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哀】星光亦是远方 #毛利兰#灰原哀

sodasinei 2020-12-12

原作者:北上无雪

 

时间线黑衣组织被灭之后。

角色属于青山刚昌,ooc属于我。

题目与正文无关,因为我起名废。

私设灰原哀吃了解药但还是用的灰原哀这个名字,以及小兰知道组织的事。

把原本的两篇合成一篇了不然字数太短看着不舒服orz

 

 

毛利兰发现她已经几个月没有见到灰原哀了。

 

手机里存着每个星期灰原哀发来的短信,大意都是说自己安好之类的。不过令毛利兰在意的是,每条短信后附上的图片都是一片星空。

 

难道小哀喜欢上了天文学吗?

 

毛利兰看着手边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厚厚一摞天文书籍陷入沉思。不过既然是她喜欢的,那我也要努力学习了解才行啊。

 

抱着书看了好几个星期,毛利兰现在都觉得在白天也能看见星星了,而那些星星正好组成了灰原哀的脸。

 

当手机又一次响起时,毛利兰迫不及待地点开,除了惯例的问候之外还多了一束花的表情,附图是……

 

毛利兰看着这幅“星空”,根据她这几个星期的读书经验,这幅图在日本的拍摄角度只有在东京塔下。

 

难道小哀是想让我去东京塔吗?

 

毛利兰这么想着,等她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已经在去往东京的列车上了。

 

到底会有什么惊喜呢?

 

毛利兰看着窗外不断飞驰的景象,双手紧紧地把手机握在胸前,嘴角不自觉地上翘。远处的地平线上,太阳正在缓缓下沉。

 

下了列车,毛利兰几乎是一路狂奔到了东京塔下,抬头看着满天繁星闪烁,一种温暖填满心底,几乎让人舍不得眨眼。

 

“好看吗?我的‘兰姐姐’。”

 

一个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神经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毛利兰转过身看着手拿一束玫瑰的灰原哀呆住了。

 

“我亲爱的公主,你愿意嫁给我吗?”灰原哀看着面前呆呆的人儿,将玫瑰花向前举着,花束中心那枚戒指在月光下格外耀眼。

 

一旁的路人似乎注意到了这场景纷纷驻足围观。

 

毛利兰并不习惯被这么多人注视着,脸上已是是一片绯红,嘴里却还说着:“当然不愿意了!你太可恶了,居然敢离开我这么久。”毛利兰作势轻轻的捶打着灰原哀,面上却是掩不住的喜色。

 

“那我换个问法吧。”灰原哀笑着乘势揽住毛利兰。

 

“今晚的月色这么美,你愿不愿意一直陪我看呢?”

 

毛利兰静静地看着灰原哀的眼睛,嘴巴一开一合之间已做出回答。

 

“当然……愿意了。”

 

在温柔的月光映照的东京塔下,她们交换了一个漫长的吻。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大概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得知毛利兰要和灰原哀结婚的人。

 

并且还是在接到服部平次说他要做伴郎的电话之后。

 

平成……不,令和时代的福尔摩斯陷入了沉思。

 

他的青梅竹马结婚没有邀请他做伴郎,与他一起奋斗推翻组织的科学家结婚没有邀请他做伴郎,最要命的是这两个人要结婚了。

 

工藤新一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他的侦探大脑要炸了。

 

当然,在他薅光自己的头发前,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他得买礼物,两份。

 

婚礼当天的化妆间中。

 

“呐,兰,你猜工藤君知道我们今天举行婚礼吗?”灰原哀看着身旁的毛利兰,平日冰冷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新一的话,一定能推理出来的,毕竟不是那么迟钝的人都可以吧。不过新一的礼物可能会……”毛利兰对她的青梅竹马的情商实在不抱期望。

 

“嘛,估计他会拿自己推理的案子写成书当礼物吧。”

 

刚巧站在门口的工藤新一:我才不会送这种礼物啊!

 

“原来你们是故意不告诉我的吗!”

 

“看样子某位大侦探终于到了呢。那么,从今天起你的青梅竹马就正式归我照顾咯。”灰原哀看着门口的工藤新一,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

 

“小哀你真是的,明明是我照顾你吧。”毛利兰不好意思地脸上飞起红晕,嘴上却还在倔强。

 

在化妆间帮忙的铃木园子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吨伤害,偏偏京极真现在还在比赛,不过他说过等比赛完赢了冠军就来铃木家提亲。

 

“啊,时间要到了,我们还是先出去吧。”铃木园子看了眼时钟,连拖带拽地把工藤新一拉了出去,化妆间里只剩下了两位新娘。

 

来婚礼的宾客中,赤井一家作为灰原哀的家属出席,他们和毛利小五郎都是知道黑衣组织的事的,彼此也十分地放心。而妃英理虽然不知晓黑衣组织的事,不过灰原哀凭借她科学家的智商还是成功打动了妃英理,同意了这门婚事。

 

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的乐声,两位新娘缓缓地沿着地上的红毯走出,毛利兰用右手紧紧地握住灰原哀,两个人的脸上皆是幸福。

 

当司仪说出两位新娘可以接吻了时,毛利兰看着灰原哀的嘴唇,温柔的覆了上去,十指交叉紧握,耳边是亲友们真诚的祝福。

 

夜晚,毛利兰看着躺在身边的灰原哀,一个困惑已久的问题再次浮现。

 

“那个时候,小哀为什么会在那向我求婚呢?”

 

灰原哀温柔地看着毛利兰,“因为你是我的星光啊。”不同的是,所有的星光都是过去时,只有你是现在时。

 

毛利兰一愣,随即笑着伸手关掉了灯。

 

一夜好眠。

】甜 #毛利 #
了。   而既然人家家长都同意了这件事,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毛利就这样开始了甜蜜的秀恩爱日子。   令和时期的福尔摩斯先生自然被秀的最惨的人了。不论是去青梅竹马家还去阿笠博士...
】虚幻色 #毛利 #
。去年的情人节毛利在十字路口等的时候被一辆失控的汽车撞中,脑部受伤,醒来的几率几乎为零。   当时正在赶去赴约的路上,得知这个消息几乎疯一般的来到医院,看到病床上不省人事的毛利,她没说...
/ABO设】酒心● 名侦探柯南#毛利#
接下青梅竹马送来的一箱抑制剂。毕竟谁都不想在发情的时候把自己醉晕过去。   从工藤新一那儿听说了毛利的信息素味道。当侦探用日常口吻说出了“小的信息素味道雪莉酒呢”时,正在键盘上打字...
】说好的勇士拯救公主呢?● 名侦探柯南 #公主×勇士 #毛利 #
作者:北上无雪   咕咕多日的甜饼,公主×勇士【实际还科学家】 ooc有这——么——大     身着厚重铠甲的此刻正在艰难翻越一座……海拔绝对没有超过两百米的山。   气喘吁吁爬到山顶...
恋人以下,咫尺天涯 ● 名侦探柯南● ● 柯南● 毛利
。”     “啊……只是一个过客而已。”低头重复着这句话。而柯南此时正紧锣密鼓地筹划着对组织的作战计划,自然也没有察觉到她话里的那一丝酸涩。      小那个女孩,又善良,又体贴,又和他青梅竹马...
【新志/柯】竟渡河(中)07 ● 柯● 新志● ● 江户川柯南
打电话。 短短瞟了一眼,便很快非礼勿视地移开了目光:“我去下面工作了,你自便。走的时候帮我锁好门。” 工藤觉得有些尴尬,他关掉了提醒,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不想让她走,又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来...
【新志/柯】竟渡河(下)14 ● 柯● 新志● ● 江户川柯南
,从未见过工藤新一发这样大的火。 她听不清声音,可看他一脸压抑的愤怒,似乎也猜到他在说什么。 那按下爆炸按钮的疯子说,因为她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想他有事。 可这道题,却不知如何作答。她固然想活下去...
【新志/柯】竟渡河(上)04 ● 柯● 新志● ● 江户川柯南
明白他心中所想的人。 但到底他还做到了。 于是,踏入社会后工藤新一关于的记忆片段,逐渐变得少得可怜,少得每一件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分毫毕现。 他记得那自己大学毕业典礼的时候,前几天他都忙着帮目...
【新志/柯】竟渡河(上)02 ● 柯● 新志● ● 江户川柯南
他们。 “我宁愿他转学或者出国,那样的话,我以后也还可以再见到他不吗?”步美不吃她这一套,哭得更厉害了。 也没想到步美居然也有这么难哄好的时候,一时没接上话。 “那小你呢?”步美一边抽泣着...
【新志/柯】竟渡河(上)05 ● 柯● 新志● ● 江户川柯南
距离最近的女生,而她从来不这样。 一直到前两年的新年假期,博士抽中了商场的高档温泉旅馆双人套餐,他本来计划带着一起去,结果临近出发前两天,许久不联系的芙纱绘,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关西短途旅行...
【新志/柯】竟渡河(上)03 ● 柯● 新志● ● 江户川柯南
一个属于的声音这样说。 仿佛他们还七八岁的模样,在高朋满座的婚礼现场,坐在相邻的座位,而总是一脸事不关己的茶发女孩,嘴角带着几分和年龄不符的讥诮,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他想,自己会这样去...
【名柯/柯】任我行(02.    “顽石情种”) ● 柯● 新志
作者:Hedging   短篇,原作背景 -----------------------   02.    “顽石情种”   和江户川柯南,在准备升入国中的那个暑假,突然说要转学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