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乙女】该怎么相爱 #夏油杰x你 #咒术回战

sodasinei 2021-02-16

原作者:其嗔

 

 *夏油杰x你

*是补文扩写

 

当眼睛看不到 嘴巴也不会讲话 那我们该怎么相爱呢。

 

我问夏油杰。

 

当眼睛看不到 嘴巴也不会讲话 那我们该怎么相爱呢。

 

夏油杰听到这个问题后,拨开我额前的碎发盖上我的眼睛,他说既然想知道的话,我们来试一天吧。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果然发现自己陷入一片黑暗,我心说这男人别把我搞瞎了吧,开始冲外头喊夏油杰的名字,没喊两声他就开门进来了。我摸索着够到床沿下床,再摸索着拉上他手腕,我问他我以后还能看得见吗。夏油杰拍了一下我掌心,把另一只手拉到他脖颈间,做了一个点头的动作。两个人就这样僵持在奇怪的姿势下,夏油杰握着我的手,我扶着他的脖子。

 

怪异的一天这样开始了。

 

看不到,我也就懒得出去了,吃完饭窝进沙发找遥控器开电视。夏油杰听到响声也跑来我这边一起窝着,我问他想看什么,他拉过我手臂在手心写写画画,弄得有点痒。我说我不知道你在写什么,他愣了一下,听到他重重的鼻息,手里的遥控器被抢走跳台,把我圈在怀里。

 

我说夏油杰你的心脏跳的好快,好吵哦。

 

放在昨天他一定会黏糊糊的跟我说那是因为太爱了。

 

今天他说不了了,所以夏油杰用手触碰到了我,把整个毛茸茸的脑袋抱住,有些厚度的衣服阻隔了不少电视综艺的声音。现在我能听到的都是夏油杰的左肋深处迸发出来,隔着血肉丰满清晰的传递,刺进我的耳膜的跳动。

 

我笑他幼稚鬼,黑暗里的星星点点绘成夏油杰不满的表情。只是单调的黑,就已足够生动。

 

思绪又开始涣散起来,飘到高专的那天。

 

夏油杰像什么,硝子问。我一向不擅长形容抽象的概念,撑着脑袋眨了半天眼睛,找不出一个辞藻来形容他。我问硝子一定要说他吗,硝子点点头。

 

寻找措辞的时候我盯着窗沿,眼神忍不住往外面飘。高专的景色很好,往窗外望是茂密的森林,远处是看不清楚的山,重重叠叠。

 

我给了家入硝子答案,我说他像雾气。

 

那时候的夏油杰不善于表达情感,不会把爱与喜欢这种词语挂在嘴边,也不见他消沉的时候,他就好像拢在山顶的雾,浓稠厚重。走入内里,他就成了飘渺虚无。如果恰巧雾眷恋我的话,他也能缠上恋人指尖,包裹住恋人身躯。

 

高专的人说夏油杰更像尊佛像。

 

佛像吗,我问。是浅草寺的僧人们那样,斩断了七情六欲,无悲无喜的吗。那我希望他像尊佛像吗,摒弃浮华的佛像,那个永远阖着眼睛的。

 

不想,不像。我更希望他永远看向我。

 

况且,哪儿有像他一样穿着宽大喇叭裤打着耳洞的。

 

我在他怀里睡去。

 

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我不能通过窗外的光线判断日出日落几分几刻,时间对此来说显得无足轻重。

 

“夏油杰”,我喊他。

 

他动了一下,放开了我。蜷缩的睡姿并不是很舒服,我伸展了一下手脚,准备去厨房冰箱里开瓶饮料。小心翼翼的跟着记忆拿了汽水,但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寻找工具。家里这种玻璃瓶的通常是给夏油杰准备的。

 

“夏油杰”我又喊他,“来帮我开一下汽水。”

 

摊停在空中的手没有接到冰凉的玻璃,我听到他把开好的汽水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我问他是不是嫌我老是喊你有点烦人。

 

我不知道他站在哪个位置,伸出手往四周的空气探。夏油杰扶住我,把我的手往上移到他的下颌线,放好了之后环住我的腰。

 

我的小指碰到夏油杰的下唇,他伸出舌尖舔舔指尖示意继续往旁边挪,我又加了几指在唇上。这个动作的含义是想说点什么,夏油杰想让我亲手摸到。

 

他的唇开开合合,吐出我看不到也听不见的字句。

 

我说,“我也爱你,夏油杰。”

 

其实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但这样答就是了。

 

手指还留在他的唇上,嘴角上扬的弧度牵动了手指。

 

我捧住他的脸,拿拇指堵住他嘴巴。看不到,所以我得使用这种方法定位他的嘴唇。

 

我踮起脚,移开指尖亲上了他。

 

向】特殊 ● ● 男神x #x我 
不依不饶,问我为什么不做。   在他眼里我们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我问他。半晌答案浮出水面,他说在他眼里是恋人关系,而且是早就开始的恋人关系。   有些可笑了,是恋人吗。   我把青春付诸在灵与...
】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向 #五条悟 #
酸涩:“说五条悟和?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的六眼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这能算是恋爱吗?●
原作者:苍の鼠   *向 *ooc *第三人称 *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是接机的人记错了他的名字,以为来的人叫“雨荷...
x我】早春● 向● 男神x *不要在河流上面!
原作者:其嗔   *x我  *ooc归我 *不要在河流上面!   每个冬天的句号都是春暖花开。   今年冬天出奇的短,没等到我挽着的手出去散两圈步的时间,日本河流短暂的结冰期就结束了。我...
】戒断反应 #向 #狗卷棘 #五条悟 #虎杖悠仁 # #骨忧太
啊。   三只灵。   跑遍了整个高专,甚至拜托了悟和硝子才在一个楼梯间里找到了的气其实已经消的差不多了,不过看见他之后还是有点叛逆心理,想要再多任性一些时间。孩子的一点点私心罢了,会...
】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向 #狗卷棘 #五条悟 #
,坦然迎接着最终的归宿。 身边突然出现了诅咒,几乎用不了半秒的时间就能辨认出来是召出的诅咒。猜也能猜得出是为了救。 怕不是忘记了,我再怎么说也是师啊,这么想着,他召出的诅咒未能...
】想不想谈恋爱 #x我 #
要的。   ,高专二年级学长,在我入学后的三个星期展开了追求。师这个行业,人本来就少,女性更是寥寥无几,我只能每天躲在家入学姐身后寻求庇护,免受迫害。其亲近借口层出不穷,譬如今天的借口是电脑...
金阁寺● 向● ● 五条悟
原作者:京八桥   、五条悟。   “于是,眼镜使他们互相到一般路人。正如人生和我们之间,总有个像眼镜般看不见的障碍物存在。”   我看见那座贴满金箔的庙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坐在...
】当写作业的时候● 五条悟● ● 伏黑惠●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男神x
身边的人都要欺负自己,恨这个世界,不过人总是多元存在的,极致的恨意的背面,也有极致的爱意。         爱收养了。         不过爱与恨不重要了,现在只在乎为什么悖论到底怎么...
我那超喜欢大惊小怪的哥哥● 向● 男神× #五条悟→我←
过来,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关节轻轻敲了敲,带着笑意放他的手心。     吞了下去,随后一怔,甚至还不自觉的抿了抿嘴。     “草莓巧克力味,我的最爱。”我笑着朝他眨了眨眼,“既然觉得恶心,那就来找...
向】当他们把灌醉后● 五条悟● ● 悟
。”     “嗯?”我没听清后面说的话,因为五条悟这该死的又拿起了一罐啤酒在我眼前上下晃了。     我的注意力此刻全部在想如果今晚暗杀这个人然后立马跑路会被届发布几级的通缉...
单相思(/梦)(玉折)x我(普通人)●
明显,扑哧一笑,陡然清落一身佛僧的疏离和微妙的倨傲,爽朗地冲我招招手,亲切的语气一如令我一见倾心的回忆:“哈哈哈开玩笑的,怎么会不记得呢,这不是初中三年都和我同班的同学吗,真有缘啊。”   他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