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当他们把你灌醉后● 五条悟● 夏油杰● 悟你杰

sodasinei 2021-02-26

原作者:江上之翎

    *悟×你×杰

    *灌别人酒是屑文明,大家不要学

    事情的起因是我在玩某款手游阴◯师的时候终于抽到了我老婆,于是我兴奋地在课桌下把我手机递给硝子看,还不忘用咏叹调称赞她的美貌:“看!我的老婆!我可爱美丽的老婆!”

    “?”硝子接过我的手机看了一眼,一副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再三确认自己没看错,然后抬头问我,“这难道不是个男的吗?”

    我一把抢过我的手机,振振有词:“你懂什么!他就是我的老婆!只不过他穿了件男人的衣服!”

    “……”

    硝子看我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脑科十级的重症患者。

    但我才不管她呢,我现在的心思就只想和我的老婆贴贴。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我又打开探索肝起了魂土。

    “说起来,为什么你最近喜欢的角色都是白毛?”硝子不解地问。

    废话!

    当然是阴◯师那个傻逼美术组在这一年他妈出的角色几乎全都是白毛!

    但我能在外人面前骂老婆吗?不能。

    于是我十分嘴硬头铁地发出杠精三连问:“白毛怎么了?白毛不好吗?白毛就是符合我xp不可以吗?”

    硝子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难以言喻,就是那种仿佛看穿了什么,又仿佛一个痛心自己女儿竟误入歧途的家长:“你怎么……算了。”

    “什么算了?”肝魂土肝得正起劲的我抬头问。

    硝子叹了口气,她双手搭在我肩上,转过我的头让我看向我斜前方的那两个人。

    她在我的耳边悄声问我:“你觉得五条悟现在看起来怎么样?”

    我原本还奇怪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小声,听到硝子的这个问题后我立马就丢掉了刚才的疑惑,转而认真打量起前面那两个dk来。

    “唔……”我思考了一下,“像是一只吃到了糖果比较开心的猫?”

    硝子又用那种复杂到我看不懂的眼神看着我了。

    硝子再次开口:“该怎么说好呢,该敏锐的地方不敏锐,但在其它方面倒是意外的准。”

    欸——?

    什么意思?

    我不管,我就当是可爱的硝子是在夸我了。

    不过说起来,在我刚才观察他们的时候,发现夏油杰好像有些不开心,是我的错觉吗?

    在那事情发生的几天过后,就是日本的新年了。

    原本呆在宿舍只想老老实实地听着我老婆们给我发来的拜年语音以及肝新年活动水过去的我,宿舍门被那两个无良dk给一脚踹开了。

    “**!一个人待在宿舍多无聊,我们来一起陪你了。”五条悟大着嗓门一边嚷嚷一边抱着一箱饮料,夏油杰也抱着一箱饮料走在他旁边,硝子捧着一大堆零食走在最后。

    我连忙扯出我的小茶几放在中间,然后给了他们一人一个坐垫让他们坐下。

    “你们……?”我原本挺感动,但看着夏油杰和五条悟逐渐摆在桌子上的饮料,笑容逐渐凝固,“……怎么都是啤酒?”

    “当然是因为其它的饮料都卖完了!”五条悟像是为了遮掩什么一般连忙转移话题,“总之别在意这么多了,来玩点什么游戏吧!”

    “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五条悟兴致勃勃。

    “好老土。”硝子一脸嫌弃的表情。

    “我倒是觉得还可以?”夏油杰捧了捧挚友的场,然后转头看向我,“**,你觉得呢?”

    “呃……”我挠了挠头,“我都行?”

    “那就这么定了!”五条悟一锤定音。

    刚开始几轮大家互相问的问题和挑战都挺平平无奇的,无非是什么“夏油杰最喜欢吃的咒灵口味”、“五条悟表演五十个后空翻”、“硝子最害怕的三个事物”之类。

    直到再一次轮到我的真心话时,要我说出自己的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于是我想了想,说:“唔……其实我不怎么喝得了酒,而且喝醉了记忆会断片。”

    五条悟和夏油杰对视了一眼。

    硝子见到他们的行为,心领神会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然后在那之后我又紧接着抽中了大冒险。

    淦!我运气这么差的吗?

    五条悟迫不及待地举手提出要求:“**你就连喝五罐啤酒吧!”

    ……我怀疑是五条悟这个狗比在搞我,并且拥有证据。

    但没办法,毕竟游戏规则还是要遵守的。

    于是我只好一边拉开易拉罐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你小子最好祈祷下一轮不要落在我手里。

    看着我不紧不慢地喝着啤酒,五条悟这个烦人精又开始瞎抱怨了。

    他拉长了尾音,宛如一个不满的jk:“**——,照你这个速度你要喝多久啊?太慢了——”

    说着,五条悟在一边打开了另一罐啤酒。

    “来!啤酒就是要大口喝不是吗!” 五条悟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抓起罐装啤酒就往我的嘴里送。

    “慢一点……!”我抓着五条悟的手想要他慢点灌,但显然他是听不懂人话的。

    “咳咳……”因为五条悟那个狗比动作过于粗鲁,导致我一度被呛到,到最后直接喷了一大口在他衣服上。

    ……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有报复的意味。

    因为是在室内,所以开着暖气,五条悟此时就穿着一件T恤。他的衣服被我喷湿后若隐若现地贴着肌肉。

    “喂!你没事吧?”五条悟朝我伸出手,领口敞开甚至可以看得见锁骨诱人深处。

    我一抬头看到这副景象差点恍惚得以为我在什么应该被严打的不和谐场所。

    “没事。”我直接打掉了五条悟的那只手。

    因为我还记得害我变成这副惨样的人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

    我刚直起身没多久,又一罐啤酒就从我的左边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

    我转过头,看到夏油杰笑眯眯地看着我,就像一只狐狸。但他说出的话在我眼里就宛如催命的阎罗:“你刚刚都喝了悟给你灌的啤酒,现在轮到我了也不过分吧?”

    不是!你们dk奇怪的攀比心不要放在这种事情上面啊!

    没办法,我只好心一狠,抓着夏油杰的手抬起来,对着易拉罐口喝了下去。

    而为了防刚刚五条悟那种狗比行为再度上演,我还特意抓紧了夏油杰的手,不让他有可趁之机。

    吨吨吨地又喝完一罐之后,我松开了夏油杰的手。

    夏油杰倒是依然维持着刚才的那个动作,只是眼神一直落在我刚刚抓着他的地方,让我不禁提心吊胆。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我刚才是抓疼你了吗?”

    “……没有”夏油杰摇了摇头,从刚才那个状态里回过神来,把啤酒罐放在了桌子上。

    接着,他非常轻声地说到:“其实你刚才可以直接拿走它喝的。”

    “嗯?”我没听清夏油杰后面说的话,因为五条悟这该死的又拿起了一罐啤酒在我眼前上下晃了。

    我的注意力此刻全部在想如果今晚暗杀这个人然后立马跑路会被咒术届发布几级的通缉?

    “……”夏油杰沉默了一下,“不,没什么。”

    五条悟又开始贼心不死地直接灌我酒了,于是我不得不再次感慨:五条悟他好狗、真的狗、真的好狗!

    好好的喝酒居然被他演变成了手臂力气的角逐,我都感觉可怜的易拉罐在我们两个人的力气之下痛不欲生。

    ——第四罐也终于在此之下被我顿顿喝完了。

    “来接着喝吧。”他看到五条悟灌完了,又贴心地替我开了最后一罐。

    “唔……谢谢。”我的意识其实已经有点开始模糊了,我双手握着夏油杰拿啤酒的手,眼前隐隐约约出现了重影。

    我晃了晃脑袋,低下头小口地将这最后一罐给喝完。

    “**,你还好吗?”五条悟在我喝完后,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嗯……”我晕晕乎乎地点了点头。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五条悟一张大脸凑近我面前。

    我嫌弃地推开他,十分不满他问的这种弱智问题:“当然知道……你是悟嘛……”

    “那你还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吗?”五条悟锲而不舍地追问。

    “嗝……”我扭头看了看四周,艰难地从脑子里找出答案,“这里……是我宿舍……?”

    结尾是一个不确定的疑问句。

    “那你看,这是几?”五条悟伸出一根手指在我眼前晃,仿佛发现了逗我的兴趣。

    我盯着那根手指,眯起眼睛分辨,努力识别未果后,不满地抓住他的手:“你别晃!”

    “好,我不晃。”他任由右手被我握在手里研究,左手托腮看着我。

    接着,他再自然不过地问出了这个问题:“那你喜欢我吗?”

    硝子在一旁啧了一声,偏过头去,好似觉得眼前这副场景十分的辣眼睛。

    “喜欢啊。”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然后室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瞬。

    过了好一会儿,五条悟仿佛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艰涩地开口,却又怀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希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当然!”我点了点头,然后扯住他的衣领将他拉过来。

    五条悟似乎没想到我醉酒后会做出这种动作,他一愣,倒也没反抗。

    “悟长得这么好看,有谁会不喜欢啊。”我盯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直看,他也就这么愣愣地看着我。

    于是我不由得发自内心地赞美,“眼睛好漂亮啊,就像被细雪覆盖的冰湖一样。”

    五条悟怔了一下,然后渐渐地涨红了脸,一把推开我。

    我被推得向后倒去,刚好落在了夏油杰的怀抱里。

    夏油杰将我的身体转过来,让我看向他。

    他看着我的眼睛是笑着的,弯弯的、像一勾细月:“那我呢?”

    "**?"

    最后他叫我名字的语气透露出几分诱惑又危险额意味。

    我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夏油杰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会以这种语气对我说话。

    但现在的我一贯是懒得思考的,于是我直接扑了过去,双手环抱住他的腰,在他身上蹭了蹭:“也喜欢啊……最喜欢杰了。”

    “嗯?”夏油杰侧着头看向我,背后是五条悟不满的“刚刚你怎么没有说最喜欢我!”的背景音。

    “就是感觉杰最近好像不开心。”我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声音闷闷的,“虽然杰是笑着的,但我就是感觉你在不开心。

    “如果能让杰开心起来就好了。”我在他怀里偏过头看着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

    夏油杰愣了一下,然后他的手也慢慢地放在了我的腰上。

    “没事了。”他的声音很温柔,“你已经做到了。”

    我愣愣地看着夏油杰,然后像是放下了什么心事一般,倒头就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这也太犯规了吧!”五条悟嚷嚷。

    夏油杰见我睡着了,转头看向他的好友:“也不是不可以吧,悟。”

    五条悟眯起眼睛,挚友间的默契让他瞬间懂了对方的意思。

    “如果是其它人的话我绝对会去不择手段地争取的。”

    他盘着腿,双手向后一撑。

    “但如果是杰的话,”五条悟向下拉了拉他的墨镜,“我同意了。”

    *******

    *你对五条悟说的喜欢就真的是很单纯的喜欢,无关男女关系的那种,喜欢湖边盛开的的一朵花的那种喜欢

    *也不要相信你对夏油杰说的最喜欢,毕竟在你的心里每一个老婆都是最喜欢×

 

】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 # #
酸涩:“?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的六眼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与他们一起的夏日烟火祭●
认真地对他们说:“你们距离学姐这么近是不是不太好?”   像是一只被人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整个人炸起毛:“怎么?关什么事?”   倒是好脾气地学弟解释:“我们是她的男朋友,又是谁...
金阁寺●
原作者:京八桥   。   “于是,眼镜使他们互相到一般路人。正如人生和我们之间,总有个像眼镜般看不见的障碍物存在。”   我看见那座贴满金箔的庙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坐在...
】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 #狗卷棘 # #
。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的弄丢了他的恋人。   二十七岁的界最强不会了。   “一直陪着我吧。”       “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的...
写作业的时候● ● 伏黑惠●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男神x
原作者:饴糖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人/伏黑惠 ooc有   dk         “呜呜呜,,救救我啦!这个数学真的好难啊。”         手里握着签字笔,看着那行...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 #虎杖悠仁 # #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骨忧太/虎杖悠仁/狗卷棘 ★ooc有。每个都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我那超喜欢大惊小怪的哥哥● ● 男神× #→我←
力道。     黏黏嗒嗒的恶心触感仿佛还停留在我手上,恶心的我又拿了一瓶洗手液恨不得搓秃噜一层皮。     到卧室内,我看到还躺在床上睁着眼看我。     “还不睡?”顿了顿,我爬上床问...
他约电影院看电影,会发生什么? #伏黑惠 # #七海建人 #
原作者:柚木   ※内含/伏黑惠//七海建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我姐说我ooc了,对不起)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人称,还是单纯想写小短篇(可恶,我...
)所谓爱情的证明?● 骨忧太●
希望,”亲了嘴角一口,“要在每次吃完都要和我kiss一下!”     “就算我不在的身边,也要记着次数等回来和我索要哦!”     骨忧太     有句话说,孩子是爱情的结晶...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独处 #伏黑惠 # #七海建人 #
是白的衣服,脑内彻底清醒,真的是误入了男士更衣间!   依稀听到了门口聊天的内容,完蛋了,几乎是第一反应,直接钻进了衣柜,然后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地关上了柜门。   “千万不要打开啊...
】男友会帮挑什么衣服去约会 #伏黑惠 # #七海建人 #狗卷棘 #
原作者:柚木   ※内含//伏黑惠/狗卷棘/七海建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2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人称,就是摸鱼小短篇   前提:看到一个话题,是关于男生的...
脚踏两船(/梦)●
:“到此为止吧,她本来就不擅长认人。”   猛点头。   的怒气缓和了不少,但脸色并没有因此变得好看,眼珠子一滚瞥,坐沙发高翘起一腿:“那种事老子当然知道。”   ……嗯,就像不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