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乙女][狗卷]坏女人●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1-30

原作者:苍の鼠

 

*ooc注意

*狗卷乙女

*“我”有名字注意

*努力地想要写出恋爱感,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坏女人骗纯洁少年。

*很雷

以上OK?

 

我还记得,那是个很无聊的早晨。

我像往常一样睁眼、按掉闹钟、起床、洗漱、吃早餐,最后对着没有别人的房子轻轻地说了一声:“我去上学了。”然后又用和往常一样的速度去坐公交,在站台下车,步行到学校。

教室一如既往地吵闹,进行完例行的问早之后再将作业借给周围的人,然后一边听着带有庆幸与感激语气的道谢一边接过还回来的作业,再上课铃响之前借着收作业的动作驱散同学身上成形或未成形的诅咒。

——又是普通而美好的一天。

直到班主任带着一位新同学进班级。

“这位是来自xx中学的狗卷棘同学,今天起就要转到我们班上进行学习。”

“狗卷同学正在进行修行,不会说话,希望大家能够谅解,嗯,你就在五五开旁边坐吧,狗卷同学。”

啊。

无论是从周身缭绕的气,还是从战立的姿态,亦或是眼神,都透露着一点:这位狗卷是个咒术师。

完全陷入惊讶的我依着对自己名字的条件反射举起手,但脑子里还是想着诸如“你们咒术师没有自己的学校吗”这类的话。

而且用修行做借口也太烂了,不能说话,要么是咒缚要么是咒言。

而在我愣神的时候那个留着刺头、带着围巾的咒术师已经坐到我旁边,小声地说了一句:“海带。”

这啥?打招呼吗?为什么是海带?

这三个问句顷刻间压过了我的其他想法,充斥在我的脑海间。

我本来以为我和他的交集止步于此,没想到送作业的时候,被班主任要求照顾一下新来的。

好想拒绝。

但是不行,如果拒绝的话就会被讨厌。

所以我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看着班主任露出“太好了”、“真不愧是你”这样的表情,我离开办公室,周身的气息阴郁下来。

我……觉得很恶心。

咒术师也好,非咒术师也好。

咒灵也好,人类也好。

这些都让我觉得恶心。

就连那位救了我的咒术师,在得知我用味觉交换操灵术式后露出的微妙表情也让我恶心。

在学校的时间唯一让我快乐的就是午休。

利用咒灵打开天台门,我可以一个人在这里享受自制的激辣料理。

柔和的风,和煦的阳光,偶尔变换形状的云,眯着眼,我用筷子打了一下企图运走一块厚蛋烧的细小黑爪。

“不可以,咒碳,咒灵是不需要吃东西的,但是人类需要。”被你吃了我就没得吃了。

异变就发生在这时候。

天台的门“啪”地一下被推开,门后的人影带着锐利的目光,围巾被扯下,露出嘴角两侧的咒印。

——是言灵师。

这是第一个想法。

——我的厚蛋烧!

这是第二个想法。

因为我的愣神,咒碳轻易地抓起便当盒里的厚蛋烧,或许是感到了威胁,所以下意识的把这块看起来和普通厚蛋烧一样黄澄澄的但其实是激辣口味的厚蛋烧,塞进了不速之客的嘴里。

『消——?!』

啊,咒言消失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咒碳,它已经躲起来了。

“辣……”

啊这。

我赶紧拿出牛奶——那是准备给自己喝的,总之就是很快的给狗卷灌下去。

“还好吗?狗卷同学?”

我仔细端详这个不速之客。

奶金色的刺头,因为辣味眼睛湿漉漉的,带着泪花,脸颊带着淡淡的粉红色以及嫣红的嘴唇。

看起来有点像泡椒和辣椒的结合版。

我舔了下嘴唇,第一次感觉到“秀色可餐”是真的存在。

“海……海带……”

这是有事还是没事啊……

似乎是发现我不清楚他的意思,他双手交叉然后摇头。

哦,那应该就是没事的意思。

于是我就和他说了我的咒灵操术,咒碳是我的咒灵,我把它放在天台防止有人会跳楼之类的。

“鲑鱼。”

狗卷这么回的我。

emmm,有点可爱。

怎么说呢,可能是狗卷偏白的发色符合我的XP,而且看起来凶凶的男孩子是五口这点也很戳我,总之,我居然和狗卷相处的还不错,阴差阳错地完成了班主任“照顾新同学的任务。”

也可能是狗卷看起来很干净,稍微改善了下我对咒术师的想法吧。

因为混得比较熟了,狗卷也知道我没有味觉这件事,而我也知道他是狗卷家的末裔,因为不太好控制咒言,所以用饭团馅料替代日常词,防止不经意间给别人下诅咒。

真温柔。我这样想。但是很多普通人对狗卷还有很多误解,觉得他很奇怪,就算是修行也没必要说一些不知所谓的菜名吧。

这也是我觉得普通人恶心的原因之一,为什么总是那么喜欢在背后讨论别人?

不过随着我和狗卷的关系越来越好,班上渐渐流传出“班长似乎在和怪人狗卷交往”的传言,到最后直接简化为“班长和狗卷在交往”了。

对我来说有点可笑。不过我还真的想象了一下和狗卷交往是什么样子。毕竟狗卷长相符合我的审美,实力也蛮强的,即使是说饭团馅料也是他的萌点。

不过后来发生的事让我断了念想,那是在一个下午,我正好有东西忘拿了要回教室,结果听到了几个女生的谈话。

“真的假的?班长怎么会和那个怪人交往?”

“真的啦www好几次看到他们一起午休了www”

“是嘛,这是什么残疾人士同好会吗wwww”

被这么说了。

我站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而最尴尬的是,狗卷就在我身后,显然他也听见了。

人的负面情绪会产生诅咒,通常我会在诅咒还没成型的时候就清理掉,但是这次我实在没有要出手的想法。反正只是些威胁不了性命的下等货色。

可是狗卷出手了,很轻易的祓除那些不成型的负面情绪,同时也消解了我微小的恋心。

我们不一样的,我是个相当自我的人,如果对方让我不舒坦了,我便不会再搭理那个人,他的死活与我无关,也不会主动保护别人,会祓除班上的诅咒只是不想让生活变麻烦。

得到这个答案,我眨眨眼,告诉自己把和狗卷的关系强制压在朋友那条线上。

但人的行为是无法控制的。

我控制不住自己,会在被狗卷看着时面红耳赤,会因不经意间的触碰猛的缩起手,会因为念名字时被放在一起念感到不自在。

他真可爱,我喜欢他没被围巾遮挡的半张脸红彤彤的样子,喜欢他小口小口咀嚼饭团的样子,对诅咒毫不留情的样子是反差萌,拉下围巾时露出的咒印很涩气,偶尔从我这里拿薄荷润喉糖满足的样子,还有时不时呆呆看着我的样子都很可爱。

这太不正常了,一点都不像我。我居然会喜欢上别人。

索性国中时间过得飞快,我就这样和狗卷保持着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一直到国中毕业。

“原来如此,狗卷要去咒术师的专门学校读高中啊。”毕业的前一周,我和狗卷在天台上吃饭时说到了这件事。

“鲑鱼。”

哦,鲑鱼是表达肯定的意思。

“大芥?”

这是在问我为什么不去咒术师学校读书。

我看着他的眼睛,那让我想到以前见过的小狗崽,就是用这种湿润的眼神看着我的。

“……我不太行的。”我被这眼光盯得迟疑了片刻,最终说出一个看起来比较能让人接受的说法。

“我不太擅长战斗啦……”

假的,国小还暴揍过欺负学妹的混混。

“而且不是有狗卷在嘛。”

但是以后说不定会躲着他走。

听到我这么说,狗卷的脸颊浮现出淡淡的红色,从我这边能看到他那半截没被围巾挡住的耳朵也泛着红色。

啊,好可爱。

我努力压制住自己不要喊出来。

“金枪鱼蛋黄酱!”

狗卷突然说了个很长的词,但是我因为在愣神没怎么听清,只能带着疑惑看他。

“……”

“狗卷?”

怎么突然泄气了?

“棘。”

突然,我听见他发闷的声音从层层叠叠的围巾下传出来,我“唉?”了一下,然后看着狗卷的脸爆红,扭到一边。

啊这,可爱爆了(双层含义)

 

仔细想想有点可悲。居然相处一年多才互相叫名字(虽然狗……呃,棘不能喊我名字),这进度着实有点慢。

但偏偏在我打算断掉关系时突然有了进展,可恶,根本割舍不掉啊!我垂头丧气地坐在床上,揉捏着咒碳。因为每天都在努力吸取学校里的诅咒,咒碳逐渐变成二级咒灵,外形也在我的要求下变得毛绒绒圆滚滚的,很适合抱着当抱枕。

叮——

手机响了一声,屏幕上也显示着我有一封信邮件。

棘:要去哪个高中?

啊,是棘。

我飞速打字。

我:秀尽学院,离家比较近。

回信也很快。

棘:腌鱼子!

啊,是我知道了的意思。

于是我试探性地发出疑问

我:棘要去哪个学校?

棘:东京。

啊,这不是很近——住脑。已经想好了要拉开距离,就不能再去靠近。

我:好的!如果有休假日回去看棘!话说允许参观吗(ŎдŎ;)

好的,我会竭尽所能避免遇到你。

 

另一边——

 

“啊!回了回了!还会用可爱的颜文字,真好啊这就是……狗卷呢?”胖达问。

“谁知道,去找五条老师了吧……喂,别扭了,有点恶心。”真希用长棍戳穿胖达。

 

参观请求理所应当的被拒绝了,当然要来参观也可以,前提是成为咒高的学生。

但我只想过普通的生活。

所以我只能在电话里安慰棘,说没关系,以后可以在休假日见面。真奇怪,明明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为什么对话总是这个样子。

约定归约定,但是呢,作为咒术师的棘很忙,新晋的JK也很忙碌,说好的见面一次一次地推迟,直到那一天,我普通的生活可能要宣告完结。

“我要发动百鬼夜行,要来帮忙吗?”那个救了我的咒术师说。

于是我被塞下很多咒灵,那家伙让我带着这些咒灵攻打咒高。有一说一,我现在看他很恶心,就像之前的咒术师?不对,棘告诉我,触犯了禁忌的是诅咒师。

于是我问:“你杀了人吗?还是做了什么?好恶心。”

那个男人只是笑一下,然后又给我塞了个诅咒。

只是参与百鬼夜行的话,就不能在万圣节和棘一起出去玩。虽然我很想用约会这个词,但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允悲。

棘在咒高,而那男人要袭击的是咒高,所以我能通过咒灵察觉到棘的所在。实不相瞒,这么讲起来就像我是个stk变态一样。

后来我的咒灵都被干掉了,还留在我身边的只有咒碳。就像我能通过咒灵感觉到棘一样,棘也能通过那些咒灵察觉到操纵人是我。

一定会被讨厌的。

为了防止收到决裂的短信,我先一步把狗卷拉进黑名单,独自一个人在秀尽的天台揉着咒碳,试图把它捏成葫芦型。果然,会留在我身边的只有咒碳。

叮——

我收到邮件,是同班的女生,难得的朋友。

:有人找你,是别校的男生。

:五五开。

啊。

后面这个,在喊我名字的这个,一定是……一定是……

“五五开!”

我一定是出现了幻觉,不然怎么会看到狗卷从天而降同时喊着我的名字,这一定是出现了幻觉。

“五五开。”

啊,幻觉,又出现了。

『和我交往』

一定是没有睡好,不然怎么会出现狗卷用咒言让我和他交往这件事呢?

一直到被什么温热的东西覆上嘴唇,我都一直处于可悲的自欺欺人中。

 

】戒断反应 # #棘 #五条悟 #虎杖悠仁 #夏油杰 #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骨忧太/虎杖悠仁/棘 ★ooc有。每个你都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当男朋友失忆之后 #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棘专场,3.8k短篇,〈失忆〉系列衣码完有28悟、直哉、虎子、胀相、乱步,可在合集自行查找 *第二人称【你】,老规矩,设定【你】可以查看别人好感度 *写...
】五次棘想要告白,一次他成功了(下) #
颜色嘛?我也觉得挺好看的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淡淡的金色,但是好特殊啊——” 你他展示着自己的,心情颇好。   是光的颜色。 棘这么想着。 好想说喜欢,大声喊出你的名字然后附上掷地有声的告白...
】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 #棘 #五条悟 #夏油杰
★本来没想加学长的。但是还想给他一个he,前文可以见主页《五次棘想要表白》   五条悟   “五条悟。你的师生涯,和你身后的灵,选一个吧。”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笑的直不起腰...
】五次棘想要表白,一次他成功了(上) #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棘only ★第二人称无脑小甜饼。ooc算我的。 ★天降青梅竹马要素有,双向救赎要素有,双箭头暗恋有。主有名字但不明显。 ★时间线大概在骨加入高专前一直到涉谷...
】当你是渣甩了他 #棘 #同人 #五条悟
原作者:老二舅咕   【】当你是渣甩了他   注意事项:你是渣。(注意避雷) 你和他在一起后,他对你爱的深沉。 所以你提出分手后,就黑化了,表现出极端的行为。 没有好结局。*内含/棘...
】表白的小烦恼 #同人 #棘 #五条悟 #伏黑惠 #虎杖悠仁
原作者:老二舅咕   【】表白的小烦恼 内含\棘\五条悟\伏黑惠\虎杖悠仁 没什么逻辑,ooc警告       *棘     自从你和棘恋爱后生活变得有趣了许多,他会经常捉弄你...
】怕虫那些事 #同人 #棘 #五条悟 #伏黑惠 #七海建人
原作者:老二舅咕   【】怕虫那些事 *内含棘/五条悟/伏黑惠/七海建人 毫无逻辑可言,ooc警告     *棘     和棘在一起后,你时常会觉得言灵是个很好用的东西,虽然也...
征募灰姑娘(/梦) 骨,,伏黑惠,虎杖,宿傩,五条悟 ●
,但我相信骨同学的力量!”     紧接着是棘。   你其实比较想让棘直接用言让水晶球亮起来,棘一句“鲣鱼干”退回了你的提议,表示这个水晶球又不是声控灯,但看你有些失望,想了想,将高高的衣领拉...
】关于那些社死瞬间 #男神X你 #五条悟 #虎杖悠仁 #伏黑惠 #
原作者:YUKISS光尘   *五条悟/棘/伏黑惠/虎杖悠仁。 *社死是真的,但粮也是真的。 *ooc无逻辑,请勿上升角色。     /五条悟/         你暗恋二年级的五条前辈很久了...
】临近考试叫他来陪你复习的话 #棘 #伏黑惠 #七海建人 #五条悟
原作者:盐舟 # *棘/伏黑惠/七海建人/五条悟   棘 前一天因为“马上要考试了明天下午想好好待在家里复习但是一个人的话又太过无聊了所以棘可以来陪我吗”这样的理由而被你拜托了...
棘x你★他会不高兴怎么想都是你太过天然的错●
。   想要再讨一个吻的后半截话,被棘堵了你的嘴里。   原来、和喜欢的人接吻是这样的感觉。   唇齿间都是梅子酒的清香,还有属于“棘”的清爽的味道。你尝到他的舌尖,然后小心翼翼去描绘他舌面上的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