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当你最后一次梦见他● 鬼灭之刃乙女向●男神×你●炼狱杏寿郎●时透无一郎●不死川玄弥●童磨●黑死牟●鬼无辻无惨

sodasinei 2020-11-20

原作者:离岛

 

#内含炼/时/玄/黑/童/惨

#鬼杀队/鬼×你

#激情码字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ooc归我,ooc真的归我

#撞梗致歉

#祝食用愉快

这是你最后一次梦见他,

此后,你的梦里有风雪晴雨

只是再无他。


 

炼狱寿寺郎――【花火】

你梦到了之前和他一起去花火大会的情形,说是梦境,其实更像是一场回忆。

你穿着浅粉小团花地样式的和服,踩着木屐小步幅地跟在他的身侧,微微有些气喘。

“炼…炼狱先生,不好意思,但是,我…我好像有点跟不上您了。”你好不容易在一处摊位前追上了他,扯住了他的羽织,声音因气息不稳而断断续续。

呵出的白气在冰冷的空气中晕开了,但你感到脸上热的有点发胀。

“啊!抱歉!是我走的太快了些!”热情爽朗的青年似乎罕见地有点手足无措:“唔嗯!就把这个作为给少女你的赔礼吧!”

你的面前多了一串苹果糖。

苹果糖粘腻的甜在舌尖悠悠地荡开,幸福却感充斥着温暖的口腔。

你忽然想把这份甜蜜和他一起分享。

于是在花火缀满夜幕的那一刻,在他带着些许惊讶的眼神里,你踮起脚尖,一下一下地啄吻着他的唇。

一下又一下。

【最】

【喜欢】

【炼狱】

【先生】

【了】

焰火停下来,夜色归于温柔的寂静。

你忽然觉得周围有些安静过头了。

青年无奈地笑了

“虽然是个梦,但是少女你梦到的竟然是这个场景真是太好了!”

什么梦?炼狱先生为什么要说这么奇怪的话

“我不在的日子里,少女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羽织柔软的布料从手中溜走了。

“放心吧少女!我还会遵守承诺,一直陪在你身边的!等到再次相见之日的来临!”

他的身影消失前,这样说到。


 

时透无一郎――【霞光】

“天边的那朵云,是什么颜色的呢?”

身边的小少年这样问着你。

你看着头顶的晴空,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告诉这个孩子,那里明明一朵云都没有。

可是天空上突然就出现了大朵大朵的云彩,像是小羊绵绵的毛,像是孩童手中蓬松柔软的棉花糖。

你恍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梦境,不然,你也不会在这里再见到他。

于是你轻声反问他:“那么无一郎觉得,它是什么颜色的呢。”

是什么颜色的都好,他想要什么颜色的云你都能满足他,因为这是你的梦,你做什么都可以。

而你又是这样地喜欢他。

“大概是橘色的吧,就像每天傍晚我们一起完成训练回来时总能看到的那样。”轻柔的风撩动着他的发梢,连带着他的语气似乎也柔和起来。

他的话语刚落下,天边便出现了大片的火烧云,浸染在温柔的霞光之中,那是无比灼眼的绚丽色彩。

燃烧着的霞光,是白日尽头的模样。

“为什么会想要看这样的云?”你问他。

“因为只有在这种云出现的时候,你是完全属于我的。”他握住你的手:“我会和晚霞一起,陪在你身旁。”

少年的眼睛是天空的颜色,在这种令人悲伤至极的温柔里,你被一束霞光穿透了心脏。


 

玄弥――【冷战】

说起来,这真的算不上什么好梦。

你梦到了你们吵架冷战时的情形。

吵架的原因已经记不太清了,也可能是因为他吃鬼吃的多了结果不好好吃饭之类的问题。

虽然他身高长的很快但是鬼这种东西总不能当饭吃啊。

你不像是恋人,到像是一个老妈子一样操碎了心。

可叛逆小孩根本不理解你。

甚至这两天都选择避开你走。

但是现在你不想在去追究了,你一刻也不停地冲到了他的房间,拉开扇门径直冲了进去。

正在换下队服的他赤裸着上半身吃惊地望着冒冒失失闯进来的你。

然后被你一个猛冲扑倒在了地上。

“你这家伙,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

他下意识想推开你的动作被怀里传出来的哽咽声打断了。

“对不起,玄弥,对不起!”

“喂,你……”

“对…对不起!道歉什么的…我…我早应该对你说了。是我错了,我们不要再冷战了好不好。”

你早该说的,你还要好多好多话想要对他说的,但是都没有来得及。

“冷战?我们什么时候冷战了?难道不是你单方面不想见我么?”

“我错了。”你认真地说:“就算这只是梦,我也错了。”

你“良好”而“诚恳”的认错态度让少年顶着凶凶的脸无奈叹了口气:“本想最后回来看看你,你要是一直这个样子的话,我可是不会放心的啊!”

他动作温柔擦干你的眼泪。

“你这家伙。”

“要好好活下去啊。”


 

黑死牟――【月色】

你清醒地知道这是个梦,所以你看到站在树下的他时并不十分惊讶。

甚至很平静。

你走到他身边抱膝坐下,与他一同看着天上那轮圆月。

半晌之后,是你先开口了。

“你要走了?”

“嗯。”

“月色很美。”

“嗯。”

然后你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个夜晚很安静,只有风声和虫鸣声。

良久之后,他起身,抱着刀向你告别。

你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终于鼓足了勇气喊出了心里的话:“继国岩胜!”

男人回头看你。

“下辈子,别那么看重外貌,男人能顶天立地行的正坐的直就行,能以一敌百的人结果把自己丑死了算什么样子!”

你觉得他的背影裂开了。

幸好这是你的梦,你很快就醒了,他也没机会砍你……


 

童磨――【因果】

你看着眼前的人沉默了

艹!这个家伙为什么阴魂不散的。

你站在一处空旷地带,四周无风,却有不尽的烈火灼烧,火影重重间溢满一刻不停的痛苦惨叫。

漆黑,到处都是漆黑的一片,只有你站立着的地方有着微弱的光。

三途河畔,血池林立,针山四布。

此谓无间狱。

你并不认为此生所作的恶竟足以让你承受这样的业报。

所以这是梦。

然后你看见了他。

“呀~好久不见呢。”白橡色头发的男人神情快活地向你打着招呼。

恶火舔舐过他的身体,在他的肌肤上留下莲花般绽放开裂的纹路,但眨眼间又恢复如初。

他一遍遍地受着这般折磨,偿还他噬人的债。

“我觉得你少说点话还能让自己更好受点。”你抱起手臂。

“这么久不见,你还是一样地冷漠呢,这真是令我伤心啊。”话音未落,他虹彩的眸子里已经迅速溢满泪水。

“这么久不见,你的演技还是一如既往地好。”你掏掏耳朵:“而且说实话,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过得挺开心的,起码生活安静了不少。”

“哦呀哦呀~竟然是这样么,不过我却觉得你在撒谎哦。”他踏着火光走近,停在你面前:“毕竟,你可是梦到我了。”

他的扇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留在他手里,他持扇点点自己的胸前,又指上你的胸口。

“这里…有我们的因果~”他有些苦恼地用扇子抵住自己的脑袋:“可是啊…我该怎么让你相信呢?”

有恶鬼嗅到生人的气息,向着你的方向迫近了。

“啊~今天看来是不行了呢。”他展开金色扇刃站在你面前,挡在那些鬼怪的前面:“那就…日后再见吧~”

“我会在地狱等你,记得要早点来找我呀。”那语气甜蜜纠缠到粘腻。

“谁要来地狱陪你这个渣滓啊!”醒过来之前你冲他怒吼到。

“啊~这就难办了呐,毕竟我对你的兴趣还没有被消磨掉。”看着消失的你,烈火又一次缠上他的身躯,将他半边脸烧至焦黑。

而他无动于衷。

他忽然露出如孩童般的、在想通某个难题时突然变得兴奋的表情,一合扇:“既然如此,那我就…争取早点去找你好啦。”


 

鬼舞辻无惨――【阳光】

在看清他的面容的那一刻

你把自己吓醒了。

醒来时天光大亮,阳光正好。

(完)

 

】熬夜伤身 ● ● 富冈义勇● 炼狱寿
原作者:祁橙橙橙   ※ooc警告!!我的错。 ※内含 ://义/ ※努力把握角色性格了,写不好的地方见谅啦 ※这里依旧是 杞宸,谢谢喜欢鸭!   ▪炼狱寿 趁着今天训练迟,用被子蒙住...
】不可描述● ● 灶门炭治● 我妻善逸● 富冈义勇● 炼狱寿
处于发·情·期。   炼狱寿再次打包把带回家,开心又煎熬的忍受着抱着软乎乎说想要,无数警戒自己是人是禽兽。   Ver.(已交往兔兔化)   中了血术的爱人...
到底哪听说我喜欢的啊?!● ● 炭治炼狱寿x
原作者:祁橙橙橙   ※内含:寿//炭治/实 ※是甜饼!! ※ooc我的 ※又名《我怎么知道我表白了》     ▪炭治暗恋〕   少年在下课铃后拦住了。被熏红的脸颊着微微...
轻唤的名字,就成为了的花●×● 灶门炭治炼狱寿● 悲鸣屿行冥● 嘴平伊助●
。 后来觉得你们俩最后能把太阳花种活,真的全赖于这种花着实顽强的生命力。 在那片开的艳丽的太阳花丛前拥吻轻声唤的名字。 顿,就成了落在唇边的太阳花。   炼狱寿――【向日葵...
】若问起我,为何热泪盈眶。●●蝴蝶忍●富冈义勇●●灶门炭治×
时候……”的话突然停住了,步子也是,主动松开了的手,而身后站定。   “不过啊,姐姐……以后都会再走这些路了吧。”回身望着,眼底是浓到化开的悲伤,的手抚上的脸,“因为...
】义/炭/伊/炼/实 救命 实在是太甜了 #x # #嘴平伊助 #富冈义勇 #炼狱寿 # #灶门炭治
了胸口,嘴角也止不住地上扬。            “早就赢了哦,伊助。”            炼狱寿        “炼狱先生?”看着匆忙跑来的炼狱,有些疑惑的叫出声...
】猫片● ● 灶门炭治● 我妻善逸● 富冈义勇● 炼狱寿● 嘴平伊
发呆的猫猫,对待橘黄色猫猫也更像奶孩子——新手老爸的那种。   Ver.炼狱寿   像火一样的的猫猫,体型较大毛也很厚,声音洪亮,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可以像炼狱猫猫诉说,炼狱猫猫会脸认真的听完然后...
】俺是猫● ● 灶门炭治炼狱寿
在作业本子上的小猫叹了口气,然后认命的关上了灯上床睡觉。   第二天果不其然猫咪窝在被窝中靠近腰腹的位置。     Ver.炼狱寿   是在雨中被炼狱寿捡回去的幼猫,炼狱寿开始甚至说出...
我老板/朋友今天想自杀 ● ● 灶门炭治
丝毫慌的说着   “怎么,去啊!”   “也是不可以”   最后,还是全部来了   杀队正在一旁阻止着要自刎的“灶门炭治”,而另边正扯着要出去晒太阳的“”,场面一度混乱...
】义/炼/ 屋什么的再也去啦 #x #bg # #富冈义勇 #炼狱寿 #
。   但是拍照难道只是个剧情吗?想,这个应该只起到了推动作用吧。但是眼前的人似乎真的在拍,最好乖乖地端正坐着。   炼狱寿:少女的照片(get!)   在快门按下的那一瞬间,背后有人把拉住了...
】(生日特典)让他们替我祝福×●甘露寺蜜璃●蝴蝶忍●女神×
乐平安】   ―― 今天的先生依旧在出任务的路上。 或者我们换句话说:今天的先生也依旧在暴躁锤的状态下。 只不过好像忘记了件事。 今天是的生日。 其实……倒也是什么很...
】大的小的我全都要!炼/义/ #x #bg # #富冈义勇 #炼狱寿 #
哦。能告诉我为什么哭吗?在我眼里,寿可是没哭过的。”有些好奇地问着。      似乎有些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长大后的寿没怎么和提过小时候的事情,知道小时候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