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乙女】向死而生● 咒术回战● 男神x你 *五条悟x我 双视角

sodasinei 2021-02-16

原作者:其嗔

 

*五条悟x我 双视角

*ooc归我归我 第一次写五条的视角业务不太熟练

*想了想还是合并它们比较好

 

 

我:

 

他总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不论是被他们指腹为婚,还是关于我的事情,五条悟从不在意。甚至说,这些事情对他来说都微不足道。敲定婚约的晚宴上撂下一句这些事情谈好了再通知他就匆匆离去。

 

幼小的我扯着家人的袖子问他是不是反感我啊。父亲摸了摸我毛茸茸的头发,说怎么会,你现在跟他有了婚约,他不会的这样的。

 

婚约确定下来双方商议了不过一周,我就被送进了五条家邸,接受一个'五条少爷的未婚妻培训'。他们不怀好意,故意把我驯养成温顺的机器,只会乖巧的匍匐下身点头称是。我不愿意,拿出以前哭闹常施的伎俩。

 

可是我忘了这儿不再是能哭闹后被抱着轻轻哄的地方,换来的只有更狠的惩罚。我被饿的不轻,半夜想溜去小厨房偷点吃食充饥。长时间的透支身体早就吃不消,没等我半只脚踏出门槛,眼前就开始略过大片黑影,来不及抓住东西直挺挺的摔下去。

 

黑暗中有人踹了踹我,又蹲下来喃喃自语不会真出问题了吧。他把我扶起来,塞了一个裹着布料的东西在我手里。低血糖暂时剥夺了视线,只来得及看见一个印满蜻蜓的衣角,与手里半温的馒头。

 

嬷嬷告诉我那大概是五条悟,她又惊又喜,似乎在庆幸我们俩终于见了面,攥住我的手一边揩泪一边说,说我终于熬出头了。

 

五条悟吗,那个要嫁的人吗。

 

翌日我又看那片蜻蜓的衣角飘在庭院的树梢上。

 

他像一颗我画本上绘制的行星,存在一汪名为宇宙的泉里。画本里的宇宙被方方正正的纸箍锁住。可我知道,真正的行星应该酿在浩瀚无垠的无限中,而不是狭小且局促的挤在纸张上。

 

我装作没看见五条悟,继续走着嬷嬷教的步伐。

 

可那抹苍蓝色再也忘不掉。

 

长大后我成了一名高层下派到高专的监督。他还是一脸的冷漠,谁来辅助都一样,对他来说都是烂橘子。

 

我一直记得,五条悟的手是热的,塞给我的那个馒头也带了点温,是他捂的久了。

 

咒术高层们觉得关于我这个未婚妻的身份足够压住五条悟一阵子了,老头子们想用我扼杀五条悟反抗的心。

 

我说未婚妻这个身份不重要。

 

今年冬天来的比往常早些,十一月的风不要命的刮过,寒气剔骨一样往我衣领里钻。我身上还穿着高专的夏季制服,哪儿都嫌薄,成年之后再也没这么冷过了,只好把一丝不苟束好的丸子头放下,用它护住后颈这才感觉风灌的没那么强烈了。

 

那抹暗紫的衣角被吹的猎猎作响,风再吹过我的发尾。

 

我的头发会不会被风染成暗紫色,染成他衣摆的颜色,或者苍蓝色也行,那是他眼睛的颜色。

 

五条悟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给我,我没接。他径直走来拿宽大的制服套住我,再拉上拉链。这串动作一气呵成,唯独我触碰不到他。

 

高耸的衣领挡住我半张脸,心想这下视线也变成紫色的了。

 

我怪过五条悟,怪他太过凉薄心狠,到最后黯自神伤,他半分影响不受,依然过着逍遥日子。今天也是这样,他像一颗了无牵挂的行星,只短暂的现身片刻,就隐进银河深处。

 

偶尔家入硝子在逛街的时候会问我,为什么不解除婚约呢,既然这对双方来说都是折磨的话。

 

我想,如果他没有生来最强,如果我没有降生御三家,这样推动着因果轮回的齿轮是不是会不一样。 

 

硝子知道洛希极限吗,我问,她摇摇头。那我讲给你听。

 

行星和卫星会因为万有引力不断靠近,但他们之间有个保持安全的最短距离。一旦超过洛希极限,潮汐力会把那颗卫星撕碎。

 

爱情对我来说就像是洛希极限,如果离行星的话太近一不小心会被撕碎。

 

御三家需要一个最强的神,可是他们不想要一个毫无人性的神,又害怕他被拉下神坛跌入烟火气息中,因为他们只是需要一个伪神。有血有肉,会疼会爱,会怜悯信徒们的伪神。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不能靠近彼此,就像两颗行星与卫星。

 

硝子,我不能越过那道无限,而他也得不在乎才行。

 

我回去后躺在床上,五条悟从支开的窗棂悄悄摸进来。他把温热的脸颊藏进我的颈窝。

 

“五条悟,别解开无限。”他点点头。

 

宿舍楼层不高,刚刚好能看到树干末梢的枝桠。小时候那抹苍蓝又浮现出来,我说是我忘不掉那抹苍蓝吗。五条悟咬住我下唇,说是那抹苍蓝忘不掉你。这句话说的吞音少节,不过我心知肚明。

 

也许嬷嬷说的对,我熬出头了,霸占我青春的苍蓝忘不掉我,而那颗行星再也不能了无牵挂被拘束在纸张内。

 

可是它最终属于广袤的无限。

 

五条悟终于明白,无论是否保持这个最短安全距离,他的爱情终究会被撕碎。

 

我说五条悟,别哭,要知道那颗跟着你环游好久的卫星粉碎崩塌后,会化作星尘笼聚在你身边,凝成一个环,就像这样抱住你。

 

这次我真正触碰到了他。

 

在彻底粉身碎骨前,我终于回应了五条悟的爱。

 

 

五条悟:

  

我其实不太在意那些事情,他们比不过街尾新开的甜品铺万分之一,那场滑稽的宴会上我只留了一句冷冰冰的话。

 

双方确定婚约后过了一周他们就把她接过来养在家邸深处。我不想见她,她也没机会跨出后院高高的门槛。不过他们说我的童养媳闹腾的很,不愿听嬷嬷的安排。我问道那她会怎么样,得到回答是会被断食,作以不听话的惩罚。我嘁了一声,嘲讽他们这种愚蠢的驯养行为,也嘲讽她,学乖一点不就好了。

 

所以我打算去警告她一下。

 

她院子旁有棵老树,夏日里枝桠疯长直直蔓延到院内。我借着夜色跃上去,斟酌如何交给她才好,就瞧见她摇摇晃晃的开了门,没等踏出半步又跌下去。慌乱间我以为是出什么毛病,走过去踹了踹地上的她,又蹲下探了呼吸,大概只是低血糖了吧。我把她扶起来,从怀里摸出捂了有些时候的馒头交给她才离开。

 

希望明天我来看她的时候,她能乖一点。

 

翌日清晨我又摸上树梢。她明显比昨天有精神,听长辈教诲的时候眼睛乱瞟,好巧不巧与我撞了个满怀,她又当作没到一般转过头去,走着教的步伐。

 

不清楚为什么有这种感觉,我的心脏第一次闷的厉害,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用右手圈住自己的脑袋枕上去这才发现连着跳动的频率也增快不少,吵得心烦得很。

 

我开始频繁的梦到她,在峭壁之上、在森林深处、在迷雾之中、在海底一隅、在万里高空。

 

她有本画册,里头讲述的是宏大的宇宙,左上角附了行端正的小字,她写道宇宙不应该皱巴巴的存在这里,它们应该属于无限。

 

那本画册后来她送给了我,我感到好笑,拿着它指着那行字说就算纸面再小,它能承载的也远远超越了一个宇宙的含义。于是我扫开桌面上的摆放,将画本平铺上去,又找来了苍蓝色的笔把这一面涂满。她问在干什么,我说我在向你展示纸面的宏伟。我指指眼睛,又指向满是蓝色的图页,说这里包含的东西比宇宙多多了。

 

苍蓝里不仅仅有宇宙,还有我的心。她能懂的,我们都心知肚明。

 

后来不知道那群烂橘子们怎么想的,把她转去京都校就读,我们只能通过短信记录下来一切。

 

她问如果没有了未婚妻这个身份,爱的人还会是她吗。我答到当然会,未婚妻这个身份不重要,也无法阻止我们相爱。

 

向死而生的爱情。

 

他们需要一个最强,可是他们不想要一个无法束缚的神,又害怕他被世俗同化,无法接纳他们灌输的理念,因为他们只是需要一个伪神。有血有肉,会疼会爱,会怜悯信徒们的伪神。

 

直到她被高层下派来做辅助监督,我们才能频繁的见面。但我也有些恼火,为什么是她来当我的辅助监督。跟着我无非就是把她扔进涨潮的海湾里,谁不知道这里暗礁重重。

 

原因当然是为了警醒我不要玩物丧志。

 

今年的冬天来的比往日早了好多,她身上还穿着高专的早春制服,单薄的很。我看到她把头发放下来披着,又觉得她还是把头发染成紫色好看,算了,还是蓝色好看。

 

晚上我窝在她颈窝咬耳朵,我说我以前老是梦到你,我们在好多好多地方相爱。她说是吗,我答是啊,忘不掉你。

 

我怎么能忘记她呢。

 

我一度以为自己是最强就能保护她,保护同伴,保护一切,可是她依旧被撕碎,连着一切都崩塌了。

 

他们把从眼眶里落下的水珠喊作泪,把山上的植株喊作珊瑚,把海底的喊作花枝,把她喊作我的爱人,五条悟的爱人。

 

X】愈合 # #X # *he小甜饼
特级更棘手的诅咒。     选择的是近,对的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强,诅咒很快就被按在墙上失去了攻击力。     但有一点迷惑,老师直接用自己的几个式之一,或者领域展开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
X的世界 (反穿) # #X
最受欢迎的“疯批美人”设定,难怪最近各个社交软件都被刷屏了。     打了个哈欠按下平板第七集的暂停键,又往后伸了伸懒腰。     老实说看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喜欢的角色,可能是其他...
的青春奇妙恋爱物语 # #x
惊讶程度比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这玩意还要令人震惊。 他自来熟的过来牵起的手,拽住呆滞的教室,“不拒绝,就是同意了。”   于是,就这样和交往起来。     9. 其实交往后的...
的神明 # #x
打扰的歉意吧。”   不是询问,更不是请求,是命令。   回去之后的那些言论,才让才知道了祂的身份。   出身于界御三家之一的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六眼。界没有人不知晓,出生即改变了...
××卡卡西】的两个老师同时告白● 旗木卡卡西●X●火影忍者
流露出什么惊异神色。   “嘛,好吧。说的知道了。”歪着头看着,“但既然我们两个同时告白了” “要选择谁呢?”卡卡西手抱臂,微微后仰,靠在了咖啡厅的沙发上。   “可是...
】早餐店老板娘可以拥有神仙爱情吗 ● x #x #无脑小甜饼
原作者:其嗔   *x 无脑小甜饼 *ooc归    白头发的那个人真的很难伺候。   开早餐店的第三个月,白头发那个人统共来了几,今天是嫌豆浆不够甜,昨天是粥太稀,大前天说玉子烧...
好像拯救了世界但不知道 #/夏油杰/伏黑甚尔x原创
着无下限式狂轰滥炸的疯子和记忆里并无任何不同。   单人突破了众人混战,挥舞具砍废灵冲到面前,一拳打在了那张漂亮嚣张的人共愤的脸上。   在被一拳打飞之前,还是懵逼的状态...
写老师的欧欧擦同人被发现了该怎么办(x)●
原作者:川越   Tips. 1.x(无具体设定) 2.梦/ 3.就很欧欧擦(ooc) 4.不是写老师的欧欧擦擦同人别误会啊!!     “洲崎绘里一明眸...
】中了奇怪的诅咒之后 #X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狗卷棘
改成什么了?很好奇。          还没等问,已经在反思自己的错误了。          “对不起,不应该与结婚后冷落,也不应该逼迫孩子,也不应该在难产……失去孩子后同离婚...
双向暗恋(/梦)x
原作者:川越   文前提示: 1.x(没名字) 2./梦 3.ooc有   也不是没幻想过双向暗恋。   只是每每如此后,面对现实胃就会更痛,想得有多美,痛得就有多酸...
x 」《与雪同归》 # #×
对随时都有可能自爆亡的特级灵真没有防备心。然后他眨着澄澈似冰晶的眼笑着告诉他可是无所不能的。就笑了,问那无所不能的会救吗?他说肯定不会。   因此很满意,最后送了他一份小小的礼物...
】关于那些社瞬间 #X # #虎杖悠仁 #伏黑惠 #狗卷棘
byt是什么感受?          就算是这种外人面前的乖乖也想飙一句脏话以表明这种社场面的社程度。          在羞耻得面红耳赤的时候,笑了,还笑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