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雁默)● 默苍离● 上官鸿信● 金光布袋戏● 雁王

sodasinei 2021-02-27

原作者:京八桥

 

他的感情不明不白。

上官鸿信拜师之时尚且年少,他只觉策天凤惊为天人,一眼,再也无法忘却。他同时也清楚那个人是不可及的,永远带着疏离,永远深不可测。

可他当时尚且年少。

年少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有一些狂妄的念头,无知地认为自己总会拥有想要的东西,可笑地追求着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

他总是告诉自己,时间会证明一切。

策天凤在一开始便看穿了他的一切。他太需要一个传人了,而上官鸿信,是芸芸众生中好不容易能让他多看一眼的人。他默许了他的臆想,却也在无形中阻断了未来的变数。

策天凤总要死。

这是一开始便决定好的。

转眼间已是新年。

腊月之中,羽国四处都被白雪覆盖。寒风刺骨,大街小巷不见人影。但新年的喜悦,从边城到皇城,处处弥漫,给寂静的冬天增添了一股人气。

上官鸿信自然是办了宴会贺新春。

他记得自己在前一天专程去告诉策天凤设宴之事,但他也并不惊讶自己给策天凤留下的位置从开始到结束都无人问津。

总会有一天,他会让那个人沾染上凡尘,为他展露笑颜。

他的师尊,太过冷清。

而他,太过热烈。

他们不该是天生一对吗?

宴会隔日,上官鸿信早早来到策天凤院中,他算准了策天凤起床的时间,很早便去厨房端了热粥为他送来。

叩响房门,里面传来一阵愈来愈近的脚步声。

不知为何,他的心跳愈来愈快,他甚至有些想要落泪。

「上官鸿信。」策天凤的声音与他的人一般冷清,带着点房檐积雪的气息,冰冰凉凉,甚至隔绝了这新春的喜气。

「师尊,新年了。」他有些期待地将粥递出,策天凤皱眉接过,他才发现在等待之中,粥早已冷却,飘雪也浮在表面。

他伸手,想要夺回,却呆愣地看着策天凤将飘雪捻出,冰冷的粥入口。

「还有别的事?」策天凤眉头不展,微微抬眼看向他。

他在策天凤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的剪影,像着迷一般地再也移不开眼。

策天凤明确了上官鸿信的感情,却无法回应——一开始就注定。

霓霞之战到了最后关头,上官鸿信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什么。

离别的预兆,在他解药。看来无比平常。可若是将要级别的人是策天凤,他,无法承受。

世间有毒药,亦有解药。

酒是毒药,亦是解药。情是毒药,却永远称不上解药。它的毒,缓慢地深入骨髓,等到发觉之时早已无解,但中毒之人心甘情愿,无怨无悔,此时的生死对他而言已不重要,他要的只有情,只有爱。

上官鸿信一杯接一杯地喝,但这远远不足以解愁。酒香浸入肺腑,毒也发了。相思酒,相思毒……他此时等不及了,他怕,他还来不及挽留,策天凤早已抛弃他远离。

他跑到了策天凤的屋外。

他闯进了策天凤的房间。

「策先生……师尊………你可知我对你的心意?」

一夜荒唐,醒来时残局不可收拾。

策天凤铁了心地不与他交谈,除了谋定必要战策,上官鸿信基本见不到策天凤。

他记得醒来之时那人泛着水光的眼睛像琉璃一般映着自己的剪影,但他也记得策天凤的冷漠疏离,策天凤的决绝。

「上官鸿信,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

虽说言语伤人,但他第一次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了策天凤存在于人世,沾染了凡俗,和他一样是一个普通人。

又是一个冬天。

霓霞之战渐入尾声。

然而上官鸿信的小妹成为了即将被牺牲的棋子。

策天凤的局,终于布好。

「上官鸿信,杀了我。」

他说出的话冰冷无情,他面容波澜不惊。此时他终于到了结局——他或许甚至有些欢喜。

「杀了我。」

他催促着自己的徒弟动手。毫不留情,对自己,对上官鸿信。

而上官鸿信却拒绝了,用他根本付不出的代价。

再次得到他的消息是好几年后。

上官鸿信静默地看着默苍离的死讯。他不相信,胜了霓霞之战的策天凤会这么轻易地死去,但他又很快地相信了——上官鸿信想着,师尊这一次也是同样狠心地说出那句话吗?

不到十年的光景,早已物是人非。他有些记不清默苍离的容颜,有些记不清默苍离的声音。

他仍是不愿接受策天凤的死去。

上官鸿信渐渐变成了策天凤。他模仿策天凤的声音,他模仿策天凤的一举一动,他想要自己的师尊回到自己身边。

同时,他也无比清楚自己唯一一个永远留住策天凤的机会被他自己舍弃了。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一抹水绿色的身影缓缓在他身旁躺下。

END

 

欲】【乐正绫X言和】行行 ● 金光● 欲星移●
。 以及这样做PV真的超级省时间的……以后就这么干好了……= =   行行   作词:碧落溪 作曲:刘欢 演唱:乐正绫 合声:言和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欲星移-《金光...
【梁皇无忌/】听江曲 ● 金光
?” 擦镜声响停歇。那人抬起头来,额间刻着血印,一双清眸仍带有生性中的疏与冷淡,却在与紫衣人对视时流露出些许一见如故的神色。 “在下——孤鸿寄语,。”   (完)...
【欲星移/】我寄人间 ● 金光
壶柄。但见他右臂微倾,苦茶便顺势流入刻花杯盏中,澄亮茶水即刻映出那人精致眉眼。 将其中一杯茶推至欲星移眼前,淡淡道:“谈正事吧。” 分明是柔和的容貌,怎的有种莫名的压迫感。欲星移暗忖着,面上礼数...
欲星移&-《墨世佛劫》无凭 ● 金光● Vocaloid● 言和
原作者:碧落溪   “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里,除了的弟子,最懂他的大概就是欲星移,但他懂他,却又是在他抛下这个世界的负累与脏污、慷慨赴向黄泉之后……从始至终他们都未行过同一程,只是后者沉默地踏上...
【欲星移/北冥封宇】闻说 ● 金光● 鳞鱼● 鱼鳞●
知晓他的具体名姓,中原最广为人知的名号乃是,也是欲星移的师兄。两人早年不睦,在布局制衡间分歧颇大,欲星移游历完毕带着墨学回归海境时,前任鳞原本只当他一心想与师兄一分高下,但又看中他经国济世之才...
【铁骕求衣/欲星移/风逍遥】江海逝舟 ● 金光
。”   那一日,风逍遥也不知是怎样抱着殊死念头将凰后击杀的。似是有意为之,将他引向某处所在——他潜伏至半路,忽见前方砖石乱横,尘土漫。待得烟尘散开,眼前赫然是争杀正烈的欲星移与凰后。 “鱼仔...
【史艳文/史仗义】以江湖相期 ● 金光● 戮世摩罗
是顺手将他贬帝都、迫使他远离兵部权柄罢了,怪道皇上连奏章都不拟,就是因为要将此局得极尽严缜;而那三番五次来犯的杂鱼们究竟是否程侍郎的部下还未可知,但只消史艳文下狠手取其性命,皇上便能将此事嫁祸到赵...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 金光● 北竞● 洛天依● Vocaloid
原作者:碧落溪   【竞日孤鸣/姚金池】未竟 作词:碧落溪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演唱:洛天依 调教/后期/题字/PV:碧落溪 主题:姚金池&竞日孤鸣-《金光》 残枝...
【梁皇无忌/煞魔子】新火试茶 ● 金光● 梁煞
魔子】新火试茶   “参见帝尊。” 巡视归来,炽阎天单膝跪下,正欲将巡察结果回禀。 座上气度沉敛的魔者闻声放下杯盏,抬了抬手道:“暂无旁人,炼狱尊不必多礼。” “谢帝尊。”他起身,轻轻掸去衣上埃尘...
【欲星移】明日晴 ● 金光● 秋元才加
,“下一站是哪里,我也不清楚。” “欲——”她张了张嘴,登时觉得不对劲,想要改口,他失笑打断:“不用改口,你知道我是谁。” 金光,太虚海境,鳞族师相,墨家老三……一时心中掠过无数与他相关的词。她不...
停云 ● 金光● 西经无缺● 长琴无焰● Vocaloid● 乐正绫
。 本来标题是单独的一张一笔笺,结果发现曲子根本没有前奏……于是就直接P到每张图上面了。   停云 词:碧落溪 曲:《暖玉生烟》 主题:西经无缺&长琴无焰-《金光》 演唱:乐正绫 调/后期/题字:碧落...
烧酒命 ● 金光● 欲星移● 风逍遥● Vocaloid● 言和● 乐正绫
原作者:碧落溪   烧酒命 作词:碧落溪 作曲:ZAN 主题:风逍遥&欲星移-《金光》 演唱:言和&乐正绫 合声:乐正绫 调教/后期/题字:碧落溪 【风】 逢人家,路横斜,空壶难消日高悬; 黄...