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今不在(咒回乙/梦)五条悟x你●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1-26

原作者:川越

 

1.五条悟x你

2.乙/梦

3.(你)死亡预警,刀

4.ooc

5.流水账预警

 

 

你死的时候,本来还期望着五条悟能像乙骨那样,因为无法接受而诅咒,让你死后也能成为他的东西,没想到那人只是平静地看着你,在你的殷殷期盼中沉默地目送你身体衰败。在视线爬满黑丝仅剩一线银光时,你突然悟了。

 

那就死掉吧,没有留恋没有遗憾,没有怨恨没有不甘,接受生命的更迭和命运的意外,反正死掉了什么也不会知道……

 

你是真的以为死掉了就一了百了的,谁知道再睁开眼变成了死灵。这不对吧,这世界有这种设定吗,确定不是死神或者野良神串场了吗?

 

——总之在一番确认后你确实成为了没有任何人能看到、也没有任何同类的,世上唯一的灵。

 

一般来说,都会在闲暇之时幻想自己如果变成透明人会做些什么吧,你当然也是,虽然之前的计划百分之八十都和五条悟有关,但不是还剩20%嘛。在活着的时候不得不照顾他人的眼神和心情,死后终于能卸下“懂事”的包袱,尽情放飞自我——

 

没有购票也能大摇大摆走进电影院,选了个最佳座位却有人捏着票一屁股墩下来,退而求其次,求着求着变成自己挂在放映口,透过从自己身体无障碍穿过去的光线,去看屏幕上盈盈亮起的画面。这是之前你已经买好票的场次,电影是备受关注的大热喜剧,从预告来看笑点密集、生动有趣、毫无尿点,你边看预告边下单购票边通知五条悟这个一时兴起的观影计划。

 

“唔~听上去很有意思呢,虽然那天有个工作行程…算了,是时候强化一下忧太的独自作战能力了。”

两个毫无羞愧心的成年人在一分钟内默契拍板。

 

只是没想到来看的只有你,五条悟没来,你压着内心的期待和慌张留意每一个进入影厅的人,但空出来的两个座位始终没人。

 

于是你坐了过去,反正给了钱,不坐白不坐。

 

电影确实相当精彩,整个影厅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跟约好了一样,笑点轻轻一捅,笑声齐齐滚涌。你自然也是如此,明明都是灵体了,却笑得眼角冒泪花。

电影演出到一个画面,不算笑点,却和你与五条悟之前遇到的糗事相差无几,你下意识嘻嘻哈哈侧身打算揶揄两句,脑袋一转却只看到隔了一个座位的情侣心照不宣地相视对笑。

 

哦,你忘了。

你已经不在了啊。

 

你睁大双眼,扭动面部肌肉凹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重新靠回座位椅背,盯着屏幕又一轮哄然大笑的画面,突地,嚎啕大哭。

 

连格格不入的不和谐都不存在的、谁也不会听到的恸哭。

 

你又去了游乐园,在过山车从最高点呼啸而下时被甩飞远远抛弃向蓝空,在众人兴奋惊恐的尖叫中无人注目地落在地面;然后跑去鬼屋,哇地大叫一声扑到游客面前,却只看到那人紧张戒备的神情,随后被小小的音响吓得满屋乱窜。嘁,明明你才是真的鬼……

 

——害怕的话可以现在就抱紧我唷。

——不需要…鬼屋而已,谁会害怕那种假的、唔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好可怕好可怕~老老实实抱着我不就好了吗。嗯嗯、放心吧,既然都挂在我身上了,不管是什么东西我都不会让他伤害你的,相信我。

 

 

……腻了。

无论做什么都能想到那个人,想到甜蜜之后临死前他面无表情的模样,想到他没有来看电影、想到他一个人行走于街巷的模样……你委屈,也担忧。

 

本来打算先撑个七八天,再不济就三四天,没想到才一天不到,你就忍不住,偷偷溜回了高专。也不知道这里设下的结界对你这个灵体会不会有反应。

 

你像摸电门一样小心翼翼朝里探出脚,脚趾灵巧动了动,大脚趾首先点地,然后是整个脚掌,你依旧没有被发觉地踏入其中。

 

“呼,太好了太好了,还真怕被发现了不知道怎么解释呢。”你伸手用力拧了拧酸胀的鼻头,大声庆幸着自己还是那个无人所知的自由的存在。

 

说起来还真是奇怪,你明明能坐上电影院的座位,却不会受到墙或门的阻隔,明明什么都碰触不到,却可以在你们俩睡过的那张床上蹦高高,虽然床和座椅都不会有任何受力的改变就是了。

 

普通社畜的你一般都住在市里的公寓,只在周末会来高专蹭五条悟的教师宿舍,这人事情贼多,什么都交给学生去做,却也什么都要亲力亲为,矛盾得让人费解,接近了又令人着迷。

 

宿舍的一切还保留在你离开当天的模样,急忙忙起床忘记叠的被子,找衣服时不小心弄乱的衣橱,洗面奶的盖子忘记盖好,换鞋时不小心飞出去的拖鞋也孤零零地躺在墙根……你捧着肚子躺在沙发上哈哈大笑,笑五条悟这人没了女朋友居然如此邋遢,明明没在一起时那么井井有条,在一起后也共同分担家务,结果在你死后居然爽快地撂挑子不干,真的是——

 

令人放心不下的家伙。

 

将自己团成一团,你脑袋埋在双臂圈出的小小空间,安静地等,等,等。

 

寂夜里,钥匙咔啦啦响起,明明没有入睡,你还是像被惊醒一样猛地一激灵,扭头看了过去。

 

五条悟打开门又关上,走廊的灯光只在玄关攀缘了不到三秒就被隔绝在外,他没有开灯,轻车路熟地走向沙发,长嘘一声将身体重重往下一沉,原本平整的布面顿时朝着一个地方倾斜凹陷。你也差点栽倒过去,还好动作迅速,利落地从沙发上跳下来,借着被窗帘过滤过的极微弱的月光,艰难辨别那人仰躺靠背露出的半张脸。

 

——他会哭吗?

 

你摆摆手,主动否决这个猜测,看他一如那时平淡无痕的表情,在秒针滴答滴答推移下始终不变。

 

你皱起了眉:他该不会打算就这样睡一晚吧?这铁定落枕啊。……真是那样的话可太好笑了。

 

你憋着笑戳他的脸颊,手指如预想中穿了过去,悻悻嘁了一声,站起身左右思量,想找个办法提醒这貌似睡熟的人赶紧滚回床休息。

 

“……”

“好累啊。”

 

安静的夜里,有风声卷起这样近似呢喃的低语,在空荡的房间转了半圈。信使捏着三个字的信,找不到可以投递的信箱,遗憾又决绝地将话语抛在了黑暗里。

 

 

——好累啊好累啊!

——别嚎了,都是社会人谁不累。

——哦?那就来抱一个互相取暖吧。

——……我更累,申请抱两个。

——那我三倍累,要抱一晚上~

——???你耍赖啊!

 

你清楚看到了他未能发出声、只在嘴边嗫诺的名字。

“我在哦,悟,我就在这里哦……拜托了,回房间休息吧,在这里的话,在这里的话……”

 

 

“啊…啊——啊啊啊!!”

你抱头崩溃大哭。

 

他听不到啊——!

你如今不在,独特的存在天知地知,你知而他不知。

 

双向暗恋(/)x我●
原作者:川越   文前提示: 1.x我(没名字) 2./ 3.ooc有   我也是没幻想过双向暗恋。   只是每每如此后,面对现实胃就会更痛,想得有多美,痛得就有多酸...
玫瑰少女 (/原) x她 ●
欣喜,却又立刻因他的问题挂上愁容,她戳戳自己的额头,又是望天又是跺脚,原地蹦跶了一会儿,十分难过地承认,“我没有名字,也想出来起什么名字。”   “……”   合着这灵刚从胎孵化而来...
关于漏瑚的十指相扣(/) x
一下嘛,是说了有很重要的事吗?”状如撒娇,拉长了鼻音重新将沙发。   :刚刚那个是?!   哼,倒要看看这个连富士山都要撩一把的臭男人想说些什么。   :“之前有男性师...
征募灰姑娘(/) 骨,狗卷,伏黑惠,虎杖,宿傩,
?   表白是神圣的,所以必须一对一。觉得有理,虽然被人围成圈异口同声表白看上去一点也神圣,反而像是认大哥。   但看冷矜如伏黑惠,傲气如,忙碌如骨忧太等都到场,收敛正经的态度,老老实实...
写老师的欧欧擦同人被发现了该怎么办(x我)●
来自的文学素养指导。   这,这是人能干出的事儿吗?气哭!   “那也没办法,作为你们的班导,除了负责培养你们作为师的能力,一般教育上也能落后,好好感谢吧、老师可是特别拨出时间给开小灶...
/讲武德,偷亲最强师 *X高专
前方的椅子上,却坐着一个本该出现这里的人。的同学,。他背对着的方向,手上翻动着从中国带过来的书。     听到了出来的动静,他一边举起手摇了摇,一边转过头来,似乎是想和打个招呼...
××卡卡西】我的两个老师同时我告白● 旗木卡卡西●男神X●火影忍者
。 卡卡西给布置的课题,交给做。布置的论文,发给卡卡西写。 两个顶级天才隔空交流中,碰撞出无数思维火花。 很快,你们之间的交流已经不仅仅限于课题、忍、仙、体,甚至开始...
脚踏两船(/)● ● 夏油杰
年级的和夏油杰,也是很亲近的后辈。”   夜蛾偷偷冲挤眉弄眼,奢望看到这两人能如惊醒,立马恢复记忆,只求别再瞎说,现在还是正式校长的他希望上任前,就要承担校长室的修理费用...
同居日常(/) x
原作者:川越   Tips. 1.x(没设定) 2.ooc 3./     1.关于熬夜   最近一直熬夜,为了的健康,勒令每晚必须10点关灯睡觉,...
睡美人(/)x我 ●
原作者:川越   Tips. 1.x我(没名字) 2.师生 3.ooc     躲闪及,我被诅咒迎面一击昏倒地。虽说身体晕了,但意识清晰却无法控制身体的错乱还是很令我焦虑的...
×】一室●
”,看着照片上排成一长龙的人,和队尾老老实实等着的记得那时看着这么多人排队简直想跑。一把拽住了:“说好的陪我买甜品?” 哭丧着脸站他身边,看着界最强老老实实又悠然自得...
×】双向吃醋●
的样子,只不过配字很鬼畜:“惊!界最强的情侣装照流出!” “…这啥。”,一脸无语地望他。 他非常放松地笑着:“就是看到的那样。据说上头那帮老家伙看到的时候脸都绿了。”,说着他凑上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