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就算是最强也会给暗恋对象写情书 #五条悟×你 #单向暗恋你→双向暗恋

sodasinei 2021-02-26

原作者:斯托克公爵

 

五条悟×你

全文6500字+,一发完

又拽又怂的高专五×被所有人喜欢着的普通人“你”

五条悟单向暗恋你→双向暗恋

没什么逻辑的甜文,为了称呼方便“你”叫枝子,大家也可以自行代入

OOC预警!!!

  只有五条悟自己知道,他的少年时光里藏着一张没能寄出的情书,反反复复被撕碎又重新写好,始终没敢放进你家门前的信箱。

 

  “唉,女儿呀,你这样的天赋,爸爸也不指望你做什么咒术师了。”在你八岁那年,你的父亲有些沮丧和失落地对着你说,“你就做个普通人吧,好好地长大就行了。”

  父亲宽厚的手掌压平了你头顶的碎发,你表情有些茫然地看着父亲,不知道一向大大咧咧、似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父亲为什么今天看起来如此凝重。

  你那个时候年纪小,也不懂事,觉得做个普通人也挺好的,你在父亲的文书上也看到过一些诅咒的图片。

  长得是真的不好看,如果以后成为咒术师,岂不是要天天看到那些东西了?每次想到这一点,你都禁不住略微嫌弃地皱起鼻子。

  “枝子!”而此时你的好朋友站在你家门口,对着你大喊,“走啦,不然上学要迟到了!”

  “唔姆,马上就来!”你抓起搁在椅子上的书包,匆匆忙忙地穿上鞋,“爸爸我先走了!”

  “注意安全。”你父亲冲着你的背影大声说道。

  当你从你父亲的视线里消失以后,你的父亲叹了一口气,肩背一下子垮了下来,仿佛在一瞬间,上天从他身上抽走了十几年的岁月。

  他知道自己的家族曾经在咒术师界内也是中流砥柱的存在,可是从他祖父那一辈起,或许是这棵百年大树也大限将至,这个家族开始无法挽回地衰落下去。

  而他的女儿你,出生时身上就没有任何咒力,甚至身/体状况还比普通人要差一些。

  他知道复兴家族无望了,有些命数注定不是人力可以改变的。

  那就不要给你施加太多的负担了吧?好好长大就可以了,他如此想着,至少这个女儿长得很漂亮,人也挺聪明的,虽然活泼了些,但确实是个好孩子。

  作为一个普通人长大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他欣慰地笑了笑,却还有一丝丝绵长的苦涩藏进眉梢眼尾。

  ……

  你那个时候并不知道你父亲内心的那些想法,还和你的好友椿子有说有笑地朝学校走去。

  忽地椿子往后微微一瞥,压低了声音对你说:“诶诶,枝子,那个小孩好像在跟着我们诶?”

  你也学着她的动作,小心翼翼地回过头去,隐约瞥到看你们十来米远的地方,一个白色头发的小男孩,看身量,大概五六岁的样子。

  仅仅看了这样一眼,你就立刻回过头来,也小小声地对椿子说道:“应该不是吧?或许是顺路?”

  “不会吧?看着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呀?”椿子的观察力相当敏锐,“穿着的不是我们的校服,而且我们走慢一点他也会走慢一点诶……”

  女孩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八卦兮兮地笑起来:“不会也是喜欢枝子的小男孩吧?咿呀——我们的枝子小姐果然非常非常受欢迎呢——”

  你抬手拍了一下她:“胡说什么呀?那么小的孩子。”

  这么说着,你想回过头去再偷偷看一眼那个孩子。

  可是这一下回头动作一下没有控制好弧度,你和那个小孩恰好对上了视线,你与他同时愣了一下。

  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虹膜是清凉的苍蓝色,莹润微冷,让你想起自己在纪录片里看到的高原湖泊,白色的发丝也与这双眼睛相得益彰。

  几秒钟后,那个孩子率先回过神来,他大概是感到害羞,一言不发地跑掉了。

  “咦咦?跑掉了呀?”椿子看着男孩远去的背影,他的动作敏捷轻巧,像是一只白猫,掠过一片摇曳的树影,白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过了亮眼的光泽,转眼间,那亮光就在街角消失不见了。

  你觉得自己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一双眼睛,到底是在哪里呢?可是你却想不起来。

  “走吧椿子,去学校啦。”你刚刚的失神也被你的朋友发现,她此时的笑容又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你扭过头去不看她,加快了脚步。

  “知道啦——等等我呀枝子!”

 

  在你十七岁那一年,父母带着你搬家了,从原本带着院子的宅屋搬到了一处离你的高中很近的公寓。

  “这样的话,以后去上学也会方便不少吧?”母亲笑眯眯地把一箱子书放进你的房间里,“离你那几个好朋友不也近了许多吗?”

  “是这样没错,只是……”

  会不会远离了一个人呢?

  那个银白色头发,苍蓝色眼睛的少年,明明比你还要小上两岁,却比你高出了一个头。

  他的名字叫五条悟,就是你小时候上学路上发现的那位悄悄跟着你的男孩。五条悟是父亲一位老友的儿子,听说是一位天赋异禀的咒术师。

  或许是因为他在各个方面都近乎完美,相比之下,他的性格就有些糟糕了。

  你认为自己也算是他的一个朋友吧?可他就算对你这个朋友也不怎么有好脸色,开口就是“笨蛋”,你那个时候常常扎着马尾辫,他还喜欢扯掉你的皮筋。

  小学男生才会做这样的恶作剧吧?

  你曾经很不服地对他说道:“喂,你这样也太过分了吧?其实你还应该叫我声‘姐姐’来着吧?”

  “姐姐?”白发的少年嗤笑了一声,抬手在你的头顶比划了一下,“叫你姐姐?”

  这个动作里的嘚瑟和嘲讽不要太明显!

  如果不是他真的强得离谱,你一定要把他按在墙上揍。

  可惜没有如果,这种东西只能在你的脑海里走一遭,或者在纸上涂涂画画被打得很惨的五条悟,就不了了之了。

  记得前些日子,你遇到从咒术高专回来的五条悟,便对着五条悟说:“我要搬家了哦。”

  “哦。”简单的一个字回/复,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或许是因为他的好友夏油杰在和他聊天的缘故。

  夏油杰却停下了脚步,对着你笑了笑,温和朗润,像是江水里的一弥月影。  

  “是搬去离你的学校更近的地方吗?”他问。

  “嗯,对,就在学校对面的公寓。”

  夏油杰的眼型较五条悟而言相对狭长,有点像狐狸的眼睛,可是又没有那种动物的狡黠,看起来非常温柔,和他聊天比和五条悟聊天轻松不少。

  “你管这些干什么?”五条悟不客气地对着夏油杰说道,“难不成想去当搬运工吗?走了啊。”

  看着两人一同离开的背影,你不由得有些失落。

  不过讲道理,其实五条悟对这种事情也不用太在意吧?他身边应该有许多比你要优秀的朋友,或许你这样一个“笨蛋”的事情对他来说还不如拔除一个咒灵事大。

  那自己到底是在因为什么而失落呢?

  你将一箱书全部转移到了书架上摆得整整齐齐,长舒一口气,却在这时听见了敲窗户的声音。

  你转头往窗户那一看,愣了一下,随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窗边,看见窗外的白发少年做来个示意你开窗的手势。

  你拉开玻璃窗子,惊诧地问道:“五条悟你怎么……不对,这里好像是七楼吧?”

  五条悟大概不会顾及牛顿老先生的心情,只是将一本相册塞/进了你手里。

  “这个东西,落在你原来的房间里了。”五条悟看起来有点不耐烦,“真是笨蛋,什么东西都能落下。”

  你撇撇嘴:“好啦,谢谢你啦,不过你也不用爬窗户吧?”

  “老子乐意。”

  真是五条悟式的回答,你寻思着毕竟人家好心给你送来了东西,对他丢下一句“等我一下”,然后急匆匆地跑去拿了一份草莓大福。

  “喏,谢礼。”你笑着把草莓大福递给他。

  五条悟低头瞥了一眼这盒甜品,接了过去:“以后再落下什么东西,我可不会再好心送去给你。”

  “知道啦知道啦,谢谢你啦,五条少爷——”

  多日的烦恼在这个时候也被一扫而空,像是漫长阴郁的雨季结束后第一缕破开云层的阳光。

  五条悟看

见你的眉眼都弯起了微笑的弧度,阳光为少女黑色的发丝描摹了一层亮色的边,宛若浪漫主/义画家的油画一般,你不知道,此时你在他的眼中,色泽鲜/嫩又明亮。

  

  ……

  第二天你刚刚推开自己家的房门准备去学校,自家对门也几乎刚好打开,木门后是一个毛茸茸的白脑袋。

  “……五条悟?”

  白发的少年漫不经心地垂眸看了你一眼:“哦,早啊。”

  “你……等等,你怎么会在这里???”

  “家里总会来些废话一大堆的老家伙,我嫌烦,搬出来住不可以吗?”五条悟抬手胡乱地理了几下有些凌乱的头发,“反正这里离高专也不远。”

  “是这样吗?”你对于他最后一句话将信将疑,随后也露/出了一个极其明朗的笑容,“那么看来,以后我们也可以经常见面了。”

  “嘁,谁想和你经常见面啊。”

  你承认最后一句话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自作多/情,有些尴尬地提步走下楼梯:“好吧……那我也先去学校了。”

  没有听见五条悟的回答,你就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

  穿着咒术高专特制校服的白发少年站在楼道间,早晨暖色调的阳光铺天盖地而来,洒在少年清秀英俊的面容上,为他流畅的面部轮廓描摹了一层淡淡的金边,这样的画面真是像极是你看青春电影时的唯美场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阳光太强烈让人眼前有些缭乱,你觉得此时此刻五条悟看你的眼神非常非常温柔,你感到心似乎颤了颤,不过这应该是错觉吧?五条悟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呢?

  你和他几乎是同时移开了眼神,你脚步有些踉跄,险些摔下楼梯,好在反应够快,扶住了楼梯把手。

  “下楼梯时不知道要好好看着脚下吗?”五条悟语气里的嘲讽似乎要溢出来了,“真是笨蛋。”

  就知道啊,温柔的眼神是五条悟不可能拥有的,除非换双眼睛!

 

  “还真是没有想到,悟会跟我一起去烟火大会呢。”你穿着素色的和服,五条悟也换了身便装,他现在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只是夏油今天没有时间而已。”五条悟偏过头去打量贩卖糖苹果的摊位,“不然谁想和你一起来。”

  其实五条悟很喜欢说这样的话,一开始听你总会有些失落,听多了也便不以为意了。

  “你想吃糖苹果吗……唔!”

  太多人来参加这样一年一度的烟火大/会了,你被一个行人撞了一下,你与五条悟之间顿时隔开了一条人流。

  撞你/的/人也只是匆匆忙忙地道了个歉,就被夹杂在人流中涌去了。

  五条悟皱起眉,也有些艰难地挤开人群走到你身边。

  下一秒,你发觉自己的手被他握住。

  “人太多了,走散的话我可不会去找你。”

  其实牵上手以后,你也感到安心了不少,至少不会像一叶残破的小舟落入涛涛洪流之中,被人山人海所吞没。

  买好糖苹果后,你和五条悟继续一起朝更好的观赏烟火地点走去,这个时候行人似乎已经少了些,只不过,那两个迎面走来的人好像有些眼熟……

  是……夏油杰和家入硝子?

  五条悟不是说今天夏油杰没有时间吗,怎么……

  而夏油杰的视线落在了五条悟牵着你的手上,感觉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再一抬头,对上的是自己挚友那仿佛在说“你怎么可以出现”的阴沉目光。

  而家入硝子也明白了今早五条悟说的“晚上有人约”是什么意思。

  果然是想单独把妹吗?

  而你没有看出三个人之间涌动的暗流,本想跟夏油杰和家入硝子打个招呼 ,却被五条悟拉走了。

  “那个观景点可以,走吧。”

  五条悟如是说道,拉着你跑上几级石阶,烟火大会也在这个时候正式开始了,第一朵金色的烟花在天际炸开,人群中也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随后,第二朵、第三朵……五颜六色的烟花装点了原本沉黑的夜空,流光溢彩,像是斑驳华丽的星辰碎粒。

  看烟花的时候,你总觉得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现在一回头,刚刚好对上了五条悟的眼神。

  他的眼睛颜色那么好看,你想到了冰川,想到了湖泊,想到了雪原的天空,白色的长睫像是为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雾,隔着白雾,你无法分辨他眼中的情绪。

  不知道为什么你感觉全世界的声音似乎都在慢慢变小,烟花的声音也听不见,安静得不可思议,观景点的人太多,挤得你几乎是完完全全贴在了他怀里。

  你与他的眼眸之间,仿佛宇宙星河在流动。

  他会不会觉得这样很奇怪?

  五条悟垂眸看着你,他总觉得这是一个很适合亲/吻的姿/势,一俯身就可以了,氛围其实也很适合吧?

  但是,你小心翼翼地退后了一点,哪怕这里有那样多的游人,你还是努力地拉开了一点和他的距离。

  她是不是真的看不出来我喜欢她?五条悟非常疑惑。

  其实五条悟也想过给你写情书来表明/心意,他叼着钢笔盯着信纸想了半天,烦躁地揉了揉有些凌/乱的白发。

  “我喜欢你,可以跟我交往吗?”

  不行不行,这一看就是会被拒绝的台词,他把第一张信纸揉成一团,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从很多年/前第一次见到你开始……”

  这样也不可以,看着太俗套了,没有一点点个人风格。

  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原本空空如也的垃/圾桶里塞满了被五条悟撕碎的情书。

  他把笔往旁边一丢,瞥见了桌子上放着的照片。

  如果你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感到很惊讶,会问他“五条悟你怎么会有我的照片啊”这样的话。

  照片上的女孩看起来大概十三四岁,她站在树下回头,身上穿着当下/流行的碎花裙子,披散着的黑发柔顺飘逸,从树叶缝隙间漏下的光斑缱绻在她脸侧的碎发间,她看着镜头,露/出的笑容像是穿过春日樱林的风一样美好。

  这就是他已经喜欢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女孩子啊,喜欢到他甚至不知道如何去写一封情书。

  为什么最强会被这种事情困扰啊?

  

  在你高考完的那个晚上,你的父亲在病房/中去世了,你和妈妈当时都在他身边,他是微笑着离开的。

  你考上了横滨的大学,母亲打算和你一起去横滨找个地方居住,你要离开东京了。

  临走之前,你对着自己家对门的五条悟家发了几分钟的呆,想了很久,最终没打算告诉他自己要走了这件事情。

  他好像最近有比较要紧的任务吧,半个月都没有见他回来了。

  再见啦,五条悟,你在心底对他告别,然后转身离开。

  以前你去学校时,五条悟总站在你身后看着你下楼梯,你一回头就可以看见他。

  “好好看路啊笨/蛋,摔倒了我可不会送你去医院。”他总这样说。

  但是这一次你没有回头,只是一级一级地走下了楼梯。

  ……

  一晃眼时光就过去了五年,你再次站在了东京的机场,这个地方都变得有些陌生了。

  几天前你突然跟母亲说想回东京看看,母亲同意了,她告诉你,在东京的房子还留着,你可以在那里住几天。

  东京的房子,哦,当时五条悟还住在自己的对门。

  五条悟,自己跟他也好久没有见面了,其实这次回去也是想再见见他,只是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可以见到罢了。

  也不一定要打招呼,偷偷看一眼也是可以的。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五条悟的呢?你自己也不清楚,但这份喜欢却始终被你藏在心底,不敢露/出来分毫,毕竟他大概率是不喜欢你的吧?他是那么优秀的一个咒术师,说是天之骄子也不为过,和他相比,你真是太普通了。

  现在,你就站在自己家的门口,紧/握着钥匙,此时你看到了自己家门边橘红色的信箱。

  那些电影里,信箱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迟来的道歉、苦涩的遗憾和不敢说的爱意都可以寄存在那里,像是一份宝藏,等待着最后发现它的人。

  虽然这个信箱可能是空的,但你就像是鬼迷心窍一般,拿钥匙开了信箱上的锁,信箱“吱呀”一声被慢慢打开。

  你愣住了,你看见里面躺着一封信,米色的包装纸,上面用蓝墨水龙飞凤舞地写着“枝子收”。

  信封上覆着薄薄一层灰,大概已经放进去很久了。

  这个字迹……似乎有一点点眼熟。

  你颤巍巍地打开信封,取出信纸一看,信纸上也只写了一句话。

  “老子喜欢你很久了,你什么时候喜欢老子?”

  虽然写信的人没有写上自己的姓名,这嚣张的语调,除了五条悟也不会有别人了。

  “其实,我也喜欢你的。”哪怕他听不到,你还是不自觉地回答着。

  而在信的末尾写着日期,你看了一眼,又是一愣,就在五年/前的今天,你离开东京的后一天。

  从日期带给你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你才感觉到,信纸背后的触感有些过于光滑,似乎不太对。

  你将信纸翻过,信纸背后贴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少女背着手、回过头来面对着镜头,眼睛里像是有着细碎的星辰,笑起来的时候,似乎荒芜漠北中也能开出了一朵沾着雨露的花。

  不知道为什么,你感觉视线越来越模糊,脸上湿湿凉凉的,抬手在脸上一抹,才发现自己在流泪。

  或许是喜极而泣吧?或许是埋怨他不早点告诉自己,让他与你错过了五年的时光。

  忽地,你听见了脚步声,楼道里的灯光应声亮起。

  你回过头去,便坠入了一片冰洋中,还是那样漂亮澄澈的蓝,五条悟就站在你身后几米处,除了又长高了不少,几乎什么也没有变。

  你忍着眼泪,抬手笑着对他打招呼:“嗨,好久不……”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拥入怀里。

  “我喜欢你,真的就那么难看出来吗?”他把头埋在你的颈窝处闷闷地问你,柔软的发丝在你的肩上蹭了蹭,活像只在撒娇的猫咪。

  “什么嘛,悟为什么不自己说出来啊,”你也有些委屈地回答,“你不说出来我怎么可以确实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我在自作多/情?”

  五条悟很久很久都不说话,他知道你是非常讨人喜欢的,哪怕你的父母都非常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成为一个极其优秀的咒术师,却还是那样坚定深沉地爱着作为普通人的你,你在你的好朋友眼里都是星星一样的存在,硝子和夏油杰也对你也很有好感……

  你自始自终都是被所有人爱着的,五条悟知道自己性格很烂,或许在你眼里,他并不是一个值得喜欢的人。

  但是如果你听了的话,一定会笑话他吧?说什么“真是难以想象悟居然是会思考这种事情的人”。

  他只是把你抱得更紧了一点,像是抱住了他最珍贵的宝物和五年不见的时光。

  日光下树影斑驳,碎花裙子的少女不知道多少次出现在梦境里的街角,烟花下多少次对视,多少次假意的亲吻。

  情书里没有写,但有五条悟自己一个人珍藏。

 

×】区别对待(师生未交往设定,双向)●
,只有先生有这样一个小秘书,让不要这样纵容他。 对此,来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界的,有一点区别对待,是很正常的吧。” 不是没想过从他身上能得到些什么回应,只不过他太过耀眼,与...
双向(/梦)x我●
原作者:川越   文前提示: 1.x我(没名字) 2./梦 3.ooc有   我不是没幻想过双向。   只是每每如此后,面对现实胃更痛,想得有多美,痛得有多酸...
×师打两个混混明明是谈笑间●
速度了两位受害者一人一脚把他们踹倒在地。     “还不滚吗?”看着笑着的,为地上的两位默哀了三秒钟。     两位受害者连滚带爬地走了。     “老师”,先生,“算我体只有...
】高专们攻略指南● 男神×
弹幕里一对嘤嘤嘤漠不关心,“分为多个时间线,分别为高专线(高专时期),命运线(虎杖悠仁),前夕线(骨)和if线(全员存活)为这次我们主要是走难通关按你们的话是地狱模式的线路:高专线...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独处 #伏黑惠 # #七海建人 #夏油杰
:你们都是双向+喜欢,但是都没人选择先告白,恋人未满(如何在双向恋爱的前提下,依旧单身)   【】   (小标题:能不能以后只喂我一个?) 他是公认的甜食控,而是觉得甜品可以使人心情愉悦的...
×】啥背景啊敢欺负的人?●
老师为了保护周围运转着无限      背景:未交往,双向,师生。      前言:是家族内的比赛,先掉下擂台的人输,只不过他们都不想让赢。虽然百般表示不需要,老师非要陪同...
〖松田阵平x我〗眷念(私设松田阵平存活)大概是个双向的故事(?)● 名侦探柯南● 警校组
,我愣在原地,他整整四年多,未曾想过他和我告白。   “第一次见面我在想,怎么有这么不矜持的小姑娘,刚认识盯着我傻笑。”松田阵平眸光温柔,“合作之后才发现这个小姑娘伶俐着呢,做事理...
】这个圣诞下雪好了 #x我 #
。   他不必说完剩下的话,不必我剖开肋骨,不必腼腆羞涩的诉说爱意。   “真的我要说什么吗。”问道。   我笃定的点头。   “好吧,不愧是喜欢的人,太聪明了吧。”仅仅露出了片刻被...
【露伴】不要任性(双向,包甜)● jojo● 岸边露伴
原作者:R.R   双向 青春疼痛文学(才怪 一个任性小孩和不任性女孩的故事 5k+,包甜     我从小被教育得多的一句话是     “不要任性。”     我很懂事地把这句话揉...
【诸伏景光×】当对象跳伞● 名侦探柯南● 警校组● 降谷零● 安室透
一个公安部的顶级科研人员,每天大的运动量是去二楼自动售货机买一包奇多,接近于跳伞的运动是去电影院看碟中谍四,现在要跟两个公安部的精英特工去玩极限运动,其中一个还是长期的对象,这下丢人...
】男朋友对体测究竟有什么用●●虎杖悠仁●男神X
原作者:甜味酒精   *《大家都是体测人凭什么有男朋友》 */虎杖 *甜短打/师生要素有注意避雷/ooc有   *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朋友。   看着监考教师表格里...
次狗卷棘想要告白,一次他成功了(下) #
。 毕竟照顾学生心理生活是一个好教师该做的嘛! 不愧是呢,连这种细节都能想到! 满意地走了。   重新踏足这所学校的时候,心中的恐惧不安远没有预想中那么严重,或许是因为重要的人身后不出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