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两条船(咒回乙/梦)● 咒术回战乙女向● 五条悟● 夏油杰

sodasinei 2020-11-26

原作者:川越

 

Tips.

1.高专悟→你(无设定)←高专杰

2.胃痛读物,并没有真的同时和两人交往。

3.三观不正,写着爽爽而已。

4.很雷,各种意义上很雷。

5.很ooc,各种意义上的ooc

6.胃痛,脑壳痛,良心痛,三观痛,原则痛…反正慎

7.……其实我觉得还好,也没有道德沦陷。

 

 

你失忆了。

 

从前来探望的人义愤填膺的表情里,你猜你失忆要么是被人暗算,要么是被咒灵暗算。平静地揉揉隐痛的后脑勺,你内心默默跟着一起唾弃罪魁祸首。

 

自称是你的二年级后辈的家入硝子坐在床边削苹果,浅笑着抖落事实:“实际上,前辈是在祓除诅咒得意忘形自拍的时候,一脚踩空自己撞上石板的。”

 

……所以是在看到倒在地上头破血流的自己后,不知情的增援们擅自脑补了铁血热战?

 

“是哦,第一个赶到的是那俩家伙,看到生死不明的前辈时,那两人脸色差得下一秒就能毁天灭地一样,超可怕呢~”硝子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忍不住带上调笑的意味,一如既往胡来的战场,一如既往胡来的少女,不同的是这次那人气息微弱地瘫软在废墟之中,脸色死白的那两人大气喘得比地上昏迷那人还要不稳。

 

你点了点头:“让他们担心了。”

 

“前辈知道我说的是谁?!”

 

“……不知道啊,是之前来探望过的人吗?”你仔细回忆来过的人的长相,试图将“第一次”听到的名字和人对上号,对了半天发现越来越乱,索性放弃。

 

硝子摇了摇头:“因为前辈之前接了很多民间委托,为了不让前辈的信誉受损,那两人正分头帮前辈处理。”

 

哦豁,居然真的讲义气,天呐、你们仨应该就是天造地设的桃园三兄弟吧!

 

全身上下仅有的头部伤被硝子治愈,检查后除了失忆也没别的病症,你听了几句医生的交代,就在苏醒两个小时后火速办理了出院手续。

 

“不过,失忆要怎么处理?”

 

校长室里,二年级班导、下任校长的有力候补夜蛾正暂代校长职务,着手对你这个三年级老手咒术师进行后续处理。

 

你无所谓地摆摆手:“没关系,反正忘记的只是人际相关,不影响战斗的。”

 

“哦…?你还真是没变啊……”

 

夜蛾老师的话还没说完,“砰”的一声校长室的门被一脚踹开,吓得你弹跳起来,看到来人的打扮和表情时,立马眉头一拧做出打架态势:“老师,你欠高利贷了吗?”

 

“……”进入室内的两人表情更臭了。

 

夜蛾深知自己学生的臭脾气,赶在你继续撩拨怒火之前,向你介绍:“……这是二年级的五条悟和夏油杰,也是很亲近你的后辈。”

 

夜蛾偷偷冲你挤眉弄眼,不奢望你看到这两人能如梦惊醒,立马恢复记忆,只求你别再瞎说,现在还不是正式校长的他不希望在上任前,就要承担校长室的修理费用。

 

你懵了一下,立马get到他的暗示,自信地点点头,换上一副向日葵花开的灿烂笑容,冲表情略有松动的两人迎面握手:“哎呀哎呀,抱歉刚刚没反应过来,仔细一看这不是我亲爱的后辈酱们嘛!”

 

被你握住手腕上下甩动的人冷哼一声,毫不留情将手抽出,小圆片墨镜往下一拉,压着下颌抬眼看向你:“别装了,一点都不像…你什么都没想起来吧!”

 

“呃……”你仿佛被那双眼有实质地看穿一样,尴尬地收回手,放在背后偷偷搓了搓,发现你的小动作,白毛后辈跟踩了尾巴一样瞬间炸毛。

 

“等等,悟。”另一名不良打扮的后辈伸手压住五条悟耸高的肩膀,从他身后走到你面前,明明在微笑,你却敏锐地感觉到这人在强压额角跳动的青筋,心头不禁有些发怵。

 

或许是注意到你漫不经心的表情流露出的畏缩,夏油杰的笑终于真情实意起来:“所以前辈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两人接到你苏醒的消息后立马瞬杀解决战斗,毫不停歇地赶了回来,虽然电话中被告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两人对此的反应是一致的不屑:是打算借机摆脱他们俩吧,真是幼稚又拙劣的手段。

 

不过现状是,你真的失忆了,两个观察入微的人不死心地瞪了你十来秒,在你无辜又惶恐却强装淡定的脸上发现不了任何破绽,不干不脆地承认这个事实。

 

一直对各方慰问保持随遇而安心态的你有了一丝波动,胸口泛起说不上是委屈还是安心的酸楚,你一瞬间福至心灵,沉寂的眼神也鲜活了起来:“我知道了!难道你们两个就是——”

 

三人同时扭头看过来,比起夜蛾略显纠结的面孔,五条悟和夏油杰单一得多:惊喜!

 

夜蛾突然有很不好的预感。

 

你眨巴着眼睛,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真挚又肯定:“你们俩一定是我失散多年…啊呸,一定是我桃园三结义的亲兄弟吧!”

 

“啪”、“啪”,接连两声理性断裂的声音。

 

夜蛾扶着额头,自顾自嘱托一句“注意分寸”,也没管面色铁青的两人径直扛起哇哇大叫的你,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半成品咒骸,继续戳戳戳戳戳…

 

被扛在高大后辈肩膀上动弹不得的你:“诶?!诶——我不是前辈吗?!”

 

所以明明是前辈,为什么会遭到如此待遇?但至少现在你反应过来了,这两位会主动帮你分担未尽责任的后辈,和你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亲兄弟关系,看他俩一副准备吃人的狰狞气场,大概也不是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干兄弟。

 

你不得不思考在遗忘的记忆里是不是包含了什么巨额债务关系。

 

扛你过来的五条悟随手将你扔在小沙发上,和跟在后面负责关门的夏油杰一人占据了大沙发的一头,双方面对面而坐,真·一无所知的你宛如待审讯的嫌疑人一样,手放在腿上端坐着一动不敢动。

 

……这应该是你的宿舍吧?这两人畅通无阻直接进来真的没问题吗?你偷偷瞄了小客厅的布置,放在小柜子上笑容灿烂的相片,插在花瓶里新鲜明艳的两只鲜花,木几上散落的文件隐约能看到的签名,无一不在彰显房间的归属权,但是——这两人为什么熟得跟回自己家一样?甚至还有备用钥匙?!

 

你脸色一僵,突然有了可怕的猜想。

 

偷偷抬头看一眼对面两人想骂又不忍、想揍又心疼的复杂表情,你心理防线崩溃了。

 

总而言之先认错吧,脚踏两条船无论有没有踩翻,你的滔天大罪都是不可饶恕的!

 

你蹭溜一下从沙发上滑下,端端正正跪在地毯上,声音诚恳表情严肃内心悔恨地磕头,给两位“受害者”后辈道歉:“对不起!脚踏两条船是我的不对,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虽然认真来讲你并不认为自己是这样糟糕的烂人,哪怕失忆,至少你对自己的品德还是有信心的!

 

……所以可能是一时色迷心窍,才走上了不可饶恕的罪恶之路。你脑内浮现两位后辈的脸,下意识嘶哈嘶哈,立马在心里狠狠给自己一巴掌。

 

当然了,低着头的你是看不到那两人快速变动的情绪,只听得他们跟讲相声一样,左一句右一句,阴阳怪气地反问你:

 

“对不起?”

“脚踏两条船?”

“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什么都可以?”

 

你听得苗头不对,立马抬头补充:“还是要挑选一下的。”然后被一人凶神恶煞另一人笑里藏刀的眼神再次瞪得垂下脑袋。

 

五条悟被气得大气喘不过来,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是从牙缝里憋着气一个一个音挤出来:“那老子要你立马恢复记忆。”

 

你一脸为难:“这…前辈做不到啊,不如换个别的?后辈ちゃん?”

 

被恶心得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五条悟手摁在木几上,嘴角都在抽搐:“叫老子名字!”

 

“……”你艰难回想过去一小时发生的所有对话,隐约记得夜蛾有介绍过,但,叫啥来着?

 

嘣!木几被硬生生掰断了一个角,你看得心惊胆战,大有代入自己脑袋的恐惧感。

 

同样憋着火但冷静很多的夏油杰旁观了好一会儿,这才阻止五条悟进一步发难,两指抵着太阳穴,略感头痛地揉了揉:“到此为止吧悟,她本来就不擅长认人。”

 

你猛点头。

 

五条悟的怒气缓和了不少,但脸色并没有因此变得好看,眼珠子一滚瞥向夏油杰,坐回沙发高翘起一条腿:“那种事老子当然知道。”

 

……嗯,就像不愿落后的小孩一样急忙忙证明自己也很了解,如果你没有跪坐着等待宣判,应该会觉得他这样很可爱。

 

夏油杰没有理会五条悟话中的火药味,让你坐起来后,平静地解释了你们三人之间错综复杂的修罗场关系。

 

简单来说就是,夏油杰是你初中时交往两年的男友,你一毕业去了高专就甩了他,由此成为前男友;感情空窗一年后,高专二年级的你对新生五条悟一见钟情,交往一年以后,你又果断和这个实力超强的后辈分手,由此前男友+1。本来没什么,很正常的恋爱分合,你既没有同时交往也没有无缝衔接,交往期间也全心全意喜欢着当时的对象,除了分手理由是因为“体会不到喜欢的感情”这种唯心派的发言,其他方面似乎都和普通的恋情没有区别。

 

——偏偏你唯二的两个前男友组成了最强拍档,还成了彼此唯一承认的挚友。

 

你:“确定不是受害者联盟?”

 

五条悟一脸不爽:“别自作多情了!老子承认杰,跟你有一毛钱关系?!”

 

你:“……那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听起来,不早就是画了句号的过去式了吗,为什么这两人还一副被你欺骗感情的模样在这里兴师问罪?

 

气氛沉默,陷入令人尴尬的僵境。

你再一次福至心灵。

 

“你们,该不会想得到我的祝福吧?”

 

“啪”、“啪”。

 

被夏油杰放出的一级咒灵和五条悟顶在自己脑门上的咒力放出手势威胁,你老老实实缩回脖子,决定再也不相信那一瞬间踩电门的灵感。

 

“那你们是打算怎样,总不会现在两个人都在追我吧?”你嘟囔着表达不满,叽歪完了意识到不对劲。

 

你看了过去,两人都是一副被戳中秘辛的不自在,一左一右看着不同方向,无意识搓着手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混世修罗?!……不过你大概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失忆了,因为你现在就很想再撞一次脑袋。

 

[][]这能算是恋爱吗?●
原作者:苍の鼠   * *ooc *第三人称 *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是接机的人记错了他的名字,以为来的人叫“雨荷...
玫瑰少女 (/原) x她 ●
介意缓和一下三人相处的关系。   “喂,说好点在教室集合,你来的也太迟了。”   摸上一把椅子,拉开坐下:“抱歉,吸收灵的时间比预想的要长,耽误了一会儿。”   打量着的脸色...
[]与什么东西有关的*倾向
原作者:苍の鼠   * *倾向 *ooc  雷  捏造注意 *随笔的一些点子 *过几天什么日子懂得都懂好吧 以上OK?     【汁粉】   “说到汁粉的话就是那个了吧。” “嗯嗯...
征募灰姑娘(/) 骨,狗卷,伏黑惠,虎杖,宿傩,
原作者:川越   Tips. 1.全员→你(骨,狗卷,伏黑惠,虎杖,宿傩,) 2.全员ooc,天雷滚滚 3.当成厕所读物轻松无脑看个爽就好 4.其实只是个潦草的大纲,并不想...
双向暗恋(/)x我●
。”   “那是为什么?被以前最欣赏的学生、现在最关注的新星师这样排斥,就算是我也感到很受伤啊,讨厌我吗?”   接连个形容攻击太猛,我腿一软直接摔下去,早有准备的随手一捞,彻底将我圈在怀里,他的...
/】不讲武德,偷亲最强师 *你X高专
前方的椅子上,却坐着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你的同学,。他背对着你的方向,手上翻动着你从中国带过来的书。     听到了你出来的动静,他一边举起手摇了摇,一边转过头来,似乎是想和你打个招呼...
[][三角]*高专x我x高专
说,顺便把刚刚被我拎起来的个人放到一边去,自己抱着鲨鲨躺下。 没有打扰的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真的睡着了。” “是啊,毫无警戒心。” 如果我醒着就会发现,个家伙重新铺好被褥...
×你×卡卡西】我的个老师同时我告白● 旗木卡卡西●男神X你●火影忍者
。 卡卡西给你布置的课题,你交给做。给你布置的论文,你发给卡卡西写。 个顶级天才在隔空交流中,碰撞出无数思维火花。 很快,你们之间的交流已经不仅仅限于课题、忍、仙、体,甚至开始...
写老师的欧欧擦同人被发现了该怎么办(x我)●
原作者:川越   Tips. 1.x我(无具体设定) 2./ 3.就很欧欧擦(ooc) 4.不是写老师的欧欧擦擦同人别误会啊!!     “洲崎绘里一双明眸...
你如今不在(/)x你●
原作者:川越   1.x你 2./ 3.(你)死亡预警,刀 4.ooc 5.流水账预警     你死的时候,本来还期望着能像骨那样,因为无法接受而诅咒,让你死后也能...
×你】师打个混混明明也就是谈笑间●
速度给了位受害者一人一把他们踹倒在地。     “还不滚吗?”你看着笑着的,为地上的位默哀了三秒钟。     位受害者连滚带爬地走了。     “老师”,你看先生,“就算我体只有...
//伏黑/虎杖】所爱与灵魂最后的六个小时● ●伏黑惠● 虎杖悠仁
却停在了你们当年上课的教室门口。想想也是,毕竟那是你们一起度过了三年青春的地方。你,,还有。    夕阳的余晖从窗外照进来,迎着金色的斜阳,慢慢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摘下了眼罩。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