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乙女】好乖好乖~(当及川魂穿你的狗)●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x你

sodasinei 2020-12-07

原作者:晚来

 

及川彻x你

当及川魂穿你的狗。

天然捧场王及川厨有意无意顺毛成功的故事。

不科学元素注意。视角切换注意。

傻白甜的校园恋爱。

ooc致歉。

 

 

 

闺蜜小姐始终想不通你——明明总是一脸正直不近男色的样子,对她疯狂安利的一众美男无动于衷,却偏偏对青城的排球部主将有种近乎狂热的执着。

 

“这位及川前辈——轻浮且不正经,每次赛前都扎在女生堆里,像你这样送上去的礼物和崇拜他要多少有多少。”闺蜜小姐第六十七次按着你的肩膀向你细数她不赞同你追着及川彻跑的理由,“除了有张好脸和排球打得好,还有什么特别的优点值得你这样追捧他?长得好看又会打球的人不是多的是吗!比如我们那个王牌,我就觉得很不错。”

 

“他才不是只有这两个优点呢!”你撇了撇嘴,不服气地反驳,“及川前辈很温柔的!每一个喜欢他的女孩子他都会认真对待!之前虽然谈过好几次恋爱但也都是被甩的!”

 

“这是优点吗?”

 

“……不是吗?”

 

“……”该死的,快想想她该说点什么。

 

“而且及川前辈很努力呀。”你一脸严肃地对着她道,“就算认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也一直拼命地前进着。我超级向往他这一点的。”

 

“……及川彻、无能为力?”闺蜜小姐回忆了一下那个在球场上意气风发的大王者,觉得实在很难把这个颓废的词和那个及川联系起来。

 

她皱了皱眉,一把拍上你的脑袋:“好了你少在这里自我幻想了。”

 

“呜。”你委屈地缩了缩脑袋,拽紧了怀里的塑料小袋子,“可是我说的是真的呀。”

 

“走吧。还发什么呆。”

 

“诶?”

 

“不是你说要去看今天青城的比赛的吗?”她无奈地冲你笑了一下,“再晚可能就没办法在体育馆门口抓到被女孩子们围起来的及川了。”

 

“哦哦哦好的!”

 

 

 

“果然——”

 

体育馆门口,褐色微卷发的少年被姑娘们簇拥着。因为他身量颀长,长得又颇引人注意,所以在人堆里也分外显眼。他身边的女孩子,或多或少都是抱着对他的仰慕而来,都精心装扮过自己,好让他在一群粉丝里觉出自己的与众不同。

 

你捧着怀里的手制曲奇眼巴巴地盼了一会儿,觉得今天还是来得迟了些,按照你的臂力应当是挤不进去了。你只好沮丧地略过人堆,决定先去应援区坐一会。

 

你偶尔也觉得自己实在奇怪又卑微,虽然从一开始就告诉过自己不该怀有过分的期待,但是人总归是贪心的动物。见到了他想要靠近他,靠近了他希望同他说话,同他说话又希望和他交好,甚至想要让他眼里只看到自己。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你本来也不是为了这个。

 

你没出息地拽着闺蜜小姐往体育馆里走,却突然被一个清亮的声音喊停了脚步。

 

啊,你差点忘了,你现在在及川彻心里的印象已经算是一个“比较熟的学妹”了。毕竟你的应援频率也算很高。正式比赛不说,就连练习赛也会打听到然后坚持不懈地旁观或者等比完送上慰问品。去年情人节你也当面送了义理巧克力,一本正经地表达了你对及川学长的敬意,并且看上去毫不扭捏地请求了联系方式。你也不是什么路人脸,这样高频的上镜率,及川彻不眼熟你也很难。

 

当一个熟人一脸灰暗地从眼前走过,当然是会要出声叫住的。

 

你顺理成章地为及川这样的特别举动找好了理由,但是心里已经乐开了花(闺蜜小姐语),马上由阴云密布变成晴空万里,满眼亮晶晶地望向及川,并自觉地走了过去。

 

有了他这一声,你穿过女孩子们这件事变得简单了起来——如果排除那些试探、打量、介意的眼神的话。但你却笑得全无知觉,嘴角一秒都放不下来,就差把痴汉两个字打在脸上。

 

只不过你满脑子都是:及川前辈好可爱!他的卷毛看上去好软好好摸!

 

正常少女的含羞脸红在你身上仿佛被删除了程序,你一脸开心又理所当然地送上了慰问品和祝福,然后挥了挥手便心满意足地退了出来。

 

虽然闺蜜小姐不是第一次陪你来,但她还是想吐槽一句:“就这样?”

 

“就这样啊。”你笑着回答。

 

 

 

今天的比赛虽然赢了,但还是有不足的地方,需要寻找解决的突破口。

 

这样想着的及川彻又在不知不觉中熬夜过了零点。

 

他揉了揉眉心,关掉画面准备洗漱睡觉。

 

在意识终于模糊之时,及川突然感到自己的头被一只温暖柔软的手摸了几下。对方的手法相当娴熟,五指微微勾起插入他的发间,然后顺着方向一直滑到了他的背部。

 

一阵酥麻的感觉顺着这只手的动作蔓延了全身。

 

……等等?

 

背部?我的背部也有毛吗?

 

及川彻猛然惊醒,发现自己正窝在一只软扑扑的狗窝中。由于被摸得太过舒服,他甚至可耻地依据某种动物本能就着身上的那只手蹭了蹭,仿佛在请求对方再多摸摸他。

 

“哟西哟西~”面前的女孩子笑弯了眼睛,双眸在暖色灯光的映衬下显得闪闪发亮,“今天的小秋也是乖孩子呢~”

 

显而易见,小秋正是你家狗的爱称。

 

及川彻神智恍惚地眨了眨眼睛,再次确定,眼前这个穿着睡衣、正在揉搓自己的姑娘就是白天刚刚见过的小学妹。而他好像正处在一个昏暗的环境中——如果没有问题,应该是小学妹的房间。看来她正也准备睡觉,所以此时只开了一盏床头的小夜灯,而这正是他一开始看见小学妹满眼光芒荡漾的原因。

 

所以说为什么要这么快接受这种设定?这绝对是做梦吧?绝对只是做梦吧?

 

及川彻暗暗唾弃自己。虽然小学妹看上去很崇拜自己,但完全是没有非分之想的那种崇拜,自己居然因为白天多看了人家两眼就在这里做这种奇怪的梦,如果被小岩知道了肯定会被骂上一轮的“恶心”。

 

还是快点醒过来吧。及川彻坚定地合上眼睛,相信明天醒来就会恢复正常。

 

 

 

果然是梦。不愧是及川大人。出色的判断。

 

正常从自己床上醒来的及川彻舒了一口气,同时又为自己真的做这样恶趣味的梦境而感到别扭。这种别扭当他在上学路上碰到你时达到了一种峰值,让他产生了一种近似于“慌乱”的情绪。

 

不行不行。这样太没有学长的风范了。

 

“……及川前辈?”你小心翼翼地歪了歪头去看他的眼睛,“是昨天又熬夜到太晚了吗?看上去精神不太好的样子?”

 

“啊没有啦。”及川笑眯眯地回答,同时不动声色地别开眼睛避过你试探的眼神,“稍微有点发呆而已啦。哦对了,昨天的曲奇很好吃哦~oo酱的手艺还是很好呢。”

 

“真的吗?”你一下子就露出了笑容,“前辈喜欢就太好啦!其实我别的点心也会做!请前辈下次也务必尝试一下哟。”

 

“当然当然。”已经见过不少次数的笑容在此刻居然有点晃眼,及川彻有些狼狈地转过头,用尽量轻快的语气回答你,心里的别扭又多了一点。

 

为你懊恼了大半天的及川今天练习分外有力,频频打出重扣级别的发球,仿佛球网对面是有着血海深仇的敌人。就连岩泉一都忍不住砸了咂嘴,感叹垃圾川今天状态怎么这么好。

 

一点都不好。及川不爽地回到家,破天荒地决定早睡。

 

昨天之所以做奇怪的梦一定是太累的缘故。

 

早早盖上被子闭上眼睛的及川彻暗暗想道。

 

 

 

明明上一秒已经失去了意识,下一秒却又在别的房间里醒了过来。

 

及川彻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再次确认——这就是上次梦见的小学妹的房间。

 

……现在要不要说梦见好像还是个未知数。

 

房间里的布置很简洁,和你给人的感觉不太相像。你长着一副乖巧可爱的面孔,见到及川时也总是笑得甜甜的,完全就是那种会喜欢粉嫩风格的少女,有那种在房间里放置公主床塞满洋娃娃的既视感。

 

被自己偏见式的想象给笑到的及川自娱自乐地发了会呆。

 

把及川从走神里叫回来的是一阵开门声。

先是扑面而来的湿热水汽,然后是你放大的面孔。

 

啊……洗过澡了。

 

少女此时摘掉了眼镜。平时已经明亮得招人喜欢的双眼晕了水汽,眼角有点发红,看上去更加惹人怜爱。就是这双漂亮的眼睛直直盯着他,然后向他凑近,在他怔住的时候弯了起来。

 

“这两天晚上小秋好乖啊。”你笑着伸出手,一如昨天地轻轻揉着他的脑袋,“老实得我都以为你换芯子啦。”

 

“……”

 

刚才也看到了你只穿着浴巾——虽然在有着暖气的房间里并没有着凉问题,但对着思维还是正常男高中生的及川·小秋·彻来说,着实是个颇为艰难的挑战。这会儿你蹲下身来摸他,裹好的浴巾微微松散,少女胸口白皙的肌肤便大片地露出来,想让他不看到都难。

 

……感觉平时看不出来啊。

 

等等等等,及川彻你在想什么!

 

及川彻别过头。

 

“呜哇,刚刚才夸你,结果又不要理我了。”你不满地埋怨着,强行托住他的狗脑袋,把他往正面掰。无法抗拒你的力量的及川彻再次面临人(?)品的大危机,只好选择闭上眼来保全自己的学长风范。

 

“噗嗤。”看到这种可爱反应的你笑着戳了戳他的脸颊,“干嘛,搞得我好像在强迫良家妇女一样。”

 

你捧起他的脑袋,用鼻子亲密地蹭了蹭他湿漉漉的狗鼻子,随后不舍地撸了两把他的脑袋:“早点休息哦,小秋。”

 

这种近似亲吻的动作让及川彻当场大脑当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此刻他满脸狗毛,你绝对看不出他脸红,也不知道他皮下到底是谁。

 

 

 

第三天晚上。

 

及川彻睁眼醒来,入眼的依然是你的房间,心里在懊恼的同时,还多了一点窃喜。

 

梦境的感受不会那么真实,况且他白天试探了你——你家确实有一只叫做小秋的柴犬。你甚至无意说道:平时明明极其活泼闹腾的小秋最近两天意外地安生,让她节省精力地同时也有点担心它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魔法事件——但得已接近早就破有好感的小学妹、得知她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及川彻还有点高兴。

 

而且对白天的精神也没什么影响。

 

今天的你正坐在桌子前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好奇你在看什么、也不满被你忽视的及川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趴在你的腿上,拍了拍你想要求关注,却被你笑眯眯地从腰上一抄抱在了怀里。

 

……该说什么、超额完成了目标吗。但感觉只隔着睡衣也很危险呢……

 

不过这样就可以看到你的电脑屏幕了。及川彻努力放松身体,尽量不去在意你过分柔软的怀抱,往电脑上看去。

 

啊。这个是。

 

他初中比赛的录屏。是他个人镜头的剪辑。

 

北川第一的最佳二传,视频有记录并不奇怪。但一个不打排球、对排球没看出来有特别爱好的女孩子,居然会为了他去熬夜看这种东西?

 

虽然说“为了他”描述得好像有点不要脸,但及川想不出来这个在比赛时只盯着自己看的小姑娘还有什么别的理由去关注好几年前、甚至是普普通通的比赛的合集。

 

说起来,在北川第一的时候……

 

他好像见过这样一张脸。一张和你不戴眼镜时很像的脸。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

 

 

 

你是北川第一的学生。母亲自小对你要求严格,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没做到第一就心怀愧疚”的习惯。因为曾经名列前茅,所以会为一时的停滞不前感到极其焦虑和局促。

 

你不是天才。不是第一天知道,却难以接受的事实。

 

再次考试失利的你到了爆发的边缘。这天放学后,你拒绝了友人同行的邀请,独自在教室里待到黄昏。收拾书包回家时,路过体育馆边的花坛,突然就绷不住自己的情绪,蹲下身把自己缩成一团哭了起来。

 

当时是三年生的及川彻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训练的间歇,及川到外面来透透气。正踱步思索时,便听到了小姑娘的抽泣声。自觉不能放任女孩子哭泣的及川彻,挂上笑容走向你,用(自认为)极其温柔的声音问道:“同学,你怎么了?”

 

你揪紧了衣袖,突然从自己的胳膊里把脑袋抬了起来。看着小姑娘通红的眼圈和泪水朦胧的双眼,及川彻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主动找了件麻烦事。他手忙脚乱地想为你擦眼泪,但身上又没有带纸巾,只好轻轻拍拍你的肩膀稍作安抚。

 

从对方的身高来看,应该是学长。你这样想着,突然对着他道:“前辈,如果觉得自己天赋不够应该怎么办?”

 

及川彻拍着你肩膀的动作顿了顿。你恍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冒昧,也终于开始为自己在陌生学长面前的哭泣感到不好意思起来:“抱歉,我——”

 

“如果不是天才,就加倍地去努力啊。虽然很痛苦,但这也是唯一的道路了。”他对你说,又像在自言自语。另一只手慢慢收拢,无意识地摩挲着手心的茧,随即很快地反应过来,向你笑道:“啊,抱歉,这很自说自话吧?”

 

他轻轻摸了摸你的头。少年指节修长,掌心的温度顺利地安抚了你混乱的内心,却又让你的心跳再一次失序。

 

“谢、谢谢前辈!”你一下子站起来,把蹲在你身边安慰你的及川吓了一跳,“前辈说的话,我会一直记住的!”

 

逆着逐渐落下的夕阳,你朝着及川彻深深鞠了一躬。

 

 

 

没有第四天晚上。

 

从他想起来之后,及川彻就再也没有以小秋的身份出现在你的房间里过。他沮丧又庆幸。在终于明白你对他闪亮的眼神里崇拜的情绪之后,他反而更加不敢面对你。

 

你倒也不介意。你本来就不觉得自己和及川彻已经熟到要天天联系的程度,这两天正一心扑在今年份的情人节巧克力上,势必要做出及川抽屉里口味最好的那一份巧克力。

 

当然也要送排球部另外几位三年生前辈——总是按住犯幼稚的及川前辈辛苦了!

 

及川彻自己想逃避,却发现你真的不主动来找他,最近的比赛居然也缺席,愈发觉得百爪挠心;以前偶尔的上学偶遇居然也运气极差地不再发生,让他不禁怀疑及川先生的运气是否都花光在了之前的魂穿小秋这件事上。

 

好不容易等到情人节这天,当他心烦意乱地走进教室时,看到你正笑盈盈地仰着头同岩泉松川花卷说话,那股不爽的情绪一下子再次升了上来。

 

“oo酱~你好久没来啦~”及川彻笑眯眯地从背后搭上你的肩膀,“是来给及川先生送巧克力的吗?”

 

“你少对人家小姑娘动手动脚。”岩泉一不客气地把及川的手拍下去,满眼写着“不确定心思就少撩拨人家”,看上去已经在收下义理巧克力后成功地转化为了老父亲角色。

 

“……”及川的额角爆出一个十字。

 

“哦对啦,及川前辈!”你递上手里还有一份巧克力,笑道,“这个是给你的!请绝对把它当做你收到的所有巧克力里最好吃的那一份!就算是骗骗我也可以哦~”

 

如果是之前的及川彻,应当会非常配合地冲着你笑,然后说:“当然啦,oo酱做的东西一直都那么好吃。”

 

“是本命吗?”他没有接上你的话。

 

他知道刚才这句话非常不合时宜、非常不理智、也非常不及川彻。但这么多日想见你的不敢见你的纠结不安此时被你的笑容点了一把火,灼烧着他的喉头,竟让他硬生生地憋出了这样一句来。

 

“……诶?”你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双唇无措地抿了起来,原本坦坦荡荡向着及川彻的眼神向地上飘去,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及川彻定定地看着你,竟连一句打圆场的话也没说。

 

“及川?”岩泉一皱眉想要说点什么,却被你拦住了话头。

 

“抱歉。”你抬起眼睛,似乎已经处理好了刚才的不安,“说谎有点不太好,不过今天本来要给及川前辈的,确实是义理没错。”

 

及川微微攥紧了手。

 

“但是如果前辈想要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奉上本命巧克力,”你直直望着他,重新嘴角上扬,“及川前辈,你想要吗?”

 

一边的花卷倒吸一口冷气。

 

松川露出了微笑。

 

岩泉用微妙的眼神看向及川。

 

…………喂喂喂你大庭广众之下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啊!!!

 

最过分的是、这家伙,真的不是出于想要捉弄他的心思,完全是非常认真地询问——

 

只要他想,你的喜欢就可以直接剖白给他看。

 

跟以前一样,坦荡、直白又热烈。正因太过纯粹,所以他一直以来都不敢相信。

 

那份怦然心动的向往,从三年前就已经埋下了种子,在光的沐浴下,茁然生长。

 

明明是他想逼你,到头来却是他自乱阵脚。

 

“……想。”

 

及川彻很小声地说。

 

你笑弯了眼睛,踮起脚按住他的肩膀。

 

“嗯嗯,及川前辈好乖~”

 

而他愿意低下头,把柔软的卷发送到你掌心。

 

●我只是单纯想撸及川彻。沉思。

●大概率还会写个交往后的日常故事。

HQ】独家占有●排球少年●黑尾铁朗●影山飞雄●佐久早圣臣●●男神X
红啊,今天不是挺凉快嘛。” “啰嗦,滚开啦!”   那天日还是被恼羞成怒影山打了。     -4- “屁事怎么这么多?”   削完苹果后剥桔子,剥完橘子还要听唱歌, “是受了什么重伤...
在某次外出活动中喝醉了()● 排球少年
原作者:悄悄乱写   ——在某次外出活动中喝醉了   预警: 1.第二人称,叫OO,有岩泉出场,有私设 2.成年后,交往并同居前提 3.没控制住,废话较多,OOC致歉   不对劲,这个...
排球——所不知事 ●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 赤苇京治● 月岛萤●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所不知事【黑尾//赤苇/月岛/牛岛】 大写加粗预警:成分可能不是很高,私设比以往多,OOC致歉 预警:有长有短,第二人称,叫OO     1.黑尾...
排球——所谓靠衣装 ● 排球少年●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 黑尾铁朗●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所谓靠衣装【赤苇/木兔//黑尾/宫侑】 预警:是与平时穿着style不同反差场面,具体服饰表现有参考有原型,是我个人萌点(?!),下次来写反过来,也就是...
排球——让小居室更温馨item ●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让小居室更温馨item【黑尾/木兔/赤苇//宫侑】   预警:时间线统一为刚决定同居后;要准备item是啥呢?有他选择&选择&共同选择。有私设...
HQ】今日擂台赛:现任VS前任●排球少年●影山飞雄●北信介●宫侑●男神X
了另外一个欠揍声音。   “oo酱喜欢冰点还是螺纹呀?我还看到新出草莓味了哦~”   “要不还是不要带香氛了,上次用时候差点吐了诶”   :“……”   人渣前任:“……”   ...
HQ】First date●排球少年●赤苇京治●佐久早圣臣●木兔光太郎●●男神X
开心”   少年眼眸亮如星辰,一瞬间也失语了, 「喜欢上这样一个笨蛋,可能我也是笨蛋吧」     004【】 自栩情场老手了,但这还是第一次,他在约会前感到紧张。   出门前这臭屁小子在镜子...
HQ】女朋友太受欢迎了怎么办●排球少年●黑尾铁朗●宫侑●影山飞雄●男神X
。   本人严正声明:发这条小子,别让我抓到,让我抓到就提前给自己超度一下吧。     004——​高冷美艳篮球队主役   A :谢邀。大家,我是青叶城西高校排球部主将。 关于这个问题...
排球——拍照 ● 排球少年● 宫侑● 木兔光太郎● 牛岛若利● ● 黑尾铁朗● 月岛萤● 赤苇京治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拍照【宫侑/木兔/牛岛//黑尾/月岛/赤苇】   预警:突发脑洞,私设一堆,OOC致歉,长短不一,第二人称,叫OO   1.宫侑场合 跟家池面男友宫侑拍...
HQ】天然恋爱法则● 排球少年#x
原作者:晚来   x。 前篇犬化一个后续番外。 从国外归来和异地女朋友睡在一张床上是什么体验? 潦草短打。吃醋梗有。 ooc致歉。     1   刚刚迈进自己房间,就收到了...
排球——三月至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赤苇京治● 宫侑●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三月至【/木兔/黑尾/赤苇/宫侑/牛岛】 把二月底不开心就留在二月吧,为失去难过,也要为拥有放歌! 四时最好是三月,一去不回唯少年。 预警:用上与“三月...
排球——开车ing ● 排球少年● 木兔光太郎● 牛岛若利● 赤苇京治● ● 岩泉一● 黑尾铁朗● 佐久早圣臣●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开车ing【木兔/牛岛/赤苇//岩泉/黑尾/佐久早/宫侑】 预警:字面本意字面本意字面本意,成年后一同自驾游场面,统一前提是你们都有驾照。又是一个在家太久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