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乙女】狗卷棘x你★他会不高兴怎么想都是你太过天然的错●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0-12-07

原作者:晚来

 

没水平的老梗新整(你

青梅竹马

梦主狗卷语十级证书持有者

他的吃醋与你的醉酒

要撒娇耍赖 要趁醉邀吻

微量不怎么看得出来的乙骨忧太

 

 

 

“阿棘!”

 

你猛地推开狗卷棘宿舍门的时候,他正坐在床边慢悠悠地解着衣领——脱去高领的遮挡,常年被遮盖着的白皙脖颈和半截锁骨在灯光下十分抢眼。

 

他手指轻轻搭在领口,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呆了一下的你。

 

诶、只是随便推一下、原来这个门真的可以这样推开啊。

 

“鲑鱼?”他摆了摆手,询问你的来意。

 

“是忧太、忧太君出任务回来啦!”你反应过来,笑眯眯地举着手机,冲他指了指上面乙骨忧太发给你的机场照,“正好明天大家都休息,所以今晚趁着这个机会一起去喝酒吧!”

 

 

 

所以,晚间聚会就这样开始了。

 

“欢迎回来!忧太君!”你兴致高昂地举起杯子,“为我们的久别重逢——干杯!”

 

酒液灌入口中,像是某种带着酒精味的酸甜饮料,混合着青梅浓郁的香气,从舌尖一直灌入喉咙;略微的辛辣增加了口感的层次,却并不让人觉得讨厌,甚至让味道变得更加丰富。

 

——好喝!

 

你无意识地连连饮酒,成功地在饭局半途中就把自己喝得满脸酡红。

 

第一个发现你不对劲的是狗卷棘。早在你连饮三杯之时,他就一脸严肃地将手指轻轻按在你的杯口上,冲着你满脸不赞同的摇头。在你一脸神采奕奕地朝他说“没关系的阿棘我会控制好的这酒一点都不冲看来我是天生的酒量好”之后,狗卷棘才犹犹豫豫地松开手,转头去吃自己的饭菜。

 

为什么会相信你这个笨蛋的话啦。

 

“嗝。”你偷偷打了个酒嗝。

 

酒到此处,你的意识已经不再完全清醒。居酒屋里灯光略有些昏暗,但你的眼睛却极为明亮,又因为酒意而显得水汪汪的,仿佛里头也盛了满杯的梅子酒。

 

狗卷棘觉得自己大概也醉倒在你笑盈盈的眼睛里了。

 

他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唇。

 

明明在喝酒,却还是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果然还是要喝一点水——

 

“唔!”你意识放空一瞬,整个人身体往前一倒。坐在你身边的狗卷棘下意识想伸手扶你,却被刚才正和你说笑着的乙骨忧太抢先了一步。

 

“没事吧?”黑发少年一只手扶住你的肩膀,另一只手轻轻拍着你的后背,用带着笑意的语气责怪你,“都叫你少喝一点了。”

 

“忧太君回来……我真的、太高兴了嘛。”你伸手撑住桌沿,有些含混不清地说着,“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

 

“你也真是的,”对面的真希脸上染了点红晕,但镜片后的双目依然十分清明,“喝不下就别喝这么醉啦。”

 

“我、我没有……”

 

“是是,醉鬼都这么说。”

 

狗卷棘收回伸出一半的右手,把领口往上提了提,遮住了自己微微向下的嘴角。

 

 

 

某些方面上太精明、某些方面上又过于迟钝,说的就是你这样的人。

 

比如现在。

 

你觉得狗卷棘不是很开心。

 

你撑着一点清醒和酒意作斗争,在半醉半醒中还要匀出心思来考虑狗卷棘的事情。也许在别人看来,今晚的狗卷和平时看起来没什么分别;但你不一样。你太关注他的事情,所以即使是一点点不同,你也看得相当重要。可是今晚与乙骨忧太久别重逢,你实在太开心,不意间就忽略了些什么。

 

所以到底是什么呢?

 

“抱歉、大家。”你站起身,一只手拽了拽狗卷棘肩膀上的衣服,“我有点头晕,出去吹吹风清醒一下。”

 

狗卷棘只好跟着你站了起来,任由你半丢了骨头似的靠在他身上。

 

禅院真希了然地微笑。

 

乙骨忧太:“这孩子真的没问题吗……?”

 

熊猫笑嘻嘻地说:“没关系,棘很会照顾人的哦。”

 

 

 

晚上有点凉。

 

夜风拂过你的脸颊,带来了清冽的春夜的味道,蕴藏着悦动的生气。你顿觉周身轻快了几分,精神一振,拉着狗卷棘的手在拐角的巷子里停了下来。

 

“芥菜?”

 

狗卷棘跟着你的动作靠在了墙边,转头看向你。他面朝的方向正是月亮,冷白又皎洁的月光一路落进他紫罗兰色的眼眸里,有种浅淡的、摄人心魄的美丽。

 

你一向知道五条悟老师的眼睛好看,但今夜你突然发现,这双看了十几年的眼睛也漂亮得让你头晕目眩。

 

你定定地看着他不说话,但狗卷棘已经要被你看得不好意思了。

 

他轻轻咳嗽两声,嘴里又吐出一个饭团馅料的名字。

 

“鲑鱼?”

 

【你好点了吗?舒服一些的话我们就回去吧。】

 

你知道他什么意思。这是多年以来养成的默契——你基本能通过寥寥数字解读出他的话语。

 

但你现在要假装听不明白。

 

“阿棘刚才、是不是有不高兴?”

 

你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然后凑近问道。

 

大概只隔了两指的距离。

 

狗卷棘手一抖,险些平地摔倒。一部分是因为你这直觉系动物可怕的第六感,更多是因为你突然靠近的动作。

 

因为伙伴归来而格外兴奋的少女今晚喝了不少酒。甜蜜的梅子酒的香味、混杂着女孩子本身乖巧的自然香气,在这一个动作中悉数朝狗卷棘涌来。与春夜的微寒不同,你的手和他的脸都是温热的,像是某种惑人的魔咒,吸引着他再汲取一些温暖。

 

他抓住你的手腕,将之从脸上挪开,并试图把你这个醉鬼好好地安置到安全距离外。他虽然长着一张纤弱的少年面孔,但体格相当不赖,所以你微弱的抵抗也被顺利地无视。

 

你反手牵住他抓着你的手,然后耍无赖似的将自己的手指塞进了狗卷棘的指缝间。

 

这一次,狗卷棘犹豫了一下,还是纵容了你。

 

“肯定有的吧,你不说我也知道噢。”你不满地咬着嘴唇,贼心不死地向他凑过去。喝醉的你比平时还要顽固好多倍,大有他不承认你就决不罢休的架势。狗卷棘无奈至极,只好在你可怜巴巴的眼神下点了点头。

 

“鲑鱼。”

 

【是的。有一点点。】

 

“木鱼花。”

 

【但只有一点。今晚还是很开心。】

 

他藏在高领下的嘴角扬起一点,双眼眯成柔软的弧度。

 

 

 

被你一下子按在墙边的时候,毫无防备的狗卷棘是茫然无措的。

 

等一下、怎么快进到这个情节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喝得半醉所以一切行为全都任性地按照现在心意的你,一手抵住墙面,另一只手牵着他的,手指无意识地如撒娇耍赖般摩挲着他的手背。

 

“如果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那也是阿棘的问题噢。”你这样宣告着,然后迅速靠过去,趁着他还在大脑当机的时候一手扯下他的衣领,把一个酒味的吻印在了他唇角。

 

正对着一边的咒纹。

 

“好甜哦。”你舔了舔嘴角,温声软语地哀求道,“再亲一下吧?”

 

狗卷棘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便又听见你自言自语地说着“那我就开动了”,然后自顾自地吻了上来。

 

这次是嘴唇。

 

像是被羽毛轻轻拂过,又像是沾了一口青梅味的奶油冰淇淋,然后将馥郁醇香留在了唇上。

 

但是没有尝够。

 

“唔、再亲——”

 

狗卷棘右手向前一带,将本就站得不是很稳的你彻底带到了他的怀里。隔着一层校服,你只觉得他的手格外烫,被灼得整个人轻轻抖了一下。

 

但你已经无暇顾及腰上的热度。

 

想要再讨一个吻的后半截话,被狗卷棘堵回了你的嘴里。

 

原来、和喜欢的人接吻是这样的感觉。

 

唇齿间都是梅子酒的清香,还有属于“狗卷棘”的清爽的味道。你尝到他的舌尖,然后小心翼翼去描绘他舌面上的咒纹,正如你无数次在笔下描绘的那样——接触的瞬间,仿佛他的咒力也在轻轻抚摸着你的灵魂,诱哄着、引导着,把晕晕乎乎的你带进他的世界里。

 

不知不觉间,被按在墙上的人已经换成了你。少年背着光吻你,将你全部的视觉、触觉和味觉都占得满满当当。你将空出来的手环上他的脖子,闭上眼睛,只想离他近一些、更近一些。

 

你好喜欢狗卷棘。

 

 

 

“话说、这地方其实光线很不错来着。”

 

“啊,是呢。”

 

“下次、提醒一下棘吧。”

 

“你说得对。”

 

 

题外话:

在众多五条老师乙女里狂推狗卷。

官方小说里说“狗卷其实很开朗又会照顾人”好戳我……

以及,忘记是哪张官图但我一直觉得狗卷前辈的手臂好壮实(不是

 

[][]坏女人●
样子。毕竟长相符合我审美,实力也蛮强,即使说饭团馅料也萌点。 不过后来发生事让我断了念,那在一个下午,我正好有东西忘拿了要教室,结果听到了几个谈话。 “真?班长怎么...
一款香水● ● 五条悟● 虎杖悠仁● 七海建人● 伏黑惠●
。       拜里朵超级雪松。   香调:木质花香调 “自然恋人”,雪松清香,有着低调凛冽感,一种独特代表香。   前辈有个特别能理解点。 就为什么那么喜欢印。 不过...
】向导● ● 五条悟● 伏黑惠● 虎杖悠仁● ● gb● 第四爱● 攻男受
熊猫耳朵。    总之,就力争要染上精神气味。       4.    禅院真希正好要和胖达出任务,只能单独约谈。    高领拉链遮挡住了半边脸,只能看着飘忽眼神...
征募灰姑娘(/梦) 骨,,伏黑惠,虎杖,宿傩,五条悟 ●
,但我相信骨同学力量!”     紧接着。   其实比较直接用言让水晶球亮起来,一句“鲣鱼干”退回了提议,表示这个水晶球又声控灯,但看有些失望,,将高高的衣领拉...
】欲.●●五条悟●●虎杖悠仁●伏黑惠●男神X
   万   岁」     *   【猫系天然撩年上】   *清纯男孩look  因为发型和脸幼所以常被误认成年下 其实非常靠谱学长   *体力和容貌一样具有欺诈性 闹别扭时候吵不过...
】只尝爱情甜● ● 男神×● 五条悟● 虎杖悠仁●
原作者:咕咕番茄   *尝爱情苦!! *ooc预警 *内含五条悟/虎杖悠仁/     五条悟   又一场碾压式战斗。    胜者总五条悟,在旁往往没有什么参与感。    明明...
玫瑰少女 (/原) 五条悟x她 ●
,很快又被路人三两打散。   “……”   “嗯?什么?”胖达听到低喃,侧身询问新加入小伙伴,和真希也跟着看了过来。   被注目骨顿感压力,忙摆着手解释只是在自言自语...
/内含多人】给点颜色看看● ● 五条悟● 伏黑惠●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 伏黑甚尔
地抓着往下按。   “放我吧,下次我真的敢了!”开始求饶。   “嗯?白天大声说要换个男朋友谁?现在认错晚了哦”         “噗,抱歉!但是哈哈哈脖子真好痒哈哈哈哈哈哈...
写老师欧欧擦同人被发现了该怎么办(五条悟x我)●
来自五条悟文学素养指导。   这,这人能干出事儿吗?气哭!   “那也没办法,作为你们班导,除了负责培养你们作为能力,在一般教育上也能落后,好好感谢吧、老师可是特别拨出时间给开小灶...
[]与什么东西有关*夏油倾向
原作者:苍の鼠   * *夏油倾向 *ooc  雷  捏造注意 *随笔一些点子 *几天什么日子懂得懂好吧 以上OK?     【汁粉】   “说到汁粉话就那个了吧。” “嗯嗯...
双向暗恋(/梦)五条悟x我●
原作者:川越   文前提示: 1.五条悟x我(没名字) 2./梦 3.ooc有   我也没幻想双向暗恋。   只每每如此后,面对现实胃就更痛,得有多美,痛得就有多酸...
/骨】不要随便掏人家裤子● 骨忧
,曾经把切掉唧唧当做口头禅。    如果有需要,裤子可以掏,除了五条老师,因为需要。   (三)    熊猫发现骨盯着次数频繁了。只要在场,几乎每隔几分钟就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