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历史老师太撩人了怎么办● 鬼灭之刃乙女向● 炼狱杏寿郎

sodasinei 2020-12-07

原作者:晚来

 

炼狱杏寿郎单人。

题文关系不大(?)

前世今生梗有。私设。

 

 

你被下课铃声惊醒了。

 

……糟糕,刚才那节是数学课来着吗。

 

你睁大眼睛看向桌面。虽然手里还握着笔,但因为困倦而无力支撑、所以笔尖在草稿纸上不停地一点一点画出了一幅诡异的图像。

 

你默不作声地把一堆潦草的笔迹涂黑。

 

尽量忽视讲台上不死川老师的死亡凝视,你快速把桌上的数学作业本和草稿纸一收揣进桌兜,然后掏出了历史书。

 

没错,下一节是每天都让你精神为之一振的历史课!

 

当然,并不完全是因为历史老师炼狱杏寿郎先生声音比较洪亮的缘故()。

 

上课前一分钟,一头金黄色毛茸茸发丝的青年笑容灿烂地走了进来。

 

圆润漂亮的杏眼,整洁干净的白衬衫搭配深红色的领带,外罩浅色的呢大衣外套,以及戴表的手腕这种绝对领域——

 

为什么在冬天这个男人也可以毫无知觉地散发让人整个人都暖乎乎的魅力!

 

你眼前一亮,无法控制上扬的嘴角,露出了超绝痴汉的笑容。

 

 

你每天都在同学面前毫不掩饰地表达对炼狱杏寿郎的喜爱。

 

“炼狱老师今天也好可爱!!”

 

“他的眼睛好亮啊他是什么绝世大猫猫啊呜呜呜呜!!”

 

“炼狱老师说的都是对的!!”

 

诸如此类。

 

救命、快受不了这家伙身上冒出来的崇拜气息了。

 

 

你平时不算个很外向开朗的人。所以只有面对熟识的同学,才会毫无保留地展现出自己的痴汉力。

 

所以说……要在老师办公室和对方聊天谈笑什么的根本做不到啊!!

 

你和另外一位男同学同任历史课代表一职,两人达成了每节课前轮流去找老师的共识。

 

其实你真的很想跳脚拒绝,肯定会害羞——但是逃避又显得奇怪的欲盖弥彰。而且放过这次相处的机会也很可惜!

 

“……炼狱老师?”你小心翼翼地敲门进屋,看见炼狱杏寿郎正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地编辑资料。

 

“哦——”他抬头看见你,金红色双眼中露出显而易见的明亮笑意,“你来啦!今天要通知同学们准备的是——”

 

糟糕,注意力集中一点啊,不要再盯着他看而把通知的内容忘记了。

 

 

你从进入高中之后就会反复做同一个梦。

 

梦里你是持刀奋战的猎鬼人。夜色深沉,列车上灯火通明。刀剑砍杀的声音、人类的尖叫、列车的轰鸣混杂在一起,几乎要把你的耳膜刺穿。

 

然后滚滚烈焰燃起,你听见他的声音。

 

“我绝对会保护大家的!”

 

好像拨开乌云的阳光终于洒向大地,把人间重新照亮。所有的恐惧和紧迫都被这份温暖安抚,然后静静地沉入水中。

 

你听得出来,那是炼狱杏寿郎的声音。

 

明明梦的结尾是拨云见日,你却总会泪流满面。额头上的冷汗一层又一层,汗和泪混杂在一起把枕巾都打湿。

 

为什么……也实在很难清楚。

 

但你隐约知道,想要靠近他的心情,也许不止这一世。

 

喜欢他、好喜欢他。

 

拜托了,这一次,绝对要好好拥抱他。

 

 

炼狱杏寿郎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感觉仿佛打开了什么记忆的闸门。

 

看见你时偶尔会有一瞬间的幻视。

 

燃烧的宅邸、浓厚的夜色、恶鬼的吼叫,年幼的小姑娘满脸是父母兄姊的血,脸上是极度恐惧过后的空洞与麻木。他收刀入鞘,朝她伸出手:“已经没事了!我会照顾你的!”

 

梳着马尾的女孩坐在他面前认真地说:“那我开始了哦——”然后用力拔出手中的日轮刀。红色的刀身在窗子里照进来的日光下闪闪发亮。他略微有点惊讶,又很理所当然地大笑道:“那就成为我的继子吧!”

 

日光下的庭院中,少女娴熟地挥刀,刀锋所及之处是滚滚热浪。她轻轻抹掉额头的汗珠,朝着站在一边的他露出欣喜的笑容。

 

他收到任务出门的时候,已经成长的小姑娘带着刀从屋子里冲出来大喊:“炼狱先生!请务必带上我一起去!”

 

就算害怕、胆怯,也心怀着想要帮助他人、保护他人的热情,也要努力往前走。

 

炼狱杏寿郎看着你的时候,突然会这么想。

 

这一点,好像从来都没有变。

 

 

“……!炼狱老师!”

 

“啊!”金发青年笑眯眯地看向你,“早上好!”

 

所以说——为什么会在新搬的公寓附近遇到老师啊!

 

明明、明明学校旁边有教师公寓。

 

……还是说完全是因为红薯的缘故。不过真的很好吃!

 

你超级紧张但又暗怀窃喜地等在红薯摊旁边,脑子里一阵胡思乱想。

 

“唔、好吃!”炼狱杏寿郎接过一袋子红薯,啊呜一口下去,发出了满足的感叹。随后他歪头看向你,笑容满面地说,“既然碰到了,那就一起去学校吧!”

 

“……”真、真的可以吗!

 

虽然这么想着但还是马上点了头。

 

歪头杀什么的太过分了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

 

你一手捧着热乎乎的红薯一手揣兜,小心翼翼地把脸埋进围巾里和他并肩而行,借此来遮挡你克制不住的脸红。

 

虽然是晴天,但冬日的太阳并没有几分暖意,只有手上的红薯有着一些热度。明明身体冷得稍微有些发颤,可脸颊的热度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你在拉下围巾用手给脸物理降温和在围巾里躲到地老天荒之中来回纠结。

 

……这也太糟糕了!完全藏不住啊这种可疑的少女怀春状态!

 

“唔姆,少女你怎么了?”炼狱杏寿郎察觉到你的奇怪,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你,才发觉你几乎把眼部下方的半张脸都塞进了围巾里,“是觉得太冷了吗——”

 

他这样说着,空出一只手来抓你的手腕。

 

……!

 

“手是有点冷呢。”他一副自言自语的样子,然后伸出手把你的手掌包裹。令人惊讶的热度从掌心传来,但一点都不烫人,是超级温暖可靠的感觉,甚至让人想要在里面蹭一蹭。

 

……太犯规了。

 

但仅仅只是一会,他就松开了手,脸上维持着笑意说:“快点去学校吧!这样的话就可以快点暖和起来了!”

 

“……好。”

 

这种遗憾又舍不得感觉是怎么回事啦。你悄悄地鄙视自己。

 

 

“炼狱老师——”你抱着作业本敲开了办公室的门。

 

金发青年单手正撑着脸颊坐在桌前,身边娇小的女性靠在他耳边低语。他微微地点头,圆圆的杏眼中闪着微妙的光彩,眼神转向身边女子的方向,一副听的很认真的样子。

 

……怎么办、我该进去吗我现在进去是不是不太好可是我都站在门口了不管进去还是转身离开都很尴尬的样子……

 

“啊是你啊!”炼狱杏寿郎站起身,而一边的蝴蝶忍笑意盈盈地退开。

 

“不、我就来交个作业我马上就走了!”你迅速把作业本拍在炼狱的桌上,一溜小跑回到门口,大声道,“炼狱老师蝴蝶老师再见!”

 

成功学会了炼狱杏寿郎的大声说话技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等等!”炼狱杏寿郎大步向你走来,把你拦在门口,十分少见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巧克力向你递过来,“少女帮我工作辛苦了哦!收下这个吧!”

 

可恶……为什么他可以笑得这么灿烂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

 

明明刚才还……!

 

等等你有什么立场说这个给我摆正自己的位置啊。

 

你立刻作乖巧状:“谢谢炼狱老师。那还有一位同学要分他一半吗?”

 

你说的是另一个课代表。

 

“……”他仿佛被噎了一下,然后小声说,“不用哦,是给你的。”

 

是给你一个人的。

 

罕见的轻声低音。明明距离没有很近,你却感觉他说话间产生的热气拂过了你的耳朵,让你瞬间心率超标。

 

这样下去……真的会。

 

受不了的。

 

 

是在高中阶段的最后一个跨年。

 

你躺在床上,死死盯着手里的纸条,嘴巴里嚼着巧克力,陷入沉思。

 

没错,这上面是炼狱杏寿郎的电话号码。蝴蝶忍给的。走的时候还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请别这样蝴蝶老师我真的会误会什么的啊救命!

 

……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打了。

 

“喂?”对方所处的环境略微有点嘈杂,时不时传来烟花的声响。

 

“喂……炼狱老师。”

 

“哦!是少女你啊!”手机里传来炼狱杏寿郎带着笑意的声音。

 

“抱歉……你在忙吗?”你无意识地揪着被角,不自觉的脸红心跳,“听上去好像很吵的样子。”

 

“唔,没有哦!”他说,“和千寿郎在外面看烟花!很漂亮呢!你有什么事吗?”

 

你看着窗外的烟花,犹豫一下:“啊……没什么。祝炼狱老师新年快乐。”

 

听着这句话,炼狱杏寿郎突然想到另一个场景。

 

【庭院里月色温柔,你倚在柱子边,手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着刀柄。树上挂了红绳,营造出一些暖洋洋的过年氛围。突然你抬头看他,笑着说:“炼狱先生,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吗?”】

 

他说:“即将到来的新年快乐!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吗!”

 

新、新年愿望?

 

“或许……我想要炼狱老师一个抱抱?”仗着他周围环境吵,你突然热血上涌地小声说了这句话。

 

“唔姆?”对方疑惑地嗯了一声,最后是一些跑步时的喘息,而背景音也十分明显地安静了下来,“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等、这可疑的喘息是怎么回事?

 

你抑制不住地隔着电话都要脸红。

 

“没没没什么!炼狱老师新年快乐平安顺遂!”

 

【“诶?我?”你扬了扬眉毛,笑弯了眼睛,“我的新年愿望是炼狱先生平平安安,武运昌隆。”】

 

……诶?为什么会想到这个?

 

“真的吗?”对方一副不太相信的语气,随后一笑,“那我有个新年愿望,不知道少女可不可以帮我一下?”

 

“……!如果可以的话!”你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心脏狂跳。

 

“毕业之后,和我在一起吧。”听筒里传出青年爽朗的笑声,“我在你家楼下哦。”

 

你扑到窗边,看见盛开的烟火下,带着红色围巾的金发青年拿着手机仰着头,在明灭的光芒里笑得灿烂。

 

“好呀。”你听见自己的声音。

 

●电话号码是杏寿郎授意忍给的()

●强 行 跨 年,烘托一下当下过年气氛

●我烂尾了

】熬夜伤身 ● ●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时透无一
。 你反射性地先叫,“寿…”  然后才意识到手里还攥着作案工具,拇指掐屏幕,你忐忑不安地看着他,下意识狡辩道, “我…就是看你还没回来,拿手机看一下时间…” 料想中的责备没有出现,炼狱...
】义/炭/伊/炼/实 救命 你实在是 #男神x你 # #嘴平伊助 #富冈义勇 #炼狱寿 #不死川实弥 #灶门炭治
胸口,嘴角也止不住地上扬。            “你早就赢哦,伊助。”            炼狱寿        “炼狱先生?”你看着匆忙跑来的炼狱,有些疑惑的叫出声...
】那啥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义/炼/炭 #男神x你 #bg # #富冈义勇 #灶门炭治 #炼狱寿
勇的关系传遍杀队。                  ——富冈义勇:计划通     炼狱寿         距离那个疯狂的夜晚已经过去三天,你颇有些坠入云端的梦境感。        “哟...
】当你最后一次梦见他● ●男神×你●炼狱寿●时透无一●不死川玄弥●童磨●黑死牟●无辻无惨
里有风雪晴雨 只是再无他。   炼狱寿――【花火】 你梦到之前和他一起去花火大会的情形,说是梦境,其实更像是一场回忆。 你穿着浅粉小团花地样式的和服,踩着木屐小步幅地跟在他的身侧,微微有些气喘...
】当他死后● 炼狱寿x你 #单人
!!”              那么多的一起一起,可怎么突然全都不复存在         昏迷三天,寿已经下葬,醒的你,只是待在他的墓前不停流泪           杀队的不知被你打走几...
】双向吃醋时● 炼狱寿x你 #单人
原作者:王富贵花   *寿单人 *现代自设: 他:300亿影帝炼狱先生 你:少女才编剧  *日本法定结婚年龄好像是16,男18(百度的,俺也不是很清楚,如果有错请大家指正!!) 此处设定你...
】爱是占有● ● 我妻善逸● 灶门炭治炼狱寿
。   也许他已经疯掉。   Ver.炼狱寿   你是一个很普通的。你不像妹妹一样,心思缜密活跃,做事八面玲珑,也不像妹妹的搭档那样,无畏生死,只为救人。有些时候,你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待在杀队...
】我家猫突然变成猫娘怎么破● ● 灶门炭治●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脸上亲亲,然后心满意足的灵活的翻身下床,跑到客厅的窝在沙发上安安心心的等待着炭治的早餐。独留炭治一个在房间里爆炸。     Ver.炼狱寿   炼狱寿一脸问号的看着趴在他怀里的少女,还不...
】当你轻唤他的名字,他就成为你的花●●男神×你● 灶门炭治炼狱寿● 悲鸣屿行冥● 嘴平伊助● 童磨
。 后来你觉得你们俩最后能把太阳花种活,真的全赖于这种花着实顽强的生命力。 当他在那片开的艳丽的太阳花丛前拥吻你,你轻声唤他的名字。 一字一顿,他就成落在你唇边的太阳花。   炼狱寿――【向日葵...
】不可描述● ● 灶门炭治● 我妻善逸●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时透无一
处于发·情·期。   炼狱寿再次打包把你带回家,开心又煎熬的忍受着你抱着他软乎乎说想要,无数次警戒自己是不是禽兽。   Ver.不死川实弥(已交往兔兔化)   中术的爱一...
】我居然徒手拆我锁的cp? #男神x你 #bg # #富冈义勇 #炼狱寿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炼狱寿x你x富冈义勇 /我流修罗场 /ooc警告 /文笔渣     /不会写修罗场 我   (1)         “富冈先生....”你话音未落,就连忙止住...
』当黑夜降临● 男神×你#炼狱寿#胡蝶忍#累
炼狱寿持起你的指尖,轻吻吻,顺势将你拉进他的怀抱。 他结实有力的心跳仿佛将你和黑夜隔开,温暖且充斥着令心安的气息,听着耳边的声响,困意再次袭来。 『不用害怕,炼狱会为少女驱散黑暗的。』 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