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巨乙女)中秋贺文● 利威尔bg● 埃尔文bg● 阿尔明● 阿尔敏● 艾伦bg

sodasinei 2020-11-19

原作者:Ethereal

 

顺序:利/埃/伦/敏

 

『利威尔』

月光照进窗棂,闹的我睡不着觉。

月光吵到我眼睛了,我趴在床上愤愤的想,被子上残留的红茶香趁机溜进鼻间,我抱紧了被子。“好吧好吧”我认命的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的圆月。

已经是第三天了啊,我烦躁地起身坐在床沿看着外面熟睡的城镇。时针滴答滴答来到二的位置,可我还是没有睡意。

今天是利威尔壁外调查的第三天。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或许是明天,或许是一周后,我在心中默默祈祷他平安归来。等他回来了,我就给他买肉吃吧。对,还要记得泡新买的茶叶,他喜欢那牌子的茶叶很久了,就当是补过中秋节。

不知不觉,已经快凌晨三点了。他的音容笑貌一直在我脑海挥之不去。披上他留在家里的外衣后,我熟练的拿起茶壶,准备手动增加一下他的气息。

今天的红茶似乎少了些滋味,茶香不似从前那般浓郁。

我搬了桌椅坐在院子里,喝着红茶赏着月。今天是中秋节,可我却没办法和他团圆。他之前就告诉过我,这次壁外调查大概是在八月十五,中秋没办法陪我过了。

那也没办法,我总不能跟着他上战场,拖后腿不说还会让他担心。更何况我还不是士兵,没经历过训练。我抿了口茶,突然感觉周围的气氛如这杯茶般,往日的虫鸣,穿过枝叶的风声好似全都去过了中秋,只留下了悄无声息的人间。无声的环境与逐渐淡去的气息让我恍惚间觉得这天地之间只剩下我和那轮明月。

太寂静了。我想了想,回到屋子里拿出被冷落已久的古琴。

“东洋的乐器?”那时候他顺着琴声找到花园里的我,皱着眉颇有些惊讶,“竟然有人会东洋失传的乐器?”庭院里的少女身着层层叠叠的月色素袍,头顶的发簪上异域的流苏垂下,随着动作碰撞作响。一曲结束才一脸平静的说“技艺会消失,但意味不散。” 说来也巧,那天我在希娜内地刚刚品过今年的新茶,即兴而发的曲子也叫《问茶》。

问茶,问茶,茶从何方来?

茶从东方来。茶从他处来。

后来他说,那天他觉得自己看见了东洋的女神。我记得,那天的月亮同样明亮。

自从和他在一起后总是聚少离多,曲调也总是以悲伤为主。他有时半夜回家会发现我在寄托离别苦,这时候他总是安静地听着我的琴声,站在一旁若有所思。“抱歉小鬼,我没办法经常陪伴你。……以后弹些欢快的曲子吧。你不该总是眉目哀愁。”

自打那之后,琴音总伴有茶香。

曲音婉转缠绵,是一首水调歌头。

高处不胜寒,我多希望除了我还有更多人能够理解你了解你,分担你的痛苦与哀愁。起舞弄清影,等你不忙了,我就教你弹琴,到时候我们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小镇里,开一家红茶店,里面也卖我最喜欢的糕点。你为我沏茶弹琴,我为你跳舞。何似在人间,不过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和你在一起,哪里都是归处,哪里都是人间。

一曲终了,我抬起手,拿起一块切好的月饼,椰蓉味。我记得他走之前我还给他带了几块月饼,也不知道在壁外有没有弄丢,有没有吃掉它们。不过若是能品尝,利威尔大概会摆着那张严肃的脸又口是心非的吃着,“啧,这些小鬼才爱吃的东西。”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还在和其他高层讨论形势吗?他有没有早点休息,有没有受伤?他现在有抬起头,和我一起看着月亮吗?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相思的女子喃喃自语,她的目光飞向远处,来到恋人身旁。

琴音缭绕不绝,月光静落于地,夜晚寂寥无声。

虫鸣与风语携手归家,院内茶香又渐渐漫开。

 

『埃尔文』

街道里弥漫着月饼的味道,咸甜交错,也别有一番节日风味。“原来今天是中秋节啊。”我抱着一袋黑麦面包,看着陆陆续续走到街上的人群分享月饼。

“小姑娘,来尝一块吧?今天可是中秋节别忘了和家人团聚啊。”我还没回头,就闻到了柠檬与茉莉混杂的味道。一位老女士递给我一个托盘,上面整整齐齐摆着切成几块的花果月饼,“谢谢您。祝您有一个快乐的中秋。”我朝她行了一礼,“没事没事,怎么就你一个人?家人都远行了吗?” “啊,是的,他出差了。” “那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过节?我只有一个女儿还活着了,不介意的话可以来和我们一起过。” 她放下托盘,磕着烟斗。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妈,你在和谁说话?”  她的女儿走过来,“你是?” “和我们一起过节的朋友。她就自己一个人,怪孤单的,这样的节日不应该有人落单。” 我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我和她女儿一起帮着分发月饼,不时也收到其他居民们的回赠,或是自己做的月饼,或是自家店里的东西。

“竟然有这么多。”结束活动后,我感慨。“这下埃尔文回来不愁吃喝了。”我打开房门,照常对空气说了一声“我回来了。”空无一人的房间只有沉默回应。我燃起桦木枝,草草饶了热水。烟熏后的桦木与花香混合,让我逐渐放松。我洗漱之后躺在床上,拿起了他之前看的那本书,书打开还有着未散去的墨香,上面有他的记录。刚劲有力的笔体,昭示着他的为人风格。

我笑了笑,又合上书。这漫漫长夜干点什么好呢?中秋啊……我摆弄着阳台的花草,发出一声叹息,我和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上次见面还是大半年之前,他总是半夜才回来,天不亮就又要准备回兵团工作,除了调查就是出差。花店开业的不算早,每次我起来之后都能看见他给我留的早饭和纸条。

我和他结婚之前总是笨手笨脚的,除了摆弄花草什么都不会。那时候他不仅工作忙,到家还得做家务。尽管这样他也从来没怨过我,还打趣我说我像个风雅文人。他怕我切菜伤了手,忘记吹灭蜡烛,于是就在各处留了字条,告诉我他不在的时候该怎么做,注意什么。结婚之后我学会了很多,注意力更多转到了他身上,想着多为他做些什么,只是这个习惯他依旧有保留。这反倒成为了我思念时的解药。我决定现在去看看他早上给我留的纸条,我总是舍不得读。

“今天要去王都出差,归期未定。勿念”——这是餐桌上的字条。

“厨房有早饭和我买回来的月饼。是你喜欢的椰蓉和五仁,记得尽快吃完。”——这是厨房的字条。

“烧水时不要干别的事,不然水会烧干。烧好后晾一会再倒,别又烫到自己。”——这是水瓶旁边的字条。

“我在书房里留了礼物。中秋快乐,夫人。”——这是书柜上的字条。

礼物?我有些讶然。会是什么呢?内地里来的新花草?我舍不得买的衣服?我在书房里转了转,试图找到线索。最终我的目光定格在窗户边。

“傻姑娘,看右边。”我像右望去,看见了画框,里面的画不再是河岸风景,而是一个女人在河边玩耍。是我。我在画上找了找,找到了泉水与土壤的清冽气息。我和他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就是河边,为了给我收集花土。我手往后一摸,摸到了新的字条。

“现在去看床头柜吧。”我又跑回去打开床头柜,柜子里是玫瑰的味道。里面放着我们结婚申请文件的复制版,花瓣下面还盖着什么。“左边。”我的目光移到左边,发现了一个小罐子。一打开里面都是小纸鹤。瓶子上的字条写着“纸鹤有祈福的意思,希望我的姑娘一直平安喜乐。”不用猜,纸鹤是他叠的,而且大概率是五百二十个。“有这时间也不知道回来看看我。”我边笑边嘟嘟囔囔,把罐子抱在怀里,继续看字条。

“去院子里看看吧,有一条小路哦。”院子后面什么时候有路了?我疑惑的走到后院,真的发现了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土路。我顺着路慢慢走,一直来到了后山的小树林里。又沿着路走了一会,眼前顿时豁然开朗。一小片桃花林出现在我眼前,不,应该说,一小片假的桃花树。树上挂着红绳和铃铛,有风吹过红绳摇晃,铃铛叮当作响。

我在树下发现了他的礼物——一坛酒。

“我记得你一直很喜欢桃花,很抱歉今年桃花开的时候没能陪你一起去看。酒是我按照东洋传过来的方法酿制,以表补偿。”

“谢谢夫人能够一直陪伴和理解我。能够与你厮守我很幸福。”

“中秋快乐,夫人。还有,我爱你。”

月亮看向下方的人间,有一朵桃花落了下来。

 

『艾伦』

“月亮上面住着嫦娥,还有小玉兔。”

我翻着改革后发行的故事书,嘴里嚼着月饼。月亮上有仙女吗?那一定是月亮女神吧?我一边想一边在纸上写着。“我还想摸摸玉兔,一定很可爱。就和你的巨人化一样,到时候我还想坐在你耳边,感受一下巨人的风景。”

“月宫内有着桂树,一颗砍不倒的桂树。”

这怎么可能?真的有这样的神树吗?我有些惊讶,写的笔速也快了不少。“之前海也只存在书中,那么桂树也一定在某个地方吧?也不知道桂树可不可以做成甜品。听起来很美呢这个名字。”

“中秋节寓意着团圆,要和家人一起吃月饼的。”我看了看手边包装好的礼盒,“你一定都尝过了吧,喜欢什么味道啊?我最喜欢你寄回来的椰蓉味。”我想了想又炫耀的写到,“我已经想出做法了,所以这里面都是我自己做的哦。这可是独一无二的口味。”

“在外面一切小心,我等你回来。”

我叠好信纸,把它和月饼放在一边。什么时候天亮啊?我好第一时间把东西寄出去。为了做月饼,在艾伦把礼物提前寄回来后我就一直在琢磨做法,那几天房间里都是糕点的香甜气味。紧赶慢赶总算是在中秋节前一天做出来了。

天刚刚亮,我就赶忙跑去邮局,“这么早啊?”工作人员开着锁,“又给男朋友寄信吗?” 我大方的笑了笑,“还有礼物。”虽然传入了电报机,但是我还是更习惯写信。这样可以看见他的字,见字如见人。也可以保存信件,多年后还会有余温,而不是机械的冰冷。

等信息都填好,我高兴的回了家,还顺手买了早点。尽管熬了一个通宵,可我还是不困,反而兴奋得很。不知道下次他会写什么给我,不过一定会有他发现的新奇物件吧?我打开怀表,看着里面他在马莱照的照片。

 

快三个月后艾伦终于腾出时间给我回了信。

“月饼做的很好吃,很有你的风格。我这边一切安好。事情很快就会结束了。到时候来照婚纱照吧。”

“我也想你。”

我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看着信纸,笑了起来。

 

『阿尔敏』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阿尔敏在半夜被一阵轻柔的歌声唤醒,他仔细听了一会,发现声音没有明显的恶意,便轻手轻脚地从营地里走了出去。在小溪上游地区,一个穿着奇特的女子坐在低空的树杈上唱着歌,银树开满了淡黄色的小花。女子长及脚踝的墨发被一阵风微微吹起,发丝与衣裙飞舞在月光下,脚上的银铃叮当作响,带来淡淡桂花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嗯?”今天是中秋,高空的月亮唤起我的记忆,我沉浸在过去难以脱离。直到他靠近,我才发现有人来了,停止了歌唱。我在高处低头打量他,不算是战斗力非常强大,不过看起来很聪明。对于这样的孩子我还是没什么想法的,总好过战斗力爆表的人类。“……”我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等着他先开口。“请问你是?”他斟酌了一下,努力忽视这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树,“壁外很危险的,就算是晚上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倾听着,试图辨别他的话语,看起来,他没有恶意。

他张了张嘴,还是问到“呃,你是……壁外生活的人类吗?” “……” “诶?怎么不说话?”我听出了语气的疑问和警惕,挑了挑眉。“我听不懂。” 当我开口后,他陷入了茫然,然后马上反应过来我不是不回答,而是语言不通。

我还是沉默的看着他离去,过了一会他带了几个和他说着相同语言的人,人们看到这处的奇景低声交谈起来。为首的男人停在这棵树前方三五米处,举了举手示意我他们没有恶意。他们决定让一开始的那孩子来与我交涉。我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连比划带发音,虽然这场景略紧急,但我莫名有些想笑,我摘了一朵花给他。“你, 东洋?”我终于勉强看懂了一句,东洋,应该是一个地名或者某个种族。我摇了摇头,我来自大唐。“你,听,?”我比了一个一点点的手势。交涉中我们谁也听不懂谁,最后我歪着头看着他们离开。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又是一年中秋,我仍旧坐在老地方寂寞的歌唱。唱完之后我留意到树下散落开的书籍。是他们送来的吧,不过看起来这一年里某些野兽也发现了他们,书籍有的残破有的完好。我手指一勾,地上的纸张都飞起来,整理好落到我手里。“太好了,你在啊。”这次我听懂了,“您好。”我生疏的说着陌生的语言,“您好,我叫阿尔敏。你的名字是?” 我想了想,“月桂。叫我月桂吧。” 他坐在地上,背靠我对面的树,和我交谈起来。

“这样啊……已经失去家乡了吗?” 他好似感同身受。“嗯,已经回不去了。我的家人已经不在了。”我望着高空的月亮,一时情感交加,“是我的错,我为了活下去害死了我的家人,我本可以替她死去的。”阿尔敏听见树上少女轻声说,“但我没有。是她替我去死。”他有些为难,不知如何安慰,“但是……你的家人如果这样选择,比起自己活下去,她会希望你代替她去看她没能看到的风景吧?”“不必安慰我。说说你们的故事吧?”那天我们逐渐敞开心扉,聊着彼此的喜好,我听着他为我讲述巨人与战场,我给他诉说着千年前的时光。这次临走之前,我试着邀请他,或许下次中秋我们还可以见一面。

今年的中秋,我一醒来就环顾四周,尝试找到那个约定之人。四周空空荡荡,除了开着花的桂树,这天地之间一切都隐没于黑暗。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寂寥的黑色就好像千年前那样,吞没时间,吞没存在。我在黑暗中呼唤,一遍遍的喊着他的名字。

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我见四下无人就竖起耳朵聆听森林里的生灵带给我的各种信息。“确定吗?明……动手” “已……发……带走……” “……杀。”我努力听着他们的话语,可惜离我太远了,我的仙术不比从前,如果是以前的话……听着七零八落的词语,我又想到阿尔敏是一个士兵,看似杂乱的线索一下串联起来。他告诉过我智慧巨人的事情,看来或许刚才的几人里就有。我不禁为明天他们的交战感到担忧,不过那么多士兵的话,应该会赢的吧?万一他们陷入劣势了呢?不,不会的,既然是战场,肯定会有情报。那万一……他们情报不足呢?

我就隐身离开桂树去看一眼,就一眼。

眼前的场景让我震惊。我施法隐了身,一个凡人怎么能发现我?!在我愣住的时候为首的男子已经抓住了我,“你是他们的侦察兵?”我没回答,我不能给阿尔敏拖后腿。“哦?不肯说吗?那看来就是了。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能放你走了。” “……呸。”我假装愤怒,手开始悄悄结术印,“你在干什么?!”另一人发现我的不对劲,我挑衅的笑了笑,通过在桂树上留下的坐标消失返回。

我用了近一半的桂花瓣才换来第二天的存在。天刚亮不久我就听见外面有震鸣声,我知道战争开始了。按照条文,我的存在本就是逆天而行,这种情况下我自身都难保更不应该插手人类的事情。我应该和阿尔敏说的一样,好好活下去,代替她看看这面目全非的新人间,哪怕只有一寸土地。

风吹过,一朵桂花飘落于被放在树枝上的书籍。“……”

这凡间已没有了嫦娥相关的传说,我的消逝已是必然。

可如果我把我自己的内丹给你,你还是能存在的!

……谢谢你,不过不必了。我已存活千年万年,人间的景色我都已经看过很多次,我对人间……已经没有留恋了。可你不同,你生来就被困在这月宫里,还没有见过山河湖海,没有见过烟火凡尘,你不该跟我一起消失的。

收下铃铛吧,好好活下去,去做你想做的。

我最终没能抵过活下去的诱惑,庆幸又悲伤的接过了她的遗留。

 

去做你想做的。

……好好活下去,代替她看看这世界。

 

我攥着铃铛,做出了选择。

 

叮铃,叮铃。清脆的铃声跨越千年,又一次降临世间。但可惜的是,没人能听见这已不存在的铃声。

天空之上日月同辉,月亮的银光与金色的太阳渐渐分明,时间在这一瞬间静止了。我趁着这机会,延迟了敌方巨人化的反应时间。铃声消失,世间一切又恢复原样。不论是按着计划本该在被发现就立即巨人化的莱纳还是交战开始之后从桶里变身的贝尔托特都晚了三秒之后才成功巨人化。

这样你会有机会活下来吗?

我坐在逐渐枯死的桂树上,看着自己一点点变成花瓣。

真好,我终于,赎罪了。

 

战争结束之后,阿尔敏不顾伤势,跌跌撞撞的跑向桂树的方向。

什么都没有。那棵树原本的位置被参天巨木替代,似乎之前的树与少女都从未存在过。阿尔敏呆呆的站在树下,眼前出现一抹浅黄。他伸出手,接住了即将消失的桂花。那朵小花在他手中,拼尽全力展现一句话后完成了使命,渐渐透明消失不见。

那是一句他不知道意思的诗词。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阿尔敏!团长他们回来了,女王还给分发了月饼!”战友朝着坐在台阶上看月亮的阿尔敏喊。“啊,来了。”阿尔敏应了一声,拍拍裤子上的灰尘,起身往食堂方向走。走路的时候他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月亮,轻声说“中秋快乐。”

在他走之后,训练场上不知从哪里落下了一朵淡黄的小花。

 

仅代表个人理解:

(利威尔是茶的苦后回甘,如他人,也如他人生。茶的香气与月光融合,孤高无人接近,可接近了你才能欣赏他,了解他,才能品到他的回甘。我个人觉得月光有清冷感有点泉水和薄荷混合的感觉。

    埃尔文的味道是拿破仑之水,非广告,那种有些侵略感但内里温柔坚毅。

     19的艾伦是冬天里的大雪,雪花带着不易接近的清冷,可如果你用手接住它你又会感受到水的温润。

      阿尔敏在过渡期有成熟与青涩交织,给人一种朝气但又不是异常明媚,而是那种淡淡的柠檬与花香混合,虽不明显但当你闻到之后已经被他霸占。)

利威尔是我的白月光。

 

)无法触碰的恋人● bgbgbg
//   『』 满屏幕上只有我自己的话。 我不断的发送着信息给。 “今天我吃了麻辣烫,特别好吃。只是可惜我减肥,没怎么吃喜欢的丸子和肉。不过菜也很好吃啦,以后我们一起来吃吧?”“又在和...
)他教会我的事● bgbgbg
原作者:Ethereal   原著背景,注意避雷,小心ooc。 最近在努力肝十一过节的庆祝粮。十一结束后每周固定两更。想看什么就来评论我吧 顺序:///   『』 你教会了我无畏无惧...
)遇到困难淋雨回家● bgbgbg● 同人
原作者:Ethereal   啊,19和团长好好写,以后大概都会写这个时段的✓ 顺序:///   『』 外面哗啦啦的下着雨。 : 小鬼,带伞没有? 我: 嗯,带了,你去忙吧...
)人世间● bgbgbg
原作者:Ethereal   选的梗本来是想十一作为糖发出来,但是写着写着就刀了。原著背景,注意避雷。 我在想想办法,搞出一篇糖。 顺序:///   『』 花田里的花儿开的正灿烂...
)替代品● bgbgbg
原作者:Ethereal   用烂的替身梗,原著和现代背景都有。注意避雷,小心ooc。 今提前更新,白天我要组织迎新,晚上我要好好构思新的刀。 顺序:///   『』 不可以做坏事哦...
)一直都是一场骗局● bg
///   『』 从你嘴中说出的话总是似真似假,飘忽不定。 就好像那天在花园里,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你“要不要娶我,我可是贵族,你娶我我就给你们投资。”没有在意,仿佛和回答今天吃...
)降温● bgbgbg
///   『』 今天起床后我发现天气阴沉。舍友告诉我今天降温,多穿点。 我边吃早饭边给他发信息: 今天降温,你去工作别忘了多穿点。 要不我晚上去接你吧? 他那边几乎同时给我发来...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的伴侣是AI● bgbgbg
。 顺序:///   『』 我以为我已经摸透了人性的一切。 作为国际最先进科技组织发明的第一个完全符合人类理想的人工智能,我一直都这么认为。我被输入了正确的是非观,正确的行动指令,正确的情感...
)物是人非● bgbgbg
原作者:Ethereal    现原背景都有。注意避雷。 时光不偏爱任何人,也不憎恨任何人。它只是安静的存在在那里而已。 顺序:///   『』 Mer是法语的大海,Maid是英语的少女...
)毫无防备被别人摸头,他看见后● bgbgbg
原作者:Ethereal   我终于想起来更全员向了,最近一直在另一个合集写单人。 顺序:///   『』 “嘁,刚刚聊的很开心嘛” “不,我没有吃醋。我已经过了爱吃醋的年纪了...
)移动充已到达● bgbgbg
原作者:Ethereal   又名:当他需要被治愈时。日常真的很温馨。 顺序:///   『』 我看着表现和往常一样的,敏锐的察觉到他不对劲。 具体表现就是他虽然在看着文件,但是...
)对方睡觉的习惯● bgbgbg● 同人
看就知道是回来小睡一会。大概又是很晚了吧,我想,下次在这么晚回来睡觉就罚你不了家门。 我毫不介意身上的重量,调整了舒服的姿势让他半压在我身上。真像抱着一个抱枕,我忽然有些想笑,伸出手臂把他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