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向】(生日特典)让他们替我祝福你● 男神×你●鬼灭之刃●不死川实弥●黑死牟●甘露寺蜜璃●蝴蝶忍●女神×你

sodasinei 2020-11-20

原作者:离岛

 

#内含实/黑/甘/蝶

#鬼杀队/鬼×你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ooc归我,ooc真的归我

#撞梗致歉

#祝食用愉快

 

 

写给我的小姑娘:

(也送给温柔的大家。)

夏花冬雪,秋红春华。

山川湖海,雾霭落霞。

而世上所有温柔的一切都恰巧与你相称。

只是我言辞匮乏,说不出恰如其分的话。

嘿,

你知道么,今天我这里有一片很蓝的天

像是澄澈干净的湖面,又像是女孩子清澈纯粹的双眼,温柔倒映着这个世界的影子。

而如此美好的你,也在其中。

你会在哪里和我看着同一片天空呢。

好想把这样令人感动的美好同你一起分享。

那就拜托让他们替我向你说一声:[生日快乐]吧

愿你:【事事顺遂,喜乐平安】

 

不死川实弥――

今天的不死川先生依旧在出任务的路上。

或者我们换句话说:今天的不死川先生也依旧在暴躁锤鬼的状态下。

只不过他好像忘记了一件事。

今天是你的生日。

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只是如果他能记得的话,你就会在这个并不打算声张什么的日子里,多收获一点快乐罢了。

你知道他很忙,那种辛苦是你无法想象的,而身为蝶屋后勤人员的你在战斗上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你向来缺乏勇气,甚至第一次遇见他并为他处理伤口时,你的手都是抖着的,更丢人的是,你竟然还在他富有威慑力的目光里哭出了声。

“啧,哭什么。”白发的男人语气粗鲁地说道,整个人散发出的气场像是误入人间的恶神修罗。

你小小地打了个哭嗝,才用颤颤的声音回答:“我……我的动作实在太糟糕了,这样、这样一定会使大人您的身体留下疤痕的。”

“我一个男人,身上多点疤又能怎么样,就是要这样才显得有气势。”他说这话似乎是想安抚你,只是语气实在算不上好。

见到安慰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他直接敞开了半侧的衣襟,露出精壮的上身,大刺刺地往榻上一坐:“别磨蹭了,直接下手就行,你这点柔柔弱弱的力度,比悲鸣屿家的猫大不了多少。”

在这种大概算不上鼓励的鼓励下,你低声应了,然后继续颤巍巍地为他上药。

缠绷带时手臂需要绕过他健硕的身体,甚至连指尖触碰到他肌肤的时刻,都让你的双颊火烧火燎地热。

呼吸缠绕,你甚至还能嗅到他衣物间淡淡的血腥味,还有一丝不知名的、属于食物的甜香。

太……太近了些。

心神动摇下你完全忘记了是怎么为他完成包扎的全部流程。

“这不是做的挺好的嘛!”男人拢好上衣,遮住了即便布满伤疤,也让人面红耳赤的腹肌,用听起来像是很满意小宠物表现的主人一般的语气这样对你说。

还顺便安抚性地拍了拍你的脑袋。

感觉……完全被当成小孩子对待了呢。

更奇怪的是,日后他每次来蝶屋,都会由你负责照料,久而久之,你看着他疤痕纵横的面容,竟也不觉得可怕,反而觉得这世上绝对没有一张比这更刚毅、更具有男子气概的帅气面容了。

你想……你大概是喜欢不死川先生的。

今天他回来时身上又添了新伤,清理伤口用的水已经换过了不止三次了。

你果然还是不够坚强,看着他受伤的样子,泪水在眼睛深处藏不住地要往外跑。

“啧,哭什么。”掩饰的动作没能欺骗的了他,到底还是被发现了。

但这一句话却猛然和你脑海里旧日初识的那句重合了。

你泪水未干,傻愣愣地抬头望着他。

凶巴巴的男人叹口气,却是动作轻柔的擦去了你脸颊两侧的泪水。

像一阵温柔的风。

他的语气也像。

“女孩子在生日这天,不都是要开心一点的么。”

听到他的话,你的瞳孔发生了一场小地震,张了张嘴,却想不好该说点什么。

原来……他知道的

而他似乎比你更加手足无措,似乎忽然变成了一个毛毛躁躁的大男孩。

“本来没想在这个时候给你的。”他把什么东西塞进你的手里。

是一包萩饼,因为一直有被他好好地收在胸前,所以还带着温热的温度。

“是你最喜欢的红豆口味的。”他的视线不自觉地飘到庭院里,那里的红枫如火:“还有……”

“生日快乐。”他沙哑低喑的嗓音如同枫叶的沙沙摩擦,和风声交织在一起。

你心里的幸福感快要满溢出来了。

不死川先生,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了!

 

黑死牟――

“黑死牟大人,请……请您等一下。”

你在回廊处追上了他,脸颊红扑扑地、甚至连气息都没有喘匀的你,眼含期待地对他提出了你的请求。

“生日么……”他的眼睛都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你,真的专注呢~

时间对他来说永远无涯,在过于漫长的人生里,他已经逐渐忘记了生日这种事情对人类来说究竟有什么意义。

印象里的生辰啊……似乎也是有人为他庆贺过的。

“黑死牟大人,黑死牟大人您在听么?”

他在你的呼唤声中回神,面前的少女眼神灵动,像一只山中枝头来回跳跃歌唱的小伯劳鸟。

似乎……有什么人也在很久之前,用着同样清澈的眸子,用着同样期盼的眼神,期待着他给出的回答。

连同这久违的、让他奇怪地感到熟悉的情绪波动都让他感到有点不适。

只是因为是你。

因为关乎你,因为是你的央求,所以一切不合理性都被抹消掉。

一切存在都变得合理。

“好。”他看着你的方向,启唇缓缓吐出了一个字。

“今晚我会记得早点回来的。”

在他的背影消失在回廊尽头之前,你听到他说了这样的话。

黑死牟大人一向很守约。

而今天也只是一个再平淡不过的生日。

没有高朋满座,没有衣香鬓影。你只有他。

不过这就足够了。

在这幽静的、梧桐树影重重的庭院里,在

这轮温柔的银月下。

他送了你一只笛作为生日礼物。

真难为他还记得人类这样麻烦的规矩。

可你不会吹任何的笛曲啊。

于是在最后,你枕着在他的膝上静静睡去了

是他为你吹响一曲笛音。

他的笛,大概也为什么特别的人存在过吧,因为这曲调里竟然有一丝他也不曾察觉的、温柔的悲伤。

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他也许在很久之后才会对你讲。

现在,晚安,他的小姑娘。

 

蝴蝶忍and甘露寺蜜璃――

“今天吧!是今天吧!”甘露寺小姐忽然从旁边蹭地一下子窜出来,吓了你一大跳。

“今天,今天怎么了么?”你疑惑地询问着。

“今天是你的生日啊!难道不是么?”

“欸……这个,说起来好像是呢。”

“好像?”甘露寺忽然表情严肃地扶住你的肩膀,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来了点:“这可不行,怎么自己都能忘记呢!生日当然是要好好准备的啊!”

“没有这个必要吧,毕竟大家都很忙。”你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

“生日的话~那一定要好好准备一下才行呢。”

“忍、忍小姐?”你看着身侧翩然而至的身影,准备好所以拒绝的理由全部梗在了喉咙里。

“果然!忍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像是找到了盟友,忽然地高兴起来了呢。

“呦西!那就让我们好好准备一下吧,要做好多好吃的樱饼哦!”

甘露寺……忽然就干劲满满了呢,但是生日是要吃樱饼的么……

“哎呀呀~不要担心,我们会处理好的。”也许是错把你的疑惑当成了迟疑,蝴蝶忍小姐很温柔地这样安慰着你。

在那双温柔如水的紫罗兰色的眼眸里,你手忙脚乱地败下阵来。

算啦,无所谓了,大家开心就好嘛。

事实证明大家真的很开心,除了甘露寺抱住你的时候她的胸前太过柔软差点让你沉沦,但是伊黑先生的目光迅速让你清醒了呢。

还有就是……在富冈先生的注视下,似乎不能太和忍小姐愉快地谈天了。

唔,但是总的来说……

这个生日真的很不错呢。

 

【祝你生日快乐呀~】

 

】当最后一次梦见他● ×●炼狱杏寿郎●时透无一郎●●童磨●无辻无惨
认错态度少年顶着凶凶的脸无奈叹了口气:“本想最后回来看看要是一直这个样子的话,可是会放心的啊!” 他动作温柔擦干的眼泪。 “这家伙。” “要好好活下去啊。”   ――【月色】 ...
】若问起,为何热泪盈眶。●蝴蝶●富冈义勇●时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
只是因为睡着的话,讲睡前故事可是超拿手的!这一点,豆子他们也是可以作证的!”   “是这样嘛……”微笑着看着他,“身为长的炭治郎,真的很温柔呐。”   还能看到这样积极乐观的他,真的太好了...
到底哪听说喜欢的啊?!● ● 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x
。   “诶会真的喜欢那个吧,他看起来好凶啊!”   摆摆手,一脸得意。   “哪有,可温柔了!贤妻良母!”接着又压低声音,神秘秘地招手凑近。   “而且说,跟他啊...
】异想天开● x
但是其他人会闻到信息素,初蛇恋外的all。   以上   身为正常世界A为绝对主动权世界的直A主,因为吃麻薯噎住窒息而,然后转生到了AO逆转世界的里,被锖兔义勇照看着成长,分化那天分化成...
】不可描述● ● 灶门炭治郎● 妻善逸● 富冈义勇● ●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蝴蝶来了看似笑眯眯则散发气告诉妻善逸中了血术,变成了这个样子,受着猫的本性的驱使,太喜欢人的过分靠近,「善逸君,这样子一味的追着猫咪跑,会被讨厌的哦,再闹腾就没收的猫」蝴蝶笑眯眯的说...
】义/炭/伊/炼/ 救命 实在是太甜了 #x # #嘴平伊助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 #灶门炭治郎
肩头。        「咚咚咚咚」          急促跳动的心脏快要跃出胸膛,听到这毫不掩饰的心跳声,想,炼狱先生似乎收到了这份滚烫的爱意呢。             “给认真一点啊...
】熬夜伤身 ● ● 富冈义勇● ●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是美人吗…”   ▪ 时间一到他就催促快洗漱睡觉,弱弱发出抗议,被他用超凶的声音压了回去, “哈?人大半夜睡觉想干嘛?!” 偷偷瞧着他的神色,小心翼翼地开口...
互补 ● ● all炭● 灶门炭治郎
依旧看不惯富冈义勇,伊小芭内最后如愿以偿的和甘露在一起,炼狱杏寿郎还是很喜欢吃红薯,宇髓天元还是如此华丽的祭奠,时透无一郎依旧喜欢望着天空发呆,悲鸣屿行冥还是总把眼泪挂在眼睛上,栗花落...
]心爱的人开在花里(续) #
时候小脸微微泛红,声音是孩子的甜甜的带有活力的嗓音, “甘露!请多指教!!!” ----- 好、好能吃的孩子...... 眼睁睁看着吃完和她体型一样大的第五个饭团之后默默递上了第六...
】猫片● ● 灶门炭治郎● 妻善逸● 富冈义勇● ● 炼狱杏寿郎● ● 嘴平伊
然后再躺下任由对方搂住脖子,意外的喜欢甜甜的东西,如果当着它的面给并妄图对方当面吃点也可能收获对方恼羞成怒的一爪子。   知道为什么一只猫从哪里搞来的萩饼和橘黄色猫猫一起吃。   Ver....
】俺是猫● ● 灶门炭治郎● ● 炼狱杏寿郎
是不可以啦但是那么多块猫猫躺的是很舒服。     Ver.   被食物诱捕出来的猫猫,强硬讲理的硬闯进了的家并且安了窝。   已经看透看似凶巴巴实际上超级温柔的本质...
】真香定律●
得到否定的回答后更加伤心了。   没把送出去的兄弟也很难过。   【真香】   虽然很想承认,但确确实因为母亲最近都没有怎么理会自己而感到难过。他一边提醒自己是个小男子汉,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