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你】一室●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1-24

原作者:林余歌

 

.没错又是老子

.依然是长文中点梗具现

.师生已交往已同居设定,有剧情需要的各种私设

 

ok?那么正文

 

说起来,五条老师很少有长时间都不在你身边的情况。

这个人出任务不多,真的去了也一夜就能回来。

更别提每次你出任务他都要陪同,美其名曰“指导”。

嘛虽然他指导确实挺有用的就是了…

只不过这次有些不同。

出任务前他反复叮嘱你有事情一定要立刻打他电话叫他,甚至给了你一个据真希学姐说非常珍贵的可以穿过任何“帐”与他联系的咒具。

你看着他一副“没关系就算你被抓走了我也打得过所以尽管叫我吧”的嘚瑟样子,笑着摇了摇头。

天知道多少恶意的咒灵想抓着五条悟的女朋友当人质。

“不过他们真的了解最强的实力吗?确定要威胁他?”你暗暗地想。

“想我的话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哦?”他站在门口,拎着一个小小的包。

“快去吧快去吧”,你哭笑不得地把他推出家门。

他出门的第一天,你照常做着各种训练,与熟识的咒术师门打架,吵闹。

训练过后的你洗过澡躺在家里,不知为何有种微妙的空虚感。

“明明也不是没人陪,怎么怪怪的。”

你关了灯趴在床上,手机屏幕的光荧荧打在脸上。

你忍不住翻出相册。

“啊这张”,你看着照片上排成一条长龙的人,和在队尾老老实实等着的五条悟。

你记得那时你看着这么多人在排队简直想跑。五条悟一把拽住了你:“说好的陪我买甜品?”

你哭丧着脸站在他身边,看着咒术界最强老老实实又悠然自得地排队,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一张。

“偷拍?”他笑着提起你的手机。

“还给我!”你心虚地喊,踮着脚去够手机。

“不给~”他把手机举到眼前,笑着说。

你恼羞成怒,站在原地不理他了。他却轻轻把手机又放回你手里。

你一看,好家伙这人飞速自拍并且设置成了壁纸。

你抬头看着悠闲又臭屁的他,又气又笑地收起了手机。

“当时他自拍没摘眼罩还挺可惜的呢…”你轻笑出声。

心中一滴寂寞逐渐翻涌累积成海洋,陌生的空虚感来袭时你发觉自己竟然毫无抵挡之力。

倒也不是担心他出什么事,最强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但是他不在身边,这颗心始终悬在半空,不上不下。

“啊…还是别给他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了,万一打扰到他…”你轻轻收起手机,翻滚到他惯常睡的那一侧床上,任自己被暖暖的被子包裹。

“呼——” 淡淡的味道令人安心,并非什么香水或洗涤剂的味道,而是你一直能从他身上闻到的,独属于他的味道。

“怎么这么像变态?”你在心底笑骂自己,渐渐坠入梦乡。

 

他出门的第五天,那天是休息日,你婉拒了钉崎的逛街请求,在她震撼的眼神中表示今天自己想回家做大扫除。

“平常那家伙都在家,总是没法好好做大扫除。”你无奈地想起每次想收拾房间都会持续被某位五条姓男子骚扰,最后不是你俩开始打架,就是变成两个人一起出门寻找甜品店。

对面的钉崎看着你带着微笑回忆往昔的样子,忍不住垮起个脸:“这就是恋爱的酸臭味吗?”

你回到家,一点一点地开始做大扫除。擦擦他用来摆各种甜品的桌子,整理他比你色彩斑斓一万倍的衣服,清理你平常故意给他做各种黑暗料理的厨房,还有此处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卧室。

“哈…”你突然意识到,五条悟这个人真的很狡猾,他悄无声息地渗入了你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用他的气息填满了这个家的每一处空气。

不如说,他不在的时候,这个家未必叫家。

你忍着眼眶里有点酸酸的感觉,暗暗骂自己不争气。捏着手机却倔强着不肯给他打电话。

“嘟嘟噜~”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好在眼泪还没有流出来,你吸了吸鼻子,随便抹了把脸,惊讶地看到手机来电上显示的是“五条老师”。

鬼知道五条先生多少次试图把备注改成各种奇怪的东西。

你坐沙发上接起电话。

“喂?这里是五条悟专线,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他带着些许疲惫的声音传来。

你瞬间失笑,下意识怼回去:“不是你打给我的吗?”

“诶——?”他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又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哭鼻子了?”

“才没有”。你想着还没哭出来就不算哭,坚定地否决了他的疑问。

“这次的咒灵比较麻烦,各种声音小动静都会影响它。”他顿了一下,“我倒是可以直接搞定,但是在场的咒术师有些多,估计上面的老头子把我拽过来是为了以防万一的。”,说到这他压低了声音,“跟这帮臭老头打交道还不如让我跟咒灵沟通。”

“噗——”,你忍不住笑出声,脑海中想象着五条先生跟咒灵聊天的画面,越发觉得违和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所以为什么哭鼻子?”他的声音仍是带着笑意。

你半真半假地跟他吐苦水:“五天诶五条老师,你知道这五天我是怎么过的吗?”

他在电话那边似乎是很轻地笑了一下,他很少对你这么笑,所以你不太想象得出他的表情,所以心痒痒的。

“五条老师!这边!”。电话那头传来陌生的声音,你压下心底的思绪笑着说:“快去忙吧五条老师。”

“我很快回来。”他沉声说。

 

——————五条悟的场合

五条悟望向来人,把手机收好,脸上的笑容幅度骤减。

“五条老师在跟谁打电话?女朋友吗?”

“嗯。”他望向远处忙忙叨叨的人群,五指收拢捏紧了拳头。

“五天啊…”

 

——————回到现在

你轻轻摩挲着手机,心中的空虚感得到了暂时的缓解。只不过不知道还要等几天。

“不过他说很快回来应该就是很快回来吧…”

你迷迷糊糊地在床上睡着了。

 

睡梦中,你感觉到有痒痒的东西在蹭你的脸。

“谁…”你迷茫着朝那个东西摸过去,却突然回过神来,整个人如弹跳般坐了起来。

“悟!”

“连老师都不叫了?”他轻笑着摘下眼罩,在你脸颊落下一吻,“本来不想叫你起来的,谁知道你醒了。”

“你半夜突然摸到毛茸茸的东西不会吓醒吗?”你锤了他一拳,“怎么这个时候回来的?”

“他们困了的睡觉去了,不困的吵着要开庆功宴,我又不想面对那群老头子,就先回来了。”他坐着抱住你,脸埋在你颈间蹭了蹭,“好心累。”

你心疼地摸摸他的头发,强大如五条悟,其实很少在你面前表现出疲惫的样子,这次估计确实是被上头那群老头子搞得不轻。

“好困。”他抱着你倒在床上,“睡了。”

你本想也就这么睡了,突然想起这货还没换衣服,强打着精神像照顾小孩儿一样帮他换好衣服。

刚把上衣套好,这人长手一伸直接把你拽到怀里躺到床上,满足地吸了口气。

“睡吧,今天就这么睡。”

听着他胸腔传来的有力而规律的心跳声,心中的空虚感直接填满到溢出来,你悄悄伸手也环住了他,在他背后轻轻抚摸。

一夜无梦。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你发现身旁空空的没有人,迷茫地揉着眼睛边喊着他的名字边往门外走。

厨房的桌子上有简单的日式早餐和一张小纸条。

『七海叫我去写文书,中午回来,下午陪我逛甜品店。悟(旁边是一个他自己画的一个小小的正在wink的自己) 』

你看着纸条忍不住伸手摸摸那个小小的五条悟,转身把纸条折好,打开一个小抽屉。

里面还有一支录音笔、一个u盘、一些奶茶店的小票,新干线的车票、一小摞电影票、一小束干花和一些拍立得。

你把纸条在抽屉里小心放好,缓缓推合。

从此以往,再无冷寂长夜,只留一室温香。

 

】高专最强们攻略指南● 男神×
弹幕里对嘤嘤嘤漠不关心,“分为多个时间线,分别为高专线(高专时期),命运线(虎杖悠仁),前夕线(骨)和if线(全员存活)为这次我们主要是走最难通关按你们的话是地狱模式的线路:高专线...
双向暗恋(/梦)x我●
。”   “那是为什么?被以前最欣赏的学生、现在最关注的新星师这样排斥,就算是我也感到很受伤啊,讨厌我吗?”   接连两个形容攻击太猛,我腿软直接摔下去,早有准备的随手捞,彻底将我圈在怀里,他的...
】请囚禁我吧● 男神× #×
!”      “但是我拒绝。”将手机放兜里,“这部电影?啊,我前几天和夏油杰去看过了。”      气氛一瞬间冷凝,静默着看。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如果想黑化的话请...
××卡卡西】我的两个老师同时我告白● 旗木卡卡西●男神X●火影忍者
特别的烦恼。问题在于,收到的这样的信息,不止。   的两位老师,竟然同时表达了他们对超越师生的情谊! 看着发送自“卡卡西”,发送自“”的两一模一样的信息,陷入了沉思...
】就算是最强也会给暗恋对象写情书 #× #单向暗恋→双向暗恋
那位悄悄跟着的男孩。是父亲位老友的儿子,听说是位天赋异禀的师。   或许是因为他在各个方面都近乎完美,相比之下,他的性格就有些糟糕了。   认为自己也算是他的一个朋友吧?可他就算对...
玫瑰少女 (/原) x她 ●
,眨眼间扭动成纤细的人形,穿着玫瑰一般层层叠叠的小洋装,高高挽起的栗色头发上别了朵新鲜的红玫瑰,撑着小洋伞,在阴影里对着他蔑笑。   等等,好像不是对着他,而是……   “阻止我杀掉那个的...
×】双向吃醋●
的样子,只不过配字很鬼畜:“惊!界最强的情侣装照流出!” “…这啥。”,脸无语地望他。 他非常放松地笑着:“就是看到的那样。据说上头那帮老家伙看到的时候脸都绿了。”,说着他凑上前来...
】当他们把灌醉后● ● 夏油杰●
。”     *******     *说的喜欢就真的是很单纯的喜欢,无关男关系的那种,喜欢湖边盛开的的朵花的那种喜欢     *也不要相信对夏油杰说的最喜欢,毕竟在的心里每一个老婆都是最喜欢×  ...
我那超喜欢大惊小怪的哥哥● ● 男神× #→我←夏油杰
力道。     黏黏嗒嗒的恶心触感仿佛还停留在我手上,恶心的我又拿了瓶洗手液恨不得搓秃噜层皮。     到卧室内,我看到还躺在床上睁着眼看我。     “还不睡?”顿了顿,我爬上床后问...
金阁寺● ● 夏油杰●
原作者:京八桥   夏油杰、。   “于是,眼镜使他们互相到一般路人。正如人生和我们之间,总有个像眼镜般看不见的障碍物存在。”   我看见那座贴满金箔的庙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夏油杰坐在...
)所谓爱情的证明?● ● 夏油杰● 骨忧太●
原作者:めぐみ⍤⃝         出场人物(×)红线  系发  结晶     微黑         “就像是猫猫一样呢。”经常会看着这样感叹出声。     “嗯?什么猫猫...
】与他们一起的夏日烟火祭● 杰● ● 夏油杰
认真地对他们说:“你们距离学姐这么近是不是不太好?”   像是只被人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整个人炸起毛:“怎么?关什么事?”   夏油杰倒是好脾气地学弟解释:“我们是她的男朋友,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