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若你问起我,为何热泪盈眶。●鬼灭之刃乙女向●蝴蝶忍●富冈义勇●时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男神×你

sodasinei 2020-11-20

原作者:离岛

 

#内含炭/忍/时/富

#鬼杀队×你

#渣渣文笔预警,激情码字。

#ooc预警,ooc归我!

#撞梗致歉

#大战后设定

#微剧透预警

#灵感来源:不才——《若你问起我,为何热泪盈眶》【这首歌无论音乐还是填词都太温柔了呜呜我真的推荐大家听一下】

#祝食用愉快

 

某年某年若你问起我

 

为何会有热泪盈于眶

 

 

【暮钟敲了十一声,最后一响埋入晚风。你点起老式洋灯,微暗的火,照进我的城】

 

你睡不着,躺在被褥里,眼神呆滞地看着屋顶的横梁。

 

屋外的竹林在夜风里簌簌作响,你应当不会再因这声音感到惊惧,可连日来,还是会忽然从熟睡中惊醒,下意识地去抓放在床头的日轮刀,或总是止不住地担忧有怪物行走于林间,而在你阖眸沉睡的时候,就会有无数同伴丧命其口。

 

缠绕心头多年的沉疴旧疾,无数次破开血肉又被缝合的伤疤,事到如今,依旧疼痛。

 

最怕斩断迷雾后碰触到的不是终点,而是不知何往、被噩梦持续惊扰的未来。

 

你坐起身,把被子掀到一旁,披上羽织起身把油灯点亮,从架子上取下棉布、粉球和刀油,开始保养你的日轮刀。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陪伴你多年的刀已经完成了自己斩杀恶鬼的使命,明天,鬼杀队所有的剑士都会把佩剑上交,而这个同鬼对抗了百年的组织,也随着恶的消亡,迎来自己的终结。

 

先用软布清洁,然后用粉球轻轻敲击,拍打擦拭,重复抛光。这些步骤……还是当年她教给你的。

 

“涂油的时候,记得要确保涂得完整而均匀哦。”她温柔的声音也像翩飞而去的蝴蝶,消失在阳光降临之前。

 

这时,你忽然听到门外渐近的脚步声。

 

“还没休息么,oo?”少年温柔的嗓音透过隔扇传入屋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嗯……门外是炭治郎吧。”你把清洁完成的刀插入鞘内,刀锋向上,横放在刀架上,“放心,我没事。”

 

“抱歉,因为经过竹林发现只有这里亮着灯,稍微有些担心,所以就贸然来询问了,如果有打扰到……”

 

“并没有哦,炭治郎,我没有被打扰到,相反,你来询问这件事,我很开心。”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那么晚安,oo。”

 

“请等一下。”你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那个……如果没事的话,能进来陪我坐会么。”你跪坐着柔软的叠席,双手安稳地收束于膝上,请求里带了些不好意思的赧然,“因为……我睡不着。”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我失礼了。”隔板门被轻轻拉开,你看见深红色头发的少年手中提着一盏洋灯走进门来,大战后遗留的伤疤几乎占据了他半侧右脸,可仅剩那只琉璃眼眸里的神采仍旧温暖明亮,他望向你的眼神,就像雪夜里温暖的火光,令人心生向往。

 

“我有什么能帮上oo你的嘛?如果只是因为睡不着的话,我讲睡前故事可是超拿手的!这一点,弥豆子他们也是可以作证的!”

 

“是这样嘛……”你微笑着看着他,“身为长男的炭治郎,真的很温柔呐。”

 

还能看到这样积极乐观的他,真的太好了。油灯的灯芯跳了跳,光芒暗了下来,你拔下簪住长发的木簪,试图去把它挑亮。

 

“不过,oo……你是有什么心事么?”少年闭上眼睛,鼻尖微动,“我从你身上闻到了困扰的味道,闻起来……就像是晨时弥漫在山间的雾气。”

 

你的动作一顿,眼看着那灯光愈来愈暗淡,终是收回了手。

 

困扰么……

 

“呐,炭治郎。”你攥紧手心,迟疑地询问面前的少年,“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嗯!可以啊。”

 

“……离开这里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啊,我会先和弥豆子回一趟家乡,然后我们会和伊之助、善逸还有香奈乎他们一起去旅行游学,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一定遇见好事情的。”

 

“听起来真不错呢。”你提了提嘴角,勾出一个善意的笑。

 

“这不是oo的真实想法吧。”

 

“嗯?”

 

“因为你身旁迷茫的味道,更浓重了呢。”炭治郎直起上身,神情郑重,“真正令你困扰的原因,不能告诉我么?”

 

“也不是不能……”你抬头,注视着他比红宝石更耀眼的瞳仁,定了定心思,“炭治郎,你说,我们……真的能像普通人一样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么?我们真的能……装作对过去一无所知的样子,然后继续平静地走下去吗?我、我不知道。”

 

你颤抖着声音,低头去看自己松开的手,虎口处连同指尖的薄茧,无一不在提醒着你它们是为何存在,可它们存在的理由,已经在先前那场大战中被彻底湮灭了。

 

自你拔出日轮刀,穿上队服的那一刻起,你的生命就是追逐着“纵使身形俱灭,也要将恶鬼斩杀殆尽”这一信念的不停奔跑,从未期望能到达终点。可到达之后,最初的狂喜褪去,竟像是坠入深渊一般冰冷。

 

同怪物战斗多年的,还能被称作人么?习惯于在暗夜里斩杀邪恶的手,还能去坦然拥抱平淡么……曾寄托于恶鬼身上的恨意,在变得无处安放之后,也会令自己被污染的吧……

 

你很害怕,也很迷茫,为此一直在掩藏。

 

可是被少年看穿了伪装,他问你,为何迷茫。

 

“也许不能,那些由鬼舞辻无惨带来的伤害,是不可能从记忆中被轻易抹消的。”他探身握住了你颤抖的手,肌肤相触传递而来的温热触感让你缓慢地冷静了下来。

 

“但是你不要去逼迫自己啊,oo,把那些过去的经历,变成我们继续前进的力量。”他的眼里点亮了火光,“我相信oo这样勇敢的人,肯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的。”

 

“真的么?”你问。

 

“嗯!因为大家都是那样地肯定着oo你啊。”

 

“不过,如果暂时不知道要往哪里走,就和我们一起旅行吧,就像我说的那样,不停往前走的话,一定、一定会遇见好事情的。”

 

炭治郎站起身,在你面前,递出了手掌。旧日里训练时拉起脱力的你的身姿与这一瞬间的景象忽然重合。你脚边的油灯倏忽灭掉了,但他身侧的洋灯仍然坚定地、摇曳着火光。

 

那些封存在琥珀里的温暖时光,就在他向你伸出手的那一刻,忽然在记忆里鲜活,漫漫长夜里飞舞的蛾,忽然因为这一点微暗的火,放弃了同过往冻毙于途的想法,心生力量。

 

暗夜的灯火,照进一座孤寂的城。

 

  

【你指尖的每一次合拢,都拈住某段欲眠的梦,而但愿昨夜入睡时,我做了足够幸运的梦。】

 

你想,你大概是在做梦。

 

因为你居住的地方,和室外是层竹碧浪,不可能有这样好看的花田存在,漫步在田间的风,低首吻过娇嫩的花瓣,那合拢的花苞颤动着徐徐打开,从深处飞出一只只翩然飞舞的蝴蝶。

 

你试探着伸出手,合拢指尖,去捏住那随之一起飘舞的花瓣,可瞬间呆滞地站在了原地。

 

因为你发现蝴蝶都去了一个方向,河流的彼岸,那个人身旁。

 

“小忍?”看清对方的同时,心脏就开始密密麻麻地刺痛起来。

 

纵使你隔着一整片田野,却仍然能确认那个突然出现身影的身份。

 

怎么会认错呢,她身披着的蝶翼般的羽织,到薄荷色的蝴蝶发饰,你看了多年的样子,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她认错的啊。

 

风声在耳边响,身体已经先于无法转动的思维行动,你一刻不停地奔向她。

 

小忍,是小忍,她回来了啊!

 

溪流里长满青苔的岩石有些滑,可这是已经顾不得什么小心翼翼,你几乎是磕磕绊绊地冲到了河对岸,却在跃过最后一块石块的那一刻,重心不稳地向下栽倒。

 

没有如预想般落到坚硬的鹅卵石河滩上,而是落进了一个温暖柔软的、萦绕着紫藤花香气的怀里。

 

“小忍……动作好快哦!”你扒着她的衣襟,双眼亮满小星星,一脸崇拜地望向她。

 

“啊啦啊啦~这么久不见,oo还是很喜欢撒娇呢~”

 

“是啊,小忍这么久都不来看看我,好冷漠哦。”你从她怀里钻出头,双手揉揉脸颊,说:“你看看,一直在思念小忍的我,都瘦了呐!”

 

蝴蝶忍看着把脸揉到变形的你,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换来你气鼓鼓的一个白眼。

 

“好啦,让我看看~”她煞有其事地捧起你的脸,左右捏捏,“嗯……好像真的痩了一点点哦。”

 

你一把拍掉她的手,埋怨道:“小忍!你不要敷衍我啦!”

 

可是她还是看着你轻轻地笑。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好像你忘掉了什么事情,可是脑子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不要想起来,这样就很好。

 

于是你按下那股不适感,继续撒娇道:“所以说~小忍你到底去哪里啦?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前天我和蜜璃一起研究新料理食谱的时候,我还在和她说要是你在的话一定能想出更好的想法的,要是你在的话……我们三个人一定能开一家超棒的甜品屋,还有还有哦,你的金鱼我一直有在好好照料啦,他们现在吃的比我都胖啦,可是、可是,小忍,我为什么……为什么……”

 

你的眼前逐渐模糊,眼底笼上了一层水雾,心头密密麻麻的刺痛感逐渐扩大,悲伤的感觉占据了一整个胸膛。

 

你细声细气地哽咽着问她:“小忍……我为什么会,这么悲伤,这么想哭啊……”

 

她的笑容忽然黯淡了,看着在她怀里哭泣的你,抬手摸了摸你的发顶,就像你以前因为吃到苦药而诉苦时她经常做的那样。

 

“oo,看到你还是这么有活力,真的太好了呢。”

 

你低声呜咽着说:“不,不,其实我很悲伤,也很迷茫,但是炭治郎他们都在鼓励我,所以,我也不能让他们失望。”

 

“嗯,我知道oo一直都是个好孩子呢,这样的话,即使我以后不再你身边,oo也会把事情都处理好的吧。”

 

你心口一疼,想说没有她在你做不到,可是一抬头看到她紫罗兰色的眼睛,你还是咬唇“嗯”了一声。

 

你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那我就放心了,总之,能再来见你一面,真的太好了,以后的日子也不要害怕,我会陪在oo身边的。”她说。

 

蝴蝶忍伸出手,她莹白的指尖卧了一只深紫色的蝶,那只蝴蝶颤动着蝶翼,落在你的肩头。

 

“跟着这只蝴蝶走,你就会走出这里了。”

 

“我离开之后,还能再见到你么?”

 

“啊啦啊啦,当然会的啊~”

 

骗人!这个语气明明和她当初骗你说药一点也不苦的语气一模一样。她再也别想骗到你了。

 

可这一次,你偏偏一定要认真装作被她骗到的样子。

 

因为……不能再让小忍担心了啊。

 

“小忍,能遇见你,我真的、真的很开心。”你回身紧紧拥抱她,她的身体是那样瘦小轻盈,注定是一只你留不住的蝴蝶。

 

“所以,如果有朝一日能够再相见的话,我一定会大声的喊出你的名字,到那时……请一定回应我这份思念的心情,好不好。”

 

“好的哦,oo”她轻轻拍了拍你的后背。

 

你终是同她挥手告别。

 

你转身的那一刻,你听到她说:“oo,向前走,记得……别回头。”

 

“嗯。”

 

花田的景象像是玻璃一样忽然破裂了,她的声音消失在身后,你在黑暗里行走,前面有着一只紫色的蝴蝶。

 

晨间的钟声将你从睡梦中唤醒,你看见一只蝴蝶停在窗棂,颤动着翅膀,远去了……

 

你记得,昨夜做了一个过于美好的梦,因为……梦里有她。

 

 

 

【这一片细烟雨蒙蒙,拨撩出早春的凉冷,日光酣枕着云头,也老迈龙钟。若你问起我,为何眼有朦胧】

 

起雾了。

 

山中的雾气,起地很突然,给你下山的路程增加了一点困难,但好在这处的山间小径对你来说过于熟悉,都是那个孩子牵着你的手,一步一步仔细探索过的,所以……即使他不在这里,你也能轻松自如地应付面前的情况。

 

然而……

 

不对啊,应该没有记错,这条小路应该是直通主公宅邸的才是。但是走了这许久,已经超出预计时间了,在这茫茫雾中,你忽然有些迟疑。

 

“oo”你听见有人在喊你的名字,清亮的嗓音,你再熟悉不过

 

民间曾有传说,每当雾起之时,山中会出现吃人的精怪,变换成你心头牵挂之人的声音外貌,来诱骗行人。

 

但是啊……吃人的怪物,你杀的多了,就算是真的,能再一次听到那孩子的声音,也是好的啊。

 

可你甚至不能确定刚刚的声音是不是来自你的臆想。

 

“姐姐真的是笨蛋啊,走了这么多次的路了,竟然还会记错。”他用平静无波的语气说着最让人气到咬牙切齿的话。

 

“……无一郎。”你无暇去追究他的语气,也大脑当机到不能细想到底他怎么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在那里愣着做什么?”小少年的眉头微微蹙起,不知何时站到了你的身前,“姐姐牵着我的手吧,像以前一样,这样你才不会走丢。”

 

是幻觉,是精怪,你脑子里百转千回,却还是心一横,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低低应了声,“好”

 

可是无一郎并没有就此放过你,“姐姐不用那么用力的,虽然姐姐是路痴很麻烦,但是我也不会把你丢下的。”

 

因为年龄还小的缘故,他的手掌也是小小的一只,他的体温一向不高,因此手心冰冰凉凉的,带点潮意,就像山岚雾气。


“姐姐记住了,看见这块开小白花的岩石要往右走,看到这棵枯死的树之后要往左……”

 

意外地说了很多话,记忆力也很好,不,应该是自从他找回记忆之后,就已经变得这样爱说话了吧。

 

以前都是你带着他一遍遍走这条下山的路,后来记忆变好之后是他带着你找出了更多下山的捷径。

 

有的小路上会遇见抢松果的松鼠,有的路上会在秋日落满红枫,有的小路上开着好多好多可以编织花环的野花,无一郎带上花环的样子,总会把他的乌鸦小姐迷得神魂颠倒。

 

你磕磕绊绊地跟着他走,已经完全不在乎要往哪里去。

 

只是听他不停地说着话,泪水却渐渐漫上眼眶。说到底,这两天怎么变得像岩柱大人一样,时常眼含泪水了呢。

 

“还有这里,姐姐要记得,以后走的时候……”他的话突然停住了,步子也是,他主动松开了你的手,而你在他身后站定。

 

“不过啊,姐姐……以后都不会再走这些路了吧。”时透无一郎回身望着你,眼底是浓到化不开的悲伤,他的手抚上你的脸,“因为……姐姐要离开了啊。”

 

你心头一紧,有什么抓不住的东西,从掌心溜掉了。如果他真是精怪化形,下一句话应当是[留下来陪我吧,姐姐。]

 

你想你大概是会答应的,当他那双薄荷绿的眸子眼带恳求望向你时,你会答应的。

 

可他却笑了,不是像雾气一样捉摸不清的表情,而是真真切切的、温柔的笑。

 

“最后还能陪你一起走这段路,真是太好了呢,姐姐。”

 

他伸直手臂,指向你的身后,“你看啊,姐姐,太阳出来了。”

 

“我们到了。”

 

你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朝阳在云间探头,山脚处的宅邸已然显现全貌。

 

回头再看,刚刚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无一郎!”你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雾气散去了,那里空无一物。

 

“为什么要哭呢,姐姐……”

 

“不要再哭了……”

 

他仿佛这样轻轻在你耳边说。

 

云彩穿着用彩霞做成的华裳,酡红着双颊,摇摇晃晃地驮着太阳,那云、雾还有霞光,恍惚间,都成了他的模样。

 

 

【暮钟惊起的白鸽,徘徊半晌,落在窗框,当夜色开始嚣张,季末的花,恰委于地上。】

 

[和平]。

 

和平的白鸽终于眷顾了这片土地,洁白的羽毛掩盖了杀戮的痕迹。

 

这场并不为大多数普通民众知晓的战斗,终于结束,迎来了真正的和平。

 

大家等待这一刻等待地太久了,当主公宣布鬼杀队结束使命的那一刻,你扫过众人或悲或喜的面容,默默离开了会场。

 

捧着早晨从山间采下的、还带着露水的纯白野花,你来到了墓园。

 

这里……埋葬着曾经同你一同战斗着的伙伴和朋友,你要告诉他们,时至今日,他们终于可以在此安眠。

 

走过一个个陌生或者熟悉的名字,你不期然地看见了那熟悉的半色羽织,其实他入队很久之后你才得知他奇特羽织花色的来源,一半来自亲人,一半来自朋友。他一直背负着这样沉重的记忆……在战斗。

 

虽然他有些不合群,但你们之间还算是熟悉,主要是因为鳞泷先生帮你颇多,为了还这份恩情,你也稍稍多注意了他一下。

 

看上去不好接近,实际上很有萌点,喜欢吃的食物是萝卜鲑鱼,但是会因为和他关系不好的风柱在他吃饭的时候恶狠狠地盯着他而误解对方也喜欢这种食物,于是冷淡着表情把心爱的食物不舍地推出去,却被对方认为是挑衅而导致关系更加恶化。

 

当时你把这样类似的事情和小忍还有蜜璃她们当做笑话讲的时候,竟然收获了一众震惊的目光,得到的回答竟然是:“诶~是这样么,原来不是挑衅啊!”

 

……原来你们根本没看出他送出食物时候脸上的不舍么?

 

而当你在他面前委婉地表达了他有些不合群的看法时。

 

富冈义勇:“不可能,我没有被讨厌。”

 

你:……行吧,起码你不讨厌他。

 

“义勇?”

 

他抬头看你一眼,别过脸去,算是回应地“嗯。”了一声。

 

……真是别扭的孩子。

 

你不去管他,一朵一朵把花放下,端端正正摆在碑前。

 

可放着放着,眼睛就有些酸酸涨涨的了。

 

“oo。”他忽然叫你。

 

“嗯,怎么了?”你抬起肩膀胡乱擦了一把脸。

 

“你哭了。”

 

“胡说,我才没哭。”你吸吸鼻子。

 

“你声音变了。”

 

“感冒了。”

 

“你眼睛红了。”

 

“……风吹的。”

 

“你哭了。”

 

……你收回前言,你果然还是讨厌这家伙。

 

不再搭理他,你低头继续工作。

 

“别哭,”富冈义勇的声音像风一样轻,“他们不会想看到的。”

 

你忽然感受到他身上浓重的悲伤,水波一样漫向四周。

 

“别哭,要代替他们,好好活下去。”

 

你沉默良久,说,“我知道的。”

 

离开前,你看着他的背影道:“明天我会和炭治郎他们一起走,先去看看鳞泷先生,然后加入他们的旅行,既然在这里看到你了,我就先和你道个别。”

 

风牵起他的空荡荡的半边衣袖,你听到他说,“我知道了。”

 

然后再无话语,似乎依旧贯彻寡言少语的冷淡作风。

 

“你这家伙,也要给我好好的啊!”咬牙切齿地丢下这句话,你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墓前的白花在阳光下有些过于刺眼了,富冈义勇想。

 

他果然也该放下……

 

 

【那一滴河流通汪洋,浪头触碰到了星光,白鲸与鹿翱翔着,世界多熙攘,若你问起我,为何热泪盈眶。】

 

“大家!”

 

看着等在路口的众人,你冲着他们遥遥挥手,“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你一路小跑冲上前,却忽然发现人群中熟悉的半色羽织。

 

“义勇?”你疑惑歪头。

 

“我去拜访鳞泷老师,顺路。”

 

“……你去看鳞泷先生这件事为什么昨天不和我说?”

 

富冈义勇困惑地皱眉,“有必要么?”

 

我、可、去、你、的、吧!

 

你气呼呼地握拳,“炭治郎,帮我揍他!”

 

“诶……可是富冈先生他是前辈……”

 

“那伊之助,你上!”

 

“你凭什么命令俺!”

 

“善逸~~~”

 

“好的oo,就交给……呜呜呜oo富冈先生的眼神好可怕啊呜呜呜。”

 

……那里可怕了,那不就是他皱眉困惑的标准表情么。

 

“弥豆子和香奈乎……算了,女孩子们都太可爱了,我自己来!”

 

除了富冈义勇以外的众人,“oo你冷静一点啊!”

 

富冈义勇:“?”

 

……为了这件事……真的要揍他?

 

 

届时我会轻声对你讲

 

“因为知晓那些我年少时热烈的寄望”

 

“原来都被深爱的人们温柔地在心底安放。”

 

】不可描述● 妻善逸● ●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
团,「厄,来看了哦。」见床上那团没什么反应,蝴蝶走过去把把被子撩来。   愣住了。   的头顶上多出对毛茸茸的大耳朵,身后拖着巨大的看起来就软乎乎的耳朵,副要哭了的表情看...
】doki doki♡ //炼/ #x #bg # # # #炼狱杏寿 #蝴蝶
原作者:选超甜   ///炼狱杏寿/蝴蝶 /ooc致歉 /文笔渣 /撞梗致歉           最让人心动的瞬间...当然是长力爆表的时候啦...
】那啥了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炼/ #x #bg # # # #炼狱杏寿
原作者:选超甜   //炼狱杏寿/ /ooc警告 /文笔渣警告 /趁没开学爆肝写文          “啊,是先生!”听见队员们叫喊着他的名字...
//伊/炼/实 救命 实在是太甜了 #x # #嘴平伊助 # #炼狱杏寿 #不死川实弥 #
原作者:选超甜   /情人节哈皮!! /ooc致歉 /文笔渣 /写完这篇滴也不剩了!           “啊!先生,下午好啊。”去往蝶屋的路上,看见了正在包扎伤口的...
】年上or年下 //炼 #x # # # #炼狱杏寿
原作者:选超甜   ///炼狱杏寿 /年下年上梗 之前有写过 想写点不一样的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好像不怎么甜(气愤      21岁       “xx...
怀疑在ghs /炼/ #x #bg # # # #炼狱杏寿
原作者:选超甜   /炼狱杏寿/     *ooc *文笔渣          看着手里新改的队服,迫不及待地想着自己穿上它的样子。      这件新队服对比之前...
(性格突然转变的他)● 妻善逸● ● 不死川实弥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内含/不死川实弥/妻善逸/   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从意识清醒的那一刻就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了,揉揉眼睛想要看得真切,结果腰身上的触感差点没...
】看起来是在捉迷藏其实是在调情呢 #x # #bg # #炼狱杏寿 #
。             “诶——捉迷藏吗?...没玩过呀xx。”少年因羞涩而睁大了眼睛。   “很简单的啦来躲来找。就这样,不许偷看哟。”笑嘻嘻地把他背过身去,自己转身寻找着躲避处...
】和他一起过圣诞 # # #童磨
簪子。  是他的颜色。  并不是太过复杂,只是比较简单的款式,但细细看便知打造的功夫不浅。  十分感动的看着。  然后,小心翼翼的拿这把簪子放进他的手里。  “可以帮戴上吗?”  ...
】少年 来根事后烟吗 /炼/ #x #bg # # # #炼狱杏寿
原作者:选超甜   //炼狱杏寿/ /激情短打 算是上篇的后续~ /ooc警告 不喜勿入 /文笔渣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轻盈地落在的...
//童 让父亲带孩子就离谱 #x #bg # # # #童磨
原作者:选超甜   /船新脑洞 /ooc致歉 /文笔渣 /很日常     “,可以带孩子出去玩玩吗?”女儿的头发被梳成两个羊角辫,随着她俏皮的动作抖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熬夜伤身 ● ●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
略显天真无辜的发问, “姐姐希望怎么对呢?”  他亲了的耳朵尖,“这样够甜吗?”  又下啄了的唇,半眯着眼瞧, “姐姐有心动吗?”   ▪ 抱着手机不肯放,今晚x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