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超喜欢大惊小怪的哥哥●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你 #五条悟→我←夏油杰

sodasinei 2021-02-26

原作者:めぐみ⍤⃝

 

    全文5千+

    五条悟→我←夏油杰

    有非常隐晦的甚尔线

    我的哥哥,五条悟。

    是个超级喜欢大惊小怪的笨蛋。

    1.

    我叫五条贺娜,姓五条,名贺娜。

    是五条悟的妹妹。

    …………

    不,他才不是我亲哥,我亲哥绝不会这么憨。

    我是他的远亲,是这一代除他之外最强的天才。

    但身为[六眼]和未来五条家家主的他,则是我拼死要守护的对象。

    这也是我被家主收养的原因。

    也是我从小被灌输的理念。

    身份再尊贵也不过是五条家的一只狗罢了。

    2.

    “哈?这个毛都没长齐身上还挂着一溜串玩偶的小丫头片子是我妹妹?”白发蓝眼的少爷瞪着眼看向此刻手被家主牵着的我。

    “是的,…哥哥。”顿了顿,为了保持人设我还是把“哥哥”两字说出口,“以后请多多关照。”

    “才不要。”五条悟满脸嫌弃的撇了撇嘴,“这种兄妹深情的戏码你找别人玩去吧!”

    说完白发猫猫就嗖的一声跑的要多远有多远。

    抱歉了,小少爷。虽然我也很讨厌你,但我可是要尽职尽责的完成任务呢。

    我撒开腿追了上去。

    …………

    要论追捕,估计没人能比得过我。

    在第N次把五条悟少爷从树上扒拉下来后我感觉自己心态已经平稳到就算有人告诉我第二天会死也不会慌的地步。

    “哥哥,现在已经到教学时间了哦。”我拽着他的衣角把他往书房里拉。

    “知道了知道了,你简直比老婆婆还啰嗦。”五条悟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我走。

    “哦,谢谢夸奖。”

    “……”

    其实我不在意五条悟说我什么,就算有时候真被惹急了看到他的颜气也会瞬间消去大半部分。

    我就是颜狗怎么了。

    谁不喜欢漂亮的白色猫猫!

    反正我超喜欢。

    还有,其实五条悟也不算多讨厌我,毕竟真正讨厌一个人眼里的情绪是无法掩饰的。

    但他对我的感情,怎么说呢……

    我现在在他眼里的定位差不多类似属下+玩具+闹钟吧。

    3.

    我在他眼里的定位真正有变化的契机是一个晚上。

    我不是说了吗?他是我的守护对象。

    作为六眼的他可是有太多太多东西想要杀掉他的。

    由于我们还都很年幼,所以作为兄妹睡在一床也没多大关系。于是我就死皮赖脸的抱着被子和枕头在他强烈又无效的抗议下完美的把东西搬到他床上。

    这不,现在就方便了我对吧。

    “睡你的觉吧。”

    看着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睁着眼,宝石般的蓝眸充满冷漠与死寂的五条悟,我叹了口气点了下他的额头,起身穿上外衣。

    嗯,今天天气有点冷,我别感冒就行。

    否则绝对会被五条悟那混蛋笑话的。

    ………

    啊,如果清洗的话会花费很长时间吧。

    我看着地上的尸体和混杂着奇怪颜色的血液叹了口气。

    嗯,总而言之。

    我把那个不自量力想来杀五条悟的家伙的头给捏爆了。

    其实我也没想到他头会这么脆,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力气更大了所以没有掌握好力道。

    黏黏嗒嗒的恶心触感仿佛还停留在我手上,恶心的我又拿了一瓶洗手液恨不得搓秃噜一层皮。

    回到卧室内,我看到五条悟还躺在床上睁着眼看向我。

    “你还不睡?”顿了顿,我爬上床后问到。

    “为什么去杀他?”他看起来很疑惑,“你明明知道我是不会死的吧?”

    这我当然知道。

    他是我要守护的对象。或者说,如果遇到连我都打不过的敌人,我必须拼死要杀掉对方或者能拖延一段时间就拖延一段时间。

    所以我可以冷眼旁观那些自不量力想要取五条悟首级的人被五条悟反杀。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我有些纳闷,“我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

    我不想五条悟受伤,所以要保护他。

    这不是那些老不死的强加给我的责任,是我打心底想要做的事情。

    简而言之,他是我的。

    谁也不许碰他。

    “好了,睡觉。”

    现在已经磨蹭到很晚了,为了防止五条悟叽叽喳喳问个不停,我直接钻到他怀里熊抱一样搂着他闭上眼。

    “嗯。”

    ……

    4.

    自那次事件后我们的感情急剧升温,现在我估计他已经从心底把我当成妹妹了。

    但就是很烦……

    “不要嘛不要嘛,娜娜酱陪我去玩啦~”

    五条悟将我抱在怀里不停的蹭着,甜腻的撒娇声里仿佛伴随着猫咪舒服的呼噜呼噜声。

    “不可以。”我推开他的脸,然后他又顺势再蹭了过来,“今天的作业还没有写完。”

    “可是人家更想和妹妹一起增进感情哎?”五条悟眨巴着蓝色的眼眸,微微鼓起腮帮可可怜怜的看向我。

    “一起学习也是增进感情的方式。”我毫不犹豫的躲开了他的美颜攻势,使劲抱着比我体型大的他往书房里拖。

    “不要嘛QAQ”

    我:………

    “QAQAQAQAQAQAQAQAQAQAQAQAQAQAQAQAQAQAQAQ”

    我:……唉

    “算了。”我叹了一口气,“下不为例。”

    “好耶!”五条悟表情瞬间由哭哭转变成兴奋,反客为主的把我抱起来向门外跑,“娜娜今天一整天都是我的,我们先去吃甜点,再去商店里一起买兄妹装唔,当然情侣装也可以,顺便再给你买一些小裙子穿,话说你总是经常穿着和服哎?给你去买几身汉服好不好?再给娜娜梳一个包包头!当然娜娜也可以自己挑发型哦~”

    我下巴抵在他肩膀上,眼神死的看着离书房越来越远的道路。

    别的不说,难道真有给小孩定制的情侣装吗?

    …………

    还真有。

    在此我不得不说一句垃圾成年人垃圾商家垃圾品牌。

    这还真是情侣装呢。

    卖这种衣服给小孩穿真的没问题吗(老爷爷看手机jpg)

    “好了~”

    五条悟揽住我的肩膀微微弯下腰,我们两个的脸紧贴在一起,随着相机咔嚓一声,他才放开了我。

    也不算放开,毕竟我的右手还被他紧攥着。

    “哼哼,不愧是五条悟大人,拍的照也是完美。”他自夸了一句,将相机放回包里,“走了,娜娜!”

    “嗯。”我紧跟在他身后。”

    …………

    在路上,

    “娜娜不会离开我的对吧?”他眼里闪着光看向我。

    我轻笑了一声,让他蹲下身来。

    随后我弯下腰轻轻在他头上烙下一吻:

    “如你所愿,我的哥哥。”

    5.

    五条悟在悬赏榜上榜上有名。

    巨大的金钱利益也无怪乎会有那么多人禁不住诱惑感来冒险杀他。

    “这是五条悟的情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晃了晃手里的档案袋,“里面有着五条悟的日常作息情况。”

    “哈,五条悟有你这个妹妹可真是可悲啊。”对面的人恶意的笑了笑,将手提箱给你。

    “那又怎样?反正又没有血缘关系。”我冷漠的将东西递给他,“管好你的事就行了。”

    说完,我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我回来了。”我推开门,看到五条悟沉默的坐在椅子上,“怎么了,有谁惹你了吗?”

    五条悟拽住我的袖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我看到他想要开口,但又沉默了好长时间。

    “……娜娜,”他最后还是开口了,“我想吃糖。”

    “不可以呢。”我笑着将五条悟的手指一个个掰开,“毕竟蛀牙期间禁止吃甜食呢。”

    “可是我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吃了!”五条悟眼里含着泪看向我,“我要吃甜食嘛!”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我无视了他的恳求,将提着的手提箱放桌子上打开。

    “说好的你三我七,来分吧。”我说到。

    “……不要。”五条悟捂着腮帮,“反正对我也没用,都给娜娜了,娜娜只要做甜品给我吃就可以了。”

    “但是要等到哥哥牙好了后哦。”我笑着戳了戳五条悟的脸,“毕竟就算是天下最厉害的五条悟,我也会担心呀。”

    “…………”五条悟沉默了一下,才闷声闷气道,“好嘛,那就牙好后再吃,谁叫你是娜娜嘛……”

    “另外,再说一句。”我恶趣味的说道,“以后要把眼药水藏好哦,哥哥。”

    五条悟整只猫都僵了。

    …………

    “好了,这些钱应该够了吧。”我数着自己从被我杀掉的(当然更多的是五条家的守卫)敌人那里赚的钱,再加上我没舍得花的零花钱和小金库,“还真是赚的满满的呢。”

    ………

    自那以后,潜入五条家想刺杀五条悟的人基本上灭绝了。

    就算有一些小猫三两只也是不足为惧,被我随手解决了。

    要问原因?

    …………

    悬赏榜第一位任务目标:

    处决接取并杀掉五条悟的人物和他背后的组织。

    就算为了不让我从富翁变成吃土少女,我也是不可能让他们成功的吧?

    6.

    “话说娜娜你为什么叫贺娜?”

    “怎么,这名字不好听?”

    “这不是废话嘛,给娜娜起这个名字的人一定是个混蛋吧。”

    “哈哈,但现在贺娜觉得很幸福哦。”

    “嗯?”

    “毕竟哥哥不是陪在我身边吗,所以贺娜反而觉得开心。”

    “那为了让娜娜开心就永远别分开哦。”

    “好。”

    7.

    转眼间,白发的五条猫猫已经步入dk行列了。

    “不要嘛,娜娜一起陪我啦,没有娜娜在身旁的话五条猫猫会很寂寞然后死掉哦qwq”

    但心智仍保留在小时候。

    迫于眼泪攻势(没错,这个屑为了让我心软竟然真的哭了出来)的我只好叹了口气再陪他一同上高专。

    作为天才少女和关系大户的我直接跳级到高专也不是不可以。

    在这里除了五条猫猫我还认识了两个朋友,分别叫夏油杰和家入硝子。

    嗯,现在我的朋友有三个了。

    家入硝子是奶妈,夏油杰是召唤师,我是战士,再加上几乎全能的五条悟……

    这是什么神仙阵营(瞳孔地震)

    当然说成五条悟是战士,我是生活大师也不是不可以啦。

    ……

    啊,说起来杰的心理问题挺严重的。

    …………

    “很难吃吗,杰?”我蹲在地上撑着脸看向仰头将漆黑的珠子艰难咽下的夏油杰。

    “嗯,就像是沾满呕吐物的抹布一样。”吃下去的他大口喘息了几下,才有余力回答我的问题。

    看着他又掏出一个咒灵想要吃下,我伸手阻止了他。

    “我给你变个魔术吧。”

    我将珠子拿过来,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关节轻轻敲了敲,带着笑意放回他的手心。

    夏油杰吞了下去,随后一怔,甚至还不自觉的抿了抿嘴。

    “草莓巧克力味,我的最爱。”我笑着朝他眨了眨眼,“既然觉得恶心,那就来找我吧,不论是柠檬或者饭团还是咖啡味,我这里都可以提供呢。”

    “报酬只需要夏油杰先生的一个微笑,很划算的买卖对吧?”

    “……嗯。”夏油杰露出一个笑容。

    ……

    我的术式,或者说是『能力』,是一个巨大的bug。

    忒弥斯没有蒙上眼睛,她把自己的目光只给了自己唯一的信徒。

    她把天平给了五条贺娜。

    …………

    “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呢。”伏黑甚尔看到我很是惊讶,“好久不见,贺娜。”

    “好久不见,甚尔。”我向他打招呼。

    伏黑甚尔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说实话,在这里遇见他确实挺让我惊讶的。

    我把从我身后探头好奇问道“什么什么,这是贺娜的盆友吗?”的理子的头摁回去。

    “聊聊?”我问到。

    “好啊。”他随意的耸了耸肩。

    于是我把一脸八卦的理子和一脸警惕的五条悟提到夏油杰身旁让他好好看着这俩大龄儿童,便跟着伏黑甚尔离开了一下。

    结果谈完话一出门便看到偷听的三只小猫。

    是了,能和五条悟玩一块的夏油杰能有多省心?

    总之,事情都处理完了,虽然甚尔狠狠宰了我一顿,但总归结果还是不错的。

    理子以后也要来高专当我的学妹呢。

    “啊,对了。”我回头踢了一下甚尔的小腿,“给我好好尽到父亲责任啊,笨蛋。”

    “知道了知道了。”甚尔被踢也丝毫不在意,“下次来看看惠吧。”

    “嗯。”我一怔,随后笑了笑,“下次见。”

    他背身冲我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理子也成为高专的同学。

    真是不错呢。

    ……

    8.

    我是咒术师,不是为了拯救世界那么高尚的愿望。

    只是因为我可以做到,便去做了。

    比起像大部分的那些平庸无能之人普普通通过完自己的一生,我更期望自己能在自己的世界里振翅翱翔,在生死之间游走。

    我享受着恐惧和疯狂。

    所以血溅在身上或者流血什么的也是挺常见的吧。

    “不行,哥哥我绝不允许可爱的娜娜酱受伤!”

    五条悟猛的扑上来将我压在身下,用脸颊蹭着你半边脸,“娜娜酱总是把自己搞的乱七八糟哥哥也会担心的啊,甚至还想过把娜娜关在与世隔绝的小黑屋里这种事!”

    “起开,沉死了!”我努力把他推开,“自己的话多糟糕你心里没点数吗!”

    于是我又收获了假哭卖萌的五条悟一只。

    糟心。

    …………

    和五条悟夏油杰一起逛街,

    “那、那个打扰一下,”

    一个梳着马尾的jk少女抱着自己手里的笔记本拦住你们。

    她先是羞涩的看了一下搂着你肩膀半边身子压在你身上的五条悟一眼,“请问一下,小姐姐你和这位白发的小哥哥是情侣吗?”

    “当然是情侣啦~”

    “不是,”我胳膊肘捅了五条悟一下,转头看向面前脸上红彤彤的小姑娘,“我们是兄妹。”

    “不是亲兄妹哦~”五条悟懒洋洋道。

    “是这样吗!”少女的脸好像更红了,“那请问一下,小姐姐你和那位手里拿着两杯奶茶的黑发小哥哥是情侣吗!”

    “不是,我们目前是朋友哦。”夏油杰将奶茶递给我了一杯,向那个少女眨了眨眼。

    “……”少女浑身颤抖着,最后发出了细微的,兴奋的喊叫,“竟、竟然是三人行,我可以!”

    少女将手里的笔记本撕下一张塞到你怀里,对你鞠了深深一躬,“谢谢小姐姐为我解答,祝你们百年好合!!!”

    说完少女飞快的跑了,我甚至看到她跑到一群jk群里说了什么,最后所有人都发出尖叫。

    我:???

    低头看了一下对方塞给我的那张纸,那是一幅画,画上正是我和他们两个在街上闲逛的情景。

    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

    9.

    “娜娜,我和杰你选谁?”

    两个dk目光死死的盯着你,大有不回答就不放过你的驾势。

    这是什么狗屎问题?

    我叹了口气,在两人炽热的目光下缓缓说出答案:

    “家入硝子。”

    0.

    我是五条家的一只狗。

    这是从出生就被打上的烙印。

    但我天生反骨,所以就算是一只狗,我也会扯下脖子上的锁链拼着一条命也要狠狠地咬断他们的喉咙。

    我做了无数次设想做了无数次计划。

    我会拉着五条家的所有人下地狱,当然也包括羽翼还未丰满的六眼。

    …………

    那是很久以前的想法了。

    我有了所珍惜的事物,我该去守护他们了。

    我的锁链也已经被五条悟亲手扯下。

    我会站在他的身边,会守护着他,我会看着他们各自绽放自己的光芒。

    我是五条贺娜。

    五条悟的妹妹。

    ——

    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我哥,他是一个就算不小心擦破了点皮也会大惊小怪的笨蛋。

    每天写一段,所以拖沓了超长时间呢哈哈

    关于贺娜,其实我有写一篇悠仁的女主名字叫我妻贺娜,是个小病娇,但草稿不知道丢哪里去了。贺娜的发音是kana,本来想更应景一些叫贺娜志(kanaxiyi)但是不好听,贺娜和贺娜志的发音都有悲哀悲剧的意思呢哈哈

 

两个骗子爱人 # # #
酸涩:“?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六眼师,被称为“最强”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特级诅咒师,...
】当写作业时候● ● 伏黑惠●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x
原作者:饴糖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人/伏黑惠 ooc有   dk         “呜呜呜,,救救啦!这个数学真好难啊。”         手里握着签字笔,看着行...
】与他们一起夏日烟火祭●
认真地对他们说:“你们距离学姐这么近是不是不太好?”   像是一只被人被踩到了尾巴猫,整个人炸起毛:“怎么?关什么事?”   倒是好脾气地学弟解释:“我们是她朋友,又是谁...
】当他们把灌醉后●
。”     *******     *喜欢就真的是很单纯喜欢,无关关系种,喜欢湖边盛开一朵花那种喜欢     *也不要相信喜欢,毕竟在心里每一个老婆都是最喜欢×  ...
金阁寺●
原作者:京八桥   。   “于是,眼镜使他们互相到一般路人。正如人生和我们之间,总有个像眼镜般看不见障碍物存在。”   看见座贴满金箔庙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坐在...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 #虎杖悠仁 # #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骨忧太/虎杖悠仁/狗卷棘 ★ooc有。每个都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被最爱人诅咒了 # #狗卷棘 # #
。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弄丢了他恋人。   二十七岁界最强不会了。   “一直陪着吧。”       “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
)所谓爱情证明?● 骨忧太●
希望,”亲了嘴角一口,“要在每次吃完灵后都要和kiss一下!”     “就算不在身边,也要记着次数等回来后和索要哦!”     骨忧太     有句话说,孩子是爱情结晶...
】请囚禁吧● × #×
!”      “但是拒绝。”将手机放兜里,“这部电影?啊,前几天和去看过了。”      气氛一瞬间冷凝,静默着看。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如果想黑化话请...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独处 #伏黑惠 # #七海建人 #
换?”对面已经换好衣服在门口等了。   被这措不及防地对话打乱了思路,不受控制地是要下意识地哽咽发出声,还好他提前做出“嘘”手势,让收回了卡在喉咙呜咽。 而却不慌不忙...
脚踏两船(/梦)●
?”   “啪”、“啪”。   被放出一级灵和顶在自己脑门上力放出手势威胁,老老实实缩回脖子,决定再也不相信一瞬间踩电门灵感。   “你们是打算怎样,总不会现在两个人都在追吧?”...
】高专最强们攻略指南● ×
。”      [东京都立高等专门学校]        [:嗯?是新来同学?]      [:那种事怎样都无所谓好吧。]      娜娜操纵着人物看讲台下翘着二郎腿两位和端端正正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