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乙女][夏油杰]这能算是恋爱吗?●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1-30

原作者:苍の鼠

 

*咒术回战乙女向

*ooc

*第三人称

*夏油杰乙女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夏油杰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是接机的人记错了他的名字,以为来的人叫“夏雨荷”。

所以当他知道自己旁边那两个举着傻乎乎写着夏雨荷牌子和自己一样站了三个小时的人就是来接自己的人时,感受到了一阵窒息。

这样的人所在的学校真的没问题吗?……阿嚏!

来自仅穿着一件高专校服低估了北方11月寒冷的夏油杰。

总之因为这三个小时打乱了原有的行程,忙活到凌晨才成功到达省立海滨高中的夏油杰不想开口说话。

绝对不是因为冻牙。

同时也因为这三个小时,夏油杰对前来接机的二人组有一定的了解。

比如女孩子其实是个大小姐,虽然也是咒术世家出来的,但感觉和自己那边的老橘子一点也不一样,平易近人地根本不像大小姐。

而且如果你用“大小姐”去称呼她,对方会拒绝应答并且吐槽那是什么封建余孽称呼。但这位大小姐总是在说话的时候不经意地说一句“本小姐”。

{那只是一种自称,就像有人会自称本大爷但是TA并不是大爷一样}

举着白色告示板的少年告诉他。这位不说话的少年是接机二人组之二,在夏油杰看来他就像是大小姐的管家或者执事一样。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大小姐太彪了没法放着不管}

可能是照顾着夏油杰不太懂彪是什么意思,少年擦掉彪,重新写了傻字在上面。

同时躲过了大小姐的一记回旋踢。

“感觉你们再说我的坏话。”大小姐眯着眼睛,伸手去抢告示板。

看着闹成一团的两个人,夏油杰再一次觉得,自己来海高是不是错误的选择。

 

如果说五条悟的交流生生活是乒乓球比赛的简单级别,那夏油杰就是中国级。

第一条就是语言不通问题。

不是所有人都和大小姐还有少年一样手抖填了个日语。

准确的说大小姐手抖,少年发现了也填日语。

有很多次夏油杰都想问你们为什么还不在一起,不要有事没事来找我啊,我不想当电灯泡。

{我和大小姐不是那种关系}

“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啦。”

两人不约而同地说。夏油杰自然也感受到了一点点微妙,但他很体贴的没有细究。

不过后来他相当有诚意地去请教大小姐关于语言方面的问题。大小姐特别豪爽的一挥手表示我明白了,你回去等着吧,第二天夏油就收到一个小巧的珠子挂坠,大小姐说这是沟通用的咒具,送给他了,让他放心大胆用,不用还了。

第二件事就是气温。

来到海高第一天的夏油杰眯着眼微笑表示自己不需要厚衣服,第二天自觉在高专校服里加了两件衣服,第三天他悄悄递了个小纸条给大小姐:

你们那个棉服,在哪里买啊?现在还有吗?

第四天夏油杰就完成了超进化,内里加绒的毛线帽,深色的毛线围巾,到小腿肚子的棉袄,厚实的棉裤棉鞋,整个人看起来鼓鼓囊囊的,看起来像是一只企鹅。

大小姐揪着这点嘲笑了他好久。

“哈哈哈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哈哈哈哈”

{建议你再买个保温杯}

尝到好处的夏油杰下课就去超市安排了一个,然后成功被随时能喝到热水的快乐征服了。

其实海高教室,或者说教学楼并不冷,反而因为充足的暖气和人类福音的地暖相当暖和。但架不住几项传统艺能——早操、食堂寝室以及教学楼之间隔得很远。

如果还说有什么让他难受的事,那就是这里饭菜的分量太大了。

夏油本身就不是专注于口腹之欲的那种人,加上他的操灵术要吃很多味道约等于用神圣的天父躯干制作的章鱼烧一样微妙的黑漆漆,所以他对食物更是不抱有太大的兴趣。

但大小姐不这么想。

大小姐非常非常非常热衷于带夏油去吃各种各样的食物。

“人活着,就要吃最好吃的东西,喝最烈的酒,玩最......█啊你打我干hang?”大小姐恼羞成怒,一副要冲上去揍少年的模样。

{差不多就得了,该干饭了}

哦哦!靠谱!

夏油杰感激地看着少年,深觉这位一直都没开过口的少年是除他以外唯一靠谱的人。

午饭是很有特色的猪肉炖粉条,大白菜炖豆腐,酸菜炖血肠.......

话说为什么都是炖的。夏油看着在脸盘大的盘子上几乎堆成山或者干脆拿个小盆装的饭菜,发出了如上质疑。

“哎呀这孩子高是高,这咋这么瘦呢?”食堂阿姨一边感慨,一边往夏油的碗里又抖搂一勺肉。大小姐也经常带着他出去觅食,什么烤冷面,炒焖子,烧烤小炒,统统安排。

时间就在夏油的脸逐渐圆润的情况下一天天过去。

 

虽然说过很多遍,但还是要不厌其烦地说,咒术师是一个既稀少又容易送命还讲究天赋的职业,所以还是有任务的。

大小姐,少年,以及夏油一组,而为了方便,大小姐告诉夏油自己的能力,这能力让夏油倍感亲切,因为大小姐也是操控咒骸战斗的。

和他老师一样。

奇怪的是,出任务前大小姐并没有带上任何包裹,反而是少年背着不少咒具。

“你问我的咒骸?”大小姐突然露出一个不那么符合她平时性格的诡异笑容,而少年突然凑到他们旁边剧举起手。

啊......

夏油杰愣住了。

啊......

夏油杰愣住了。

啊......

夏油杰愣住了,原本要说的话堵在嗓子眼儿,大小姐的脸和少年的脸在他的视野里变形,混合,拉扯,变成大团大团好似浸满油脂的色块。

看着他的表情,大小姐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走了”,只有少年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看来这次真的有点搞砸了。夏油苦笑,随后跟上两人。

祓除诅咒的过程很简单粗暴,少年拿着咒具冲,大小姐赤手空拳冲,夏油杰召出自己的咒灵冲,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随着咒灵的消散,帐也渐渐消失,和后续的后勤人员交接完毕,三人又陷入之前那种微妙的尴尬气氛。

后来大小姐就很少找夏油了,还特意和他拉开距离。

夏油觉得这没什么。

毕竟他就是个交流生,还有十多天就得走了,而且大小姐总不至于一个朋友都没有吧?而且看着自己日渐圆润的脸庞和逐渐变成夏氵由杰体型,他觉得和大小姐减少点接触也没什么不好。

——用那些时间去找点有用的咒灵吧,增加实力。

于是夏油开始积极的找别人组队,去接触不同的人,也学会了不少知识。但是,当组过队的人渐渐多起来,夏油发现,大小姐真的没什么朋友。

“你发现了没有,那个交流生最近都不和那谁一块儿了。”

“发现了,估计是知道那个咒骸的事了吧,毕竟是拿活人做咒骸,听上去就有点......”

夏油听着楼梯转角两个女生的聊天,靠着墙壁慢慢蹲下来。

拿活人做咒骸,这种事乍一听是要被通缉,归类为诅咒师,但大小姐还是大小姐、甚至还得到了一些老师的重用。华国这边咒术师不像霓虹阶级文化严重,所以可以排除大小姐背后家族的影响,既然如此,那就一定有隐情。

沉浸于思考的夏油杰没注意有人在往这边靠近,等到一方斜影打在他脸上时才抬起头,是少年,他比了个“嘘”,把手里的白色手写板递给夏油。

{跟我来}

{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

拥有天赋的大小姐开发出用活物制作咒骸的方法,却被父母“封印”,禁止使用。然而有一天,大小姐的好友被咒物所伤,命不久矣,于是大小姐擅自解开封印,将其制作成咒骸延续生命。

掌握这种可怕技术的大小姐自然也会被恐惧,在好友家人的再三申诉下,大小姐免于被追究,但没人愿意再多和她接触。

原来是这样。

夏油杰明白了,也了解到自己之前自认只是吃惊的举动让大小姐以为自己和别人一样开始害怕她。

“你知道她在哪里吧?”夏油杰问:“我要去找她。”

“找谁?”

女孩子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别那么看我,反正我都习惯了。啧,行了行了,对不起夏雨......夏油。”大小姐递了杯奶茶。

“你刚才,想说夏雨荷对吧?”夏油杰眯起眼,接过奶茶,声音中带着些许笑意。

他已经在华国呆了快一个星期了,自然也了解夏雨荷到底是何许人也。

“我错了夏油君。”大小姐光速认错,同时把头转向少年,小声问接下来该说什么。

{夏油君很温柔}

少年给出答案。

哦,哦。我逐渐理解一切!大小姐自信满满地开口:“夏油君你老亚撒西了!”

噗咳咳!!!

夏油杰被奶茶呛了个半死。

 

这是在一次任务时,夏油杰问大小姐为什么要当咒术师,并且说自己当咒术师是因为强者要保护弱者。

大小姐一听虎躯一震,好家伙,你也是正义的使者?玩笑归玩笑,考虑到漫画里出这种理想回或者原则回肯定是要埋伏笔,最后回收一下顺便来一刀的。于是她就给夏油讲自己家情况。

“我家你也知道啦,偏向你们那里的世家,有天赋、天赋好的占少数,不过他们当不了咒术师老爷子也不会咋生气,毕竟咒术师占少数,还有其他工作的嘛,所以我大大二大他们都在努力赚钱,三大跑去当兵,对我爸和我也没那么多要求,开心就好。”

所以这个职业,只是因为大小姐想当而已。

“我说出来夏油你别生气啊。”大小姐轻声说:“不管是漫画还是小说,像夏油这样的人一定会吃很多很多的苦,说不定也会给周围的人带来麻烦,离世以后还有可能给别人带来影响。”

大小姐漫不经心的声音似乎带着夏油杰到达遥远的未来,他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好,只好听着那道轻柔的女声说:我们要不要做一个约[咒]定[缚]?在你要死掉的时候找我,我把你做成咒骸怎么样?

......因为夏油你█████████████

剩下的话,夏油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他们谈论“最强”这个概念,他吹自己的挚友五条悟,说他天生六眼还有无下限术式;大小姐则是在吹自己难得的另一个朋友,说她有无限咒力并且已经被她给预定了就是因为她爸的原因两个人不能见面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弄的夏油想接着吹五条悟都插不上话,而少年则是举着那个白色写字板

{习惯就好}

上面这么写的。

等到交换生生涯快要结束时,夏油杰已经可以操着一口带着海蛎子味儿的东北方言,整个人也圆润了一圈,还带着不少特产(指咒灵)。

至少在机场见面时五条悟看着夏氵由杰不太敢认。尤其是在他时不时冒出一两句诸如“我咋知道这不该问你自个儿吗?”的东北话时五条悟格外抓狂。

虽然他会中文但不代表会这么魔性的方言啊!!

那段时间五条悟觉得夏油说日语的时候都带着股雪花青松以及淡淡的海风味儿,通俗点就是大碴子味儿。

 

“因为夏油你是个挺温柔的人,也算是我少有的朋友来着。”

突然想起来了。

明明是那么久远,如同早上出门迈的是与往日不同的右脚一般的小事,却非常非常清晰地回忆了起来。

抱歉啦大小姐。夏油杰依然是微笑着,他快死掉了,被唯一的挚友杀掉。

有时候真怀疑大小姐擅长的其实不是咒骸,而是预言吧,之前说的都中了,真是可怕的女人啊。

......不过现在他要死了,可以休息了。

“.....还....哦”

什么,东西?

“还......不可以......哦”

啊,这个声音......

“还不可以休息哦。”

夏油杰睁开眼,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手,在他目前不停地晃,还听见有个人在那里说什么“你确定这有用”之类的话。

“啊,你看,醒了,早上好,老亚撒西了先生。”

忽然几个脑袋凑过来,挡住了无影灯打下来的灯光,此处应有【你醒了,手术很成功】表情包。

那句让他充满大量吐槽欲望的老亚撒西是其中一个戴着茶色眼镜的女人说的,而在那几个脑袋里,他看到了熟面孔,当初的少年已经变成了青年,大小姐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总之恭喜获得新生,大小姐,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给你们当了一晚上的电池困死了。”戴茶色眼镜的女人打了个哈欠,然后听到了开门声,应该是离开了。

然后大小姐相当简单粗暴地解释了她依靠之前定下的咒缚把他的灵魂拉过来塞在咒骸里达成了伪·复活。

{下了不少禁制,做不了坏事了}

青年举着手写板。

“对了,我还给你申请了自主咒骸身份证明,要看看吗?”大小姐颇为得意的拿出一张卡片,而青年从大小姐开始说话的时候就一直在颤抖。

夏油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卡片上面的注册姓名非常清晰的写着三个字。

■■■。

 

[]与什么东西有关的*倾向
原作者:苍の鼠   * *倾向 *ooc  雷  捏造注意 *随笔的一些点子 *过几天什么日子懂得都懂好吧 以上OK?     【汁粉】   “说到汁粉的话就是那个了吧。” “嗯嗯...
脚踏两条船(/梦)● ● 五条悟●
年级的五条悟和,也是很亲近你的后辈。”   夜蛾偷偷冲你挤眉弄眼,不奢望你看到两人如梦惊醒,立马恢复记忆,只求你别再瞎说,现在还不是正式校长的他不希望在上任前,就要承担校长室的修理费用...
单相思(/梦)(玉折)x我(普通人)●
明显,扑哧一笑,陡然清落一身佛僧的疏离和微妙的倨傲,爽朗地冲我招招手,亲切的语气一如令我一见倾心的回忆:“哈哈哈开玩笑的,怎么会不记得呢,不是初中三年都和我同班的同学,真有缘啊。”   他放...
玫瑰少女 (/原) 五条悟x她 ●
什么?”   莎莎瞒下找她合作的事,毫不犹豫地供出骨:“骨说里香对他而言是夜空中最为独特的星,我呢,是你的玫瑰庄园里意义不同的那一朵?”   是,开窍了啊?虽然不知道怎么开窍的,但意识...
[][狗卷]坏女人●
,亦或是眼神,都透露着一点:位狗卷是个师。 完全陷入惊讶的我依着对自己名字的条件反射举起手,但脑子里还是想着诸如“你们师没有自己的学校类的话。 而且用修行做借口也太烂了,不能说话,要么是...
[][三角]梦*高专x我x高专悟
清清楚楚。” 另一个男同学笑着说。 因为那个骸看起来太像蛇了!女孩子害怕蛇有什么问题!而且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为什么还记得?! 不过…… “你们说归说,不要靠着我啊,还蛮重的。”我看着左边...
征募灰姑娘(/梦) 骨,狗卷,伏黑惠,虎杖,宿傩,五条悟 ●
,暴雷描边,野猫群攻等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坏事。你连滚带爬跑去买了个真爱水晶球。店员说东西就像水晶鞋一样,契合身体…不是、让它发光的只有一个人,那个就是你的真爱。   听说了你童话般遭遇的高专师生...
双向暗恋(/梦)五条悟x我●
。”   “那是为什么?被以前最欣赏的学生、现在最关注的新星师这样排斥,就算是我也感到很受伤啊,讨厌我?”   接连两个形容攻击太猛,我腿一软直接摔下去,早有准备的五条悟随手一捞,彻底将我圈在怀里,他的...
/五条悟】不讲武德,偷亲最强师 *你X高专悟●
,还是真执着啊。下麻烦了,要怎么处理呢?你有些苦恼的想着。       从你转学到高专第一天,你敏锐的直觉就告诉你。位,有望成为最强师的五条悟,似乎对你有些感兴趣。与此同时,关于他的恶劣风评...
/五条悟/伏黑/虎杖】所爱与灵魂最后的六个小时● ●伏黑惠● 虎杖悠仁
,只有在死后才会发作的,能够让死后的灵魂存在于活人的世界六个小时。    这个继承于变成怨灵的先祖。本意是让抱着悔恨而死的后代在六个小时内找机会变成灵,从而完成复仇。不过你并没有那么深刻的悔恨...
/骨】不要随便掏人家裤子● 骨忧太
灵。你砍伤一个的同时,自己也被揍趴下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给骨同学喊加油。     这时被你砍伤的灵,突然把自己分成数百个小个体,分之前还不忘讲解下自己的能力是附在师身上吸取力。     ...
写老师的欧欧擦同人被发现了该怎么办(五条悟x我)●
来自五条悟的文学素养指导。   是人干出的事儿?气哭!   “那也没办法,作为你们的班导,除了负责培养你们作为师的能力,在一般教育上也不落后,好好感谢吧、老师可是特别拨出时间给你开小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