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蜂蜜柠檬气泡水● 鬼灭之刃乙女向● 灶门炭治郎● 嘴平伊之助● 我妻善逸

sodasinei 2020-12-18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迟了好多,高三狗高估了自己的码字速度,三个人和在一起确实有点吃力,我是真的不太会写猪猪,性格感觉怎么也把控不好,删了写写了删的,写的不好或者别的什么真的是非常非常对不起qwq

有年龄操作,所有人刚刚成为柱设定,欧欧西预警,逻辑无,只是单纯的小甜饼,全员存活,略带蛇恋。

 

ver.灶门炭治郎(已交往)

 

【一】

灶门炭治郎作为鬼杀队新的支柱之一,是公认的实力强劲的alpha,更别提人又帅气又温柔,成熟又稳重,重点是超级超级会照顾人。不知道多少队里的小Omega一开始都觉得『不是吧,真的有这样的人么?你怕不是活在梦里。』,之后在与炭治郎接触过后,通通变成了,『天啊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人啊,哥哥我可以,哥哥看我!!』的疯癫之态。

 

哥哥的称呼是因为不知道从哪里流露出炭治郎是家中长男的消息,严重怀疑是某不知名雷柱为了和女孩子唠嗑“不小心”透露出去的。

 

而此时在人们口中成熟稳重的日柱灶门炭治郎正一边给你包扎伤口,一边碎碎念的唠叨你。

「所以说,以后小姐还是跟着我一起行动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每次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明明Omega的身体素质就不如alpha,为什么小姐每次都像alpha一样横冲直撞的啊?小姐到底是从哪里学的啊?」

 

然后在某一天午后,你和友人一起一边闲聊的时候,我跟她抱怨起炭治郎每次唠唠叨叨的个老婆婆一样,友人一副『呵呵对对宁说的都对,宁愿相信世界上没鬼,也不相信你这一张破嘴,一天天就知道秀秀秀秀秀,吔屎了你』的表情,然后她忽然表情变得严肃又正经,你一度以为她体会到了你的心情,不在认为你是在单纯的喂她狗粮吃。

 

「……对吧?我觉得他真的有点大男子主义诶。」友人给你一个『你命不久矣』的眼色,你一边心想『没有这么巧吧?』一边扭过了头。

 

你的后面站着的是你刚刚在抱怨的炭治郎,对方一脸惊讶的看着你,然后转身跑开了,给了你一个仓皇的背影。

 

『完球。』你想,而这时候友人还笑嘻嘻的对你说,「叫你再秀我,爽了吧?」然后扬长而去。

 

你认真的站在原地思考着怎么向炭治郎道歉。

 

【二】

尴尬,就是大写的尴尬。

你和炭治郎两个人面对面的吃着饭,谁也没有和谁说话,正如之后友人跟你所说,你确实被炭治郎迁就太多,以至于有些娇纵了。

你想要开口和炭治郎道歉,但是有拉不下颜面开口,『Omega啊,』你心里感叹着,『就是这样子的生物。』

总之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正当你想开口的时候,炭治郎接了任务,出任务去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这次他回来一定要郑重的和他说对不起。』你这么坚定的想着。

 

但炭治郎好久没有回来了。

 

你看着蓝色的天空,叹了口气。『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一个念头忽然从脑海中冒了出来,你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到九霄云外去,『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啊,炭治郎怎么还不回来,好想吃炭治郎做的饭啊。』

正当你对着天空的云发呆的时候,友人路过看到你惊讶的说:

 

「啊呀,你不在家里吗?刚才日柱大人匆匆忙忙的跑到家去了哦。」

 

你猛的跳了起来,一边飞快的往家的方向跑过去,一边大声对友人说:「谢谢啦!」

 

你到了家之后,发现哪里都没有炭治郎的身影,你叹了口气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现在炭治郎正拿着沉迷的把脸埋在你的羽织,只能看见他扎着马尾的暗红色长发,他似乎嗅來嗅去的。

你悄悄的靠近他,弯下腰看着他,「炭治郎君,」你温柔的叫着他,「你拿着我的羽织干什么呐?嗯?」炭治郎似乎没有还反应过来,楞楞的拿着羽织,抬起头茫然的看着你。

 

【四】

「哎呀,alpha发/情/的时候都会这样啦。」恋柱一边吃着樱饼一边对你说,「连伊黑先生在发情期也会异常的坦诚呢。」恋柱的脸红红的,「啊呀那时候的伊黑先生真的超级可爱啊!会抱着我脸红的说一些平时完全不会说的话,啊,好喜欢!」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你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伊黑小芭内的不悦几乎已经可以化为实质了,而你要是走了伊黑小芭内肯定以为你不喜欢和甘露寺前辈聊天,要是没走你也离死不远,不要问为什么,爱情无时无刻不蒙蔽着伊黑先生的双眼,问就是爱的力量。你只能在内心默默地向甘露寺前辈求救。

 

「啊,」甘露寺似乎想起来了什么,「所以炭治郎发情期已经过了吗?」

 

「诶?」你愣了下,「没,没有哦,我,我直接跑出来了。」

 

「什么?」她非常惊讶,然后站起来让我赶紧走,「alpha在发情期可是很脆弱的,你是Omega吧?要好好照顾炭治郎才是啊!」

 

【五】

面对着正坐跟你道歉的炭治郎不免有些愧疚,他努力的使自己变得严肃又正经,对于自己像个变/态一样拿着你的羽织嗅闻做出了深刻的反省。

 

「所以,」即使装出一副没关系样子的炭治郎感觉眼睛里还是有些湿润的,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面对大人无理的要求一样,「我不该拿着你的擅自拿着你的羽织闻,是我太不成熟了,」他湿润的眼睛看着我,像是一只大狗狗一样,他悄悄的说,「所以请别讨厌我啊。」

 

你给了他个大大的拥抱,「没关系的啦,炭治郎。」你对他说,「你在我面前可以不用这么成熟稳重啦,偶尔也可以对我撒娇哦,对不起啦,在你发/情/的时候把你一个人丢在了屋子里,很不安吧炭治郎?」

 

他把头埋在我的脖颈出,哼哼唧唧的小声说道:「也没有啦,就是很想你。」他的呼吸在我的脖颈出,痒痒的,他小声嘟囔着,悄悄的抱怨,「而且你上次还跟那谁谁说我很烦,还大男子主义。」

 

意外的很小心眼哦,炭治郎。

 

他的手不安分的在你的后背上开始摸来摸去了,他用一种你无法拒绝的神态——那种可怜兮兮的,仿佛马上就要被人抛弃的含着泪水的狗狗眼看着你,「好想做,好想抱抱你哦,小姐,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你能怎么说呢,还不是像他平常迁就你一样迁就他。

 

大抵是所有alpha在发情期是都异常敏感且持久,总是炭治郎在做的时候因为你的小小的迁就流下了眼泪。

 

「没有办法嘛,」他说,「小姐真的是太温柔了,我好喜欢小姐的味道呀。」

 

【六】

天知道炭治郎发/情/期的时候你们在一起厮混了多久,做了多少次,呆了多少天,干了什么事情,通通模糊了。

 

你只模糊的记得在不做的时候炭治郎心满意足的将你抱在怀里,像是动物围起幼崽,两个人一起发呆或者聊天。

 

「我真的有的时候跟像老婆婆么?」在聊天的时候炭治郎这么问了,「你讨厌这样子的么?」

 

「不会啦炭治郎,」你摸着他的脸,「我超——喜欢你的哦,不管是什么都超——喜欢的,我这么对友人说就是为了显示你对我的关心啊,就是单纯的炫耀呢。」你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他低头看着你的眼睛,「这就叫做甜蜜的抱怨呢。」你这么对他说道。

 

「今后的日子也要像这样两个人在一起。」

 

【七】

总之之后和炭治郎的恋情,就是两个人之间黏黏糊糊的互动,诉说不完的情话,像是蜂蜜一样粘稠又甜蜜,在细碎的阳光下闪着光。

 

Ver.我妻善逸

 

【一】

当你答应和雷柱交往时,蝴蝶屋周围的人向你投来了怜悯的目光,『怎么回事啊这群人,』你看着他们奇怪的目光这么想着,『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啊,我做错什么了么?还是善逸怎么了?明明是超帅的男人啊?』

 

当你忍不住问蝴蝶屋里的前辈的时候,被告知说雷柱是个很神奇的人——从各个方面上说,蝴蝶忍前辈悄悄的告诉我,对待善逸温柔的告诉他你相信他比什么都有用,「……善逸君在还没有成为柱之前,是出了名的难缠——针对于女孩子,有的时候,哦不,是经常会扒着女孩子超级大声的说:“请和我结婚”,遇到鬼时也经常哭着逃跑,大声嚷嚷着“炭治郎!保护我!”」蝴蝶忍前辈笑着对我说,「啊呀,现在的善逸君已经成熟稳重多了,真是令人怀念啊~」她冲我调皮的眨了下眼睛,「也因为这个,大家很难想象平时就已经这么爱撒娇的善逸君,等到了发/情/期会是怎样的“惨状”啊。」

 

【二】

 

你当然知道这些。作为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你当然知道他的这些糗事,甚至知道的更多。

 

但是你还是很喜欢他,来到鬼杀队的原因也是因为他,虽然自己不会呼吸法,但总算学过医术,成功的成为了蝴蝶屋的一份子。

 

没有人会比你更知道我妻善逸了,不是弱小,不是故意的敛去锋芒,而是源于深深的自卑和自我否定,我妻善逸的温柔不比炭治郎少,只不过他一直自己不知道而已。你曾经厌弃过他,捉弄过他,你觉得为什么一个堂堂alpha整天的哭天抹泪,活活像个怨妇,但当他强忍着恐惧,挡在你身前,想要保护你的时候,明明自己都在发抖,却义无反顾的,带着哭腔的告诉你,不要怕。

 

虽然之后有个很搞笑的展开,他抖着抖着忽然睡着了,你当时那点感动云消雾散,满脑子只有八个大字,『吾命休矣,善逸害我!』

 

然后就是漫天的雷声,犹如春日惊雷炸响,在那之中,你听到他说,「雷之呼吸·壹之型 霹雳一闪。」

 

睡着的善逸是真的很可以。你的态度不知不觉的对他好了下来。

 

【三】

 

在你们在一起之前,你活活像个场面装着醋的醋坛子——毕竟我妻善逸是真的很能往小姐姐身上扑,那时候也许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只是莫名觉得不爽夫斯基。

 

现在的善逸已经在外人面前成熟了很多,但在家里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爱撒娇。当你跟他吐槽他在家里和在外面行为举止完全不一样的时候,他一边享受着你的膝枕,一边扁了扁嘴,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说「因为你是我的嫁,你跟别人是不一样的

啊,你不会嫌弃我的对吧?」

 

「哎呀,」你存了坏心思想要逗逗他,「不一定哦,比起善逸我也许更喜欢那种幽默风趣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呢。」

 

「什么?!」他猛然坐起来,震惊的看着我,然后是那种曾经最熟悉的神态,扒着你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啊?现在不是流行小奶狗吗?难道你嫌弃我吗?!」

 

善逸君,你对小奶狗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总之,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善逸哄好,并且再三肯定加强调了「我真的不讨厌你,最喜欢你了哦。」

 

所以以后千万别嘴贱去逗我妻善逸,对方很有可能当真。

 

【四】

 

总之事情就这么平安无事的过去了,但是这两天的我妻善逸确确实实有些奇怪,有意无意的散发着自己的信息素,弄的家里里全是他的信息素的味道,简直让人喘不过气。

 

你对蝴蝶忍抱怨这个事情的时候,对方还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啊呀,小姐不知道么?」她说,「善逸君这两天请了长假哦,据说是发情期到了呢。」

 

「要好好对待善逸君哦。」蝴蝶忍这么嘱咐你。

 

【五】

 

发情期的我妻善逸言行举止和往常根本不一样,没有想象中扑到你的怀里,也没有过度的撒娇,就是很冷酷的一个boy,阴着脸跟在你后面,也不说话,冷冷的看着你给别人包扎,面无表情的听着你温柔的安慰病人。

 

实则酸成了一颗柠檬精。

 

你很愉悦,『终于体会到你以前扒着别的Omega我的感受了吧我妻善逸,虽然在发情期欺负你很不道德,但是很爽啊。』你这么想。

 

当然逗人也要有个度,这两天我妻善逸一直处于低气压,脸上表情真的是超恐怖,尤其是今天看到你和别的鬼杀队受了伤的男性说说笑笑的时候,低气压到周围已经有了细小闪光的样子。他终于忍不住了,将你抱进怀里,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地瞪视了那个队员一眼,用一副『这个人是我的』的恨不得昭告天下的架势光明正大的在大家的注视下回了家。

 

发情期的我妻善逸意外的有男子气概和占有欲哦。

 

【六】

 

「真是的,」他抱着你,一边在你身上乱摸一边跟你抱怨,「为什么要去看那种家伙啊,又弱又丑,为什么不看着我?明明我才是你的alpha。」

 

不要去挑战吃了醋的我妻善逸,简直就是人肉打桩机。你懒懒的靠在他的肩膀,过度的运动是你非常疲倦,你昏昏欲睡。

 

你以为发情期的我妻善逸是一颗柠檬精,但实际上你不知道的是,在你注视着别人的时候,他疯狂的想要将你锁起来,把你困在一个谁也看不到的黑暗的角落,一生只能依靠他过活,所有的喜怒哀乐,爱恨嗔怒,都是他的,别人一丝一毫都别想窥见,就像是笼中鸟,永远的为他一人唱着歌儿。

 

「别再去看别人了。」他对着昏昏欲睡的你低声说道,「我会发疯的。」

 

【七】

 

你当然不会看别人的啦,从很早以前,你的眼里就都是他了。

 

我妻善逸,在发情期的时候一个柠檬精——至今你都如此认为着。

 

Ver.嘴平伊之助

 

【一】

 

成为了兽柱的嘴平伊之助还是喜欢带着他的野猪头套,也因为这个吓走了不少芳心暗许的Omega,「明明是个很好看的人来着。」你叹了口气说,「为什么老戴着这个头套呢,虽然也很可爱啦,」你摸了摸,你惊喜的发现伊之助蛮喜欢这样子的,「真的好可爱啊。」于是在你摸摸头和天罗妇的攻势下,伊之助终于肯偶尔愿意好好的穿衣服了。

 

嘴平伊之助有的时候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羁绊至今还未有明确的认知,但他现在做的已经很好了,他知道什么是伙伴,什么是友情,失去的滋味是什么,不再对自己满不在乎,他知道总有人会在一间房子里等待着他,那屋子被你称之为『家』

 

【二】

 

伊之助已经成熟稳重很多了,再和你谈恋爱之后似乎有去模仿炭治郎照顾人的时候,尽力的想要照顾好你,但总之这些东西对于伊之助来说多多少少有些别扭,想要在你面前装出一副稳重的姿态,会很别扭的说一些关心你的话——虽然都不太好听啦。

 

就比如天气入秋渐渐冷的时候,不想让你着凉让你多穿一点的时候,从来不会好好表达,「多穿一点再出去啊,自己有多弱不知道吗?穿多一点我不会嘲笑你胖的。」

 

『啊,好想打他。』你这么想着,偷偷的看了看自己,觉得自己并没有胖,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三】

有的时候伊之助是真的很傻,你知道伊之助是很柔软的,作为Omega的你都不一定有伊之助身体柔软,所以为什么一个alpha的身体可以柔软到那种地步啊?明明都是肌肉吧?

 

伊之助经常会拿这个嘲笑你,「什么啊,你到底是不是Omega啊?」然后又会洋洋自得起来,「果然俺是最强的!」

 

当你想要反击他的时候,只需要笑眯眯的说一句,「我是不是Omega伊之助还不知道嘛?你是最清楚的吧?」然后他会突然带上头套,一边喊着「猪突猛进」,一边飞快的跑走。

 

『啊呀,害羞了吗这是?』成功的扳回一城。

 

【四】

和笨蛋在一起难免会被笨蛋传染,笨蛋情侣经常会吵架,而伊之助也不是会认错的性格。

 

你很生气,生气的原因不多做赘述,总之就是两个人已经冷战了好几天了,像小孩子赌气谁也不理谁。

 

但最近你用发现你的周围总出现一个带着野猪头套的伊之助在悄悄跟着你,每次都是恰到好处,离得不是很远,也不是很近,一旦对方发现你知道他在跟着你的时候,会像很久之前一样,举着双刀喊着猪突猛进的逃跑。

 

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到三天,伊之助终于来找你了,还是没有说话,但是头套上粉红色的猪猪耳朵耷拉了下来,可怜兮兮没有精神的样子。

 

【五】

哦,是发情期到了啊。

 

你掀开他的头套,发现伊之助的绝美泣颜。『啊呀,这真是,』你愣怔的想着,『太好看了啊,对颜狗的致命一击。』

 

发情期对谁都很公平,即使是神经大条的伊之助,也不免需要他的Omega对他的安慰,发情期的伊之助很安静,甚至有些害羞,除了做之外最喜欢的事情是你摸他的头。

 

一直想和你道歉的处于发情期的伊之助,看到你总是想逃跑,却又忍不住想要接近你。

 

真是小孩子气啊。

 

【六】

你和伊之助的恋爱很大程度上不一样,你的alpha不像别的alpha会在特殊的时候给自己的Omega静心准备礼物,但是你们会在树上去看夏日夜晚闪亮的星星,回去看山上的太阳升起的壮观。

 

你的alpha就是这么笨拙,他不会给你准备礼物,甚至连爱你都说不出口。

 

但他会笨拙的带你去看他从小到大看过的景色,把他认为最好的告诉你。?

 

】猫片● ●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 不死川玄弥●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大家都是猫,灵感源于学校猫猫日常被迫营业以及自己强行白嫖!白嫖猫使快乐!!私设大家都是猫,你猫咪设定带点橘色的小猫   Ver.   经常性的可以看到猫...
】关于军训● ● 男神x你● 炼狱杏寿x你● x你● x你● x你
男朋友是上一届军训的优秀标兵,优秀的表现让每一个教官都记住了他,而作为他朋友的你,不求多么优异,只求能做到最好,至少要让男朋友对你刮目相看。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接近正午天气...
】爱是占有● ● 炼狱杏寿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考场激情短打,逻辑去世,欧欧西预警,快乐嫖男人。每一篇主性格都不一样,可能算是还没写的长篇的番外?预告?总之乱七八糟的东西   Ver.   因为是长男的缘故...
】不可描述● ●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 时透无一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小段子欧欧西预警,天雷,血术捏造。名字只是代号,就是觉得不写不通畅。   Ver.(未交往双向暗恋狗狗化)   刚刚结束完任务的听到你中...
(性格突然转变的他)● 富冈义勇● ● 不死川实弥
。】 你直接愣在原地,他的道歉像是重磅炸弹一样打在你身上,那种感觉就是突然有一天不好女色并且靠谱了起来,突然废柴了起来,突然摘下了头套并且变成了美女(什么啊岂可修!) 你不知道该怎么...
】当你轻唤他的名字,他就成为了你的花●●男神×你● ● 炼狱杏寿● 悲鸣屿行冥● ● 童磨
找到好看的花朵来装饰一下就好了。” 于是次日,有人扣响你的窗扉。 你推开窗,他就站在你面前,为完成你的心愿而来。 【当唤出了你的名字,你就变成了的花。】   ――【太阳花】 “这是什么...
】义///炼/实 救命 你实在是太甜了 #男神x你 # #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 #不死川实弥 #
心跳声上。          不行了——         “?”你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冒着烟的少年,耳畔是他如鼓般的心跳声,“呼吸都快乱了哦。”             “——这里...
:恋人未满,拼命暧昧● 富冈义勇● ● 炼狱杏寿● 甜文
遮蔽,使空气又湿又冷。   也许这一地严寒就像你现在的心情,低落,悲伤。迎面吹来的冷风,让你的脸像被小针扎了一般。 就在刚刚,你趁着醉意他表达心意,换来的是一阵沉默,不愿意接受更多目光羞辱的你...
// 想在战后被安慰 # #男神x你 #bg
原作者:选超甜   /突然诈尸 /第一次写 超级ooc  /完全是为了安慰自己被漫画刀到的小心脏 /文笔渣   设定是打败了无惨的他,带伤而归——     ...
老板/朋友今天想自杀 ● 舞辻无惨
什么胡话,你在做梦吗?”听见身旁的声音无惨立刻回过了头就看见了一群柱正围在了自己身边,还有刚刚晋升为柱的,栗花落香奈乎三人   杀队?这里是杀队的总部吗?好多柱,好多人,为什么...
】若你问起,为何热泪盈眶。●●蝴蝶忍●富冈义勇●时透无一●男神×你
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啊,我会先和弥豆子回一趟家乡,然后我们会和还有香奈乎他们一起去旅行游学,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一定遇见好事情的。”   “听起来真不错呢。”你提了提角,勾出...
互补 ● ● all
也瞬间警惕了起来“什么什么?发生了什么”开口说着,边说边放开了站了起来,大家都望着门口,但在杀队待那么久,该有的警惕还是有的,直到离最近的富冈义勇打开了,便看见一个红色头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