎人bg # # # # # #伊尔 #西 #科
逼近,猛地推开他落荒而逃,逃出了他的房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前差点被推门撞到误伤的女仆内心:???   : “男人吗……”的视线从文件上移,从容的表情倒显得像...
猎人】假如他们成了老父亲● 猎人bg # # # # #伊尔 #西 # #凯 #侠客 #云古 #飞坦
边。孩子们自己犯错的时候还可以心平气和地和他们讲理,但是当听说孩子把气得够呛的时候,脸立马就黑了,全身散发着杀气地把孩子送到揍敌客家黑屋里和伊尔的孩子一起反省。 4.之所以会这样大概因为...
猎人】广场舞斗会● 猎人 # # # # #伊尔 #西 #
》。然后,就看到从角落位置变成了整支队伍的领舞担当。 “真的让我对广场舞刮目相看,原来这种形式的舞蹈也能够缓解压力呢。我应该谢谢,xx。” :别说话了,,憋笑也会死人的。   ...
猎人】当着他的面自杀 ● 猎人bg # # # # #伊尔 #
原作者:村口专业烫头王师傅   ·内含:////伊/ ·内容十分狗血,文笔十分ooc,请大家注意   跪坐在楠木制成的棺材旁,呆呆地看着里面安详睡着的男人。 “一直都想让...
猎人】被窝● 猎人bg #西 # #伊尔 # #侠客 #金
温暖到让人想靠近啊。 西骗人,想利用我给取暖。(包子脸)   『单人床』 母胎单身了十多年,并且在十二岁时经历了那场变故后他就没有什么心思分摊给恋爱了。许这月老急着接...
猎人】Journey● 猎人bg #西 #伊尔 # # #
得潇潇洒洒! 「,妹白活啊!」   : 和变化系的前辈哥有的一拼,在旅行上不会分配过多心思在准备工作上的。讲求万事随心随性随自己,美名其曰享受意外的惊喜,其实不过懒得准备,对此...
猎人】在?见个家长?(全员×)● 猎人
崇拜的目光。看着父母很开心的样子,仿佛刚进门时质疑年纪的一样。   : 父母寄语:人家个博学多才、体贴入微又善良的好孩子,xx偶尔也要多帮帮人家啊,知道了吗? 知道...
猎人】被发现的痕迹● 猎人bg # # # # #伊尔 #飞坦
地捂住了他的嘴。     现在可以说害怕到了极致,那种感觉就像当着西的面一张一张地把他的扑克牌抛空中来一个“撒盐空中差可拟”一样可怕,又或者伊尔的长发一剪子剪下后再拿给他看...
猎人】当的朋友给说骚话被发现● 猎人bg #伊尔 #西 # # #
的被窝永远为敞开(///▽///)” “乐意之至。” 于是就把她移到了黑名单中。(朋友:???)   做什么都对的!他坠吼的!     : 「喜欢,让我...
猎人】perfume and flavor● 猎人
),会很注重自己的个人形象。不过由于当时对于这番话并没有过多评论,我推测身上的香水味也不会太过浓郁。所以那种古典香型的淡香水会更适合他。 古典香型的淡香水能体现男性成熟稳重的气质,就...
猎人】来学骑自行车吧● 猎人bg #·富力士 # #西 #伊尔 #
,直接给断绝了犹豫的后路。当骑上车后就更有意思了,看左歪就把正,看右倒就把扯回去。想给自己点播一曲:牵丝戏。 《西每日一个分手技巧》   伊尔: “还不会骑车?作为揍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