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汤加传承—萨拉斯瓦蒂妈妈

seulmin 2020-08-29

Saraswathi Rangaswamy 萨拉斯瓦蒂

Guruji(帕他比乔伊斯)的女儿萨拉斯瓦蒂生于1941年。十岁到二十二岁的这段时间里,她每天与她的父亲练习。1971年以来,她持续教学;1997年,母亲Amma去世之后,她一直肩负着照顾父亲的责任,直到2009年父亲过世。她的两个孩子是Sharath和Sharmila,他们后来也都成为瑜伽老师。

 

你在Mysore出生、成长,可否跟我们分享一些令你印象深刻的特别的回忆我往事?

我很爱Mysore,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结婚之后,我和我的丈夫一起生活了几年他当时在加尔各答附近工作。怀了Sharath之后,我就回到Mysore,后来就一直待在这里。

念书时,我每天练习瑜伽。14岁的时候,我有一次在学校的活动上表演脸颊敬畏式,校长紧张的说:“快停下来!很危险!”但是我不在乎,我练得很开心,柔软度也很好。高中时我很喜欢运动,也赢了很多奖项。我被选中去参加圣母节的游行,我还记得当时到君主坐在大象背上的金椅上……那段记忆很特别。

我父亲曾经带着我到处巡回演讲,讨论瑜伽是什么。他介绍某些体位法的好处时候,我就在旁边示范。他一边喊动作串联的计数,我就在旁边跟着做譬如龟式kurmasana。我父亲个头很大,大概80公斤吧。他会站在我的背上演说,讲述这个体位法的益处,有时候甚至在我的背上站上一个小时。我的妈妈跟我爸说:“不要讲太久!”我爸爸就回答:“我只讲5分钟而已。”但是我们到了现场之后,他有讲了一个小时。不过我不觉得痛,当时我年纪很小做得很开心,因为大家都在看我。

 

在西方文化强烈的影响下,现在的mysore跟你小时候比起来,有很大的变化吗?

以前人没那么多。mysore以前很美人也很亲切,只有在宗教节庆时,我们才会进城,看到茫茫人潮购买鲜花素果的景象。那是唯一人多的时候,但是现在仿佛每天都是宗教节庆,到处都是人,盖了很多工厂也有很多游客。

以前有些很好的老传统,以前的人总是充满活力,在某些特别节庆的时候,我们会做一些特别的佳肴。譬如象神节时我们会做椰子球;祭拜女神高丽时我们会做甜麦饼。大家都很喜欢参与祭拜活动,全家人都会聚在家里吃着美食,享受团圆乐趣。以前只有在某些日子才能做特定的事情,现在大家每天都想干嘛就干嘛,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东西都少了一些特殊意义,现在想吃甜麦饼到处都可以吃到。

以前家里的男人要为全家人负责,家人也很尊敬他。现代人结婚之后就想搬出去住,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全家人都要住在一起,三、四代同堂,有人出了状况,其他人会互相照顾,问题就比较少。现在大家比较不愿意凝聚家庭的向心力。尽管我们家里还是四代同堂,但是传统已经慢慢流失了。西方文化慢慢注入印度,以前每家只有一辆自行车,现在每家都有两辆摩托车跟三辆汽车。 

 

结婚生子是否影响到你的瑜伽练习?

我1967年结婚,当时我才26岁结婚。结婚以后,依照印度的礼俗,我必须搬去跟我先生住。他在tata汽车上班,公司位于加尔各答附近的地方。我结婚之前从来没见过我先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印度婚姻中很普遍。我先生没练习瑜伽,也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我还是有教一些小朋友,不肯放弃我的工作。1975年时,我决定休学,不想念大学,因为我想教瑜伽。于是我回到家里,跟我爸爸学习教学。当时有很多女性来我爸爸的教室练习,由我负责教她们。我怀孕之后就回到我爸爸家住,在那里生了Sharath。

跟我先生一起住其实很辛苦,因为他老是换工作。我们就要一直搬家,我爸妈问我,“你带着两个孩子能去哪里?”我很担心他们的教育,有的学校说英文,有的学校说印度语。如果每六个月就要搬一次家,小孩子很难好好学习。我爸妈,“说如果能好好待在一个地方那你去,否则你就留在这里。”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所以我就在我爸家住了14年,我的先生来来去去放假的时候就来看我。最后他去沙乌地阿拉伯工作了六年,我问过他好几次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但是他不想让我去那里,因为那个国家跟印度差不多。所以我一直待在mysore,我们的家庭向心力很强。

 

你们家族是斯摩塔婆罗门你可以谈谈这个印度阶级吗?它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我的祖父和曾祖父都是婆罗门,我很喜欢婆罗门的一些礼数,例如祈祷文,宗教仪式。斯摩塔婆罗门遵行商羯罗的教诲,我们不只敬拜湿婆神,也拜象神和Devi女神,但是众神其实都是一体的。我父亲那边拜的是湿婆神,我结婚后跟我丈夫同住,当时让我拜的神就改为毗湿奴。结婚后女方就不能住原本的父家,得追随丈夫。

宗教仪式可以唤醒内在对神的敬爱。我爱象神,每天早晨起床时,象神就在我的房间里,我对着祂唱颂诗歌后,才会去教室教课。婆罗门对于唱颂诗歌,宗教仪式很讲究,这学问代代相传。以前的婆罗门很穷困,不能当工程师、医生,只能当律师、教授,在学术界发展。婆罗门很有学问,他们的职责就是保存印度的传统智慧。他们精通梵文,对于其它语言也驾轻就熟。

 

你和你父亲的老师克里希那玛扎亚以及他的家人关系好吗?

我们没有太多接触,我曾经参加过克里希那玛扎亚的考试,他给过壹级和贰级的认证,很久以前大概是1985年吧,我想和我爸妈去美国,但是我申请不到签证。Sharath和Sharmila年纪都太小了,我先生在沙乌地阿拉伯工作,他们说:“如果你把孩子留在印度你就可以拿到签证。”但是我没办法丢下他们,去不去美国不重要,孩子才重要。那个时候Guruji的西方学生想要拜见Guruji的老师,于是我就带他们去清奈找个克里希纳玛扎亚。克里希那玛扎亚的儿子德西卡恰和他的家人最近也有来我们家,所以才稍微有些联系。

 

可否请你谈谈你亲身接触ashtanga瑜伽练习的经验?它是否对你的人生带来正面的影响?

因为ashtanga我才会这么坚强,它的好处实在太多了。我很小就开始练习,我爸爸在我五岁时开始教我瑜伽。我的柔软度很好,我外婆看了,对我大喊,“你爸爸要害死你啊!”但是我很开心,我从10岁练到22岁,而且每天练习。除非有时候我妈妈身体不舒服,我才偷懒。当时我爸爸要去瑜伽教室教课,还要去梵文学院上班。Manju又很小所以我有责任好好照顾家庭。

我是第一个不需要别人协助,我就能独自完成脸颊敬畏式的女孩子。我常常跟我爸爸一起去表演,他很厉害,常常叫我做某个体位法。我说“明天!”他说,“不行!现在做。”我就只好做了。他以前不太帮别人调动作,只会大声说,“你做!”我的站姿还不错,但是束脚式对我来说很困难,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变得僵硬了,我为了这个动作哀哀叫了好多年。 

 

你早期教瑜伽时有什么特别的体验吗?

因为我跑回娘家住,很多人都取笑我,我曾经每天哭泣。

Sharath四岁时,我跑去找我先生。他当时在卡纳塔克省北部工作,但是那里水不干净,牛奶不好,Sharath又生病了,我在那里住了一个月。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发烧,头痛,我先生又每天忙着工作。我很担心,所以我们就回到mysore,我带他去看医生,医生说他得到是传染性单核细胞的增多症。这种病很严重,要治疗一整年。工地到处是砖瓦,Sharath蹦蹦跳跳的,又摔断了腿,三个礼拜不能走路。当时他才七岁,后来他的血红素偏低,又患上了风湿病,卧病在床四个月完全不能动。在他4岁到14岁间,状况接二连三的来。我当时的经济有些问题,根本不知道怎么付他的医药费。于是我决定自己开班授课,我爸爸说不准刊登广告,瑜伽不能用广告宣传。但是他有一个叫做沙里沃克的美国女学生,她当时住在我们家,还主动在印度报纸上帮我刊登一则广告。开课的那一天,来了十个学生,我一堂课收50卢比,月费25块。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手上握着200卢比的感觉真不错。我们的纳拉扬医生也帮我在《迈索尔之星》买了四个礼拜的广告,于是越来越多人来跟我上课。人多了,嫉妒就跟着来了,有人抱怨学费太贵说,“Guruji刚开始教课时才收3卢比,你收25卢比,这是为什么?”我回答,“guruji那个年代1公斤白米才1卢比现在要10卢比了。”每隔几天他们就会拿我的瑜伽教室帮别人剃头,或者在里面做椰子球。我问他们:“你们到底要不要让我在这里教课?”寺庙后面还有一个空房间,平常下午都没有用,学生又很喜欢那里,于是我就在那儿教了11年。当时Guruji跟Amma常常出国,我想待在家里照顾家人,所以我也帮忙教Guruji的学生。11年过去了,人们的嫉妒心又跑出来了,有人在墙上写着,“不要在这里教课。”那天我妈妈刚好跟我一起来教室,看到这景象就说,“你不要来这里教课了。”当一切都很顺利的时候,人们往往不会鼓励你,只会相挫你的锐气。

 

你是第一个在mysore梵文学院受教育的女性,又是第一个同时教授男性和女性瑜伽的女老师,可以谈谈这方面的经验吗?

梵文学院当时不收女生,那个时代很保守,一般人不能接受男生和女生一起受教育。我是学校收的第一个女学生,我念了三年的基础梵文诗学,和男生一起在梵文学院练习瑜伽,等到我毕业之后要分担家计了,学校的女孩子才慢慢变多。我在寺庙里只教女学生,因为我家人希望我保持传统。但是我去过美国,发现男生和女生其实可以一起练习,心想我何不一起教男生和女生?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的。我就这样做了,我想看看结果如何,因为只要我心意坚定,又怎么会有问题呢?我当时也有教很多男生,在印度如果有人看到你和男生说话他们自然会觉得你是坏女孩。但是我不在乎别人的想法。

 

你的母亲是否影响你的人生?我听说她是个很特别很慈爱的女性。

我妈妈很有趣,也很爱说笑话,她爱所有的学生。还会为西方学生准备很多食物和咖啡。我妈妈很喜欢照顾人,她很照顾我爸爸。即使在他穷困潦倒的时候,爸爸抛下了他的故乡的一切,带着2卢比来到mysore,婚后的薪水也只有14卢比,但是我妈妈还是和他在一起,14卢比中四卢比要付房租,1卢比要付电费,剩下的9卢比要打理整个月的开销。不过她不介意。我们有时候好几天都没有饭吃,只能吃屋子后面树上长的一两个木瓜。我哥哥和我还很小的时候,爸爸偶尔有钱了,才会买米回来。我们当时一无所有,午餐只能吃一点小东西,后来爸爸开始赚钱了,但是妈妈一直记得以前的生活。钱并没有改变她什么,尽管他们的星座不合,她还是很爱我爸,他也很爱我妈。63年来他们都很幸福快乐。

她老是拿我爸开玩笑,有一天他买了一台摩托车,当时Guruji已经70多岁了,他一把年纪才开始骑车,每一天都会摔车,很有可能摔坏身体。我妈妈总是骂他,“把车子退回去!”我爸爸就说,“不要!你要坐在后面呀。”她说,“我绝对不会骑那鬼摩托车,你去在别的女人吧!如果我摔坏了身体谁照顾我?你摔坏了我还可以照顾你,我绝对不会做上玩意。”我爸爸老是摔车,他是个很聪明的女人。

 

Sharath现在是父亲了,同时也是瑜伽老师。你看着他成长进步,是否有什么感触?可曾给他过什么建议?

Sharath小时候练过一阵子瑜伽,但是他没有兴趣,他比较喜欢玩板球。1989年我第一次去美国,当时就只有我和Guruji还有艾玛三个人。Guruji在西雅图机场喝了一瓶果汁就食物中毒了。病得很严重,我们回家之后,医生说,“Guruji要好好休息,他太操劳了。”他当时并没有助教,早上晚上都一个人教课,我告诉 Sharath,“Guruji很照顾我们家,但是没有人和他分担ashtanga教学工作。”Guruji出国的时候,还要有他的某个学生代课。我斥责Sharath,“要是没有人帮Guruji,ashtanga怎么办?”隔天,Sharath就说他想要去教室,从此一天也不缺席。他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这时候西方学生也越来越多了,我的孩子跟我的父亲一样渴望散播ashtanga的种子,这是我们家的志愿。就算我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我还是想继续教瑜伽,现在我只想好好教学,好好照顾家庭,照顾我自己,这样就够了。

 

你的女儿Sharmila在班加罗尔教瑜伽,那是个西化工业都市。班加罗尔的人能适应ashtanga瑜伽练习吗?

Guruji叫她在家里教瑜伽。在班加罗尔教瑜伽的人很多,但是都不像她的外公一样依循正确的方法和系统。所以她想我何不干脆教大家正确方式?Guruji当然给予祝福。她的学生越来越多,其中也有西方学生,还有来印度工作的外国人。越来越多人听说帕塔比·乔伊斯的外孙女在那里教课,大家都很兴奋,因为她是他的外孙女,这一点很重要。

 

身为一个女老师,你对于怀孕而想要练习ashtanga的妇女有没有什么建议?

怀孕妇女练习是好事,可以把氧气带入血液中,并送到胎儿体内。胎儿可以运用到,母亲在这时候的柔软度也特别好。女性在生理期时,应该要休息三天,但是很多西方的女性仍然持续练习,这样子很不好。生理期就该休息。很久以前婆罗门的妇女每天辛苦工作,但是到了生理期的时候,她们就会好好休息,换其他家人烧饭做家事,反过来照顾她们。生完孩子之后,妇女应该休息三个月,不得练习。怀孕的头三个月也一样,你可以简单练习一下,但是不要跳,坐着好好呼吸最好。有一个怀孕四个半月的女孩子来找我练习,练的还是第二级和第三级,这没有问题,每个人的状况都不一样,有时候我们最好也要咨询医生。

 

对于想要像你一样长期教授ashtanga这套系统的瑜伽老师,你是否有什么建议?

你不能擅自改变方法。你在mysore怎么跟我们学的,就要原汁原味的传递下去。Guruji教导了我们好多东西,你不能改变它。如果遵循Guruji方法一定会有灵性方面的成长。他会改变你的心智,一切都会改变。人们喜欢这套练习原本的面貌,所以它才会传播到世界各地。40年来没有人的教学像他一样。等到年纪大了,7、80岁了以后,你只需要保留少数几个题体位法,但必须持续练习。你可以只练一级,这样就够了,但是不要放弃。你可以因人而异的调整练习教学,为他们选择适合的练习。块头再大的人也可以依照正确的呼吸串联做拜日式,你可以让他们试试看,他们很快就会上手,越做越容易。如果不能做拜日式,就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把呼吸、根锁和凝视点的观念带入其中,就连病人也可以呼吸。只要长期练习,心情都会愉悦,身体都会轻盈。很多人告诉我们,Guruji的ashtanga瑜伽改变了他们的生命。西方人很强壮,一旦开始了就会持续努力。印度人不爱做瑜伽,他们会害怕,医院的医生都告诉他们不要乱动,好好休息,吃饭就好。

 

你认为ashtanga未来会怎么成长?我们要如何保存这套传统的练习?

老师应该维持传统方式教学,它很珍贵。我喜欢这套瑜伽练习,我不认同其他的派系。只喜欢ashtanga。它的呼吸、锁印、凝视点都与众不同。现在很多人改变传统方式,把各种派系混杂在一起,但是那并不是ashtanga练习。跟随我们的老学生练习,不要追随不了解正确方式的老师。和我们在mysore练习的老师都很诚实,我们认识他们。他们教学之前都曾争得我们的同意。但是很多人根本没见过我们,就在外面教ashtanga--这就是不诚实。他们没有获得我们的认可,ashtanga不是我们所独有的,但是正确的方式很重要,方法正确,才能顺利传扬到各地。首先我们要尊敬教导你瑜伽的老师,也就是Guru。他是我们的根(mula)如果没有尊敬的心你就无法看见神。这一点很重要。很多人改变练习系统,这只是为了服务小我。你要想想谁才是好的老师,好好追随他练习。一直换老师并不好,你会错乱,混淆。若你的心智强壮,你就会跟着一个老师练。你可以到处跑,到处试,但是找到了之后就要从一而终,当你找到了适合你的老师时,你的心会有所感应。

 

2008年,Mysore.

本文来源:

《GURUJI》Guy Donahaye ,Eddie Stern

《传承》伍立仁  译

~~END~~

汤加传承--掌门人 R.Sharath Jois(上)
汤加瑜伽很独特,汤伽最重要的不只是动作,还有正确的呼吸方式,也就是有声音的自由呼吸以及呼吸与动作的串联步骤vinyasa。这个练习传承自克里希纳玛扎亚,强而有力,对身体的效果很明显,所以我认为...
汤加传承--掌门人 R.Sharath Jois(下)
的体悟瑜伽,就必须追随老师,臣服于传承系统。 过去八、九年来,我常常旅游西方国家,发现他们的思考模式和我们大不相同,我觉得他们很会营销自己,因此瑜伽变得越来越商业化。Guruji是当今印度数一数二的...
如何开始汤加瑜伽练习?
如何开始汤加瑜伽练习: 如果你不确定在哪里开始ashtanga的练习,我们鼓励你来遇见我们友好的教师和回答你问题的人。你也应该考虑观察我们的课程,以更好地了解每种课程是什么样子的,当你参加(特别...
汤加瑜伽是一种生活方式
汤加瑜伽是一种生活方式,没有一个良好的结构和基础,建筑物不会牢固。   In yoga, it is veryimportant to have a guru to guide you. It...
太阳之井——奎尔的陷落
奎尔,将精灵围困在脆弱的防线後。银月城的游侠将军希·风行者奋勇战斗,但仍不敌摧枯拉朽般地击溃了精灵的部队,顺利进入了太阳之井。作为展示他的力量的手段,他把希的遗体变成女...
【海贼王乙女向】带他们回家见父母 #艾 #博 #山治 #索隆 #马尔科 #罗 #男神x你
个稍微精神点的发型,但是好像有点夸张……”   “还有这个。”你扶着额头,拍了拍车前盖,“为什么是玛莎博你人设崩了知道吗?”   “克尔说越风的车越有排面,我想来想去,就临时提了一辆新的...
的背叛
。『污染者』克蒙德负责带领的大军与任何胆敢抵抗黑暗泰坦的敌人作战。 基尔加丹的第一步行动就是用他可怕的力量奴役吸血的惊惧领主,这些基尔加丹的精英卫队和遍布宇宙的爪牙很乐意为他们的主人寻找可以引诱...
【海贼王乙女】当他闲暇时 #特法尔加·罗 #索隆 #艾 #博 #山治
原作者:渊AD钙批发商   *内含罗/索隆/艾/博/山治 *ooc怪先行抱走罗殿     Ver.特法尔加·罗 船长在没事情可做的时候喜欢看书。   以往他还能心平静气地坐下来,沉浸在书里...
【海贼王乙女】我的妹妹究极可爱 #艾 #博 #路飞 #特法尔加·罗 #索隆
原作者:渊AD钙批发商   *内含ASL/罗/索隆 *现代Pa *dbq我是ooc怪但是罗殿我还是要抱走!!!   Ver.艾[学生会长] “请问... ...艾在吗?”你从微敞的门缝中探出一...
【海贼王乙女】给我永远的小朋友 #艾 #博 #路飞 #特法尔加·罗
原作者:渊AD钙批发商   *内含ASL/罗/索隆 *谁还不是个小朋友了呢 *长短不一   别问  问就是我偏心     Ver.艾 今天是六一。   事实上他还不知道这回事儿。   转念想起...
【海贼乙女】Wedding ● 海贼王乙女向● 山治● 艾● 索隆● 特法尔加罗● 路飞● 卡塔库栗
婚礼,从婚纱到蛋糕都是他精心挑选制作,被爱意包裹的感觉无比温暖,你想让山治也感受到,        所以一早就偷偷送信去了巴。       特意拜托了哲普吉酱由他来牵着你入场,在他将你的手交给山治时...
奎尔的建立
,无论在哪里看到他们都会将其格杀勿论。 许多年後,高等精灵终於找到了一片可以追忆卡林多的土地。他们在大陆以北的森林深处建立了奎尔王国,并誓言要建立一个远比他们的卡多雷同胞更强大的帝国。不幸的是,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