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向】当你轻唤他的名字,他就成为了你的花●鬼灭之刃●男神×你●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悲鸣屿行冥● 嘴平伊之助● 童磨

sodasinei 2020-11-20

原作者:离岛

 

#内含炭/炼/助/悲/童/惨

#鬼杀队/鬼×你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ooc归我,ooc真的归我

#撞梗致歉

#祝食用愉快

“我的房间太单调了啦~”你这样抱怨着:“要是…能找到好看的花朵来装饰一下就好了。”

于是次日,有人扣响你的窗扉。

你推开窗,他就站在你面前,为完成你的心愿而来。

【当我唤出了你的名字,你就变成了我的花。】
 

灶门炭治郎――【太阳花】

“这是什么?”你看着少年展开的手心,视线略过那指下的薄茧,阳光下纹路清晰的掌心中安安静静地卧着几粒黑色的、圆滚滚的种子,它们簇拥着挤成了一团。

“是太阳花。”少年站在窗下仰头看你,那双比琉璃火更耀眼的眸子里,像是被深巷里点亮的灯盏,浸满温润的光。

他小心翼翼地把花种托在掌心里送到你面前的样子,像是在温柔地护住一个小世界。

“把它们在你的窗前种下,一定会长出很好看的花的。”他说。

“谢谢你,炭治郎!”你欢快地笑着回应他:“可是……我对园艺不太擅长欸。”说到这里,你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

“没关系,太阳花是很顽强的植物呢,只要种下去,在哪里都会开花的。”他把花种放到你的手心,他的手掌干燥温暖地像是笼住了一片永恒的阳光。

阳光和花种一起,落进了你的手里。

“况且……不要担心。”少年音色清朗,耳侧的日轮花札随着他说话的动作轻轻晃动着。

“我也会一起帮忙的!”他温柔的笑容像丝丝缕缕的丝线,柔柔地穿过你的心房。

后来你觉得你们俩最后能把太阳花种活,真的全赖于这种花着实顽强的生命力。

当他在那片开的艳丽的太阳花丛前拥吻你,你轻声唤他的名字。

一字一顿,他就成了落在你唇边的太阳花。
 

炼狱杏寿郎――【向日葵】

那片明亮、耀眼的暖黄色,是你一天好心情的开端。

那是一大捧向日葵,明黄色的细长花瓣在晴日的阳光下恣意舒展着。连带着你的神情都明亮了几分。

鲜花挪开,露出男人热情爽朗的笑容。

“唔嗯,少女,早上好啊!”

“早上好,炼狱先生。”你笑着回答他:“今天也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呢!您手里的花朵也很好看!”

“啊!说起这个,这些就都送给少女你吧!”

“欸?送给我么?”

“嗯!这样的话,少女你的房间里也会时时充满阳光的颜色了吧!”他把花束迅速塞到你的怀里:“果然!是和少女你的笑容十分匹配的颜色呢!”

你抱着向日葵偷偷望着他,又在他的形容里羞涩地低下了头。

什么啦,这真是令人脸红心跳的话啊,炼狱先生怎么能说的这么一本正经。

后来,你找来了一只素静的白瓷瓶,细心地把男人送来向日葵放进去供养。

这样一来,阴雨的天气里你的房间里也从不缺少温暖的色彩。

只是现在,那只白瓷瓶被放在了角落里,瓶身落满了灰尘。里面向日葵的花瓣无力地蜷缩在一起,是无精打采的样子。

瓶中自他走的那日起,就再也没有被替换过新的花朵。

你其实和那个白瓷瓶一样,一直都在等待着那个穿着火炎纹羽织送来明亮花朵的男人。

只是他呀,在某个遥远的地方迷失了方向,暂时还没能回到家……

 

嘴平伊之助――【(?)花】

讲真,大清早就被一阵粗暴的叩门声和超聒噪的叫嚷声叫醒绝对不是什么有意思的经历。

你推开窗的时候正在同自己还未平复的起床气做着斗争。

但是在看到那颗野猪头的那一刻你瞬间就平静了。

嘛,来人是他的话,你还要感谢他竟然没有直接闯进来呢。

嗯,有进步。

“所以,大清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呢,伊之助?”你揉着胀痛的额角放缓语调问他。

“俺昨天听到你的请求了!”猪猪把头杨地高高地:“于是俺今天大发慈悲地来实现你的愿望!”

“我的…请求?”你有点疑惑。

不对,等等猪猪,你都会用大发慈悲这个成语了么?

没等你想通,“唰”的一声,一捧花花绿绿的东西就被递到了你的眼前。

是叫不上名字的花朵。

“这可都是本大爷费力采来的,俺说,就用这些杂草来来装饰你的窝吧!”野猪鼻子里喷出灼热的吐息:“雌性总是喜欢这些不能吃的东西,真让人奇怪。”

你扯扯嘴角,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忽然有种不好的的预感:“我虽然是很感谢伊之助你的这份心意啦,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从哪里采的这些花呢?”

“啊!在蝶屋后山的田里全都是这种奇怪的东西,俺可是挑了好久呢!”

你接过花的手顿住了。

这个笨蛋该不会……是把蝶屋的药田给拔掉了吧!

你现在觉得手上的这些花草越看越不对劲了,还有一阵莫名地迫近死亡的预感。

“哎呀~罪魁祸首,原来在这里呢?”

是忍小姐熟悉的声音。

死亡预感被证实了!

于是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你和猪猪被抓去蝶屋做苦力来抵掉损坏药田的债。

完全被牵连的你看着一边拔草一边生气的猪猪,还是屈服地叹了口气。

蹭掉手心的泥巴,你走到他身边扯下他的野猪头罩,看着他漂亮的眼睛烙下了一吻。

“即便如此,伊之助的心意也还是很令我感动的呢~”你对他说。

在你温柔的眼神里,猪猪又变得轻飘飘的了呢。


 

悲鸣屿行冥――【雏菊】

推开窗前你绝对没有想到,站在你面前的会是岩柱大人。

你看着天际的鱼肚白,夜星未褪,这个时间稍稍让你有点奇怪。

但因为来人是他,你心里便掩饰不住的欢欣起来。

“悲鸣屿大人,请问…您是因何事来访?”

“我在任务结束归来的路上,不小心折断了一朵花。”

“花,是什么样的花?”你好奇地问到。

身型高大的男人向你递出手,宽厚的手掌心静卧着一朵小雏菊。

你轻笑出声,原因无他,只是这小小的白雏菊在他宽大的手掌里,无端更惹人娇怜了些。

“我想知道,这是什么花。”他说着便毫无征兆地流下了泪水,仿佛只有知道这花的名姓,他才能获得安定。

“您遇见的花,是一朵漂亮白雏菊。”你试图安慰他:“虽然会为一朵花哭泣的行冥大人很温柔,但如果她今天遇见您是一件命中注定的事情呢。”

“又也许她正是为了同您今日的相遇才存在于世的呢。”你伸出双手握住他粗砺的手指,把脸轻轻贴了上去。

男人身子一顿,却没有挣开。

“您知道么,其实我很羡慕这朵花啊,因为她能停驻在您的掌心,能拥有我渴望得到的温度。”

他静默一瞬,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止住了。

然后他把那朵漂亮的雏菊别进你的发间。

你仰头望他,男人的双目一片茫茫,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但周边的风声忽然安静了下来。

他看着你的方向,神色柔和:“今天我遇见了一朵同我有缘的花,并在刚才把它送给了命中注定的人。”


 

童磨――【冰莲】

“花?欸~你为什么想要那种东西呐?”

他隐藏在更深处的黑暗里,单手撑着脸颊不解地看着你,虹彩色的眸子里带着孩童般的天真。

“我只是……想要留住一点点和阳光有关的事物而已。”你站在布满阳光的窗前,追逐着光明与温度。

“你不会需要那种东西的~”他冲着你张开怀抱,于是你迟疑着走了过去。

有什么冰冷的事物被塞进了你的手里。

一朵冰莲花

“你看,这是只为你存在的花,和我一样呢~”他邀功一般欢快着语气说道。

你觉得手指大概是冻红了,因为它有点发麻。

于是你面无表情地走到窗前,冷酷地把冰莲丢在窗台上。

不到五分钟,它就化掉了,变成一团水渍。

你回头看着那位问题儿童:“你看,你给不了我想要的花”

童磨:……
 

鬼无辻无惨――【彼岸花】

“你想要什么花?”

“青色彼岸花。”

“为什么是它,你要拿来做什么?”

“烧着玩……”

(完)

 

】义///炼/实 救命 实在是太甜 #x # # #富冈义勇 #炼狱寿 #不死川实弥 #
心跳声上。          不行——         “?”有些疑惑看着眼前冒着烟少年,耳畔是如鼓般心跳声,“呼吸都快乱哦。”             “——这里...
】关于军训● x炼狱寿xx● 我妻善逸xx
男朋友是上一届军训优秀标兵,优秀表现让每一个教官都记住,而作为朋友,不求多么优异,只求能做到最好,至少要让男朋友对刮目相看。         随着时间推移,越接近正午天气...
】猫片● ● 我妻善逸●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不死川玄弥●
变成剑齿龙。   是摸不给吃会一直喵喵叫家伙,坚决杜绝白嫖可能。   Ver.   是会撞人猫猫,特别喜欢一只特别小野猪头套,但野猪头套下面是可爱猫猫脸,至今仍未有人知晓那...
最后一次梦见×炼狱寿●时透无一●不死川玄弥●●黑死牟●无辻无惨
里有风雪晴雨 只是再无。   炼狱寿――【火】 梦到之前和一起去火大会情形,说是梦境,其实更像是一场回忆。 穿着浅粉小团地样式和服,踩着木屐小步幅地跟在身侧,微微有些气喘...
】年上or年下 /义/炼 #x # # #富冈义勇 #炼狱寿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富冈义勇/炼狱寿 /年下年上梗 之前有写过 想写点不一样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好像不怎么甜(气愤      21岁       “xx...
互补 ● ● all
实弥依旧看不惯富冈义勇,黑小芭内最后如愿以偿和甘露寺蜜璃在一起,炼狱寿还是很喜欢吃红薯,宇髓天元还是如此华丽祭奠,时透无一依旧喜欢望着天空发呆,悲鸣屿还是总把眼泪挂在眼睛上,栗落...
】那啥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义/炼/ #x #bg # #富冈义勇 # #炼狱寿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富冈义勇/炼狱寿/ /ooc警告 /文笔渣警告 /趁没开学我爆肝写文     富冈义勇      “啊,是富冈先生!”听见队员们叫喊着名字...
】doki doki♡ /义/炼/忍 #x #bg # #富冈义勇 # #炼狱寿 #蝴蝶忍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富冈义勇/炼狱寿/蝴蝶忍 /ooc致歉 /文笔渣 /撞梗致歉           最让人心动瞬间...当然是长力爆表时候啦...
】蜂蜜柠檬气泡水● ● 我妻善逸
眼里都是。   我妻善逸,在发情期时候一个柠檬精——至今都如此认为着。   Ver.   【一】   成为兽柱还是喜欢带着野猪头套,也因为这个吓走不少芳心暗许...
】爱是占有● ● 我妻善逸● 炼狱寿
哦,小姐。」   把脸埋在胸口,整个人炸成烟花。   不知道是,实际上是善于等待有耐心猎人,一点一点用温柔网把包裹住,直到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一部分——像水,像空气...
】看起来是在捉迷藏其实是在调情呢 #x # #bg #富冈义勇 #炼狱寿 #
。             “诶——捉迷藏吗?我...我没玩过呀xx。”少年因羞涩而睁大眼睛。   “很简单,我来躲来找。这样,不许偷看哟。”笑嘻嘻地把背过身去,自己转身寻找着躲避处...
】我怀疑在ghs 义/炼/ #x #bg # #富冈义勇 # #炼狱寿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富冈义勇/炼狱寿/     *ooc *文笔渣     富冈义勇      看着手里新改队服,迫不及待地想着自己穿上它样子。      这件新队服对比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