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乙女】如果生气了要怎么办呢 #月岛萤x你 ●排球少年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2-07

原作者:晚来

 

月岛萤x你

ooc致歉

青梅竹马设定

就算是我也会生气的!←这种心理

耍耍赖,求哄哄

双方在冷战中都在不断纠结在低头的边缘反复试探的过程←

 

 

已经忘记了原因的冷战持续中。

 

你没有跟去排球部,也没有跟月岛或者山口打招呼,自顾自地收拾书包走出了教室。

 

“反正萤也一直觉得我跟在你身边很烦吧?那么我不在反而会更好吧?”

 

“你这么想?”原本冷静的他也被你这句话激起了怒气,语气里带出嗤笑,“那你可真是了解我啊。”

 

“一直以来打扰了真是抱歉啊,月岛同学。”

 

你把几天前的这几句话在心里反复回忆了好几遍。虽然话出口的那一瞬间就知道自己不应该,但当时泛上来的后悔很快就被他的冷笑压了下去。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自己当时有点冲动了。

 

话是这么说,难道月岛萤一点问题都没有吗!你闷闷不乐地扯着自己的袖口,在心里一个劲地抱怨这家伙不时的嘲笑和冷淡,越发觉得平时对他讨巧卖乖的自己是个笨蛋。

 

 

“阿月,”在前往体育馆的路上,山口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月岛的表情,试探地问道,“不去谈谈真的没问题吗?”

 

“这不是挺好的吗。”月岛萤推了推眼镜,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冷战持续第三天。

 

月岛萤坐在后排,所以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假装不经意地将视线掠过你。

 

这节是数学课。你手里拿着笔,脑袋支棱不住地一点一点,慢慢倒向桌面,然后在动作幅度过大时猛地一顿,显然是从瞌睡中惊醒的样子。

 

从他的视角甚至可以看到你放下笔狠狠掐了自己一下,又在短暂的清醒之后陷入昏睡。

 

月岛萤差点笑出声。

 

今天早上也是踩点到的,昨晚肯定没睡好。他这样下着定论,转而又想到她没睡好和我有什么关系,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黑板上。

 

 

你没睡好是因为在“不然还是去道歉吧”和“凭什么要我认错”的纠结中挣扎。

 

说起来你平时并不是这样不坦率的性格,但是偶尔的耍脾气遭到拒绝后,那些为数不多的反叛因子就像汽水里的小泡泡一样咕噜咕噜冒了上来。气放完之后冷静下来,你从一开始的理直气壮逐渐成为局促不安,内心已经委屈巴巴想要拽住某人的衣角说“阿萤我错了”,表面上还在做死鸭子最后的挣扎。

 

今天的月岛萤是否还在生气呢?

 

你假装从容地从后门走进教室,快速地瞥了一眼月岛萤。他正趴在桌上头朝窗外,所以你很遗憾地看不到他的脸。如果没生气了应该比较好哄,但是你又不甘心自己居然这么没存在感让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好烦。烦死了。

 

 

今天都第几天了。月岛萤听着耳机里的歌,漫不经心地用手指折着书页的角落。所以说,再怎么不高兴应该都把气撒完了吧?这种时候难道不该做出没事的样子好好地回来了吗?

 

明明平时的你应该早就忍不住了的。

 

月岛不自觉地皱起眉,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你的方向。今天也没精打采的你趴在桌上,脑袋埋在胳膊里,不知道是在休息还是干什么。

 

……如果今天一直这样的话,还是找机会去找她吧。

 

 

今天是你做值日。同为值日生的男同学非常没有责任感地把活交给了你,宣称今天有个重要的约会,并双手合十向你保证下次一定会补上之后迅速逃离现场。

 

你无奈地一人承包了所有的工作。本来就不是什么心情好的时候,心浮气躁加上精神不振让你不小心打翻了水桶。看着污水在刚拖好的地面上四散流开,你叹了口气,对着倒翻的水桶蹲了下来。

 

运气差的时候做什么都会不顺利呢。你把水桶扶好,看着地面上的污水发起了呆。隐约可以通过水面看见天花板的白炽灯光和你自己的轮廓——想必是一张没精神的苦瓜脸。

 

要不还是去找他好了。反正人应该在体育馆训练。带上一个草莓小蛋糕——要带着怎样的表情去呢?是眼泪汪汪的小可怜脸,还是真诚忏悔的认错脸,还是——

 

啊,别人约会,你做值日,把事情都搞砸,还和青梅竹马陷入僵硬关系,实在是糟糕透了。

 

回来拿东西的月岛萤在窗外看了你一会。

 

在目睹你背对着门口蹲下并且三分钟没有动作后,他稍微有点怀疑你的行为目的。

 

该不会是哭了吧?

 

他思考到这个可能性,稍微有点手足无措起来。反正正好要找你谈谈,他便站在门口,敲了敲开着的门。

 

“……喂。”

 

你一愣,原本正在试图压下的酸意却像找到了出口似的,争先恐后地钻了出来。你把已经到嘴边的“萤”这个字吞回去,努力控制快要哽咽的声线,应道:“干嘛。”

 

“……”虽然你是背对着他,但月岛依旧有点不自在地移开了放在你身上的目光,“一会来体育馆吧。部活结束后一起去吃甜品店。”

 

仿佛是从嘴里挤出来的几个字。

 

“……好呀。”

 

没有控制好的声音带上了哭腔,几滴眼泪从你的眼睛里掉出来,落进面前的一摊水里。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月岛萤几步走进来,犹豫了一下把你从地上拉起来,好声好气地对你道:“别哭了。”

 

他越这么说,你越是哭。人在哭的时候是不能被在意的人安慰的,否则会越哭越凶——像现在这样。

 

一直都显得游刃有余的月岛萤也觉得手足无措了起来。想拍拍你的肩,或者是摸摸你的头,又或者——不管什么动作都显得有些苍白。也许——

 

你没有给他思考的机会,一把抱住了他的腰。由于身高差距,所以你并不能做到“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这种高难度操作,所以干脆狠狠地把脸埋进他的怀里来掩饰自己哭泣的面孔。

 

虽然没有什么好掩饰的就是了。

 

“对不起。”你闷闷地说,“是我说的太过分了。”

 

“不知道萤怎么想,反正我是、非常非常喜欢你。所以一直不说话不在意什么的做不到,就算跟在你身边太烦了也敬请原谅。”

 

“这样的我想要耍脾气来试探真是太傻了。”

 

 

这家伙……不要随便就对着他说喜欢啊。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这么毫无防备也太犯规了。

 

“亏你有点自觉。”月岛萤耳根有点发红,但还是伸出手把你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抚上你的发顶,“眼泪都沾在我衣服上了,笨蛋。”

 

这样说着,然后悄悄把你往怀里抱得更紧了点。

 

 

“不过现在的话,原谅你好了。”

 

HQ】青梅竹马驯养记录● 排球少年
脱掉外套,挑起眉露出一个笑来。   “!!!”前辈的愤怒x2。   各位前辈问好,随即窝到一边坐下。   “小心哦,注意别被排球砸到。”山口忠这样嘱咐着,随后也拖去外套加入训练中...
HQ】感冒发烧哄● 排球少年
。   屋外的冷风一吹,离体的神智便被按回躯壳里。就着他的手臂撑起来些,摆摆手示意自己能走,不动声色地想从他的怀抱里退出来。皱眉,恶声恶气地对说:“是除了逞强别的什么都不会吗...
排球——拍照 ● 排球少年● 宫侑● 木兔光太郎● 牛若利● 及川彻● 黑尾铁朗● ● 赤苇京治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拍照【宫侑/木兔/牛/及川/黑尾//赤苇】   预警:突发脑洞,私设一堆,OOC致歉,长短不一,第二人称,叫OO   1.宫侑的场合 跟家池面男友宫侑拍...
排球——所不知的事 ●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及川彻● 赤苇京治● ● 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所不知的事【黑尾/及川/赤苇//牛】 大写加粗的预警:的成分可能不是很高,私设比以往多,OOC致歉 预警:有长有短,第二人称,叫OO     1.黑尾...
【小排球】考试考砸怎么办?#排球少年 # #及川彻 #天童觉 #木兔光太郎 #男神×
一起的××酱是满分呐,满分!”       老实说,看到样子的时候被吓到。自从在一起他还没见过哭成这样。   “喂,怎么?哭成这个样子…蠢死。”皱着眉头说着堪称恶劣的话,但手上...
【小排球】当受伤#排球少年 # #西谷夕 #及川彻 #孤爪研磨 #男神×
原作者:玖玖鹤   我回来我回来,我好懒一的 ooc有 老样子我想美女们的小心心,可以嘛可以嘛 内含/西谷夕/及川彻/孤爪研磨       今天上学的路上被人撞到,擦伤手臂...
[排球]关于分手和复合● 排球少年● 影山飞雄● 及川彻
会和那样的女孩在一起啊。”   又来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的事。果然更适合更加优秀的女孩吧……抬头看看身旁高大的少年,拥有高大的身高、帅气的样貌……怎么看都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殿下的配置...
HQ】身高差2.0●排球少年●木兔光太郎●昼神幸郎●●黑尾铁朗●宫侑●男神X
百哦 2.其实第一眼见她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一定把她追到手,当时的想法是「怎么会有人完全长在我的X癖上」   (Q :等会 他妈又开始是吗?)   3.比基尼这个东西穿在别人身上是暴殄天物,但是穿...
排球——关于忙 ● 排球少年●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及川彻● 牛若利●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关于忙【/赤苇/宫侑/及川/牛/木兔】   预警:有私设,OOC致歉,有长有短,第二人称,叫OO   1.的场合(前提:大学毕业前,校园情侣) 从考场里...
HQ 糟糕 荷尔蒙爆表排球少年●宫治●佐久早圣臣●天童觉●影山飞雄●男神X
原作者:甜味酒精   【HQ】糟糕,荷尔蒙爆表 *影山/佐久早/天童/宫治ver. —“不经意流露出的性感最是迷人,对吧?”   001《和学弟孤男寡困在山洞里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难...
排球——三月至 ● 排球少年● 及川彻●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宫侑● 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三月至【及川/木兔/黑尾/赤苇/宫侑/牛】 把二月底的不开心就留在二月吧,为失去的难过,也为拥有的放歌! 四时最好是三月,一去不回唯少年。 预警:用上与“三月...
[]老套邂逅● 排球少年
,抱歉,同学,撞到,对不起。”秋樱和理绘两人连连道歉。   “喂,现在可以让开吗?”   秋樱抬起头,班上的同学皱着眉头看她,神色淡淡的。   秋樱赶忙让开,理绘凑上来看着离开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