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杀】病名为爱● 全员恶玉● 嗑死我了● 杀人鬼● 欺诈师● bg● 一般人● all欺

sodasinei 2020-11-24

原作者:甜味酒精

 

*病娇囚禁play有注意避雷/all欺诈要素有/ooc有

*嗑上头了 大脑混乱产物 小情侣真好啊

 

“杀人鬼,你疯了吗?”

“她的颈部大动脉刚被切开,你再乱动的话就没办法完整缝合了!”

 

医者狠狠地瞪着眼前的银发男人,烟视媚行的桃花眼里是不容拒绝的狠厉。

 

半晌。

他抬起满是血污的脸看向她,赤色双眸中没有一点焦距。

足以冻结一切的冰冷视线出现在与赤焰同色的瞳仁里,那种凶狠到似乎要将一切摧毁的杀戮感让医者修长的手指不受控制地微微一拢。

 

她惊讶地发现一向冷静自持的自己在与他对视的瞬间竟也感受到了一刹那的恐惧。

 

下意识地,她软了语气。

“……松开她的脖子,现在,拜托。”

“你真的想让这丫头丧命在你自己手里吗?”

 

男人脊背震颤了一下,终于缓缓松开了捂在女孩伤口上的手。

血液一下子从尚未缝合的伤口中滴落下来,汇成一股小溪流,染红了他纯白的袖口。

 

“嘀嗒。”

 

杀人鬼今日很反常。

 

往日见了血,他那苍白如纸的脸庞总会因为兴奋染上奇异的绯红,而今天没有。

血滴下的瞬间他几乎是有些狼狈地伸出手想要接住它,掌心里残存的血迹也被虔诚地放在唇边舔//舐//干净。

 

“……你干什么呢?”

尽管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个行为古怪的疯子,医者还是下意识地问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好甜……好甜……我的天使,就连血液都是甜味的。”

他抬起手轻柔地抚过她白皙的脸颊,低下头近距离地注视着双眸紧闭的女孩,徐徐拨开她耳畔因疼痛和恐惧而被汗水浸湿的发丝。

 

动作温柔到可以用“怜惜”形容。

 

怜惜两个字出现在脑中的时候医者几乎有些反胃,因为这个词和眼前的男人毫不沾边。

 

他嗜血、狠毒,这个杀人如麻的男人只是想用杀戮填满自己空虚的内心,根本不在乎对方是谁,只要见血就可以。

天真烂漫又凉薄无情的杀人魔,怎么可以谈论与爱相关。

 

可他看向女孩的眼神里分明是迷恋与占有交织的疯狂情绪。

 

如果放在正常人身上,几乎可以命名为“爱”。

 

“医者姐姐,你知道什么是恋爱吗?”

 

“……什么?”

医者不可思议地看向眼前的男人,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差错。

 

“我呀,最近总是觉得这里热热的,”他按着自己的胸口,眼睛亮亮的,一副纯良又无辜的样子,

“只要看到欺诈师小姐,我就更加忍不住杀人的欲望,”

“我喜欢她的眼睛,好喜欢好喜欢,喜欢到想把它们挖出来收藏,我原本以为只是这样而已,”

 

“可是后来我发现不是的,”

 

他顿了顿,有点苦恼地摸了摸后颈,几乎像一个为人生中第一次出现的暗恋而烦心的男高中生。

“欺诈师小姐一受伤流血,我的胸口就好痛,痛得快要炸开了,”

 

“一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了,明明她的血是我见过最纯正的红色呀。”

 

“我喜欢血红色,可是和她比起来血液都成了秽物,总是不受控制地想要让她永远保持纯白无瑕的样子呢。”

 

“想要一直保护一个人的话,是不是就是恋爱了呀?”

 

空气静默了许久,医者才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响起。

 

“……好恶心,别笑得这么柔情蜜意的。”

她扭过头,小心翼翼地继续着手下的缝合。

“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吗?你看她的眼神就像看到喜欢的洋娃娃时幼稚的小屁孩。”

 

“你那不过是诡异的占有欲罢了。”

 

“……占有吗?”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柔到恐怖的弧度,支起下巴看着女孩垂落在身侧的、被上了锁链的小手。

 

“确实呢。”

“想把她永远收藏起来,不再和我一样被追杀,不再受任何折磨。”

男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穿过女孩细瘦的手指缝,十指紧扣,放进胸口。

 

连在床头的锁链咯吱咯吱地响着,杀人鬼有点沙哑的嗓音平静地响起,

“医者姐姐,一定要保证她醒过来以后一直待在这间屋子里哦,再放她出去随便乱跑的话她可能会死的。”

 

“我真的不想她死掉呢。”

 

医者看着他痴迷的神色一时有些怔忪,她闭了闭眼,破碎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进大脑。

她想起两小时将女孩从执行课总部大牢中营救出来时杀人鬼的疯狂。

尽管凭着骇客高超的技术和她矫捷的身手成功将她解救,女孩白皙的颈侧还是在混乱的打斗中中了一刀。

单纯的女孩当场被吓晕过去了,根本没有看到在她受伤后由杀人鬼制造的,如同修罗地府一般的杀戮场面。

 

他把这座监狱变成了真正的地狱。

 

无数头颅和四肢与血液混合在一起飞溅,这个男人在目睹她晕过去后变成了真正的杀人鬼,一改曾经嬉皮笑脸的玩闹态度,像个杀红眼的疯子一样割下了现场所有执行课成员的头颅。

 

可那把杀人无影的匕首却意外地避开了在场所有尚且年幼的狱警。

 

“喂,杀人鬼,不要因为突如其来的无聊道德感放过任何一个条子。”

她沉声警告了他,可却被他难得认真的解释噎住了。

 

“欺诈师小姐讨厌对小孩动刀的人呢,嘛,我是无所谓的,”

 

“可我唯独不想被她讨厌呀。”

 

胡思乱想之际手上的动作不小心重了些,女孩的唇角也因此溢出了一丝痛苦的呻吟。

糟了。

医者咬了下嘴唇,尽管平日总是说着严苛的话,可女孩受伤的时候自己也感受到了没来由的恐惧和心疼。

 

‘丫头,对不起了。’

本想这么说的。

 

可是突然间横在自己颈边的匕首一下子让她噤了声。

 

“医者姐姐,麻烦轻点呀。”

“否则的话,我不介意给你漂亮的脸蛋开一朵大红花哦。”

杀人鬼半是玩笑半是威胁的声线真的让人无名火起。

 

“……”可笑。

这小子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已经失控到以为我都会害她的程度了吗?

没来由的一阵愤怒让她冷笑着说出了自己都没想到的话。

“有种的话你可以试试啊。”

“以为我真的不敢对这个虚情假意的女人动手吗?”

 

“而且你断掉的腿还是我接的吧?如果我想的话让它们重新断掉也是可以的哦。”

 

让她意外的是,眼前的男人突然绽开了一个很天真的笑容。

 

“无所谓哦。”

“我怎样都无所谓啦。”

 

“能死在开满鲜血之花的地方是我的梦想,但是她的话,不可以哦。”

握紧了女孩的手指,男人缓缓低下头,在她额头上分外虔诚地吻了一下。

“我的赤色天使,负责美丽和幸福地活下去就好,她的双手不用沾上鲜血。”

 

医者细长的手指顿了一下,随后利落地缝完了最后一针。

“杀人鬼……你小心点。”

 

“诶?”

 

“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一旦沾染上就免不了会受伤……你我这种人,可能会因此死掉也说不定。”

 

“所以说……我果然是恋爱了吧?!”他像个吃到糖的小孩子一样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在意的重点竟然是这个吗。

 

几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叹了口气,看向那双赤色眼眸,朱唇轻启,

“不,你只是生病了,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不可治愈的那种。”

 

病名为爱。

 

杀人鬼对欺诈师的爱意应该是有层次感的,前期应该是真的仅仅只是浅层的喜欢,但是也许后期会真的变成深入骨髓的珍视和占有也说不定。

疯子的爱情很疯狂但也很动人,那种张力我太喜欢了,虽然我知道在小高作品里嗑bgcp基本等同于自寻死路,但我还是希望至少在同人世界里他们可以圆满【失智发言

总之欺诈杀好真TT

 

【阴阳乙女向】和自己的一起投胎 ● 男神×你● 藻前● 源赖光● 切● 荒● 八岐大蛇
半天。   “下辈子补偿你,做妻子可好。” “才不要!”   他看着你跑开的背影和粉红的耳尖轻笑一声。   下辈子见,的妻子。   ~~~   切(恢复记忆的他源氏很多而那天你刚好去...
【网王/仁王bg】啤酒冰花● 仁王雅治● POT● 网球王子乙女向同
。       “你好,请问可以坐在这里吗?”     纯子回神,看向询问自己的,是个男孩子,看年纪同那些少年们一般大,大约也是来毕业旅行的吧。     “Puri,不好意思,没有其他位子,请问可以坐在这里吗...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重生!⑬生何惧 ● BG● 食物语乙女向同小说 ● ALL女少主● HE● 甜文有点小虐
剧情,私设少主被易牙一刀捅后重生回到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少主已过,幕后黑手是詹王(就是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的那个) *流女少主,all女少,不喜勿喷。 *设ooc属于...
【食物语】少主她到底只什么酒?(上) ● BG● 食物语乙女向同ALL女少主● 小说
》《少主她究竟有多少个心头好?》 *日常迫害憨憨西凤酒。 *沙雕小甜文。 *空桑食魂修罗场,菜男人们日常做妖。 *流女少主,ALL女少,不喜勿喷。 *设ooc属于。   自从秦国事件后,西凤酒...
【食物语】由洗澡一事引发的修罗场 ● 食物语乙女向同小说● ALL女少主● HE● 甜文
。 *存在聊天体与文字体。 *流女少主,全员all女少,不喜勿喷。 *设ooc属于。 01.                【空桑总动员】                     下午 5:30 金银蹄...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重生!⑫偷天换日 ● BG● 食物语乙女向同小说● ALL女少主● HE● 甜文有点小虐
!⑫偷天换日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少主被易牙一刀捅后重生回到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少主已过,幕后黑手是詹王(就是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的那个) *流女少主,all女少,不喜勿喷...
【食物语】少主她就是个钢铁直女!(二) ● BG● 食物语乙女向同小说● ALL女少主● 麟香腰● 飞龙汤● 风生水起
转头拍麟香腰的手,安抚道,“相遥你自己先去屠苏酒那儿,饺子那儿也行,先处理一下飞龙汤的事,待会儿过去找你。” 说吧,少女就如同一阵旋风一般,只留下麟香腰一,温柔地看着少女的背影渐行渐远...
灭乙女】蜂蜜柠檬气泡水● 灭之刃乙女向● 灶门炭治郎● 嘴平伊之助● 妻善逸
qwq 有年龄操作,所有刚刚成为柱设定,欧欧西预警,逻辑无,只是单纯的小甜饼,全员存活,略带蛇恋。   ver.灶门炭治郎(已交往)   【一】 灶门炭治郎作为队新的支柱之一,是...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重生!⑪昆仑之境 ● BG● 食物语乙女向同小说● 甜文有点小虐● ALL女少主● HE
,足以让那个神秘她,而且从她选择留在空桑的这一刻起,就无法活下去。   毕竟宴仙坛和空桑可是对头,身空桑少主的她落到他们手中,她从来不觉得宴仙坛会放过她。 再说,她把易牙打成那样,之前只是...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重生!⑧来者不善 ● 食物语乙女向同小说● BG● 甜文有点小虐● ALL女少主● HE
?】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重生!⑧来者不善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少主被易牙一刀捅后重生回到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少主已过,幕后黑手是詹王(就是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的那个) *...
喜欢的突然染发还性格大变(上) ● all炭● 灭之刃● 善炭● 宇炭● 义炭● 炼炭● 时炭
投在他身上“啊嘞!炭治郎换发型啊”蝴蝶忍着一旁说着“切…不管怎样都是个讨厌的小”不川实弥在一旁不屑的说道,但是炭治郎并没有理会,直接朝蝴蝶忍走去“虫柱大人,有一个问题想要询问你”炭治郎开口...
[食物语乙女向]的邻居大有问题 #bg #麟香腰 #屠苏酒 #川味火锅 #太白鸭
只当先生这是的谦雅习惯并此就已满足,却不知他彬彬而陌然地婉拒众多女士们的珍贵心意。 想来可能太傻。 就像从不知他在低头逗猫时,嘴角点上三月软风抚水而过牵起的涟漪。 与邻居先生微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