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助乙女】冬之森,雪之森● JOJO的奇妙冒险● jojo原女● 东方仗助乙女

sodasinei 2020-12-10

原作者:猫箱

 

冬天到了,来吸毛绒绒的小熊猫仗助吧~童话风格小甜饼,私设ooc皆有

 

雪花飘到台阶上的那天,有人敲了我的门。

打开门看见一只小熊猫,有点不好意思地抱着一捧坚果,爪子下意识搓动着:“你好,我叫东方仗助,听别人说可以来你这里换东西,想来换一条围巾。”

我有点无奈,还是侧过身子请他进来了:“他们有没有告诉你,和人类换东西起码要变一下人形?”他呆呆回过头:“欸?”

眼睛圆圆的,泛着漂亮的宝蓝色。我当即投降:“去沙发坐吧。”

能说人话的小精怪也能吃人类的食物,我为他泡了满满一杯热可可,上面飘着半融化的棉花糖,看他喝出一圈胡子来。

仗助一口气喝掉半杯才放下杯子,壁炉、热饮和软乎乎的沙发把他的局促融得无影无踪,他顺手用爪子擦掉唇边的糖渍,用那种被好好爱着的人特有的舒展感,向我笑起来:“很好喝,谢谢你!”

我顺手拧了条热毛巾,帮他擦脸和爪子:“不用谢。坚果的话,家里还有很多,暂时用不上。嗯……倒是有被套要洗,不过之前有只小浣熊想换蜂蜜,我答应把这件事留给她了。”看着他有点紧张的表情,我再次投降:“不过还缺个帮忙做家务的,帮我叠个被子什么的……可以辛苦你来打长期工吗?”

“好!”小熊猫高高兴兴点头,我看着他圆滚滚胖乎乎的球状身材,有些忧愁。

说是想换围巾……可是他真的有脖子吗?

我决定迂回一下:“长期工需要住在这里哦,你没带生活用品吧?正好我等会要出门买些东西,要不要一起去买些新的来?就当是提前送你新年礼物啦。”

仗助呼呼点头,耳朵随动作一颤一颤:“那我变成人形陪你去!仗助君很高的!”

然后,我就看着这只小熊猫原地变成一个好漂亮的男孩子,完全不顾忌社交距离,把脸贴得好近:“你看,有这——么高!”

是健康的小圆脸,身形也匀称。我忍不住笑出来,双手捧住他的脸捏捏,仗助疑惑地“唔?”了一声,不过我没再多做解释。

他不是胖,只是毛绒绒。

 

来到市集上,我发觉自己还是思虑不周。虽然为防止仗助不小心露出耳朵而特意戴了帽子,外套也选了下摆可以遮住尾巴的款式,可是问题不在这里。

虽然这样说有些失礼,仗助的长相十分引人注目,是我路过时也会回头多看一眼的程度。贸贸然领出来逛街,实在显眼。

仗助偷偷检查了好几次衣服穿对没有了。我权衡再三,拉着他抄近路进了老街区。

老街区的店子大多摆着相对朴素实用的款式,人情多过生意,我曾因为被店主往包里强塞免费煎茶落荒而逃。换言之,我们可以躲进熟人的店子,避开那些打量的视线。

强塞煎茶的店主大叔乐呵呵算帐,嘴上也不停:“年轻人过冬也要多穿点衣服啊,围巾手套一样都不能少。这里都是日用品,那孩子不用添几件衣服吗?”

我疑心他会直接送我,连忙拒绝:“家里还有好些旧衣服,整整一柜子呢,穿都穿不完。”

“嚯。”店主笑眯眯看仗助:“住在你家吗?”

我一愣,仗助已经抢答了:“是的,要住一个冬天。”

店主点点头:“这样啊。”若无其事对了对账,又问:“小浣熊还是小松鼠?”

仗助快乐抢答:“小熊猫!”

我开始逃避店主的视线。

最后,我们从店子里出来的时候还是没能逃脱被强塞赠品的命运,仗助抱着一大袋糖炒栗子,笑脸在热腾腾甜丝丝的白雾里时隐时现,他回头挥手道别的时候,我看见店主的眼神里分明有一丝欣慰。

可能明天整个老街区都会传说我找着男朋友了。这个小镇对人外生物的接受度比帅哥都宽松,怎么回事啊。

 

回到家刚好是饭点,我们一起喝了出门前煨在炉子上的汤,配镇上带回来的面包,吃完后瘫软在沙发上,望着壁炉里的火。糖炒栗子还是热的,放在餐桌上,他吃一个我吃一个。

小熊猫的爪子比我想象中灵活,剥栗子飞快,吃个不停的同时还有余裕时不时剥一个给我,剥出的栗子肉渐渐堆出一座小山。

我半睡半醒抓栗子吃,看着变回小熊猫的仗助勤勤恳恳剥栗子,恍惚间有种自己是耽于玩乐的昏君的错觉。

梦里有人戳我的脸,被本昏君一把抓住,顺势捞来做枕头。那个人吱哇乱叫,说的什么我没听,并且睡得更香了。

第二天是在自己卧室醒来的,枕着仗助的胳膊。

……怎么说呢,感觉更像昏君了,还是那种强抢民男的款式。

仗助看起来身处恼羞成怒的边缘,把脸使劲埋在枕头里,露出的半只耳朵红到发光,声音闷闷的:“快点起来,我胳膊麻掉了!”

“哦哦哦好。”我赶紧爬出被窝,被仗助拉了一把才避免从床沿滚落的命运。

踏出房门前,我心虚回头,看见他蒙着被子拱来拱去,把自己就地裹成一只蚕茧。

真是十分抱歉!我小跑着逃离房间。

 

因为心虚的缘故,早餐十分丰盛。特别用珍藏着的菌子和瑶柱干虾做了酥皮海鲜汤,一直熬到瑶柱丝丝缕缕融在汤里,盖在汤上的酥皮是现烤的,层层蓬松,掰开蘸汤那种酥软柔润的口感一直是我的聚会秘技;培根煎到金黄色再打蛋进去,蛋黄略微凝固就盛出来,两人份的培根蛋在盘里堆得冒尖,散发出强烈的香气;最后把昨天买的脆柿洗好切开,和几种新鲜蔬菜一道拌了沙拉。

小熊猫慢吞吞过来,小声说着“我开动了”,把面前的汤酥皮揭开。

我确信他眼睛发光。

仗助应该还处在食欲旺盛的青春期,可以把脸伸进盘子里吃得头都不抬。我早已过了饭桌上只能思考下一口吃什么的时期,嚼东西的间隙抽空看他,一口接一口,满身洋溢着快乐。

和吃饭很香的人一起进餐,心情也会变好,此乃饭桌真理。

吃得差不多了,泡上一壶花茶,我们一人捧着一杯暖手,先向杯子嘘嘘吹气,再从杯沿吸一口带着蜂蜜甜香的热茶,发出满足的喟叹。我告诉仗助,今天要去附近最高的那座山。

“哎——”仗助拖长音抱怨道:“可是那边快到森林深处了,承太郎先生说那里住着吸血鬼,会吃人的!”

“你也看过承太郎先生的访谈吗?放心,那是另一个方向,远着呢。”我和仗助挤在同一张沙发上,他的皮毛暖烘烘的,我不禁暗暗夸奖自己挑选抱枕的眼光属实一流。

“不是啦……”他一副试图解释复杂情况的表情,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放弃了:“为什么一定要去那座山啊,好高,风景也一般般。不如就呆在房间里打游戏。”好啊,野生小熊猫绞尽脑汁逃避冬季户外运动。该把游戏机藏起来了,我咽下一口茶。

“要给你织围巾啊。”

“围巾?”

“嗯,只有那座山顶可以采到云。要用细细的木棍,绕棉花糖一样把云绕下来,搓一搓就会有类似毛团子的触感。纺成线织进去,整条围巾都会又轻又软又暖和,就算被树枝刮开了也可以直接捏回去,就算天天戴着,也能用很多年。”

小熊猫一下子就站起来了:“我们什么时候走?”

“喝完茶吧。”

 

挎着一篮子果茶三明治,我们往森林里走去。路程不近,午饭得在林子里吃了,空出来的野餐篮刚好拿来装云。

“那边就是吸血鬼住的地方,林子少一些,还有路。”

“哎?”仗助语气有点困惑:“吸血鬼不是一般会避着人吗?”

“这一位比较特别。而且他有人类仆从,人类需要去买生活用品啦。”我像个尽职尽责的导游,认真介绍着:“也最好不要靠进那条河,那位吸血鬼的其中一个仆从是一把刀,因为某些缘故掉进河底了,其他人路过的时候会意思意思找找它,不过至今还没有找到。所以去河边可能会和他们碰面。”

“这个我知道,承太郎先生特别提醒过我和徐伦别往那边走,也不要乱捡东西。”

“哎?”轮到我惊讶了:“这么说,你认识承太郎先生本人?”

仗助抬头看我,大概是觉得小熊猫的脸无法准确传达一个坏笑,变成人形:“不仅认识,还在这片森林从出生住到现在呢——”

我脸上火辣辣的,这家伙哄我在他家当导游!

“上当了哦,人类小姐。”

他凑过来笑我,我只想转身来一趟冲刺马拉松,一路跑出森林跑回房间锁上门,把自己包进被子里尖叫,谁敲门都不开。

仗助一点惹人生气的自觉都没有,仗着手长腿长接过野餐篮,溜溜达达往林子里走。被一同抢走的还有导游的工作,他开始介绍路上的各色植物和野花野果,挑着好的放我手里,我呢,抱着冷战的决心回以嗯啊哦谢谢,你也喜欢这个吗,那片湖在哪里,下次去那边野餐吧。

……就当我认真冷战过吧,拜托了。

在仗助导游的带领下,我们绕路滑冰爬树打雪仗去了。返程时间比原定晚不少,天已经擦黑,我们还没出森林。

白天太阳稀薄的热量已经散尽,说话时呵出的白雾似乎都带着冰粒,为了避免滑倒,仗助和我拉着手,深一脚浅一脚往家走。

一边走一边互相甩锅,他说我花那么多时间捡松塔,结果都是空的,拿回去只能做摆件,我反唇相讥他捡的比我都多!

声音和着朦朦细雪落在脚印上。

进屋脱外套,结果从我帽子里抖出来一个雪球,仗助一个箭步冲过去捡起来看,笑得乱颤:“我们打雪仗那会掉进去的。”

我们就蹲在地上看它化,边看边笑,场面十分诡异。

然后我听见仗助的声音:“快来看!好大的松塔!”

仗助也瞪大眼睛,看着我摇头:“不是我。”

接着又是一声:“哪里哪里?我要捡回去摆着。”

是我的声音。从化掉的雪球里传出来的。

听说在那些很冷的地方,人们的话一出口就会冻成冰块,于是他们交谈时会围坐在火炉边,捡起冰块放进火里,听彼此的声音。

我用胳膊肘碰碰仗助:“明天去多做些雪球来吧?等到开春了就可以拿出来化了。”

“为什么要等开春?”仗助问。

“冬天结束,围巾怎么说也该织好了嘛……你就要走了。”我嘟嘟囔囔。

仗助短促地“啊”了一声,急忙说:“怎么会!你总该有事情要做的,可以再来雇我打工!”

我很泄气:“你们妖怪随便睡一觉就十几二十年,我怎么知道去哪里找一只几十年前的小熊猫!”

“小熊猫不冬眠,”他抓住我的肩膀摇晃:“我也可以少睡一点,人类寿命太短了,我想和你多呆一段时间。”

“真的?”

“真的。”

“那你可以变回小熊猫和我一起睡吗?”我双手合十,恳切地看他:“我真的很想试试抱着小熊猫睡觉,就算只有今天也好,让我吸一口可以吗?”

仗助的脸肉眼可见变红了。

“不行!!”他大叫着跑掉了,声音大概和今天早上在被子里尖叫一样大。

 

这段时间我始终没有放弃吸小熊猫的梦想,仗助一开始还会用小熊猫的样子团在沙发上,被我趁机rua了肚子耳朵以后就再也没变回去过,反而逐渐开始沉迷于变成人形rua我。明明当时兴高采烈签约的是可以抱在怀里的小熊猫,现在天天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变成了可以把我双脚离地抱起来吸的大男孩,世事真是无常。

这天钓完鱼回来,在门口听见类似争吵的声音,开门一看是仗助和两位男性在桌边,似乎是对什么事有分歧。听见我进来,他们收了声,转头看我,我也因此看清了那两位男性的脸。

承太郎和花京院。

反复观看过他们访谈节目的我有点不知所措。主要这两位来得不是时候。

他们看着我手里的鱼——新鲜的,刚从河边钓来的鱼,交换眼神,花京院率先打招呼:“我叫花京院典明,您可以叫我花京院。贸然前来多有打扰,还请多多指教。”

承太郎表情更严肃些,碧绿的眼珠一错不错望着我,带着审视意味:“空条承太郎。”

“别这么严肃,会吓到她。”仗助没有意识到从有吸血鬼眷属的河边回来可能意味着什么,看样子只发现气氛突然僵持。他走过来揉我脑袋,挡住那两人的视线,把鱼拿走:“今天也吃鱼吗?”

我点头:“嗯,鱼肉锅。”越过仗助问:“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这里吃午餐吗?钓得太多,只有我和仗助一起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决掉。”

“既然主人家都开口了,我们就却之不恭啦。”花京院微笑着说道,眼尾嘴角尖尖的,可能是赤狐吧。我不着边际地走神。

仗助偷偷拽我,背对着他们不停使眼色,语速飞快:“那我们现在就去厨房备菜吧!”

“仗助,”花京院温和地笑着:“这么久不见,不聊聊天吗?”

承太郎则直接把仗助挤开,用压迫感极强的身高优势俯视我:“我来帮忙备菜。”

我向仗助笑了笑,做出“放心吧”的口型,老老实实走在前面,带他进了厨房。

客厅里仗助有一搭没一搭回答花京院的寒暄,显得非常心不在焉。我刮了半条鱼鳞,到底是不想让仗助担心,主动跟堵住厨房出口的承太郎坦白,我去见了荷尔荷斯。

 

深冬的河面总是结冰,这个时候就连镇上都很难买到鲜鱼。如果这段时间想吃鱼,就必须起得很早,天不亮去河面凿冰,把笼网从洞里下到河底,然后生一堆火,把铁饭盒架在旁边热着。一直等树顶上的启明星融进晨光,再打开盒子吃热腾腾的便当。

在知道他们是吸血鬼眷属之前,我和荷尔荷斯混熟了。

他很喜欢去世界各地交好不同的女性,有时候披星戴月地回来,就过来烤烤火。

那是我第一次出去钓鱼,又黑又静的岸边只有自己,挺害怕的,好不容易看见个人就赶紧抓着他讲话。荷尔荷斯在女性面前总是不见外,聊过几句,分着吃了便当,他拍着胸脯说罩我,在这块报他名字,包我横着走。我当时纳闷钓个鱼怎么还要人罩,结果过了好些日子他突然说要不要加入迪奥大人麾下,金钱地位应有尽有!被旁边人猛敲头。

难怪没人过来钓鱼,我恍然大悟。

既然荷尔荷斯打过招呼,迪奥的眷属们不会动我,那大家都这么熟了,还能因为身份绝交不成?我就心安理得坐那钓鱼了。荷尔荷斯老拿这个当笑话讲。

大概是迪奥那边女性成员不多的关系,巴斯提女神马莱娅偶尔也会过来,有时候抽着烟骂荷尔荷斯:“我去买包烟能碰见九个当过你情人的女人,你竟敢把自己和迪奥大人相比!”

荷尔荷斯应付两句,赶紧转移话题:“人类小姐会不会玩扑克?有个西部姑娘教了我新玩法。”

我摇头:“你们都是拿灵魂赌,我玩不起。”

荷尔荷斯豪迈地拍我肩膀:“我可不是达比兄弟!只玩牌,不赌东西。”他又想了想:“不行啊,干打牌没意思,我们换一个赌吧。”

马莱娅吐出一口烟:“寿命怎么样?”

我疯狂摇头:“仗助跟我说想一起多呆一段时间,不好当短命鬼的!”

马莱娅就笑:“好说。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她懒洋洋往树上一靠:“好歹是迪奥大人的眷属,寿命用都用不完啊。”

我扳着手指算了好一阵,跳起来抱她:“便当都给你!你真好!”

至此,仗助过上了三天两头吃鱼的生活。

 

“所以,你从他们那里赢了多少寿命?”承太郎问道,总算不再有那么强的压迫感了。

我在回答前谨慎地验算了一遍,报出数字来,承太郎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旋即压下帽子:“这可真是的……由你分给他都可以了。”

“分?”我骤然想到一个可能性:“仗助他,是不是想把寿命分给我?”

承太郎避开这个问题,嘱咐我别把仗助留在这里太久,最迟三月之前要放他回家。说完这些,他走到客厅叫仗助来厨房帮忙,还把电视节目调到动物世界海洋特辑,在沙发上安稳坐下了。

仗助很紧张地绕着我转:“承太郎先生问了什么?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你是小熊猫,别像小狗一样绕着人转啊!

我气他冒冒失失就要把寿命分给才认识几个月的人,干脆把事情原原本本全说给他听了。他又震惊又难为情,嘟囔着人类活那么短我也没办法啊,谁知道问一声寿命怎么分就把家里人惊动了,还辛苦两位大冷天跑过来看情况,这谁想得到嘛!

那我不管,这星期的碗都归他洗了。

 

承太郎和花京院似乎很忙,刚吃完饭就说要走,走之前还得绕路去迪奥那里确认他没有搞事情,都没空多坐一会。临走前,承太郎又叮嘱道,一定一定在三月前把仗助送回家!花京院猛拽他一下,向不知为何陷入沉默的仗助笑着道别。

仗助无论如何也不肯说明三月有什么特殊之处,一个劲表示突然招待客人肯定很累了,收拾东西他来,我回房休息就好,几乎是把我推进房间关上门。薄薄的门板并不隔音,他站在门板另一侧没走。

我隔着门板问他:“下午一起打游戏吗?”他过了很久才嗯一声,我怕他是生气了,抓住机会赶紧说:“那我现在去做一些零食来,下午边玩边吃吧。”

他好像很无奈,低低地说“好”。

我赶紧开门,跟在他身后朝厨房走。他耳朵又红了,我不禁望着他出神,想他是因为什么原因难为情。

直到我们一前一后走进厨房,我才想起来,三到四月份是小熊猫的发.情期。

 

】夏蝉不鸣●东方jojoJOJO奇妙冒险
作者:猫箱   杀夫人妻你x警官故事,第一人称书信体,近3k一发完 不接受道德指责。纯情小就是要搞心机人妻啊!     致东方警官: 展信佳。 抱歉写下这封冒昧信,情况实在特殊,除了这种...
JOJO向】当你和纯情高中生出游时遇上下x你)● 东方jojo奇妙冒险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x你   你同约好了今天一起去游乐园玩,明明已经提早出门但是路上堵车了,你心焦得在出租车上熬了半天,这才到达约到目的地。   你还没下车就看到...
JO|趁他睡觉时给他化妆● jojo● 乔纳● 乔瑟夫● 承太郎● ● 卡兹● DIO● 迪亚波罗
,脸色瞬间变得不好了   他收好了你化妆品,然后解除了替身能力   “呀嘞呀嘞打贼,不许趁我睡觉时候给我化妆,还有,不要看乱七八糟视频”     ★东方    睡着了,你趁机给他画了个粉...
[JOJO]你第一次叫他老公时他反应● DIO● 乔鲁诺● ● 承太郎● 乔纳
作者:拾久不是JO   大乔/福葛/茸//承/DIO 越往后写越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难道是替身攻击 希望有人喜欢嘿嘿     乔纳 ver. 你坐在沙发上有些口渴,看向身边他。你本来...
当你睡着啦【JoJo向】● 乔纳● 乔瑟夫● 承太郎● ● 乔鲁诺● 茸茸
曾看着你呆住了一秒。   ◎东方 因为要期末考了,而你又是品学兼优好学生。也有被辅导过很多同学一致好评,再加上你不是很黏人女性。你被邀请给他补习功课了。 和朋子阿姨打过招呼后,你便随...
[JOJO]当你回来了 ● 乔鲁诺● ● 承太郎● 乔纳● 乔瑟夫● DIO
作者:拾久不是JO   好不容易等到啦!!! 大乔/二乔/承//茸/DIO 当你终于回到了他身边^-^ 希望有人喜欢~   乔纳ver.   很温柔将你搂进怀里   用手覆上你眼睛...
JOJO]当你们一起看恐怖片(ฅ•﹏•ฅ)● DIO● 乔鲁诺● ● 承太郎● 布加拉提● 乔纳● 迪亚波罗
~】       ver.   本来两个人只是并排坐着   你被突然蹦出来僵尸吓到直接扑进他怀里   他被你突如其来动作吓了一跳   红着脸安慰你“君会一直保护你”   【纯情君我太可了...
[JOJO]绿茶系男子,客官里边儿请! ● 乔鲁诺● DIO● ● 承太郎● 乔纳● 乔瑟夫● 济南
作者:拾久不是JO   【ooc警告 【绿茶,真香! 【撞梗致歉 乔纳/乔瑟夫/承//茸/DIO     乔纳ver.【邻居】   你是刚刚搬过来新住户,搬家第一天,男朋友不在怎么办...
牌强效花露水● jojo东方jojo
作者:京八桥   很短小甜饼。     我男友东方邀请我去他家里过夜。   “……所以说既然你家片区周五要停电停水,不如来和君一起通宵打游戏吧,”他委屈巴巴地盯着我,“而且这个周末...
JOJO】高中生们日常(内含乔鲁诺、、承太郎、西撒)
。   1.东方 (不良少)          “喂,突然把我叫到这来是要干什么啦?”东方在收到你纸条后准时出现在了你们约定好小胡同里。          这是他第49次以为你是想向他告白...
JOJO】再也不想和纯情男生告白了(X我)● 东方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X我 一小时激情短打 ooc预警   “我告诉你个秘密。”   烈日炎炎夏日,我和坐在河边草丛里。有好多蚊子在耳边嗡嗡嗡地飞来飞去,但是我没有觉得丝毫...
[JOJO]当你看百合番被他发现● 乔鲁诺● 花京院● 纳兰迦● DIO● 乔纳● 承太郎●
作者:拾久不是JO   二乔/花/DIO/承/乔鲁诺//纳 写时候只顾自己爽了哈哈哈 希望大家能喜欢吧   ———————沙雕分界线————————   乔瑟夫   他发现了你藏在床底下百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