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伏景光×你】正态分布(私设景光没有殉职)● 安室透● 警校组● 名侦探柯南乙女

sodasinei 2020-11-07

原作者:Alex_亚力克

 

私设景光没有殉职,一直在组织卧底,卧底名字借用了一下声优绿川光老师的名字!

一个诸伏遇到了像Sheldon一样的你的故事。

谁说理科生不懂浪漫!

正文

 

在走过波洛咖啡厅的落地窗前你拿出装在书包侧面的化妆用小镜子对着自己的脸仔细端详了好久。“都化了妆了怎么感觉还是又宅又累精尽人亡的样子!“ 你恨不得趴在地上捶地。

昨天晚上熬了个通宵搞程序测试,谁知道一个Loop卡在那里就是跑不出来,你气呼呼地瞪着笔记本上的那个小圆圈,等到清晨你快过劳瞎了才运行完。打开邮件给导师发了新的测试结果之后心情才有些雀跃,于是打开窗户深吸了一口气,通宵之后晕晕乎乎的脑袋开始慢慢运转,理智慢慢回笼,最后在意识到今天是周三之后心里一阵狂喜,恨不得就着身上的老头衫单膝跪地朝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大唱壮志凌云主题曲。

如果没记错周三是安室先生的轮班,那么,大概率他也在,不,不是大概率,历史数据显示他一定会在波洛。

你是一个陷入了单相思的统计学博士生,从不拿绿川先生和数学开玩笑。

记忆中第一次踏进波洛是三个月前的偶然。那个时候你厌倦了学校分给博士生的办公室,博士生们挤在一个小小的空间,不爱清洁的男生们的汗味和便当的味道混在一起,你被那股味道熏得生理性头痛。终于在一个有口臭的男生端着电脑,不知羞耻地让你帮他改代码的时候当着他的面使劲儿翻了个白眼儿并用力摔上了门,拿起计算机抄起书包就下了楼,漫无目的走了几个街区看到了咖啡店想都没想推门就进去了。

“欢迎光临!“ 一个很可爱有精神的女生服务员向你打招呼。

“你好,一个中杯卡布奇诺,多加冰“ 陌生的店里人并不多,应该是工作日的缘故,你边走边卸下书包,转头看向了吧台,一个看不到脸的黑发客人正和一个金发服务生交谈,在看到了我之后金发服务生热情地端来了水并递上了菜单,

”第一页是本店招牌哦!小姐请慢慢选择!“

“谢谢!“

你在苍蝇搓手的同时心里默默给波洛五星好评。店员很亲切,食物和咖啡的香味融合在一起,你坐在卡座里,感叹否极泰来老天开眼今天终于有了件好事儿。

摆好了本子和笔,拿出计算机续上电,你抬起了头。

黑发客人从面向吧台的姿势中转了过来,看向给你加水的金发服务员。

心跳漏了一拍。

你急于说服自己这是因为他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专注地看向别人的时候会像一只安静优雅的猫,青色的胡子茬勾勒着完美的下颌线,一根一根戳着你紧张又浮躁的心。

“透真是什么都很在行呢!“ 黑发客人温柔地赞赏着金发小哥,眼睛里地笑意慢慢泛开。

他的声音穿过众人传到你的耳朵里的时候你可以明显的感到脸颊指数函数一样的升温,但是又无法抗拒偷偷地看他。你觉得你跌进了他的眼睛里,完蛋。

你欣喜于心里很久没有过的悸动和希望,但又苦于你一个书呆子大有铁树开花陷入爱情关键还是一见钟情之势,这简直太羞耻了。怎么回事儿啊?每天面对办公室3个扣脚程序猿心理防线真的这么低了吗?

那天你和黑发客人一句话都没来的说上,但是你暗暗下了决心要成为这里的常客,怂了20来年了除了科研还是要好好经营一下个人生活的。同时深刻自我心理建设了一番,觉得一见钟情贪图美色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歌里不都说“lovingyou, it’s easy cause you’re beautiful“么,没啥没啥。

至此之后你便成了波洛的常客和店员们慢慢熟悉起来,你迅速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开始统计他们的出现频率。金发小哥-也就是安室先生一三五会值班,闲聊的时候发现他居然还是个私家侦探。那位猫眼先生,叫做绿川光,是对面一家金融会社的普通派遣职员,碰上现在不是忙季,上午能来吃波洛吃个早餐,下午能很早结束工作和老朋友安室先生聚一聚。

这个情报是你有一天大着胆子坐上了吧台…跟绿川先生隔一个座椅的位子上套来的。那时你第一次闻到了他身上若有若无雪松的味道。在跟安室先生进行了顺畅的日常客套之后,你装作不经意地扭头对着绿川,

”这位先生和安室先生是很好的朋友吧?好像每次来都能看到你呢!”说完了之后马上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绿川先生停顿了一下,意外你会跟他讲话。一双猫眼温和地看着你,“这位小姐很敏锐!我们很久之前就是朋友了“, 他又顿了顿,带着不刻意的腼腆和害羞,”我叫绿川光,请多指教!“

你在他自报家门之后就有点儿飘了,觉得一切都不太真实了,前段时间你连看他一眼都觉得奢侈,现在他温柔地看着你,告诉你他的名字。

你有些怔怔地回望着他,觉得他的胡茬儿轻轻在你心里刮了一下,心痒的不行。

你告诉他们自己是东大理学部统计系的2年级博士生,是个阿宅,喜欢的事情是给各种统计软件写新的安装包,擅长的事情是矫正回归统计的标准误差,喜欢摇滚乐,最喜欢爱丽丝库珀,喜欢自信的拿着吉他的男生。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说到喜欢拿着吉他的男生的时候你已经很后悔了,但绿川先生的猫咪眼睛却变得很亮,

“那你真的是个很聪明很特别品味还好的女孩子!” 绿川先生挑着眉毛,难得的有些狡黠地看着你。

直到有一天你看到他和安室先生背着吉他走在路上,你回想起那天的对话,想就地挖个洞钻进去自己了断。

你从来没有意识到奇数日的魅力。清晨的阳光会透过落地窗打在绿川先生身上,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柔和了。在你急匆匆推开波洛大门的时候,他会第一时间看向你,举起咖啡杯说“早上好“。

有一次你在抱怨导师总是压榨你们博士生的时候,绿川先生笑了笑然后伸出了揣在卫衣的右手,你恍惚地觉得他要宠溺地揉乱你的头顶,结果他只是顿了一下,往上捋了捋卫衣袖子,你低下头的时候看到了他被宽大卫衣遮住的手臂线条,脸上的热度一下子爆棚。慌乱地移开视线之后又停留在他的上半身,幻想着连帽衫下面的风景。

他端起了快冷掉的咖啡抿了一口,

“我们社长也总是压榨员工[SF1] ,而且派遣员工更容易被训斥呢”,他放下咖啡杯,认真地看着你,“所以我非常明白你的感受”

“不要被别人左右了对自己的看法,上级也是,同级也是”

“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孩子,说真的从来没有人把详细的股票收益率统计预测作为礼物送给过我,我很喜欢,想好好保存。”

他骨节分明的手拨弄着杯子,又朝你笑了。

你发现有时候,当绿川先生眼神没有聚焦的时候,他有种冷漠疏离的感觉,如果你突然出现,他又会变得笑意盈盈。

你得出了结论:他在伪装自己让你开心。他会绘声绘色的讲他小时候的故事,讲他会社里有趣的故事,他会让你加油不要放弃早些取得学位,但是他从来不倾吐自己的烦恼,明明有时候目光有些悲伤,为什么不说出来呢?你有些不爽那种被当作小孩子的感觉。

你发现有时候绿川先生会把吉他带到店里,但很显然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露一手。每当你满怀期待起哄绿川先生说想听他弹奏一曲,他总是会笑笑说“下次吧”

“可是你每次都说下次!我们咖啡友是要讲信用的!” 

“对不起,下次一定会补上,正在学着谈唱一首有些难度的曲子”

“再食言我就要生气了!”,你叉着腰装腔作势,但是下一秒钟就赶紧补充 “我不生气不生气我不论如何都不会生绿川先生的气的!”

绿川笑得眯起了猫猫眼,“真是败给你了”,揉乱了你的头顶。

你的心脏振动频率过快,好像要撞破胸腔。

你决定要尽快告白,不管怎样,让他知道,你喜欢他很久了。你做好了觉悟,不管他是不是抱有一样的心情,都要告诉他。

不想再没有意义的拖下去,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了。你任命地合上了小镜子,因为横看竖看,都不太好看。

你一口气推开门,小梓小姐热情的打了招呼,你看了一圈儿发现,人呢?

“啊,绿川先生跟着安室先生到了后厨,两个人在严肃地讨论着什么的感觉,好像在商量事情,应该一会儿就会出来!”

“谢谢小梓小姐的情报!唔…我今天就蜂蜜麦圈拿铁!”

“多加冰?”

你比了ok 的手势,被小梓小姐揶揄听到某人在心情都变好了。

你坐在绿川先生的右手边,那里已经成为了你的固定位置。你抚着左手边的桌沿,深吸一口气,发现那片空气还温存着他雪松的气息。

想他想得快要疯掉,即使知道他就在这个小小的区域,但是好想看到他,看他被自己逗笑,再次用骨节分明的大手抚过自己的头顶。

“绿川先生早!” 

你换上了自己百分百的元气少女笑冲着刚刚从后厨走出来的绿川先生打招呼。

“早!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来了?” 

“因为有礼物想送给你!”

他拉开了椅子坐在你的左手边,然后转过身子整个对着你。你突然有了一种整个人被他的身体包裹住的错觉,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脸颊飞速升温。

你拿出来了你昨天晚上写的一串宏,只要在固定的地方写上想要操作的变量名称,就可以在短短几分钟内运行出结果。绿川先生有时会遇到大量的数据,你想着他肯定能用的到的。

“我本来想发给你会社邮箱的,但是我没有你的邮箱地址,所以我想先在这里演示一下,看看绿川先生是不是可以用得到!“ 你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段大程序的所有权就归你了绿川先生!“

绿川先生愣住了。

“怎么样,用得到吗?“ 你急于得到反馈。

“所以你熬夜不睡觉,是在帮我做这个吗?“ 绿川先生关注点有些偏,而且看起来并没有特别大的情绪波动,声音闷闷的。

“工科生的使命就是为全人类偷懒而做贡献不是吗! “ 你试图调动一下气氛。

“看来小姐真的很喜欢光这家伙!“ 安室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端了一叠盘子从后厨走了出来,”这么珍贵的知识产权都硬是塞给你,光你这家伙运气还真是不错!“

Nice安室先生!

你规规矩矩地坐好,对盯着计算机屏幕但眼睛并不聚焦的绿川先生轻声说 

“我喜欢你,绿川先生,我特别特别喜欢你”

“你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吗?”

你心里飞速想着一切的可能性和他的反应,紧张之时偷偷瞄了一眼安室先生,发现他擦盘子的手停了下来,一脸严肃地看着老朋友。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我觉得,我们现在只能做朋友”,又来了,嘴角虽然是上扬的,你却被他眼里溢出的悲伤溺毙了。

安室先生和小梓小姐默默回到了后厨。

你感觉自己心在自由落体。

“所以结论就是…“

“你现在可能并不了解我“,绿川先生打断了你,声音还是闷闷的,但意外的很平静,像是解释给你听又像是自言自语,”比如你觉得我对你来说,是怎样的存在?是对面会社为了生计努力的派遣社员?还是一个喜欢在咖啡厅消磨时光的朋友呢?“

“你是正态分布“

“诶?“

“你是正态分布啊“,你强忍住破门而出大喊”他虽然好看但是瞎啊竟然不喜欢我“的冲动,学着他平时温柔安慰你时的样子,继续说,

“记得我刚上大学的时候选了数学系,统计只是我的一门必修课而已。但是当老师讲完了正态分布的密度函数,我觉得它这家伙太美了,我不甘心只浮于它表面的特性,我要更深入的研究,所以我转去了统计系 “,你抿了一口已经冷掉的拿铁,蜂蜜不知为什么泛着苦味,”你知道吗绿川先生?很多科研的基础假设,尤其是理论基础假设,都是正态分布,你问我你是怎样的存在,我的答案是你是我的正态分布,没有你,我推导不出自己想要的结果“

“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的“ 

你稍稍有些得意地看着冷白皮的绿川先生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染上绯色,猫眼有一瞬间的失神,再看向你的时候却坚定起来, “真的很抱歉,现在我真的不能答应你,但是…“

“Hi…那个,光“, 安室先生从后厨出来,脸色有些可怕,”紧急情况“,安室先生又看向你, ”失陪了小姐,我们的友人好像住院了,我们要去看望一下,了解一下情况,真的很抱歉“,安室先生说着就快步走到了门口,连你的”不会不会“好像都没有听到。

绿川先生拿起了外套站起来,还没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脸凑近,你睁大了眼睛,“诶?“

“等我回来“ 绿川先生贴着你的脸颊,在你耳边轻声耳语。他的胡茬蹭的你好痒,这是你当时空白大脑里的唯一想法。

等你回过神,绿川先生早已经已经不见了踪影。

回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夕阳把天空染成了紫红色。今天一天你总共改了两行程序,回导师邮件的时候点击了保存至草稿,“你是傻瓜吗“在心里骂了十遍,回忆绿川先生留在耳边的温度无数次。

“别再想了啊啊啊啊啊!“

你认命一样的抱住脑袋,试图把画面驱逐出去,但又忍不住像个傻子一样地发完脾气之后傻笑。

之后地你坚持每天都要到波洛搞科研,但是绿川先生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刚开始的两周你安慰自己,他只是到了忙季,可能真的太忙了。

后来你想问问安室先生,但被小梓小姐告知安室先生请了长假。

再后来就委屈,想绿川先生如果想避开你的话,完全没必要说最后那句意味不明的话。撩了就跑很好玩吗?

一个月了都没有音讯了。你的心痛和焦虑渐渐变得麻木,冷静分析得出的结论就是人被你吓跑了, 但跑就跑带上好朋友一起跑什么的也太奇怪了。正好你被系里面通知换了办公室,这回跟一位很可爱的姓佐藤的后辈一个办公室,你渐渐地回到了正轨。每天老老实实呆在办公室搞科研,佐藤倒也很活泼,看你愣神思考地时候总会在你眼前摆摆手,

“啊前辈又走神了!前辈注意到我在说什么了吗?“

“啊真的抱歉,我刚才在想我的SAS软件过期了要续个证书才行啊,你刚刚说什么?“

“最近的大新闻啊,一个跨国犯罪集团被剿灭了。那个犯罪集团好像非常庞大,发动了公/安一等一的情报人员卧底了好久终于成功了!真的好帅啊!“

“哇新的很了不起!很厉害!“ 你努力把注意里放在这个新闻本身,但失败地非常彻底。你的思绪总是时不时得被他牵走,幻想着有一天能再次坐在他右手边,告诉他你从后辈那里听来的大新闻,他的猫眼会因为露出赞赏的表情而闪闪发光。

“什么嘛!前辈太敷衍了吧!哦对了,说起来公/安,井上老师说我们最近接到了公/安厅的一个大项目,是关于数据库维护和软件开发的,好像还是公/安厅有关的负责人亲自来谈的!井上老师好像有意任命你组长来着 “

“诶?并没有听说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应该会亲自找我谈吧“ 你祈祷着可让你歇歇吧这都失恋受情伤了,这老头还有完没完了。

得,怕啥来啥。

没两天你导还真的找了你,告诉你他本来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想拒绝的,结果对方的负责人说“听说您有很多优秀的博士生,相信完全可以胜任呢“的时候才突然想到了你。

“哦对,对方周三想约你谈一谈项目规划,早餐由他们来负责。“

“哈哈,一顿饭我就得换个地方当牛做马了“。出了楼之后你坐在楼前的台阶上,这段时间积累的无尽的疲惫感一下子朝你袭来,没来由得又想到了他。

人都被你吓跑了,身心俱疲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

“我都等了这么久了啊混蛋!!!“ 终于不想在意别人的目光,放声大哭。

周三你换下你的破洞老头衫,穿上了得体的连衣裙,踩上了象征大人的高跟鞋,被一个自称风间的眼镜男开车接走了。

电梯“叮”的一声在8楼停下,风间先生打开了一个小型会议室的门,做了“请“的手势让你进去。

“请稍等,我去通知负责人,他马上就来“,风间先生说完指了指旁边的桌子,”我们准备了早餐,您如果还没有用过的话。“

“那就有劳风间先生了!”

风间先生出门之后,你念叨着“我开动了负责人先生您自便“ ,拿起摆放的好看的三明治就塞进了嘴巴里,咀嚼了三秒之后突然觉得味道有些熟悉,但又听到了开门声,身体先于大脑转过身。

“诶?”

面前的人朝你笑着,经常出现在梦里的,猫一样的眼睛期待地盯着你。

黑色的衬衫,高档的腕表,挽起袖子的手臂上交错的疤痕,和你朝思暮想的那张脸匹配在了一起。你觉得自己裂开了,赶紧喝了口咖啡掩饰了一下脸上的近乎失态的高度困惑,同时大脑飞速运转,这到底是绿川先生的孪生兄弟还是你碰到了类似“绿川先生的五十道阴影”之类的剧本奔现?

“久等了我的正态分布小姐。”

“我叫诸伏景光,请多指教!”

你终于放下了心理包袱,大声地说了句自打他一进门就想说的话,

 

“What the f(哔---------”

 

【由于大声在严肃场合说了脏话而被诸伏先生要挟每顿饭都要一起吃,在你用“无法很快接受“的说辞坚决拒绝了之后,又被请去了诸伏他们部门的庆功联欢,出于礼貌,即使还在幽怨着,也只能在”拜托了请一定要去“ ”很重要的场合不可以没有你“ 的连续轰炸中同意。

“这首曲子我练了好久了,一直不太会唱“,诸伏先生拿出了吉他抱在怀里,走到麦克前坐下。”但是我很想唱给在场的一个女孩子听,她是我一直以来很重要的人。“你在众人的起哄中精准地撇到了安室,不,降谷对你露出的三八笑容,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凉。

 

It's undeniable (不可否认)


That we should be together (我们天生一对)


It's unbelievable (不敢相信)


How I used to say that I'd fall never (我曾说过我永不会动心)


The basis is need to know if you don't know just how I feel (重要的是我要告诉你现在我的感受)
 

Then let me show you now that I'm for real (让你看到我是真心的)


If all things in time, time will reveal (时间总是可以证明)

 

One (第一)


You're like a dream come true(你就像一个美梦成了真)


Two (第二)


Just want to be with you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Three (第三)


Girl, it's plain to see (宝贝,这其实很容易看透)


That you're the only one for me (你就是我的唯一)


And four (第四)


Repeat steps one through three (重复一至三)


Five (第五)


Make you fall in love with me (让你彻底爱上我)

 

If ever I believe my work is done(如果我全部做完)


Then I'll start back at one(我随时可以再次为你从一开始)
……

你经过众人的目光洗礼之后发现,大概率你要对吃饭邀约真香了。】

 

The end.

en

 

x〗归来(存活)大概是个久别重逢的故事(?)● 侦探向 ●
原作者:樹   第二人称.非常非常ooc 存活 大概是个久别重逢的故事(?)   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次接到班主任的投诉电话了。儿子千里本是很乖巧的,转学之后却染上了爱打架的坏...
x』命犯桃花(未加入组织)● 侦探向●
原作者:樹   第二人称 非常ooc 全员存活设定 未加入组织 约1w字 一见钟情 16倍速恋爱   01   一毕业,就被调派到刑事部搜查一课。本以为前辈们都是正襟危坐、满脸...
】如果能去到他的世界() ● 侦探向● 男神x● 松田阵平
意涌上来,合上眼。 有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X】                              |一|       一开始只是些模糊的片段,那些飞快闪过的...
【降谷零×】听说喜欢坏男人● 侦探向● ● 萩原研二● 松田阵平
超市附近遇到了零君以前所属的男子天团。   更“巧”的是,萩原研二一开始并没有看到,只看到了零君,不管不顾地扯着嗓门儿朝他大喊:“小降谷,刚刚我们才遇见那个以前在围着团团转的小姑娘呢,怎么这么...
×】如果的事● 侦探
了。  这台苹果电脑是生日的时候买来送给的。东西递到面前的时候心花怒放,然后故意装作轻浮地抬起他的脸,深情款款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无以为报,看来我只能用身体来偿还了”。 那是个火热的...
〗当老了(与的老年生活剪影 )# #伊达航 #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 #降谷零 ● 侦探
原作者:樹   第二人称  严重ooc 与的老年生活剪影  手动给续命∠( ᐛ 」∠)_   【】   这一生似是眨眼间,好像昨天才刚和在一块,眼下你们...
〖降谷零x〗破镜(:组织已覆灭/降谷零任职视正)( '▿ ' )是糖 ● 侦探
没有什么关于的打算。但降谷零直到第二天才回复,那条信息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乖,以后再说好吗?我现在一心只想给报仇。】   固然是知道的死对降谷零打击有多大,也一直支持他彻查...
×】告白● 侦探向●
不是了解君。”   “我叫,” 听到他无比认真地说着,“我生在长野县,父母遭遇不测之后就被接到了东京,在东京长大。有一个哥哥,是位很优秀的刑警。我喜欢推理,射击,网球,好车,做料理...
×】别来无恙● 侦探向●
原作者:Alex_亚力克   一发完,没有逻辑,也禁不起推敲,写这个是因为很想再见到,也送给想再见到他的。 正文   醒过来那一刹那觉得简直太不对劲儿了,这不应该啊。   距离收到那支破碎的...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侦探向●
察觉自己的前胸会时不时地挤着他的手臂。磨得彻底对电视失去了兴趣,揽着的手逐渐收紧,觉得不满足似的又把整个人抱起来往怀里带,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某处正逐渐坚硬如铁。   丝毫没有自觉地任由他...
】女友变文豪● ● 降谷零● 侦探向● 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
原作者:空气猫   第二人称 超级渣的文本 occ遇 第一次写这么多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请多多指教!         今天下班比较早,于是觉定去找一起回家,看见从警察厅里走出来的...
】Last night ● 侦探向● 男神x● 赤井秀一● ● 降谷零
....”他看着的眼里有促狭的笑意。       “我的工作总是容易受伤,像昨晚那样的治疗我很受用”     “不介意多来几次”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