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et【龙马生贺】● 海贼王● 霜月龙马

sodasinei 2020-11-21

原作者:残页

 

•在此之前,他不曾见过光。

 

“……毕竟是3300万贝里的通缉犯,我们现在的能力想要捉到有能力的剑士也很不容易……”

当他意识到那一点光,在他所见世界里一直以来的黑白,出现了一点突兀的昏黄。那好像是他真正的第一次见到光,他抬起僵硬的手指,摸索。眼眶空空荡荡,虚无,什么都没有,里面似乎还落满了灰。

但是他确确实实是“看见”了,那是他生平第一次看到光,昏黄摇曳的烛台,厚重的窗帘,四处陈列的棺材,空气里似乎充满了腐朽的味道。

棺材。

他从棺木里跨出第一步,百年未使用的关节有些僵硬,木屐在石板上踩出突兀的声响。动作生硬的像个滑稽的木偶。他踉跄着不顾一切想要往门外走去,丢下身后那些盯着自己的人。

他低声呢喃:“拉布……”

紧接着那个名字就这样卡在了咽喉里。拉布,是谁?一个重要的人吗?为什么要去找他?

他好像忘记了什么,有些东西一闪而过,他却抓不住任何踪迹:吵闹的人声、宴会,离别的誓言,渐渐衰弱的音乐,裹挟着无数悲伤的沉寂和孤独。所有的一切都如同坠落的星子,在意识到前瞬间逝去的灿烂。

他突然有些怅然若失。当然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在契约的驱使下,这一切都是寻常不过的事情了,新生伴随着遗忘,得到自由必定要付出代价。

仿佛本能一般,他转身缓缓下跪,面前是隐藏在黑暗里的巨大身影。他低下头,宣誓效忠:“主人。”

“真的没有想到契约这么快就生效了,应该说不愧是和之国传说里的人物吗?”

“弗嘶弗嘶……毕竟那样的身体,除了900号之外,也是很难得了。”

他不知道那些人在谈论着什么,但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一些本不应该遗忘的,很重要的事情,他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忘记它,也不知道从何寻起。

“我的主人,能否告诉我,我是谁?”

阿布萨罗姆有些吃惊的看着那个武士,在他统帅将军僵尸那么多年以来,这是第一个问他这样的问题的人。他不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可以提出或者解答的价值。

“你是将军僵尸的一员,和之国传说中的斩龙武士。”

“那么我应当任何证明呢,我的主人?”

阿布萨罗姆沉默了,他总不可能去找到那个百年前的龙的骸骨来证明他的话的真实性。于是他干脆把这个大麻烦推给了霍古巴克。

被打搅到工作的外科医生推了推自己滑稽的墨镜,一副不以为然的事情:“很正常的事情,影子失去记忆之后需要对自我产生认同感,没什么需要做的,交给时间就行了。”

他在墓地里一遍又一遍的走着,拔刀,挥刀。那把黑刀在空中划出如同一轮弦月的光。他感到陌生,无论是对于所见的一切还是自己。

他哼唱出自己都不曾听过的旋律,那首来自西海的歌总能勾起一些人的乡思之情,他的故土却并非是西海的某座岛屿,和之国已然成为了不可提及的往事。而他曾经的主人,那个来着西海的音乐家,塑造了他的所有喜好,他们必不可免的相似却又不同。

直到那个晚上。

“鼻歌——那个被夺走影子的剑客又重新回到岛上来了,虽然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手段回来并且知道了僵尸的弱点,但是……”

“那个家伙,他是来夺回自己的影子的!”霍古巴克显然被吓到不轻,他方才才从公馆脱身,闭上眼似乎就能看见那把明晃晃的剑指着自己的鼻尖,“如果不去阻止他的话,他怕是要把整座岛翻过来——”

阿布萨罗姆摸着下巴略微思考一下,扭头去叫因为今夜的事情忙来忙去就没有停下来过的信使:“好吧,希尔顿,佩罗娜呢?”

“佩罗娜大人还在休息,库玛西现在也没有叫醒她。”

霍古巴克即时的打破僵局:“既然他是来找回自己的影子,为什么不让武士龙马去?”

顾虑,那是自然。他们不想浪费其他的将军僵尸,也不想造成更多的损失,他们不但要在这一次击退鼻歌,更要让他再也不要回来。

“呦嚯嚯嚯……那么,请下令吧,阿布萨罗姆大人。”他沉默的听完阿布萨罗姆的抱怨,抬手按在腰间的佩刀上,拇指抵住刀镡,秋水的冰冷温度仿佛渗进僵尸同样冰冷的皮肤,深入骨髓。他看着他如今的主人,幻想着接下来的战斗。即使他早已经遗忘了原主人的面目如何,但是他知道,且渴望——粉碎掉对方无趣的尊严和可笑的幻想,并借此来证明自己的新生。

“请允许我,将他驱逐出境。”

END

 

发间雪【隐居武士X流亡艺伎辛朵丽】● ● 辛朵莉●
,他看起来似乎是赢了,可又是彻彻底底地输了。偷袭,围攻——那个时候他什么都没有守护住。于是他舍弃了曾经的荣耀和名声,转而隐居于此。 “曾经的已经死了。”他轻描淡写的回答,“还有什么遗言要说的吗...
Requiem● ● 双侍
《安魂曲》,原句是Requiem aeternam dona eis, Domine。意为请赐予他们永恒的休息吧,主啊。此处是影子专门为的魂魄演奏的意思  ...
占有欲(if线,假如当初骨被囚禁)# #布鲁克 #
……” “呢?”霍古巴克看着向他飞来的希尔顿,他的手腕已经被那具该死的白骨捏出青紫,那个时候对方就像发了疯似的,拿起自己的佩剑就夺门而出——仿佛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他应该快到了,路上遇到的那些都被...
櫻落● ● 双侍
宫殿,自他有记忆之初,他的世界里只有徘徊在这个雾的岛屿,阴森的公馆成为了他唯一熟知的建筑。 他不曾来个此地,却在梦里见的如此清晰。他已经意识到这些是属于这个身体原本的记忆,那个真正的斩武士,已经逝世...
断弦 # #布鲁克 #
影子!” 他平静的看着对方,如果他那干枯的眼眶里还有眼睛的话,就能看到那种怜悯的眼神。 “是的,我不过是你的影子。但是肉体的等级可不一样。” “——!!!” 摇了摇头,看向直指自己的剑锋:“真...
尔科乙女向
”        小剧场:   说实话我差点就将mp乔兹的点子打进去了『扔蛋糕』(什)   还有,出门那一下子给整小哥蒙了。   嘿嘿嘿       照常渣渣文笔,不知道为啥这个自己越码看着越不得劲,害   愿喜...
一见钟情(犬系女主和小哥的爱情)● 尔科● 乙女向● 白胡子
这么有魅力啊!利刃摩根可是美人啊!” “萨、奇!”尔科咬牙切齿地说。 “库拉啦啦,不管什么原因加入白胡子团。尽然加入了就是我的家人也是船员们的家人,带着我的名号在大海上驰骋吧!” 不管闹了什么乌...
【论坛体】【祝贺】恭喜火拳艾斯斩获Grand Line阵营联赛冠军! # #ASL #盃兄弟 #萨博 #路飞 #尔科 #白胡子
开开心心玩游戏就行 结果现在他一宣布复出就直接拿下了联赛的冠军 还有什么我!我这辈子都是火吹了TAT   #8 = = 联赛冠军有多少含金量啊?下一个吗?   #9 = = hhhhhh...
乙女】国王与夜莺 ● 乙女向同人● 本命x你● 尔科
痛快吧。”         然后你离开这里,无视了那人的挣扎…… …………         “要走了么?”你看着尔科和同伴登上船,扬起帆。         旗帜随风飘荡。         “是的...
养成(大概)尔科篇 ● 乙女向
我目前正在当的路上。“小丫头,该喝药了,yoi”一个菠萝头突然闯进来了。 “喂,尔科,知不知道女孩子的闺房不能随便进!”你朝他喊道。他是尔科,外号不死鸟是你此的劲敌,你一定要买一吨黄连都让他...
乙女向同人】傻爹们教自家孩子说话●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尔科● 黄猿
会说话的年龄,所有团船员的名字她都叫的出来,唯独就是不会叫他爸爸。   被女儿叫老大,心里还是有点怪怪的。   【小家伙不要叫老大,要叫爸爸,叫爸、爸……】你抱起女儿耐心教导,因为如果小红毛再不...
【火纹if】x神威x库斯的温泉混浴 #火焰纹章if #神威
也弄成图片版??     【温泉——男性泡澡时间】 “呼……真没想到我们两个居然也有在一起泡澡的一天呢,库斯王子。” “……啊啊,我也有同感,王子。回忆起前段时间发生的事,现在的一切就好像让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