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弦 #龙马 #布鲁克 #海贼王

sodasinei 2020-11-21

原作者:残页

 

那是命中注定的宿敌和无法放下的执念。

 

恐怖三诡帆的夜,在浓稠的粘腻的海雾里,寂静而冰冷。墙壁烛台上半只残烛,燃起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光,在室内投下昏黄的暗影。

僵尸干瘦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放下已经半凉的红茶,雕刻着精细花纹的白瓷茶盏的杯底同配套的瓷制托盘碰撞,发出轻微的细响。他看着盏里的红茶因为振动而泛起的波纹,就像是即将被打破的平静。那空灵的歌声在他形如枯木的舌尖生生转了一个调子,化成了一声轻如叹息的问候:

“贵安,我的前主人。”

他抬起头,深陷的眼眶藏在在阴影下,就像凝视着对方的深渊,他一边将茶托放在一旁,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手中欲出鞘的剑:“多少年没有见面了呢?在你落荒而逃之后。”

“为什么要回来?”

拐杖剑的淡紫色剑鞘落在地上,打破了虚假的平静。没有放稳的茶盏摔落下去,四溅的红茶映照出了残影,短短的一瞬间,两人甩出了无数道剑光,在刀锋的碰撞中奏出激烈的交响乐。

茶盏应声而碎,弹起的碎片映出的画面里却只有一道影子。

两人擦肩而过,打扮如同和之国武士的僵尸挥了一下手中的黑色长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剑影。在他身后,来者闷哼一声,胸前的衣襟被划破,露出了他胸膛上的森森白骨。他踉跄着站直,将手中细长的剑插入地上的砖石,堪堪稳住身形。

“可是你连我的发梢你都碰不到,布鲁克。”他转了过来,“无论如何努力,你永远是我的手下败将,就和五年前那样。”

“你不过是我的影子!”

他平静的看着对方,如果他那干枯的眼眶里还有眼睛的话,就能看到那种怜悯的眼神。

“是的,我不过是你的影子。但是肉体的等级可不一样。”

“龙马——!!!”

龙马摇了摇头,看向直指自己的剑锋:“真可惜,你不是来同我叙旧的呢。”

五年前,对两个亡灵来说,不过是漫长的生命中短短一瞬间。在五年前的某一天,他从长眠中被唤醒,于是他们中间就存在着一条由宿命编织的线。

他偶尔会想起五年前那个夜晚,在那过膝的草地上,对方大笑着向他冲过来。他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银白的双刃剑上映出的是一大片原野以及远处的古堡。

秋水出鞘,只听得一声剑鸣,然后是一片长久的寂静。他能看清对方所有的动作,因为冲来而在风中颤抖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飘扬的破碎的衣襟,还有在他被踩倒又弹起的杂草。

世界的一切在他的眼中被放慢,他侧身避开对方咄咄逼人的剑锋,往他身后款步走去。收刀。在秋水入鞘的瞬间,胜负已分。

“鼻歌三丁•箭尾斩。”

世界的一切又开始正常流转,细小的风声灌入他的耳中,在他的身后响起剑身落地的声音,还有骨架砸在地上的闷响。对方挣扎着想要起来,却扭曲的像一条濒死的鱼,最终只剩下了喘气的声音。

“你输了。”

“结果五年了,你还是没有放弃那个可笑的爆炸头。”龙马抬手,用刀背轻松格挡开对方的进攻,轻描淡写地说,“看了五年的反省还不足够吗?”记忆力男人落荒而逃的背影依旧清晰,在恍惚中同面前的脸重合起来。

“没有记忆和人性的你没有资格谈论男人的诺言!”布鲁克反手,手中的双刃剑翻转,即使龙马及时扭头避开也削去了他额前几缕泛白的发丝。“呦吼吼吼吼,有点进步了呢。”他缓缓的笑了起来,挥刀偏过剑锋,晃身避开对方几次咄咄逼人的进攻,“只可惜了,你的剑法我再了解不过。”

“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吧?布鲁克。”

布鲁克把上槽牙和下槽牙咬的死紧,但他如今是个无法做出表情的骷髅,否则他一定要让对方意识到他此时难以抑制的愤怒:“你没有资格批判我!冒牌货!”

“太慢了,还需要我教你吗?正主?”龙马瞬间反手为攻,手下的速度明显的加快,两把剑在激战中发出悲鸣,火光如星子爆炸开来,落了一地。布鲁克吃力的挡下对方毫不停歇的疾风骤雨般的进攻,却已落了劣势,只能往后退去。

“你放不下执念,又该如何战胜我?”

秋水的刀尖已经数次插入对方的胸膛,倘若他还是生前不知已经多少次成为对方手下的亡魂。刀锋挑开他的领口,在肋骨上留下细小的划痕。

他没有下死手,如果能下死手一切都会简单很多——只可惜,兜兜转转,他却依旧是对方的附庸。他想皱眉,那些不甘落到唇边却是一声冷哼:“守着这么大的弱点一定很累吧,让我帮你剃掉如何?”

布鲁克此时被逼到了墙上,紧贴着墙面无路可退的他哑然,随即捂住了自己的头,甚至放弃了防守。

“你还是——”将一切看在眼里的龙马顿了一下,大笑着挥舞手中的秋水,刀风割裂了空气,布鲁克身后的墙在这刀风中轰然碎裂,那个脆弱的单薄身躯也在冲击中坠落下去。

龙马将秋水收入鞘,站在那断壁残垣边看着逐渐下坠着的布鲁克,他轻的像一片凋零的树叶,凛冽的风扬起他黑色的燕尾服,在朦胧的夜色中隐约成破碎的黑色羽翼。他就这样坠落下去,一直落到尽头。

真是可笑,他想,可笑又可悲。

“别再回来了。”

END

 

占有欲(if线,假如当初骨被囚禁)# # #
。”他说。 于是从那天起,就被囚禁在了古堡中。 会定期探望他的原主人,往往会携上一壶红茶,两人面对面的坐着,有时候什么话都不说,直到一壶茶饮尽,他收起茶具,离开的时候同来时一样悄无声息。 “弗...
星尘【骨个人中心】●
年轻人瘦削的肩膀:“回去吧,只要我们活着,就总会有人记得他们的。” 皮靴踏在地上的声音渐远,低下头一数地上散落的烟头,有20个。 是了,他们是王国的奇袭部队,如同鬼魅,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如墨入般...
“我爱你” ● 乙女向● 香斯● 赤犬● 青雉● 黄猿● 藤虎● 卡塔库栗● 艾斯● 尔科
红的。啊!卡塔库栗也太可爱了吧!   尔科 尔科是白胡子团最不能招惹的人,毕竟财政大权掌控在他手上。你没有翅膀却又渴望飞翔,他就化身成不死鸟形态载着你在天空飞翔。“尔科,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
钢琴与亡灵●
原作者:残页   ·关于中学生尤奇和亡灵,其实是尤奇中心 ·问就是生贺   “听说,在午夜十二点,弹奏音乐室的那台老钢琴,就会有亡灵出现,那个亡灵以前是个音乐家,后来被人陷害刺杀,死在了那台...
Forget【生贺】● ● 霜月
将军僵尸的一员,和之国传说中的斩武士。” “那么我应当任何证明呢,我的主人?” 阿萨罗姆沉默了,他总不可能去找到那个百年前的的骸骨来证明他的话的真实性。于是他干脆把这个大麻烦推给了霍古巴。 被...
乙女向】当他们当爸爸了● 多弗朗明哥● 达尔● 基德● 艾斯● 特拉法尔加罗● 卡塔库栗● 尤斯塔斯基德
父女俩的品味也是很像的,就比如连类都能拿来当食物的香蕉鳄鱼,洛洛倒是喜欢的不得了。   有一次达尔把一个没用的部下扔进了鳄鱼池里,第一只出来的香蕉鳄鱼居然还被你亲闺女骑在头上【爸爸你来了...
乙女向同人】傻爹们教自家孩子说话● 多弗朗明哥● 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尔科● 黄猿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注意OOC,内含人物:基德/尔科/达尔/赤犬/黄猿/多弗朗明哥 设定你们的孩子才一岁时,这些父亲抱着孩子叫他们学说【爸爸】的短篇     基德   【小家伙,叫...
一见钟情(犬系女主和小哥的爱情)● 尔科● 乙女向● 白胡子
知道你身份的人,世界联合国之一芬迪王国的公主。但是你根本不想和他谈这些。 “格努斯,男人都喜欢什么样子的女人?” “哈?” 新世界,“老大,老大,咱们团最新的悬赏金出来了!”船员将报纸递给你...
假如你死了(超级甜!别被标题误解了!!!)● 乙女向● 香斯● 红发● 黄猿● 波萨利诺
,红发团的船长一言不发的进了屋,屋内没有声音可每个人都听见了这个红发男人的哭声。 你们相识在花街,就像所有团一样红发团也需要宣泄欲望。 而你是那里的妈妈桑,一个被禁锢的人。 香斯坐在椅子上...
勿忘我『多弗篇』 ● 乙女向 ●多弗朗明哥
划破天际,狱中的们蠢蠢欲动,好似期待着再次重演草帽小子的劫狱,外面的海浪叮咛着,淤泥的黑雾掩盖了星尘     急促的脚步声传遍整个楼道,“当啷”来自于昏暗角落所发出的锁链坠落的声响,高大的男人转过身...
特殊的玫瑰(上)● 乙女向● 香斯● 青雉● 红发● 库赞
原作者:无名小姐   内含香斯/萨卡斯基/一笑/尔科/库赞/艾斯/黄猿 人物ooc警告 超级甜 开始   香斯(智商天花板的你) 人对比自己强大的人都格外残忍。  ——题记 这次红发团所...
乙女】Wedding ● 乙女向● 山治● 艾斯● 索隆● 特拉法尔加罗● 路飞● 卡塔库栗
则想开宴会的主动请缨。       最后竟然是挽救了整场婚礼,宣誓词念得很端庄,如果忽略偶尔夹杂的骷髅式幽默的话。       “哟嚯嚯嚯路飞桑,你是否愿意与这位小姐结为夫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