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影残梦● 海蝶人● 海兔人

sodasinei 2020-12-10

原作者:猫箱

 

内含G向描写,不喜猎奇慎入!慎入!慎入!!但海蝶人就很适合搞G向嘛( ゚∀。)

 

“你见过海蝶人吗?”他挑起话题。

我们的对谈总是这样开头,我的目光从书上移开,投向他。

“见过一次。”

好像光是能得到回答就很开心那样,他眯起眼睛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撒谎。”

我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先从整齐排好的书签中抽出一张压在书页上,再合上书,望着他:“千真万确。”

他有些失望地抽抽鼻子,岔开话题:“书签好看。是蔷薇吗?”

“对。”很难忍下心无视他,所以我再次回答了这个被提出过上百次的问题:“因为在看的故事是《蔷薇花精》。”

他咯咯笑着,接下去:“写的是女孩的情人被谋杀啦,凶手割下情人的头颅,埋进蔷薇花丛。”他的话让我有一刹失神,只是看着他血色极淡的双唇开开合合。

四周安静得好不识趣,我嗯了一下,听见那一声硬邦邦地敲在墙上。他说完那一句后,姿态悠闲地靠在椅背上,看着窗。

窗外是一片海岸。在那些满是灰尘气息的、他还没来到这里的时间里,我也是这样看着窗。

“你就是在那里,在那块大石头那里,见到海蝶人的。”他细白的手指点着窗玻璃:“很好看,对吧。”

我忽然察觉到他今天绝不会绕开这个话题。

海蝶人,那个海蝶人。发色间于金和银之间,铺开来像是枕进一团光芒,肌肤是常年不见天日的苍白,透出其下青蓝与紫红的血管,轮廓深刻似雕塑,身量纤长如少年——

——只一点,下身是软体动物般半透明的尾巴,包裹紫红脏器,浅蓝裙边在周围精致地嵌进一圈。美丽得像一个梦境,脆弱得也像一个梦境。

我不愿说话,他转头看我,湛蓝眼睛泛起粼粼波光,给人以温柔的错觉。

“人总是喜欢臆造出一个神,然后断言祂不会饶恕自己的罪。”

“我的神存在于物理真实,不受主观意识扭曲束缚。”

“神死了!一次只是顺其自然发生的,不为人知也不造成任何危害的行径,为什么要定义为罪孽?”

“因为存在与正确从来都不等同。”

他垂下眼睛。

“要多恨它们,才会在给予如此美貌的同时令它们如此脆弱……注定以玩物的姿态挣扎一生……”

他看着我,眼睛里盛着一片没有飞鸟的天空:“不管是你,是我,还是海蝶人这个族群……‘出生即是罪孽’。的确如此。”

和他吵架总是很费力气,他会轻易说出我内心想法。我就着水吞下今天的药片,没多久就开始犯困,他也是。

他带着困倦扯我衣袖,央求我打开玻璃花房的门。没有拒绝的理由,打开门后,他的身影消失在重重花影中。

我很困,视野开始模糊,但是不觉得会因此看错什么东西。幻觉已经结束了,玻璃房里花影重重。

时间和药物会让人忘掉很多东西,比如自己的身世、年纪、过往,只在书页翻过时,倏忽想起曾放进心里的人。我以为那个海蝶人也会被一起忘记,但是他没有。

我记得他仰面躺在海岸上,头颅与身体并不相连,双臂被齐根切下,皮肉仔细去除,骨骼一一拼合,摆出双手交握的姿态,掌中端正放着一枚殷红心脏。

我记得毫无生机的身体多么沉重,却又柔软得惊人。

我记得自己的鞋深深陷进沙地,海浪涌上岸边,微风温柔如情人吐息,他苍白的脖颈一晃一晃,发丝拂过我胸膛。

我也确实忘掉了很多。我忘了带他回来的理由,忘了蔷薇花丛下的亲吻,也忘了将他的头颅埋在何处。

我以为这是悄无声息的忘却,失去后就再不会意识到。直到有一天重读《蔷薇花精》,不经意抬头,看见他靠在椅背上,静静望着窗。

“你有没有见过海蝶人?”

幽闭如我,也知海蝶人不具备说话的智力。但我很清楚那个绝不是海蝶人,他的声音和我本人一模一样。

海蝶人,海蝶人,海蝶人。

每当呼唤这个名字,就有荒芜的风刮过我心脏空洞,卷起漫天尘沙。

时至如今我早已说服自己,海蝶人只是拍打他半透明的尾巴,沿小径一路游弋,藏进重重花影,浅蓝色裙边随水波一同上下摆动。这条小径两旁,三色堇和孔雀草簇拥着金盏菊,紫藤的枝蔓向茶花垂去,天堂鸟和非洲菊窃窃私语,汉白玉水池中朵朵睡莲寂静漂浮。无数次,我沿着两旁花丛一步步走去。路的终点是一大片蔷薇花丛,枝枝蔓蔓交错相拥,白的像梦,红的像血。

这些花啊。

这些开在荆棘上的花啊,天真与魅惑兼具,纯洁与妖异交织,是冰冷的绸缎与燃烧的血液。那是我的信仰,我的神明。

屏住呼吸,脚步放轻,俯身亲吻蔷薇花瓣。一个不会得到回应的吻。我明知它将随所有隐秘的过往,沉默的秘密,无数夜晚与清晨一道归于尘土,然而,然而。

每个清晨,我仍然来到这里。我的爱欲、罪孽、灵魂,通通藏在这里,我的神明也在这里。我吻过蔷薇花瓣,向神虔诚祷告。

——神啊。

——我爱你。

 

乙】朝夕拾 ● 贼王乙女向同● 索隆● 尤斯塔斯基德
的)   内含:基德,索隆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撞梗致歉 以上,正文:   朝夕拾 【基德】     那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以至于再想仔细去想,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将那的模样都淡忘...
【来打乙女】过六一● 来打x你● 假面骑士build●ex-aid●zio● 宝生永● 桐生战● 常磐庄吾● 操真晴
原作者:今天吸了么   来打乙女   来打x你 过六一 虽然今天不是六一,但是我突然想写这篇了(・ω< )★ 本篇/龙我/法爷/大我/永/帕帕/小魔王/沃兹出么 ooc...
贼乙女】巾帼不让须眉 ● 贼王乙女向同● 索隆● 多弗朗明哥● 特拉法尔加罗
某些……打着打着架就不顾着队友了。”乌索普适时补刀。     “……”对此索隆倒是无话可说。     “啊……索隆先生……”你突然叫住正准备收拾一下去训练室的索隆。     “怎?”索隆看着你...
【HQ】同学,你的心跳好快●排球少年乙女向●佐久早圣臣●木光太郎●山飞雄●男神X你●宫侑
原作者:甜味酒精   【HQ乙女】“同学,你的心跳好快” *双向暗恋pa(山除外) *​佐久早/宫侑/木/山ver.   001佐久早——pocky game 心跳指数:⭐⭐⭐⭐ 骑虎难下这个...
【来打乙女】七夕● 来打x你● 假面骑士ex-aid●build● 桐生战● 宝生永● 门矢士
原作者:今天吸了么   祝大家七夕快乐呀~ 单身狗的我默默码字✧٩(ˊωˋ*)و✧ 没有男朋友不要紧,有男神呀!和他们一起过七夕! 来打乙女,来打x你 本篇带/龙我/永/帕帕...
【多弗朗明哥x你】沉沦 (上)● 贼王乙女向● 男神x你● 女● 同● op
天龙身份的刚开始。   你是镇上的孤儿,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嘴甜也懂事,在比较成熟的你眼里多弗就是纯粹的小屁孩。   说是熊孩子也不为过。一副操天日地的样子。   你挂着甜美的微笑,温柔地和多弗的父母...
终是庄周,还是了庄周 ● 网球王子● 冢不二● 原著向● 幸村精市
裕太的声音,   “幸村和立大的来看你了”   不二眼睛里放光说“幸村来了,”不二和手冢快速走过去。手冢懊恼道,我只是想说,你等我。   “幸村,真田,切原,井丸,仁王,谢谢你们来看我”不二笑着说...
贼王乙女向同】当你不小心误伤了他● 多弗朗明哥● 男神X你●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萨卡斯基
了!”   “砂糖,你快走!快叫来帮忙!……NO!砂糖你不要关门啊!”果然女孩子见到老鼠这种生物叫起来比炮弹声都要响。   原本你们女生之间的茶话会开得好好的,结果突然窜出来一只老鼠,把你,baby...
溶液 ● 贼王乙女向同● 香克斯● 红发
. 两败俱伤 亦或者说是香克斯惨胜。   爱丽丝靠着岩石,身体疲惫到连手都抬不起来,更别提反抗了。但她还是那么的兴奋,香克斯就坐在他旁边。海军和贼们缠斗在一起,但处于战争中心的两却很融洽。   准确的...
贼王乙女向同】当你们身体交换了● 多弗朗明哥●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克洛克达尔● 克力架
了【小饼干,我求你吧衣服穿上吧!】你用它这个三米的身高差点都跪下。   【哈?好好为什么要穿?】克力架表示自己绝不妥协。   【竟然这样,那就对不住了。】你拍拍手,几十个饼干骑士把克力架给包围了【那...
贼王乙女向同】当你穿上他的衣服● 多弗朗明哥● 男神X你● 克洛克达尔● 赤犬● 萨卡斯基● 基拉
轻轻拥抱你一样……在将大衣紧紧的抱住   【天啊社长……不可以啊……】你又开始了一如既往的痴幻想。   【你在干嘛呢?】克洛克达尔一进来就看着你披着他的大衣在一旁做着春。   【社长,我好爱你啊...
【来打乙女】当你让他喝中药● 来打x你● 桐生战● 常磐庄吾● 操真晴● 假面骑士
原作者:今天吸了么   我从日本旅游回来啦!玩得超开心!! 回来码字啦,最近会努力更文产粮 来打乙女   来打x你 当你让他喝中药 本篇带战/小明/傲蕉/法爷/小魔王 ooc预警     1.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