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相思(咒回乙/梦)夏油杰(玉折)x我(普通人)●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1-26

原作者:川越

 

Tips.

1.夏油杰(玉折)x我(普通人)

2.ooc预警

3.纯粹的单相思

4.可以配合Aimer的《カタオモイ》食用

 

 

时隔六年。

 

我再一次见到自己的初中同学兼暗恋对象的时候,是在一座寺庙,简朴却干净,来往的人很少,小小的院落缭绕淡淡的燃香。如果不是看到倚靠在门栏双手抱怀似笑非笑的男人,我大概会以为这是哪个世外高人的隐居。

 

“呃呃呃呃呃呃呃。”我立时手足无措,正常的步伐在一个趔趄之下顺拐,僵硬地走到对方面前,“夏、夏油同学?”

 

对方笑容微微扩大,表情温和的脸上明白写着疑惑。我松了口气,但也难过起来。

 

许是表现得太明显,夏油杰扑哧一笑,陡然清落一身佛僧的疏离和微妙的倨傲,爽朗地冲我招招手,亲切的语气一如令我一见倾心的回忆:“哈哈哈开玩笑的,怎么会不记得呢,这不是初中三年都和我同班的同学吗,真有缘啊。”

 

他放回手,重新揣回宽大的袖子,放缓了语气居高看着我:“是来找我帮忙的吗?”

 

我点点头,本来是。又摇了摇头,现在可以不是了。

 

夏油没有表现出不耐烦,但也没有一点深入探究的意思,就像旁观一个兀自烦恼的陌生人,礼貌也不打扰。

 

果然不记得了啊。我心里这样难过着,即便记得是同学,也叫不出名字,对不上号,虽然不用被记住那些丢人的黑历史,但连共同回忆都没有还是令人有些惆怅。

 

“抱歉,稍微走神了一会儿,给你添麻烦了。”调整好心态,我努力将自己从“和单相思九年的男孩再度重逢”的悲喜交加中抽身出来,从挎包里翻出一张名片,手微微颤抖,紧张地递了过去,“我是被这位先生介绍过来,唔…除、除秽?”

 

最近一个月的我诸事不顺,喝水塞牙缝、走路掉枯井,在熟悉的校园都能迷路到三更半夜,加上近几天连日的噩梦,在拜访了好几个据说很灵验的神社无果后,一位路过的好心人指给我这个方向,让我来这边试试。

 

“那位先生说,我可能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尽管接受的都是唯物主义教育,但热衷灵异故事的自己并不抗拒接受灵能的存在,只是这种糟糕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会很害怕就是了。

 

我磕磕绊绊地解释了来意,回忆起和夏油杰同学三年的经历,虽然一直认为夏油同学有特别之处,但并没有想过会是在斩妖除魔这一方面,不过……

 

我低下头偷笑:不过,和一贯帮助弱小的夏油同学很契合呢。

 

 

 

我还记得第一次心动的场景,所有的细节、所有的声音、所有的光线、所有的动作,但无关紧要的人早在那个心如擂鼓的失眠之夜遗忘得一干二净,从时间的磨损中清晰不变的只有夏油同学一人。

 

在初升学的新班级中,总有认识的人先结成小圈子,再有活泼开朗的人形成新的交际圈,沉默寡言的逐渐被遗忘在角落,羡慕又无能地听四面八方开怀的笑声,在作业纸上徒劳画着圈。我就是这样的人,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敢做,揣着隐秘的自卑和怯懦的自傲,故作无事地坐在座位上,翻看新发的课本。

 

注意到夏油杰是在升学后没几天的中午,4月的中午,连阳光都带着樱花和温暖的气息,熙熙攘攘的便利店挤满购买午餐便当的学生,三三两两凑着谈笑,将里面孤身排队的人尴尬地垂头不语,明明没有被任何人注视却依旧如芒在背,明明是和自己无关的笑声却依旧觉得在被嘲笑…好想逃,好想逃,好想逃——

 

冲动扭头的后果就是撞上排在后面的人,脑袋被撞得重重“咚”一声,龇牙咧嘴捂着头,来不及考虑其他,在突然被让出来的空间疯狂弯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没有看到,我我…您有受伤吗,我会负责的!”

 

“噗哈哈哈哈哈喂喂杰,你听到了吗,这家伙说要对你负责诶!”

 

“笑死了,刚开学就有女孩子主动送上门,Lucky~”

 

口哨和嘘声带着无意识的恶意,像咆哮的恶虎撕咬过来。会死的。我紧闭上眼,胸膛如此绝望。

 

“别说了,这孩子不是故意的。”12、3岁的少年已经长得很好,应该有的压迫感却因为对方的话语变成奇异温暖的安全感,那个少年拍拍我的肩,示意我抬起头来。

 

然后一眼沦陷。暖光,樱花,新芽,微风,和他的微笑。

 

“倒是你,没事吧?”

 

没事的,没事的。——我来得及回答,就通红了脸撒腿狂奔,摒除了一切杂音,在脑海回放的只有刚刚那两句简单的问话。

 

——我喜欢你哦,我喜欢上你了哦……夏油杰,我喜欢你哦。

 

 

不知道对方做了什么,只见一个招手间,沉重的身体顿时轻松起来,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却奇妙地脑补出某种盘踞身体的怪物被净化消失的场景。

 

“夏油同学还是一点也没变呢。”我捏紧了包带,垂头不敢看他,也可能是害怕被发现自己的表情,在对方慵懒一声“嗯?”后,鼓起勇气将当初未能道出的感谢冲口喊出,“谢谢你!又一次帮了我,真的、非常感谢!”

 

夏油杰表情不变,姿势也没有任何变化,对面女性涨红的脸和烧红的耳落在他眼里,泛不起一丝波澜,他像在听与己无关的故事,目光悠远地跳过对方的头顶,看向院落一旁栽种的樱花。

 

四月,樱花正盛。

 

“我有听说过夏油同学的很多事迹哦,比如将骚扰女生的混混赶跑之类的,就像英雄一样。”

 

“夏油同学很强哦!能被帮助真的很感谢。”

 

“大家也很感激夏油同学的保护……我、我也是。”

 

“夏油同学……”

 

明明有很多很多想说的话,有很多很多只有我注意到的夏油流露的温柔,有很多很多只有我记下心里的关于夏油的细节……好多好多,最后说出口的只有重复的感谢。

 

仿佛认清了什么,在苦涩中咽下了什么,我抬起头,对着记忆中喜欢的少年灿烂一笑:

 

“太好了呢夏油同学,你的梦想实现了吧。”

 

“锄强扶弱、帮助大家的梦想…”

 

“实现了呢!”

 

——因为,被诅咒困扰的我又一次被强大的、温柔的夏油同学帮助(拯救)了啊!

 

 

笑容满面地送走自称初中同学的人,夏油杰习惯性掏出香水要掩盖掉非术师身上恶心的臭味,一阵风吹来,吹落半树樱花,浅粉的花瓣落在他的外裟上,隐约地有什么记忆要浮现,但是……

 

“哼,不过是猴子。”

 

[][]这能算是恋爱吗?●
原作者:苍の鼠   * *ooc *第三人称 *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是接机的人记错了他的名字,以为来的人叫“雨荷...
脚踏两条船(/)● ● 五条悟●
:“到此为止吧悟,她本来就不擅长认人。”   你猛点头。   五条悟的怒气缓和了不少,但脸色并没有因此变得好看,眼珠子一滚瞥,坐沙发高翘起一条腿:“那种事老子当然知道。”   ……嗯,就像不愿...
[]与什么东西有关的*倾向
原作者:苍の鼠   * *倾向 *ooc  雷  捏造注意 *随笔的一些点子 *过几天什么日子懂得都懂好吧 以上OK?     【汁粉】   “说到汁粉的话就是那个了吧。” “嗯嗯...
[][三角]*高专xx高专悟
大概就是放在房间最中央的鲨鲨抱枕吧。 按理说师的任务金还蛮多的,但是老家还有三个弟弟妹妹,都是在上学的年纪,需要钱,所以手上只留有部分用于日常支出,其他的都寄了老家。 先到的是,那时候正...
玫瑰少女 (/原) 五条悟x她 ●
师,其中包括了五条悟。”   言下之意就是在做一件永远都不可能完成的事,就像她一样,徒劳做。   已经喝了三杯茶,他的神色藏在无光房间的黑暗里,半晌缓缓答道:“所以需要力量。”强大到...
双向暗恋(/)五条悟x
原作者:川越   文前提示: 1.五条悟x(没名字) 2./ 3.ooc有   也不是没幻想过双向暗恋。   只是每每如此后,面对现实胃就会更痛,想得有多美,痛得就有多酸...
征募灰姑娘(/) 骨,狗卷,伏黑惠,虎杖,宿傩,五条悟 ●
哭笑不得地拒绝。   “…那个,同期生さん,……”虽然偌大的礼堂只剩你和他两个人,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你面对面说话的骨还是觉得很难为情,打架A爆的特级师现在就是个纯情小男生,捏着刀鞘在思考不突兀的...
睡美人(/)五条悟x
棘一眼扭头转向胖达:“你上吧,物种不同应该没什么心理负担。”   胖达沮丧地看她:“这么说也没错,但很受伤耶。”   “那棘你来。”   “……”干脆地用双手比划出一个X。   “总不能是吧...
[][狗卷]坏女人●
原作者:苍の鼠   *ooc注意 *狗卷 *“”有名字注意 *努力地想要写出恋爱感,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坏女人骗纯洁少年。 *很雷 以上OK?   还记得,那是个很无聊的早晨。 像往常一样睁眼...
写老师的欧欧擦同人被发现了该怎么办(五条悟x)●
原作者:川越   Tips. 1.五条悟x(无具体设定) 2./ 3.就很欧欧擦(ooc) 4.不是写老师的欧欧擦擦同人别误会啊!!     “洲崎绘里一双明眸...
/五条悟】不讲武德,偷亲最强师 *你X高专悟●
房间是应该的。     巧的是,你路上遇见了据说和五条交好的同学。正好,省力了,你把五条同学丢给了脸上写满震惊的同学。“拜托你了,同学”。     然后便不顾同学复杂的眼神,转头了...
关于漏瑚的十指相扣(/) 五条悟x你 ●
一下嘛,不是说了有很重要的事吗?”五条悟状如撒娇,拉长了鼻音重新将你拽沙发。   你:刚刚那个不是?!   哼,你倒要看看这个连富士山都要撩一把的臭男人想说些什么。   五条悟:“之前有男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