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铃】婚● 犬夜叉● 凌月仙姬● 杀生丸

sodasinei 2021-02-15

原作者:松月

 

HE

可能OOC

有杀母的回忆(详情请见前篇)

 

云遮住月半边。夜色渐渐褪去墨衣,拂晓正马不停蹄地将近。杀生丸敏锐地睁开眼,瞥见窗外稀疏的枝头上还孤零零地挂着几颗残星。

 

“铃,起来了。” 

 

怀中的妻子迷迷糊糊地揉着睡眼,似乎这份温柔的叫醒比刚才的美梦还要甜腻。杀生丸为她拨开凌乱的发丝,缓缓而平静,就像深陷泥沼而不自知。

 

铃红着脸跳起来。虽然自己和杀生丸大人马上要成婚了,但总感觉,总感觉那么害羞怎么回事。

 

铃拼命捂住心跳,从他送的一堆和服里挑了一件鹅黄色的。图案是几簇粉色小花巧缀着珍珠,温润淡雅,袖如翩翩蝶翼。

 

“杀生丸大人,铃好看吗?”

 

少女转着圈,如同是当年天真无邪的模样。只是小女孩随着长高和身材的发育,却多了几丝韵味。她挂着大大的鹿眼,脸颊上淡淡的红晕好似还没熟透的蜜桃。

 

杀生丸先是瞳孔一怔,然后若有所思地垂下眸,用低沉的嗓音附和着“嗯”。他习惯了深沉,哪怕心中有再多情感也从不轻易表露。铃也知道,他这样从来不是敷衍,因为杀生丸大人总是会深情地凝视着自己。

 

已经足够了。

 

铃温柔地挽过他的手,靠着头。就像是种子需要汲取养分,她那么需要杀生丸大人。

 

“铃。”

他从襟前拿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玉盒。

 

“这是,给我的吗?”

“本来是打算在成婚的时候给你。但,先派上用场也好。”

 

虽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蠢事”,但杀生丸心里还是紧张。他不擅于表达,但听说送和服是代表爱意的,他立马就为铃准备了大大小小,不同款式的和服。听说女孩子都喜欢妆点自己的容颜,他一个大妖怪,一个大男人居然去买来胭脂。

 

哼。无聊行为吗。

杀生丸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多在乎罢了。

 

昏烛下,明镜前。他睇见铃那张白皙透亮的脸,浓眉映照着小巧的鼻尖,显得那么端庄与平静。朱唇好似秋天的糖霜柿子,沾上一点点水渍,让人不禁爱怜。

 

他想,母亲大人看到也一定会很喜欢铃吧。

 

“谢谢你,杀生丸大人。”

 

 

传闻,在月亮与太阳即将交接的晨初之时,天空中有一道很小的裂缝。

 

只有杀生丸知道,那是通往西国的路。

 

 

“走了邪见。”

 

屋外抱着人头杖等候多时又睡过去的小妖怪立马清醒。他差点忘了,今天是要去拜访令堂大人的日子。

 

“诶…诶这是,这是小铃?”

“杀生丸少爷您等等小的! ”

 

 

云密集了起来。黑夜倔强的抵抗,最后却以留下一抹泪痕收场。霎时,微亮的天光宛若是被神明打翻的琼浆玉液倾数浇淋。

 

穿过层云,一座气势磅礴的宫殿映入眼帘。白玉铺砌地面,琉璃瓦重檐屋顶,远处袅袅雾气下是长龙一般的阶梯。在那最高之位,身着紫金华服袭白绒的女人似乎已恭候许久。

 

 

“哦?杀生丸汝回来了。”她嘴角轻挑,眼眸中没有过多的惊讶,话语间更是连关心都没有。

 

事实上,凌月早在前些天就收到了来信。上面只写着短短一句,【我要成婚了】

 

不错,这很符合杀生丸的性格。

可这娟秀的字迹,应该是个女孩写的吧。

 

她目光一瞥儿子身旁模样乖巧的女孩。有些熟悉,似乎在哪儿见过呢?哦,她想起来了,是之前那个被冥道石捡回了性命的孩子。

 

“令堂大人,是小铃想来拜见您。”邪见先抢一步回话。本来这次拜访对于杀生丸少爷来说根本没有必要,是铃这个丫头,非要得到令堂的准肯。

 

真是的,明明可以先斩后奏嘛。

现在要是令堂大人不同意可怎么办啊。

 

“杀生丸,汝不是讨厌人类么?”凌月突然捂着袖子笑了起来。

“吾的儿子可真是口嫌体直呢。”

 

看着那双讨厌的狐狸眼,被戳中了真香行为的杀生丸一阵烦躁。他不想与这个女人多说废话,要不是顾及着铃的期待。

 

“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不过——”

 

上一秒还面露微笑的凌月,下一秒却已然斜过脸挂着几分阴沉。她拉长了尾音也不知道在卖什么关子,邪见只觉得自己浑身冒着冷汗,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

 

 

“吾不会同意。”

“人类是很弱小的东西,会老,会死去。汝真的能陪在他的身边吗?”

 

 

真的能陪在他的身边吗?

铃反复想着令堂的话,她无法回答。

 

从遇见杀生丸大人开始,生命好像被赋予了意义。如果不是他,也许自己已经死在了狼群的口下,死在了妖怪的手里。因为自己相信着杀生丸大人,所以才连性命都交给了他。可是现在,却逃不过作为人类该有的命运吗?

 

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后,自己会朱颜老去,或者生病,再或者……

 

【如果铃有一天死了,杀生丸大人能不能不要忘记铃?】

 

【说什么傻话。】

 

那时候,杀生丸大人的表情是难以言喻的。他一定也舍不得,一定也会难过吧。

 

铃不敢再想了。如果这就是结局,那又是否还能回头?如果自己选择了和普通人在一起成婚,生子,老去…而那个人,不是杀生丸大人。

 

不,铃才不要回头,铃要一直陪着他! 只有自己才知道杀生丸大人有多温柔,只有自己才能看得见他的落寞,只有自己才可以站在他的身边。

 

哪怕铃有一天不在了。

 

她望着这棵盛开的樱树,泪早已潸然落下,逐渐平复的内心就像被浪打翻的船再重新起航。这一刻,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明白该怎么回答。

 

“铃,我在。”

 

背后那坚定的声音如同是穿破了阴霾,让铃的心亮了起来。

 

只要自己一直都在,他也会一直都在啊。

 

起风了,杀生丸轻轻为她披上外套。樱花飞舞,燃烧象征爱情的绯色。

 

 

凌月看见两人紧紧相拥,看见那棵原本光秃秃的樱树居然开花了。真是奇怪。不过,好像自从几百年前丈夫的忌日典礼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踏进这庭院了。

 

 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我知道,你恨我…咳咳…对不起。”十六夜没有挣扎,似乎是蝼蚁一般的可怜。只要她稍稍用力,这个人类公主就会被自己轻而易举地掐死。

 

可是此刻,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丈夫的脸庞——那是凌月许久没有见过的笑容。自从打仗以来,当上君王以来,他承受了太多太多。昔日的少年郎成了一个国家的盼望,再也不属于自己。

 

但为什么,为什么拯救他的人却是一个人类?

 

凌月忍着痛,忍着心腔里的那把怒火,她恨这个女人抢走了自己的丈夫。可是她也很难过,难过自己还爱着他,舍不得去伤害他拼命保护的东西。

 

“吾,才不会如你所愿。”她终究放手,因为自己的隐忍,因为自己是斗牙王的妻子。

 

 

只是后来,她再也没有踏进过这庭院。大概是有数不尽的思念,和不想面对的错事吧。

 

又起风了。漫天飘零的樱花倒落出哀伤的往昔,凌月再看着眼前,却看见了她。

 

 

十六夜?

难道,汝一直都守在这里吗?

 

在这棵树下,凌月与他曾相遇相爱,在这棵树下,凌月也曾差点痛杀他所爱。树枯萎了却又再开,十六夜离开了却又一直都在。

 

她一直都在守护着自己对他的思念啊。

 

凌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丈夫会爱上一个人类,为什么儿子会选择一个人类。因为生命脆弱而变得宝贵,哪怕转瞬即逝也留下了美好。

 

可白驹过隙,两个人的陪伴叫默契,一个人的却叫付出。她注视着远处的孩子们,想必答案已经明了。

 

 

“令堂大人我们还要去找铃谈心吗?”

“小妖盖,汝甚吵。”

“小的名叫邪见! ”

“罢了,让他们就这样多呆一会吧。”

 

多呆一会吧。

带着为母的祝福,请幸福的活着。

 

 

几日后,宜出嫁。

没有大张旗鼓,没有鞭炮连天。

只是村里的某处小屋却格外热闹。

 

枫婆婆一大早就起来帮着戈薇为新娘子梳妆。说简单也简单,毕竟她和杀生丸没有那么多仪式的正统感;说难也难,毕竟是像自己女儿出嫁一般,怎么着都要出彩。

 

她墨色的青丝宛若一道散下余晖,形似白雏的簪花别致用心。刘海下,出挑的眼几经勾勒后耐人寻味;她一席白衣,却坠着珊瑚耳链,犹如雪中的一束红梅恰到好处之点睛。

 

“铃,你真的决定了吗?”

戈薇再三犹豫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嗯,我明白。”

 

铃这些天已经想通了,无论最后会走向怎样的结局,自己都要和杀生丸大人永远在一起。她其实很羡慕戈薇和犬夜叉,羡慕他们从并不容易的感情到厮守。

 

“铃,以后一定要多回村子里来看看。”

 

枫婆婆拉着她的手,话语间尽是不舍。没想到这看着长大的小姑娘,居然马上要出嫁了,仿佛还是昨日一般。她是过来人,也是没有爱情的可悲巫女,如今只希望铃平安快乐便好。

 

“嗯,我会拉上杀生丸大人的。”

 

铃突然想起很小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哑巴,没有家人,是后来枫婆婆的养育才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她会给自己梳发,系和服,还有每次都会在夜里偷偷给自己掖好被子。

 

铃掩好眼泪,决不能在今天哭花了妆容。

 

“铃,一定要幸福。”

 

珊瑚大姐姐,总给人一种温和的亲近感。就像家中的长辈,永远在等着自己回家后给上一个大大的拥抱。

 

“啊啊啊,愚蠢的半妖竟然敢把我弄成这样。”

 

是门外的声音,邪见爷爷突然跑了进来。他穿着红色的吉服,连人头杖上也系了红绳结,看上去格外喜庆。

 

也对,邪见爷爷可是家属。虽然杀生丸大人总是无视他,总是踩他,甚至用石头扁他;但邪见爷爷始终不离不弃。哪怕是在最危险的时候,也保护着小铃。

 

真是的,好不容易倒回去的眼泪。

 

“别哭哦小丫头。”

犬夜叉揣着手满脸不耐烦。他就是这样的不坦率,和杀生丸大人一样。

 

“谢谢你们。”铃染上哭腔,一时间难以言喻。

 

原来今天的眼泪都是为了幸福而流。

 

 

黄昏下,落日无穷,像是烧红了秋枫。远处的小山,天边的云霞,以及宽阔的大地都轻吻着暮色的深沉。湖面上,金色的粼光是游鱼一般地轻轻颤动。

 

仿佛是梦中的场景。

 

她穿着母亲大人送的白无垢,红穗流苏点于襟前。她抹上丈夫送的胭脂,赤色和这片霞光一样美丽,铃似乎也变成了黄昏的新娘。

 

心扑通扑通地乱跳着。

杀生丸大人缓缓向自己伸出手。

 

“铃…”那是一声呼唤,更是一份期待。他眸子里的爱意,他欲言又止的模样,一切都显得如此正好。

 

“我愿意。”

我愿意此生,和你一起共赴爱河。

 

铃搭上他的手。这一刻,夕阳的光停留在两个人的面庞上,温柔又圣洁。就像是见证人,就像是岁月的第一份贺礼。

 

晚风吹拂,树叶翻动着明日的序章而沙沙作响。

 

杀生丸捧住她的脸,吻上她柔软的唇。湿热的温润感分泌出暧昧的潮水,不停歇地拍打着他的内心。大脑变得空白,浑身忍不住轻颤;这奇怪的反应,大概就是按捺不住的激动与欣喜吧。

 

铃,谢谢你。

谢谢你的选择,谢谢你能够相信我。

 

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竟变得如此坦率。父亲大人的话徘徊在耳边,像是无止境地纽带牵扯着灵魂深处的边缘。

 

【你有想要守护的人吗?】

【铃。】

 

没有犹豫的,他作出了回答。没有犹豫的,他爱上了一个人类。似乎是命运捉弄,自己也变得温柔了呢。

 

哼。无所谓。

 

杀生丸摩挲着她的面庞,如同是秋风拂过麦田那般和煦。他凝视着眼前的妻子,她美丽的模样是落日沉湖,倒映在自己的心间。

 

此刻夕阳之下,他动情而彷徨。杀生丸嚼碎了一片言语,反复琢磨,又细细品浅。总觉得直白,总觉得哪里都不对劲。

 

可是好像一定得说些什么。

 

风,在静静等待。

他的思绪飘到了天上,坠到了霞光里。

 

“今晚,夜色真美。”

我深深爱你,刹那即永远的美好。

 

End.//@松月怀中

 

夜叉】他的白月光●同人●
觉得很惨,把十六夜算了(对不起!)我知道大将深爱十六夜,但也希望属于的是曾爱过啊。  ...
[夜叉乙女向]离去 #杀生 #蛮骨 #奈落
最后的时刻是他陪在你身边…… 杀生:   高贵的贵公子单膝跪在你身边,鲜红的血液染红了他的狐裘   “杀生……”你艰难的睁开眼睛,朝他伸出手,想要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我会把你从冥界带回我身边...
[夜叉乙女向]为你梳头● 女神x你● 男神x你 #桔梗 #杀生
:   “那你知道,巫女将自己的发带赠与她人是何意吗?” 杀生:   你有一头好看的长发,但是你很少给自己编发。说实话,你一直很想让杀生为你梳头发,但是他因为和夜叉的战斗失去了一只手臂,就连日常生活...
夜叉乙女『你告诉他他是个动漫人物并且有cp』● 小说● 男神×你● 同人文● 杀生
    你激动的向他扑了过去 ,他知道 你此时情绪不太平静 ,便主动伸手接住了你 ,你幸福的把脸埋进了他的……尾巴里……(→肩上,hhhc)   是了,他可是杀生啊,是《夜叉》中最...
夜叉乙女【你碰了他身体的某个部位】● 小说● 男神×你● 同人文● 杀生
原作者:柴不配   “不要碰那里……” 他被刺激到,闷哼了一下 邪见“你这个不知羞耻,不懂尊卑的女人!快放开杀生大人!!!大人那尊贵的尾巴也是你能摸的?!!!没听见杀生大人都难受的叫出来了嘛...
薇】♡《亲爱的》#日常温馨向 ● 戈薇● 夜叉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枫婆婆不在了,杀生和玲结婚生了孩子,琥珀成了驱魔师,而自己也生了诸叶。   “那个…戈薇。”夜叉突然打断了她。   “教我怎么扎头发吧。”他想到自己还没有给诸叶扎过头发呢...
夜叉乙女向『你被人气哭了 』● 小说● 男神×你● 同人文● 杀生
手拭去你的眼泪,凉凉的,刚好缓解了一下你哭的有点肿了的眼睛            “别哭”             他向你许诺“我会了他”               他看着你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夜叉乙女向『当睡觉时没有被子』● 小说● 男神×你● 同人文● 杀生● 奈落● 桔梗
原作者:柴不配   你把他的尾巴抱过来搭在身上 他静静的看了你一眼,等你睡着后变回了原身,将你放在他的背上,尾巴搭在你的身上 你迷糊着蹭了蹭他柔软的毛发,将自己深陷其中     你冷的不停搓...
当你听《青媚狐》被他发现.....● 小说● 男神×你● 同人文● 夜叉乙女向● 杀生
原作者:柴不配   严重ooc警告!用词不当警告!!!(可提醒我纠正)   ×你           他静静看着你,也不说话,等你发现他在你身后时歌已经放到结尾了...
【审神者日记】如你所见般的朴实无华 ● 刀剑乱舞● 烛台切光宗● 压切长谷部● 歌兼定● 鹤国永
。         歌的衣服上有股好闻的味儿,甚好甚好。不过……今天没看见药研、一期和小近侍山姥切啊,这仨去哪里了?太刀兄弟在那边的树下喝酒的喝酒写字的写字,石切papa跟青江好像去“跳大神”了...
【石切】问道中 ● 刀剑乱舞● 填词● 近侍曲
抖抖盐把他再练两级,让他安心毕业……   问道中   作词:碧落溪 作曲/编曲:志方晶子 主题:石切-《刀剑乱舞》   暂披作衣,瘦马穷径, 倦后且停孤旅。 松竹何曾语,江山入定, 俗世郁虑此间亦...
【火影乙女】当你被欺负的时候● 旗木卡卡西● 漩涡鸣人● 波风水门● 宇智波带土●斑● 我爱罗● 奈良鹿
见过最大的。”       鸣人   其实你一点也不想被鸣人发现你现在的样子。 头发凌乱,衣服被扯得破破烂烂,身上还有泥土,一看就是被人霸过的样子,简直狼狈极了。 你真的一点,一点,都不想被整天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